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一章 辟离勾神风

第五十一章 辟离勾神风

    www.kanshula.org飘天文学    第五十一章  辟离勾神风

    张衍制住徐错之后,便将其身上袖囊收走,仔细搜检了一番。

    果如先前浩所料,这人身上带了不少壬葵水精,足足装了有一小瓶,略微估算,怕是有百滴之多,这让他欣喜不止。

    他心中暗想:“这徐错不过是一个徐族外亲弟子,却也能有许多水精在身,那沈鸣孤名头更响,且还是沈氏亲族,身上所携想必比起这徐错来只多不少。”

    他先前虽然盘算过去飞舟仙市买那水精,但心中实是并不抱有多少希望。

    要知此物是崇越真观用来施展离元阴阳飞刀的借体,便是出卖,想来也不会有多少,对于他所需数目来说那是杯水车薪,怕是不还如直接劫掠沈、徐两族亲眷来得多。

    这壬葵水精之气一旦被他凑足份量,就可以着手修炼那太玄真光中的水行真光,虽不知威力究竟如何,但太玄门乃是上古玄门大派,此法当是极不简单才是。

    张衍在这里沉思,徐错也悠悠醒转了过来。他被张衍一剑劈伤,伤势也是颇重,索性他乃是玄光修士,只要胸中灵气不散,精气不失,服下灵药后稍加调养,用不了多久又能完好。

    只是如今张衍用符箓锁闭了气脉,他却是不得动弹,只能平躺在那里,勉强出声道:“这位道友,我观你法门,也不是那陶真宏的路数,又何必来与我为难,你若肯放我离去,我自有好处给你。”

    张衍正端坐榻上,闻言目光下落,笑道:“你有何好处给我?”

    徐错适才下手杀了戴环,心中极怕对方拿他偿命,此时见张衍语气似乎有得商量,急忙说道:“这外海之上的奇珍异宝,仙禽灵兽,功法灵丹,只要道友能说得出来,我就去想办法替你弄来。”

    张衍见他口气如此之大,双眉微挑,哂道:“我若是要你门中千滴壬葵水精,你也舍得给么?”

    徐错一怔,随即极为豪气地大声道:“千滴水精之气算得什么,只要道友放了我,我愿出三千滴精水与你!”

    此语一出,张衍倒是真得有些吃惊了,看了徐错一眼,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眼睛微微一眯,道:“那好,你修书一封,我托人送去崇越真观,就拿三千滴水精赎你,你看如何?”

    徐错原本心下忐忑,闻言脸上露出喜色,像是生怕张衍反悔,忙一口答应下来,又苦着脸道:“也请道友宽宥几分,为我处理下伤势。”

    张衍微微一笑,手一招,收了徐错右臂上的符箓,手掌一翻,助其半坐而起。

    他从袖中取出笔墨递与他。随后又拿了一瓶丹药出来,道:“此为外敷丹药,你自涂抹于伤处。”

    徐错虽说空了一只手出来,一抬手便可揭了顶门符箓,但他在张衍眼皮底下,也不敢有多余动作,慢慢将那伤药涂抹在身上。

    他只觉一股凉沁沁感觉自伤处传来,原本疼痛顿时消除,伤口立时结痂收口。

    他见张衍所拿出的丹药药效奇佳,极为罕有,如是要杀了自己,无需再弄这等药物,心中不由一定,拿了笔墨过来,不多时,便挥笔写就了一封书信。

    他拿起信纸,道:“道友,你凭此书信,送到附近岛上,稍候定会有人拿水精前来换我回去。”

    他心中却道:“待我脱身之后,再回头将你们收拾干净了,给出去的东西还不是一样能拿回来?”

    张衍拿了书信过来仔细看了一遍,见文字简短,只有寥寥几句,显然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来。他看徐错一眼,暗道:“可惜了,若不是这人杀了戴环,我倒是可以做主换了此人,眼下却是做不得此事,否则陶真人面前我又如何替卢、荆两位道友开口。不过凭此人在手,待我这封信送出后,便能将那沈鸣孤引来,再将其一并擒下,相信也能将那水精弄到手中。”

    至于崇越真观事后报复,他却毫不担心,有那陶真人大弟子和那一干后辈在此,此事名义上又是为他们出头,陶真人也绝无可能在一边袖手旁观。

    他将信收了起来,只是突然想起一事来,道:“我来问你,你用来伤符御卿的那黑气究竟是何物?”

    徐错神色不自然道:“那是家父所赐之宝,只知对敌时无往不利,伤人无解,但其来历……倒是不知。”

    他确实不知这法宝是何物。只是他父亲曾关照过他,凡见此宝真面目者,都需杀尽,免得留下后患,可如今他被人擒住,保命要紧,唯有先筹谋脱身之计,然后才能做此想了。

    而此时宝阁另一侧院中,卫师姐等人却是皱眉不展。

    他们也将昏阙过去的符御卿从海中捞起,反复用了各种手段,却也无法使其苏醒,最后又抬到了郭烈那里,他也是束手无策。

    一名弟子着急道:“这徐错也不知用了什么歹毒手法,竟致符师兄昏沉不醒。”

    另一名弟子也是愤然说道:“这人竟敢下手杀了戴师兄,实在是罪无可恕!”

    先前那弟子对郭烈一拱手,道:“徐错身上定有解救良方!郭师伯,不若请郭师伯出来,让那张道友把那徐错交予我等处置如何?”。

    郭烈嘿了一声,道:“依我的脾气,那徐错就该一刀杀了给戴环偿命,不过适才也亏得张老弟出手救了你们三人和符小子的命,那人又是他捉下的,你叫我又怎么去开这个口?”

    那卫师姐叹了一声,道:“郭师伯,想那张道友也是通情达理之辈,我等也不求他将那徐错如何,只请他问出一个解救符师兄的法子,想必也是他也不会拒绝的。”

    郭烈表情一动,拍着大腿道:“此言有理,不过张老弟到底是何打算我也不知,是以我不便出面,卫师侄,你一向聪颖过人,此事就交托你去办了。”

    卫师姐忙道:“丽华理应为同门和师长分忧。”

    郭烈又交代了她两句后,她便从院中出来,一路来到顶层宝阁,见张盘守在门口,她没有戴环那高人一等的脾气,又是有求而来,是以言语中姿态放得颇低。

    张盘进去禀报后,不久便出来道:“老爷请尊客请入内。”

    卫师姐道了声谢,跨步入内,过了三重院落,到了一处丹房内,见张衍坐在玉榻上,忙万福为礼道:“小女卫丽华,见过张道友了。”

    张衍笑道:“道友因何事而来?”

    卫丽华叹了一声,道:“只因符师兄中了那徐错法宝,始终昏迷不醒,请道友问一问那徐错,可有解救良方。”

    张衍道:“此事我倒也问过,只是徐错曾言及此物‘伤人无解’,怕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卫丽华一听,脸上不由露出失望之色。

    张衍却笑道:“卫道友也不必忧心,我找一人来查探一下,或许有解救之法。”

    他喝了声道:“张驹出来。”

    话音一落,山河童子便转了出来,躬身道:“老爷有何吩咐?”

    张衍笑道:“你又见多识广,且去符道友处看看,他究竟是被何物所伤。”

    卫丽华见凭空多了这张驹,初时还以为是这张衍是把仆人用事先宝物摄了,有些不以为意,可看了两眼过后,却心中大惊,暗道:“这童子一灵而化,无血无肉,却宛如生人一般,分明是宝中器灵。此等法宝便是大门大派也未有几件,这位张道友竟能随身而带,显是来历极为不凡,先前我们都是小看了他。”

    既然是器灵,她又哪里敢托大,忙道:“这位仙童,请随我来。”

    山河童子一摆手,道:“不用。”他把身体一晃,便不见了踪影。

    只是等了片刻,他便回转了房中,禀道:“老爷,我已经知道那人因何昏迷,他乃是被一物闭塞了心窍。”

    张衍目光微微一闪,能闭心窍的法门分明是魔门手段,转而一想那徐错来历,心中了然,道:“你可看出来那是何物?张驹回答道:“老爷,此气名为‘辟离勾神风’,乃是采集九十九条龙种心尖一点精血,再需取上千人精魄,混入鲛人泪、当扈目等物炼制而成,此气一出,任你法宝玄功都无法抵挡,唯有躲避一途可走,此物在烈阳之下虽半日可化,可一旦及身,立时要被堵塞心窍,迷了神智去。”

    他说到这里,卫丽华却是捂着心口惊呼道:“此物好生厉害,又这般邪门,可有驱除之法?”

    张驹点头道:“自是有的,此气为避天日,便蜷居在这位符道人的心窍内,可等上九九八十一日,若是这符道人不曾失了本心,便可醒转,或者请一位洞天真人出手,以胸中真火游走窍关,将其逼出,自然可获解救。”

    卫丽华却是玉容微变,就算是陶真宏也不过是元婴真人,也救不得符御卿。而且这东西如此邪祟,若是真的等上那么多时日,谁知道最后会如何?她听张驹言中之意,也是极为凶险的,想到此处,一丝忧愁之色不禁浮上了眉宇。

    这时,两人却听海舟之外传来一声喝骂:“里面的人滚出来,你们究竟把徐师兄如何了?你们可知他是崇越真观的弟子?快快把人放出,莫要自误!”

    张衍暗自一笑,道:“送信的人来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