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一章 引蛇出洞刺紫眉

第四十一章 引蛇出洞刺紫眉

    第四十一章  引蛇出洞刺紫眉

    大殿之中,众多身姿婀娜的妖姬正击掌踏板,做那乐舞欢歌。

    紫眉道人坐在案几之后,看了一会儿,却觉索然无味,将酒杯掷下,挥手赶了她们下去。

    他正在无趣间,却听得外面一声大喝:“卢俊柏,快滚出来,你家郭爷找你算账来了!”

    然后外间便传来一阵阵爆响,接着是墙倒屋塌,哀鸣嘶喊之声,显是有人在大肆破坏岛上殿宇。

    紫眉道人神色一动,眼中隐隐现出兴奋之意。

    萧翰出外时,曾嘱咐他小心看守卢媚娘,又知道他耐不住性子,是以令严蓉寻了许多妖姬供他欢娱,并关照他哪怕外面闹得天翻地覆,也只需守住洞府,不许随意出去。

    因此听了这动静,他开始倒也忍耐,只是等了一刻之后,听外面似乎愈加热闹,不免心痒难耐,自思道:“我有禁制牌符在手,难道还怕白穹妖王能翻身不成?听这响动,此人迟早会打上门来,我便出去看看又何妨?”

    有了这个心思,他再也按捺不住,把身躯一纵,烟气漫卷,裹了他化作一道紫气出了洞府,袅袅上了云头,悬在半空中往前看去。

    他居高临下,自然一览无余。

    只见岛上惊鸟乱飞,树倒屋塌,几处原本也算修葺的华丽的宫观也已变得惨不忍睹,一个精壮大汉脚踩鹏鸟,正御使着一条玄光化就,约莫有数十丈长的碧鳞大蟒来回冲荡,赶得岛上一众小妖满山乱跑,不时发出张狂大笑。

    张衍选郭烈前来诱敌,便是看中了他的脾性,关照他什么都不去管,只管往里冲就是了,这安排甚合郭烈之意,是以杀得兴起,直把此时躲在后山观战的卢俊柏看得眼角一阵阵抽搐,每拆了一栋屋宇就仿佛在他身上割了一刀。

    紫眉道人一看之下却是大喜,他生平好斗,又正觉烦闷无聊,此刻有人找上门来挑事,正对他的口味,是以根本不去问是何情由,大喊了一声,道:“哪里来的妄人,看我萧莱前来会你!”

    他张嘴一喷,一条紫色烟气飞出,直奔郭烈面门。

    这烟气初时还是一点烟火,后来已是滚滚荡荡的紫色燎烟,所过之处,草木与之一触,便即刻化作飞灰。

    郭烈虽然在岛上横冲直撞,但却始终留神崖壁上的洞府,见一团紫气出来时,他已提高了警惕,此刻见这烟气喷来,认得这是丹中煞气,以他小金丹的修为不宜硬拼,应该躲避风头才是。

    然而他却不肯服输,暴喝一声,胸膛一鼓,硬生生从腹下那粒小金丹中提了一缕煞气上来,亦是张口一吐喷了出去。

    他这团煞气腾如烈火,红似烟霞,声势上倒是丝毫不弱,与那紫色烟气一撞,两气卷在一处,噼啪乱响,轰发出如雷之音,斗了片刻,这两团搅乱在一处的烟云便各自散去,竟是不分胜负。

    紫眉道人原本见郭烈修为不及自己,是以适才并未用上全力,只是想将其逼开,哪想到郭烈非但不闪不避,竟还挡住了自己的煞气,眼前不禁一亮,纵身一跃,从云头上下来,直往郭烈冲去,行动间把肩膀一震,顶上猛然现出一团形如伞盖的紫色烟云,盖顶上托了一道伸缩不定的白色剑光,发出阵阵金锐之气,似是随时可能飞出斩人。

    他大声道:“对面来人,报上名来。”

    郭烈大笑一声,道:“我乃你家郭烈郭爷爷。”

    “郭烈?”

    紫眉道人虽是第一来到东海之上,但也听自己义父萧穆岁依稀提过这个名字,仔细回想了一遍,便忆起这人乃是陶真宏的大弟子,心中不由一紧。

    他已知自己义父来到东海之上,是要应那几位同道之约一起围攻陶真宏,难道是这人得到了消息,提前杀上门来了么?

    一想到这里,他浑身冷汗直冒。

    这陶真宏乃是元婴三重修士,东海二十多未尝一败,若是来到这里,据闻这几年内极有可能成就洞天真人,若是此人来此,便是萧穆岁也唯有退避一途,因此紫眉道人也不敢莽撞行事,谨慎道:“原来是郭道长,你来此何为?”

    郭烈不耐道:“我来此是找卢俊柏和卢媚娘姐弟了解恩怨,你速速唤他们出来见我。”

    紫眉道人闻言,心中一定,暗想不是来找自家便是最好,只是此刻也不知这人有无同伴在侧,眼下自己孤身一人,倒是不能鲁莽。

    郭烈正是要利用他的忌惮之心,此时见他不动,知道对方上当,哪里还肯留手,把手一挥,身后腾起一片光幕,把天鹤飞虎一起放出,两道玄光,与那碧鳞大蟒一道齐往陶真宏夹攻而去,

    紫眉道人冷哂一声,虽然他忌惮陶真宏,但却并不惧怕郭烈,手中法诀一掐,顶门上那口飞剑一转,须臾间连闪了三闪,便将这三条精魄所化的妖灵轻易斩在剑下,随后又道了声,“去!”

    这口飞剑又是一转,往郭烈头上削去。

    郭烈见状也是一惊,本想躲避,只是这剑光来得太急,忙把光幕一抖,把玄龟精魄放出,护持周身,这剑光往上一斩,竟然将这团玄光龟甲劈碎,这剑光也被阻了一阻,在半空中一旋,复又往郭烈头顶削去。

    郭烈知道不妙,这紫眉道人看似招数简单,然而他只一接触下就知道,这人修炼的也是玄门正宗心法,境界修为又在他之上,实在不能正面硬抗,于是一边又将精魄妖灵幻化出来与之缠斗,又一边后退,将其往张衍等人事先布置好的埋伏之地引去。

    下方树木掩映之中,张衍等几人正躲藏其中,他忽然对卢俊柏说道:“当日曾见道友用铜镜摄人,不知此物是何宝贝?”

    卢俊柏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此镜名为‘障中迷’,能摄十丈之内所有活物,只消照中头颅躯干,被会陷入其中,可若被镜光照者修为高过我,那便没有作用了。”

    张衍又问道:“可能摄得了那紫眉毛?”

    卢俊柏认真细想,有点不确定道:“这紫眉毛的修为与我在伯仲之间,若是没有那枚玉环法宝护身,我倒是可以试上一试。”

    张衍微笑道:“那紫眉毛的法宝便交予我来应付,他一旦露出破绽,两位道友可一齐出手,事涉卢妖王性命,若是不能擒捉,便需痛下杀手,免得再生变数。”

    卢俊柏听了,凛然点头。

    张衍又看向君悦妖王,道:“荆妖王,我等之中,以你修为最高,能否救出卢妖王,就看你能否牵制那紫眉毛了。”,

    君悦妖王臻首轻点,小声说道:“卢师姐向来照顾奴家,自应全力以赴。”

    张衍点了点头,见郭烈把那紫眉道人已经引了过来,便又小声交代了一句,运转真形逍遥法,将身形悄然匿去,驾了清气去了半空,隐藏在云雾之中,寻觅时机随时准备出手。

    此时君悦妖王见两人已经到了头顶之上,便叱喝一声,道:“郭师兄,我来助你!”

    紫眉道人愕然看去,只见侧下方杀来一名银甲红纱的女子,他也知道陶真宏门下有一女弟子名为王英芳,乃是妖修出身,此时见了君悦妖王,便错以为是此女。

    他当下便觉不妙,不再关注郭烈,而是召回那口飞剑,在空中一转,往君悦妖王面上斩去。

    君悦妖王娇叱一声,把手中长枪一抖,枪尖准确无误点在飞剑之上,只闻“当”的一声,便震开了剑光。

    只是得了这个空隙,紫眉道人立刻退开几步,与两人距离,从袖中拿了一只玉环出来往头上一祭。

    这玉环如碗口大,雕龙纹饰,首尾相吞,一到空中,便有一道白光撒下。

    眼见就要将紫眉道人护在其中,早已躲在一边的张衍看准时机,心念一催,一点青光从他眉心祖窍里飞出,依稀能辨得是一快玲珑小巧的玉牌,往那玉环上一镇,霎时就将这玉环定在空中,灵气不得而出。

    紫眉道人眼见白光下落,原本正自心安,哪里想到才及头顶便散失不见,顿时有些慌神。

    底下卢俊柏瞅到机会,立时化作一道白光冲上前,手中翻出一面大如金盆的古拙铜镜,对着紫眉道人就是一照。

    “不好!”

    紫眉道人此时见了卢俊柏,顿时知道自己上当了  “啊”的大叫一声,把身上煞气全力抖开,护持周身,那道镜光往他身上一落,只把他身形照得不自觉晃了两晃,居然未被摄走。

    卢俊柏见摄不走此人,心中一急,又将对方面带狞笑,似伸手进去要取那禁制牌符,而头上那口飞剑正在转动,顿时知道不妙,只是此刻施展别得手段已是来不及了,他唯有拼命催动铜镜。

    躲在上空的张衍见了,心念催动,从眉心飞出一道剑光,往下便是一斩。

    那口飞剑似生感应,抬首往上一迎,“铮”的一声将剑丸弹开。

    此时君悦妖王已经回转了过来,她凤目大睁,一声娇叱,手中神兵一转,一道红芒闪过,竟然横跨数十丈,把长枪直刺过来。

    紫眉道人已无法宝护身,也还未来得及从镜光中走脱,飞剑适才又被张衍骗去,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枪影从胸口一贯而过,他一把抓住枪杆,双目怒睁,知道自己必无幸理,仰首大叫一声,朝那飞剑上喷出一口鲜血。

    众人皆以为他临死反击,都是下意识往后一退,可那沾了精血的飞剑却并未落下,而是向上一窜,眨眼间刺破云霄,不见了踪影。

    卢俊柏开始还有几分疑惑,随后想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惊呼道:“不好,此人是以精血为祭,要去告知那萧穆岁。”

    这句话一出,除张衍外,在场几人都是脸色大变,若是将萧穆岁得知之后一旦赶来,以对方那元婴修士的修为,怕是这里几人一个也别想活命!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