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九章 以刀相迫

第四十九章 以刀相迫

    www.kanshula.org飘天文学    第四十九章  以刀相迫

    听了郭烈之言,张衍微笑不语,这话且抛开真假不谈,他却从中听出来不少酸气。

    不过细细一想,倒也并非没有来由。

    郭烈自称与沈鸣孤战前后战了数次,却都是不分胜败之局,这符御卿乃是他的师侄,若是此次胜了,岂不是显得他无能?

    不过张衍心下也有计较,若是符御卿败下阵来,他也不吝挺身一战。

    不单是崇越真观本就是他为自己选定的磨剑石,而且还能顺手还了人情,何乐而不为?

    这时戴环驾了遁光磨磨蹭蹭来到宝阁之外,看了看手中那块朱雀牌符。心中可惜道:“左右不过是在这里住上几日,接上断臂罢了,师兄又何必送出此物?白白便宜了别人,却不想着自家师兄弟。”

    他一抬头,却见一模样猛恶的大汉守在门口,像是个仆役模样。他是陶真宏门下三代弟子,承袭的乃是南华派功法,自是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本是妖物所化,当下便不怎么客气,喝道:“你家主人何在?”

    张盘愣了愣,老实回答道:“正在院中。”

    戴环一甩袖子,正要举步入内,张盘急急将身横过,把他一拦,道:“尊客留步,请说明来意,我好进去禀报。”

    戴环本来心中就有疙瘩,闻言更是不快活,心想怎么你一个小妖也来拦我?他哼了一声,暗自掐起了一个法诀,气聚双目,随后朝张盘就是一望。

    这法诀乃是传承自南华派的降妖法,是为慑服妖灵所用,张盘与那眼神一接触,只觉两道光华透而入,霎时直入脑海,不知怎的,就迷迷糊糊摔倒在地。

    戴环讥嘲一笑,往里跨入,哪知才进去半步,却听耳边一声冷哼,顿觉胸前一闷,不由噔噔两步又退了出去,而那张盘似乎也随着这一声清醒了过来。

    戴环不由一惊,抬眼看去,却见是郭烈沉着脸走了出来,心中不禁有些惴惴,硬着头皮行礼道:“师伯。”

    郭烈脸色很不好看,劈头盖脸地骂道:“混账小子,师门之法是让你用在此处欺人的么?回去后给老子我运转磨刀咒百遍!若少一遍,我便十倍罚之!”

    戴环浑身一哆嗦,这磨刀咒一运转,浑身便疼痛难忍,是门中用来磨练弟子意志之用,通常十遍就能让人痛晕过去,百遍岂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只是他却不敢违命,苦着脸道:“是,师伯。”

    郭烈又朝后面拱手道:“张老弟,请看在我的面上,饶他一回。”

    张衍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从里传出,道:“戴道友若进来吧。”

    郭烈又狠狠瞪了戴环一眼,道:“你好自为之。”便转身离去。

    戴环擦了擦头上冷汗,这才步入院中,见张衍背对着他站在窗前,不知在看些什么,他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忐忑不安,上前拱手道:“张道友,适才我门中师兄到来,有他出面,此番倒也不用劳动道友了,只是我师兄还需借道友海舟休养几日,是以命我送来一物,还望道友笑纳。”

    张衍转过身来,他看了一眼那朱雀牌符,也不客气,一招手,便将其收入袖中,淡淡说道:“我已知晓符道友之意,你们此行与我也是顺路,正可载你们一程,戴道友请去回话,请他好生休养吧。”

    戴环暗自松了口气,也不想多留,拱了拱手,便退了出去。

    张衍心道:“这张盘今后也要随我而行,我若不在,这海舟仍需他照看,只是他修为太低,连海舟都驱使不动,只能做些粗活,不若我传他一门法诀,原本还想寻个时机,此时倒是正好。”

    想到这里,他便唤道:“张盘进来。”

    门外张盘听了,连忙低着头走了进来,他脸上有些惶恐,道:“老爷,我……”

    张衍打断他的话头,道:“你听好了,你若想今后不被人欺,便练好我传你的法诀,你且用心听着。”

    张盘先是一怔,随后大喜过望,忙竖起耳朵倾听,不敢漏过哪怕一个字。

    张衍嘴唇翕动,将那《螭龙真卷》上的前半段法诀《》了五遍之后,见张盘已牢记在心,这才停了下来,最后说道:“此法也算是高明功法,你回去好生修炼,能否修成,全看你自家机缘了。”

    张盘忙跪下叩头,泣声道:“张盘谢过老爷,传法之恩,粉身难报。”

    张衍微微点了点,道:“你自习练吧,若有疑难再来问我。”

    言毕,他起身化作一道流光回了主阁之中,往玉塌上一坐,将牌符催动,龙国大舟便掀起波澜,腾空而起,自往洪安岛飞去。

    数日之后,自他静室中起了一阵蒙蒙清光,祭炼多时,七星束阳袍先自功成,呼啸一声,自宝光之中飞出,化作一件玄色道袍展在空中,衣袍上有经纬符线,日月星辰,隐隐暗藏天机运转之道。

    这衣物飘了片刻之后,把华光一收,往张衍身上一落,便把他身躯裹住。

    张衍舒展手脚,发现衣袍大小合身,且与身上先前道袍一般模样,便是萧翰复生,也看不出丝毫端倪来。不禁满意点头,有了这宝衣护身,再加上如今这副坚逾金钢的身躯,同辈高手怕是已无人能伤得了他……

    海舟朝西北方向又行了七八天,这一日,天上起了瓢泼大雨,戴环等人自禁制内向外望去,见海涛汹涌,波浪滔天,自家在这里却是安安稳稳,丝毫也波及不到。

    戴环不禁艳羡道:“符师兄,我们平时驾鹤乘鹰,在风雨中往来穿梭,有时见了恶云都需早早躲避,免得一个不慎被卷了进去,可如有这艘海舟在手,这些便全然不用去顾忌了,郭师伯倒是好眼力,也不知哪里去结识了这位张道友。”

    符御卿冷哼一声,道:“祖师定下了骑灵禽渡海的规矩,就是为了磨练弟子心性,我等在这里不过权宜之计。你们绝不可贪图一时安逸而生出懈怠之念!”

    戴环忙低声道:“是,师兄。”

    两个时辰之后,日近午时,终于晴空开云,朗日还照,远远可以望见数座岛屿点缀海面之上。

    站在一旁的卫师妹说道:“师兄,前方有人阻路,看那衣饰,想是已到崇越真观的地头了。”

    符御卿点了点头,对戴环说道:“戴师弟,你拿了我拜帖前去。”

    戴环道了声:“是!”他起身出门,纵光出了飞舟。

    这崇越真观在海上自据一片海州,另外又占了灵岛散礁八十余座,弟子逾千,乃是外海数得上的大派,此地名为牛角岛,正是最外侧的岛屿之一。

    岛上早已有人注意到这艘大海舟,因此上前阻拦,见了戴环出来,当即便有一道遁光拦在面前,喝了一声,道:“何方来人?敢闯我牛角岛?”

    戴环定睛一看,见对方是一个蓝衣少年,一双眼睛张扬锐利,如鹰似隼,便小心说道:“我乃清羽门门下,奉我师兄符御卿之命,送上拜帖,欲与沈鸣孤沈道友一会。”

    这蓝衣少年没听过清羽门,但是却听说符御卿的名头,脸上奇怪,把那拜帖接过一看,心下冷笑一声,看这字迹,如龙蛇夭矫,锐气刺目,杀意喧嚣纸面,这哪里是什么拜帖,分明是战帖。再想起两日的传闻,心头顿时了然。

    他暗道:“沈师兄最听闻连败了两名玄门大派的弟子,被几个老家伙称赞不已,如若再这么下去,迟早要把我的风头盖过,听闻这符御卿乃是陶真宏门下三代中的翘楚,若是我拿了此人,定能压一压他的威风!也叫那些老家伙小看了。”

    蓝衣少年眼珠一转,向戴环一招手,笑道:“你且随我来。”

    戴环不疑有他,随他前行,行了没有多远,那少年却突然回头对他一笑,只见他手中打开了一只木匣,从中飞出一股黑气,不知怎的,他被那黑气一晃,神智一阵昏沉,便自晕了过去。

    少年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哈哈一笑,便往龙国飞舟而来。

    到了近处,他将戴环往船上一掷,手一指,一把飞刀凭空出现,贴在了戴环的咽喉之上,大喊道:“是哪个大言不惭的家伙要与我沈师兄相斗?”

    一道虹光飞出,符御卿落在他的身前,他铁青着脸说道:“正是符某,你是何人,为何挟持我的师弟?”

    蓝衣少年大笑道:“你听好了,我乃崇越真观真传弟子徐错,听闻你符御卿你欲见我沈师兄,是以特来一会,若是你能胜过我,再见他也不迟嘛。”

    符御卿眼神一变,脸色凝重了几分,道:“你便是徐错?”

    徐错见符御卿像是也听过自己名头,顿时高兴起来,道:“不错不错,便是我了。”

    符御卿沉着脸道:“我虽然也想会你,但如今我师弟在沈鸣孤之手,如是你做得了主,我便是与你一战又有何不可?”

    徐错嘿嘿一笑,挥手道:“少来废话,今日你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否则我一刀杀了你这同门!”

    他将手一指,那把飞刀顿时切入戴环半个颈脖,霎时鲜血直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