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八章 真人相召

第五十八章 真人相召

    第五十八章  真人相召

    王英芳所居洞府名为鸿雁观,乃是玄灵山西面一处浮岛。

    此观修建在崖顶之上,观前山泉淙淙,芝草遍布,灵禽异兽于碧萝紫藤间嬉戏蹦跳,洋溢一派勃勃生机。

    观中有一清澈见底的池塘,碧荷妙丽,白藕无暇,岸边垂柳青青,倚玉偎香,绿荫之中有蝉虫鸣叫,黄鹂清啼,这里绿树如妆,遍地奇花异卉,景致清幽,令人望而忘忧。

    王英芳将张衍请到观中,两人分宾主落座,笑道:“张道友觉得我此处如何?”

    张衍颌首道:“世外桃源,不外如是。”

    他倒也不是完全吹捧,玄灵岛乃是陶真人聚土而成,虽然布置颇有格局,但少了两分自然之妙,王英芳这处宫观,倒也看得出是用心妆点过的。

    得了张衍称赞,王英芳微微一笑,两人聊了两句,她便把门下弟子唤上殿来。

    张衍拿眼瞧去,见这些弟子共有一十二人,其中以妖修居多,修为参差不齐,多数为明气修为,上得玄光境界者只有两人。

    其中有三四人化形未久,修为尚浅,耳后还有鳞片茸羽未褪,显然还未得玄功传授,是以妖气尚存,看得出原先不是水族便是禽类。

    妖修化形之后,都是喜欢隐瞒自己根脚来历,若不是到了生死相拼的时候,谁也不肯现出原形露丑。

    张衍看了一眼王英芳,听郭烈一直赞赏他这位师妹根性深厚,心中不禁猜测,这美貌道姑究竟原形为何物?

    王英芳将拂尘一摆,对着殿下弟子喝道:“你们这位张师叔乃是溟沧派真传弟子,玄门大派出身,还不过来见礼。”

    这些弟子有些是她在东华洲上所收,有些则是在东海上收来,多数根脚浅薄,心中对玄门弟子也是欣羡向往。

    听闻张衍乃是溟沧派出身,纷纷上来见礼,皆是用好奇的目光向他这里打量过来。

    张衍面含微笑,举手一托,口中客气道:“诸位师侄不必多礼,不想王道友门下佳徒如此之多。”

    王英芳笑着摇了摇头,叹道:“要说我清羽门下,大师兄未曾收徒,二师兄有二十多名弟子,我这里不争气,倒也有十数人,不过要论人数,还是我那四师弟门下最多,我们几人加在一起也不如他。他也不管是何来历,不讲好赖,只要愿意投在门下的,俱是一并收了,可如此一来,却未免良莠不齐。”

    说到这里,她招了招手,把其中一名穿着黄裳,明眸皓齿的少女唤了上来,道:“张道友,你曾见过我那符师侄,再看看我这徒儿如何?”

    张衍目光望了过来,将此女上下打量,这少女也不避忌,俏生生站在那里,只是腮上微微泛出红晕。

    看了一番之后,张衍突然把手指一点,一道光华直奔此女双目,底下众弟子无不骇然变色,惊呼一片,可唯独这少女却玉容无波,眸子清正,毫无半点慌张之色。

    张衍半途收了剑芒,点头赞道:“资质上佳,心性亦是坚韧,根性更是不差,虽说开脉未久,但若得好好历练一番,未来当是有大成就。”

    他这番夸奖真心实意,可比之前的客套来得有分量,王英芳也是听得欢喜,对那少女说道:“兰儿,还不谢过张师叔夸奖。”

    这少女也是灵秀乖巧,闻弦歌知雅意,美目眨了眨,上来甜甜一笑,道:“师侄吴兰儿见过张师叔了。”

    说罢抬起头,只把美目来看张衍。

    张衍见她如此做派,心中暗自笑道:“我道这王道友这是何意,还以为她是要炫耀自家徒儿,原来这是在向我讨要见面礼来了,我倒是不怕散下些好处,只是怕你接不住。”

    他微微一笑,从袖中取出一物,正是那“生髓大德膏”,他有参神契玄功在身,身上若遭创伤,只把玄功运转,顷刻间便能复原,是以此物对他来说用处不大,正好用来做人情。

    他一抖手,便把一只玉瓶抛向吴兰儿,道:“初次与师侄相见,师叔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此物也算有些功效,便送与你吧。”

    他也不厚此薄彼,又从袖中拿了十一包散药出来分了下去。

    吴兰儿皓腕一抬,小心接了,也不看是何物,万福一礼,道:“兰儿谢过张师叔了。”

    底下那些弟子亦是纷纷接了散药,只是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几眼,却也认不出这是何物。

    有一名弟子忍不住偷偷拆了,拿起这东西看了看,又闻了闻,只见其中黑糊糊的一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味道也是如同焦糊,不禁歪了歪嘴,只当张衍拿什么稀烂东西来应付他们。

    只是王英芳坐在点上,他自然也不会当众出言讥讽,却忍不住心下鄙夷。

    王英芳开始也不以为意,只是待闻到那气味之后,却是不禁动容,她霍然站了起来,拿过一包妖散看了看,叹气道:“道友,礼太重了。”

    听她这么说,这些弟子皆是狐疑起来,莫非这真是什么宝贝不成?有些机灵的弟子迅速将此玉瓶收好,生怕被脸皮厚些的同门要了去。

    当初陶真人为了培养王英芳等三名弟子,可谓耗尽了心血,走遍东华洲找来无数天材地宝,助他们凝丹成道,自己则生生耽误了上百年的修炼功夫。

    有其师必有其徒,王英芳为自家徒弟也是不遗余力,怎奈这些年来东奔西走,实在手中没什么好物事,便是有一些家底也早就耗干净了。

    王英芳听闻郭烈说过,张衍连函叶宣真草这类罕见之物也是带在身上,定是身家不菲,是以一见到他便想舍些人情过去,顺便再为徒儿们讨些好处。

    可张衍这礼物也未免过重,修道人身体乃成道宝筏,丝毫残缺不得,有此药在手,成道机缘无疑也大了一分,这些弟子现在人人承受张衍的好处,可这未来人情因果却要她来背。

    若是张衍只是普通修道人倒也罢了,可他偏偏是溟沧派真传弟子,据郭烈所说,他还自据一处洞天福地,眼下虽是玄光修为,可再过百年,说不得修为就在她之上了,根本没有求得到自己的地方,这人情叫她如何去还?

    只是此物既然到了手中,也没有还回去这个道理。

    王英芳见张衍微微含笑,分明是故意如此,心中也是气苦,暗叹了一声,私下暗暗忖道:“也罢,大师兄有意为这位张道友求来一道仙宫符诏,只是恩师态度不明,至今未曾开口,若是大师兄求不来,便是拼了恩师责罚,我也要想办法助这位张道友一臂之力,趁早还了这份人情。”

    她在这里蹙眉想着,张衍却笑着开口道:“道友不必为难,我如今有一事,正要求道友帮忙。”

    王英芳闻言不惊反喜,道:“敢问道友所求何事?”

    张衍轻笑道:“我观道友,座下有几位弟子开脉不久,却是不知,洞府上是否还有上好的玉液华池?”

    王英芳讶道:“道友莫非有子侄辈要用?”

    张衍点头道:“正是,我那大舟之上,正有一位师长后辈托我照应,她也是女修,如今功候日趋完满,即将到那开脉之时,是以想求一处堪用华池。”

    王英芳想也不想,几乎是立刻应了下来,道:“我这鸿雁宫中,有三处一等华池,道友若不嫌弃,可任选一处拿去用了。”

    张衍举手拱了拱,笑道:“多谢道友了,如此,倒也了解在下一桩心事。”

    王英芳不敢托大,忙欠身还礼,暗中却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位张道友早有谋算,倒是让自己白白急了一回,想到这里,不禁横了他一眼。

    这一眼,却是流露出几分娇媚颜色来,只是张衍却恍若未见。

    就在此时,殿下有一名女童走了进来,禀告道:“师傅,外面有一人,自称是宣瞳妖王座下,他奉命送来一物,说是与张师叔赔礼。”

    王英芳面上露出凝重之色,这宣瞳妖王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她是最看不透的妖王之一。

    此次听闻张衍与他有了龃龉,她便有心出力化解,却不知这妖王眼下弄得是哪一出,想了想,便出言道:“唤此人上殿。”

    走进大殿的乃是一名灵秀童子,他垂着头,手中托着一只玉盘,上面端放着一个锦盒。

    以张衍眼力,自是看得出这锦盒毫无半点灵气,他也不知这妖王弄什么玄虚。

    便伸手一招,将此锦盒摄了过来,揭开盒盖一看,却见其中端端正正摆着一颗头颅,依稀看得出生前那股妩媚多姿的风情。

    他立时认出,这是那玉妃无疑。

    他脸上不动声色,抬首向那童儿问道:“你出门时,童妖王可曾说过什么?”

    那童儿脆生生说道:“我家老爷说了,玉妃利欲熏心,冲撞了道长,此举乃是她咎由自取,还望张道长不要怪罪。”

    张衍细思片刻,暗自道了声:“好一个宣瞳妖王!”

    他将盒盖盖上,对那童儿笑道:“你回去禀告你家妖王,便说此物我收下了,我也知他之意,日后有暇,自当上门一晤。”

    这童儿年纪虽小,却是异常沉稳,对着张衍深深一揖,又对着王英芳一礼,正想告退出去,却见有一道符诏金色飞入殿中。

    王英芳一愕,伸手一摘,玉指启开一看,神色一肃,忙站了起来,她目光有些复杂地望了张衍一眼,道:“我家恩师有请张道友前往玄灵宫中一行。”

    ……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