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三章 玄灵岛

第五十三章 玄灵岛

    第五十三章 玄灵岛

    张衍行事谨慎,与沈聪说话时,便暗中命张盘去唤了卫丽华前来。待她辨认那人袋中的男子的确为审严之后,这才把笑语晏晏把满头大汗的沈聪送出海舟。

    回到房中后,他细细一点今次所获,发现差不多有四千滴壬葵水精在手,心中也是满意,暗自寻思道:“我占了崇越真观这般便宜,却没有把人还回去,纵然其中别有内情,但那徐错族中长辈定不会善罢甘休,那崇越真观的飞舟仙市倒是去不得了,不如早些去寻陶真人,先解了那两位道友封禁再做其他打算。”

    他正思索间,只听门外张盘喊道:“老爷,郭道长来了。”

    张衍正打算去寻郭烈,闻言精神一振,站起身来,道:“快请进来。”

    郭烈大步往里走来,边走边嚷道:“张道友,奇了奇了,你到底弄得什么玄虚,这沈鸣孤一向不肯吃亏,怎么你一封书信就叫他把人送回来了?若说同门情谊,那我老郭是决计不信的。”

    张衍笑了笑,却对此事却避而不谈,只是道:“道友来得正巧,如今我有意去拜谒陶真人,解开卢、荆那两位道友身上的封禁,只是摸不着门路,道友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郭烈适才听闻张衍将那审严要了回来,这说明他起先请张衍出面是做对了,让他在后辈面前好生长脸,心中正是高兴的时候,对张衍扯开话题也不在意,便说道:“我来正是为了此事,我那恩师所居之处名为玄灵岛,此地若是无有符诏指引,怕是道友一辈子也寻不到那里。”

    玄灵山乃是陶真宏用*力聚土而成,此岛在海上飘游不定,除了有符诏在手的清羽门弟子外,外人不得其门而入。

    郭烈自袖中取了一道符诏出来,屈指一弹,便往张衍处飞来,并说道:“张老弟,你且将此物炼化了。”

    张衍抬手一接,将其捏在手心里,也不犹豫,立时输了一道灵气进去。须臾,其上便浮现出一道法诀出来。

    他细细一看,便知此正是那讲究如何捉摄气机,推演玄灵岛方位所在的关键法门。

    他见这法诀精巧,非等闲可比,显然是门中秘传,便笑道:“道友把此法赠于我,难道就不怕我将此诀泄露出去?”

    郭烈哈哈大笑,道:“过了元月,我清羽门便要在海上开派,于玄门十大派之外另起一家,难道还怕山门之地被他人觊觎不成?若是如此,还不如早些散伙。”

    张衍点了点头,虽说郭烈口气颇大,但世事并无定数。万载以来,除了溟沧、少清、玉霄这三大玄门不曾变动外,另几家大派都是时有更替,谁知千百年之后又是怎样一副光景呢?

    东华洲大劫将至,不定这清羽门便能趁势而起,雄踞一方。

    郭烈笑罢,又目注张衍,问道:“老哥我多问一句,解了那两位道友的封禁之后,张老弟又准备往何处去?”,

    张衍微微一笑,道:“我此番出得山门,便是为了寻那凝丹之药,如今四候水入手,待为道友炼出化丹水后,便要回转东华洲,另寻他药了。”

    郭烈却一摆手,道:“老弟啊,我那事也不急在一时半刻,我清羽派开派在即,你不妨留下观礼如何?”

    张衍看了郭烈一眼,便笑着点头道:“道友师门开派,乃是一大喜事,在下自当送上一份贺礼。”

    郭烈哈哈大笑,道:“张老弟你也别心疼,你听老哥我的,届时自有你的好处。”

    他还有伤在身,也不耐久谈,又说了几句之后,便回转了自己房中。

    待他走后,张衍心下思忖,这郭烈最后似乎另有所指,不过眼下多想无益,到了玄灵岛上,自然便见分晓。

    想到这里,他抛开心思,掐诀而起,按那符诏法门细心推演,寻定了玄灵岛方位,大喝了一声,把牌符催动,龙国大舟骤然发出一声轰响,三十六根攀龙桩一起转动,霎时搅动巨浪,排开大气,直往东南方向而去。

    陶真人所立玄灵岛的方位上俱都是滔天风浪,若是寻常海舟,要到此处确实不易,还需按那符诏所示,时时躲避雷云暴雨,免得一不小心被卷了进去。

    而龙国大舟体固身坚,全然无需理会这许多,便是一头扎进暴雨狂浪中也不会晃荡半分,因而一路上都是平平稳稳,疾驱飞驰。

    张衍此行将龙国大舟速度催发到了极致,不过十日时间,便见一黑礁浮在岛上,按符诏指引,此处正是那玄灵岛所在,只是一眼望去,除了这黑礁之外便再无他物,知道这四周一定是有禁制遮掩。

    这查看中,郭烈已驾一道遁光飞出海舟,到了空中,他伸手一指,一把金光耀眼的小锤往那礁上两敲三次,发出“咚咚”连响之声。

    待声音一落,只见一道白芒腾空,一名矮壮修士从礁石中飞出,大声说道:“是哪位同门回山?”

    郭烈大喊了一声,道:“你这小子,莫非不认识我了?还不速速开了禁制!”

    那矮壮修士一见,吓了一跳,忙拱手道:“原来是郭师伯回来了,且稍候片刻。”

    他不敢耽搁,忙取了一只符牌出来,对着对面岛礁一晃,只见眼前景物如水荡漾,随后乍然一分,把那幻境移开一角,露出一个出入门户来。

    郭烈按下云头,落在宝阁顶上,挥手道:“张老弟,往里去便是。”

    张衍点了点头,驱动大舟往里而入,待过了那层迷障,顿觉视线一敞,眼前已然换了一副天地。

    只见远处有一座百丈灵山,内有参天古木,清泉流瀑,崖上隐见宫观飞檐,老藤横涧,虬枝攀壁,有四座浮岛环山而列,各据一方,相互间自有拱形金桥搭架,时不时有灵猿攀渡,空山绝谷中隐隐有啸啼之声传来。

    张衍见了此景,也是心中称奇,此类景致他在门中倒也见过不少,不甚稀奇,可这位陶真人不过是元婴三重修士,却能以法力生生聚出如此福地,不知道有人相助,还是凭借了什么厉害法宝。

    卫丽华等人也是出了宝阁,随张衍站在甲板上,海舟还未到得岸边,正有一道遁光路过,似是望见了此处,便在空中一转,随后往下一落,现出一名黑瘦道人来,他左右望了一眼,道:“卫师侄你回来了?怎么不见我那侄儿?”

    卫丽华不想此人突然出现,不由退后了一步,与他身后两名同门对视了一眼,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戴师叔,戴师兄他……”

    中年道人脸色一变,上前一步,急道:“戴环他怎么了?莫非他出了什么事不成?”

    卫丽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戴师兄已被人害了!”

    “什么?”

    中年道人胸前胡须无风自动,凌厉的眼神往他们身后的张衍扫来,喝道:“究竟何人敢害我侄儿?是否是此人?”

    他声音隆隆,震得山谷一片回响之声。

    郭烈皱起眉头,冲他一瞪眼,道:“你这戴老道,说得哪般话来,若不是我这张老弟,杀你那侄儿之人也未必能捉得住。”

    张衍也知道这人怕是死了侄儿,心中乱了分寸,倒也不是有心针对自己,是以也不在意。不过他看此人,分明也有小金丹的修为,暗道:“看此人姓氏形貌,也不是陶真人门下弟子,不知是何来历。”

    卫丽华不敢多说,忙将腰间香囊拍开,取了那人袋出来,解开扎口,往下一倒,便滚出一个人来。

    徐错被塞在人袋中原本昏沉不醒,但他毕竟底子深厚,被烈阳一照,一个激灵便清醒过来,却见一个中年道人一脸杀气地望着自己。

    卫丽华指着他道:“此人正是杀害戴师兄的凶手。”

    徐错见那道人目光森冷地看过来,顿时觉得不妙,忙叫道:“诸位,我父乃是徐公远,你们若要杀我,可要想清楚了。”

    “徐公远?”

    这中年道人顿时吃了一惊,想下手却又有些犹豫,却见郭烈满脸讥嘲地看着自己,他一咬牙,双指掐起法诀,“呛啷”一声,背后一把法剑出鞘飞起,直斩而下。

    徐错大惊失色,想要躲避,怎奈身上被符箓禁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飞剑落下,只是那飞剑到了鼻尖之上,却是悬停不动,始终没能落得下去,却把他唬得冷汗直流。

    中年道人手指颤抖,脸上现出挣扎之色,最后一跺脚,大喊了一声,又将那飞剑收入剑鞘之中,红着眼睛对着卫丽华等人吼道:“为何死得不是尔等,却是我这侄儿死了!”

    说完,他也不打招呼,便化作一道烟气腾起,往岛上一座翠峰投去。

    郭烈满脸鄙夷道:“自己无胆报仇,却怪死得不是别人,当真是长见识了。”

    张衍也是看得摇头,道:“此人莫非不是道友同门?”

    郭烈“呸”了一声,不屑道:“此人不过是一名不入流的散修罢了,不是我那四师弟,我早已将他打出去了。”

    他似乎觉得说多了,咳了一声,又对张衍说道:“张老弟,我这就去见恩师,你那事包在我身上,尽管宽心就是。”

    张衍一拱手,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郭烈又对卫丽华道:“卫师侄,你带我这张老弟去选一处上好洞府住下。”

    卫丽华忙道:“师伯放心,师侄定会安排妥当。”

    郭烈一点头,纵光飞身而去。

    卫丽华回转臻首,对张衍嫣然一笑,道:“道友请随我来,舟上多蒙照顾,如今也让小女子一尽地主之谊。”

    ……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