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章 三真人聚议

第六十章 三真人聚议

    第六十章  三真人聚议

    张衍下得峰顶来,直往龙国大舟而去。

    他允下仙宫之事后,陶真人当即传了他一道法诀,并将那枚金丹予了他。

    这驾驭他人金丹之法颇为神妙,陶真人也是入了这紫玉仙宫后才得了,别家无处可寻。

    此金丹也不知是得自谁人,以张衍如今修为,也看不出原先是丹成几品。

    不过陶真人也告诫他,此法虽然不凡,却也只能用上三数回,每次不过一二个时辰,只能在关键时刻用上,不能倚为凭仗,是以张衍也并未指望用此法过关。

    他真正的依仗,还是手中这两枚还未曾解开封印的牌符。

    等到七日之后,卢俊柏和君悦妖王这两人破印而出,便能留下来相助自己。

    他算了下时日,卢媚娘那时差不多也该回转了,届时就有三位化丹修士在侧,又有这枚金丹相助,只要不是元婴真人来攻,足以将那仙府主宫护持住。

    只是唯一可虑的是,海上有诸多势力来抢夺符诏,可己方却只有陶真人一人独挑大梁,对方究竟有几名元婴真人尚不得而知,陶真人能否抵挡得住?

    他心下寻思,这陶真人必定还留有什么后手,只是不方便与自己明说罢了。

    他一路飞遁,未有多久,便到了海上,往停泊在那处的龙国大舟上一落。

    张盘认得是他回来,欣喜迎了出来,口中道:“老爷回来了。”

    张衍挺立甲板之上,一手负后,沉声道:“张盘,你去把顾楚儿唤出来。”

    张盘应了声回到舱中,不一会儿,顾楚儿便走了出来,怯生生站到面前。

    张衍仔细看了她一眼,见她神气冲顶,两目隐敛光华,肌肤如白玉细腻,便点头道:“进境倒是可观,果是要到了那一关了,顾楚儿,我欲携你去一处玉液华池开仙脉,若是得成,日后你愿去哪里,便与我不再相干。”

    顾楚儿心中又惊又喜,却还有一些茫然。

    她也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被张衍带到这里后,先是有些惶恐不安,可后来见张衍从不来管她,只是偶尔查看下她功行进度。因此也自放下心来。

    那玉简每日在她体内温养血脉,调理气息,功行一日深过一日,她自家也能感觉得,这法诀甚是高明,比在崇越真观中当记名弟子时所学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她自小在崇越真观中长大,资质不佳,未来最好不过也去当一个真传弟子的婢女,倏尔得了这法诀,却是有望窥道,如今张衍居然还要带她去开脉,有此等恩情,便是别有用心,她也认了。

    因此她鼓起勇气,真心实意说道:“多谢道长,楚儿愿意随侍道长左右,端茶送水,扫洒洞府,修剪花枝,还有洗衣叠被,楚儿样样都可以做得。”

    “哦?”

    张衍看了她一眼,张盘虽然忠心,但是毕竟化形未久,灵智始开,所以脑子不太灵光,办事也粗,若有这么一个乖巧侍女在侧,倒也不错。

    只是想了想,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此女乃是为还朴鱼子送宝之情代收的徒儿,又是极适合补天阁的法门,未来也定是大有成就之人,自己又何必断她之路。

    他便笑道:“顾小娘,无需如此,你有大机缘在身,岂能为我去做那粗使杂役之事,还是好生修炼吧,日后有仙云之上,或许能占一席之地。”

    顾楚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张衍一招手,道:“你随我来吧。”

    顾楚儿依言上前两步,他就将玄光放出,一团蓝芒将其一裹,纵起遁光,便往鸿雁观而去。

    此时距离那玄灵山数万里之遥,皎月之下,一方十丈方圆的棋盘悬挂夜空,上坐两名周身清气缭绕的道人。

    北方位上坐一名老道,须长垂腹,龟背鹤发,头戴鱼尾冠,身着七星踏斗衣,脚下有一头猛恶黑虎趴伏,正自闭目调气。

    坐他对面则是一名年轻道人,他面如冠玉,头戴九阳巾,腰系丝绦,袖带飘飞欲舞,神情中自有一股矫矫不群,崖岸自高之意。

    两人似是已在此枯坐了许久,那年轻道人有些不耐,道:“丘师兄,这叶风波好大的架子,怎要我两人等他那么久?”

    老道眼皮微睁,沉声道:“林师弟,稍安勿躁,听闻叶长老回山门借宝,怕是有些波折,稍晚一些也在常理之中。”

    年轻道人冷哼一声,道:“若他借不来,我自会要他好看。”

    他话音才落,却有一道笑声穿云裂空而来,言道:“林道友好大的火气。”

    随着这声话语,一名头挽道髻,长髯青面的道人踏云而来,眨眼便到了棋盘之上,稽首道:“让两位道友久候了,失礼失礼。”

    棋盘上二人亦是站起回礼。

    丘老道见他腰间系有一只颇不起眼的青皮葫芦,道:“叶道友,这莫非就是……”

    叶道人拍了拍这葫芦,呵呵笑道:“不错,此正是我向师兄讨要来的九颠矢阳葫芦。”

    丘老道眼皮一跳,道:“竟是此宝?”

    叶道人道:“那陶真宏法力惊人,距离洞天之境也不过是一步之遥,且还有六甲玄龟相助,若无此宝,我等三人又怎么奈何得了他!”

    年轻道人冷笑一声,道:“那是自然,陶师兄怎么说也是出自我南华派门下,岂是等闲之人可比?”

    叶道人听出他语含讥讽,撇了他一眼,却是微微一笑,也不见半点动怒之意。

    丘道人眉头微皱,不悦道:“林师弟,陶真宏之名早已从祖师堂中消籍,且他还伤了不少我派弟子,你怎能还以师兄弟称呼?以后不许再说了。”

    林道人嘿嘿一笑,道:“师兄你也别来说这话,虽说陶真宏破门而出,但这些年来,但你可曾见他真正下得狠手,前次若不是他有意放过,魏师兄又岂能活着回去?”

    丘道人知道他这位师弟的脾气,拿他无法,只是微微摇头,也不欲与他争执。况且如今在这太昊派叶风波面前,他也不愿意让他人平白看了笑话去。

    叶风波一笑,左右一望,道:“陶真宏开派在即,此处怎不见萧道友?”

    丘道人摇头道:“我等早已失了他的消息,便是放出鹰鸽也寻不得他所在,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叶风波讶然道:“莫非他回了溟沧派不成?”

    林道人冷笑道:“这倒也难说的很,萧家玄门大族,与我等本不是一路人。”

    叶风波和丘道人听了,倒也没有反驳,他们俱不是玄门世家出身,如不是为了共谋陶真宏,本也不想与此人打交道。

    叶风波哈哈一笑,拍着腰间葫芦道:“不来也要,省得看他脸色,有了我这法宝,便是没有他,再加上我三人合力出手,也定能拿下陶真宏。”

    丘老道捏着胡须道:“陶真宏有我三人对付应是无虑,只是他门下弟子诸如赵正诚,王英芳,杨麟之辈俱是化丹修士,便是最不成器的郭烈也是凝了小金丹,也不知他是怎生教出来的,我等门下弟子却是大大不及。”

    林道人摇头道:“所幸如此,陶真宏惊采绝艳,若不是为了这几个弟子,怕早已是踏上洞天真人之位。”

    丘老道沉声道:“需得再想个稳妥办法。”

    他门下弟子丘居和叶风波门下褚纠都不过是玄光修士,若是一旦对上,他们能拖住陶真宏,倒是抽不出手来对付他门下弟子了。

    本来有萧穆岁在,他们根本无需去考虑这些,可是眼下他却不知所踪,却叫他们有些犯难。

    叶风波大笑道:“两位道友无需忧虑,我此来往无当灵殿走了一回,已说动了裴真人,他愿意带弟子前来相助我等。”

    “无当灵殿?”丘老道皱眉不已。

    林道人更是冷笑连连,道:“叶道友好生大方。”

    无当灵殿乃是一群修为高深的散修所立的松散门派,因此也让玄门大派出身的修士颇为看不起。

    而他们此来,一是为了对付陶真宏,二便是了为那座紫玉琅函仙府。

    他们早已将此仙府视作囊中之物,如今叶风波却自作主张请那无当灵殿中人出手,势必要将那仙府分出去几座,两人心中难免不喜。

    叶风波见他们脸色不好看,忙道:“两位道友请听我一言,此次那仙宫出世,陶真宏请了几名东海之上的妖王前去观礼,不定会仗着他的胆子与我等动手,且两位不要忘了,这东海之上,还有崇越真观,他们不定会在我等背后窥伺,以待坐收渔人之利,却是不得不防啊。”

    丘老道仔细想了想,颌首道:“叶道友所虑甚是,比起崇越真观来,无当灵殿中虽尽是一些散修,但还颇讲信义,不至于背后使阴招。”

    林道人冷声道:“我早就看不惯崇越真观以往行径,此次若是有机会,我定当要他们好看。”

    叶风波笑道:“说起此事,我倒是听闻一个好消息,崇越真观中的徐和徐老道破境失败,已然身故,我等去一大敌。”

    丘老道一怔,随后缓缓说道:“徐老道寿元将近,如不闯一回,也是必死无疑,只不知他那把‘阴戮刀’留给谁人了?”

    叶风波道:“听闻是留给了一名玄光境弟子。”

    林道人不屑道:“以玄光修为驾驭此刀,至多只能使出此刀十之一二的威力,简直暴殄天物。”

    丘老道却摇头道:“便是如此,仗着此刀凶威,我等门下怕也无人能胜过他了,需得告诫他们一声,若是遇见此人,需以退避为上,免得白白送了性命。”

    ……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