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八章 萧氏谋算

第三十八章 萧氏谋算

    第三十八章  萧氏谋算

    潮鸣渚,此地距离白穹妖王居住的鹭岛不过百里路程,这里有万鸟栖息,鸣叫之音声传数十外,便连滚滚海涛之声也被其盖压下去。

    一名头戴金冠,博带宽袍的年轻修士盘膝坐在彩光飞虹之上,他如垂钓老翁,观望潮汐涨落,神态怡然自若。

    此人正是萧氏后辈中这一代的杰出弟子,萧翰。

    他获萧氏内传秘法,又得族内倾力培养,如今二十五岁不到,便已是玄光三重修士,远远将同辈抛在身后。

    如是能在三十岁前化丹成功,回到山门之后,他便有信心如那苏奕鸿一般在派外开府。

    只是想到这里,他脑海中却闪过一个人的名字,此人修为不及自己,却已独掌一处洞天,偏偏族中还有推他出来与此人争斗之意,这实在令他心中不喜,暗暗哂道:“那张衍乃是凡民出身,开脉时也只不过是下品的雾相,如不是孙真人给了他一本《澜云密册》,怕连玄光期都未必到得了,也就是凑巧练了一手剑术,欺欺那些下等世家弟子而已,又有什么了不起了?似此等人,有何资格与我相提并论?族中却把他视若大敌,真是可笑之极。”

    就在此时,天上有一道金虹飞来,眨眼间便到了近处,化作一团白气徐徐下落,待云气一散,现出一个紫眉黑袍,头挽道髻,神色凶厉的中年道人来。

    他见了萧翰,急急上前,喜动颜色道:“九郎,果然如你所料,得了那卢蓉之助,义父他老人家不费吹灰之力便破开鹭岛上的禁制,直入内廷,如今已经牢牢看死了那卢媚娘,把她困在了密室之中,再有三五日便能拿下,谅她也翻不起半点风浪来了。”

    萧翰闻言,脸上似是松了一口气,他轻轻拍了拍膝盖,露出笑容,道:“如此,我等便高枕无忧了。”

    三个月前,他们一行人携了严正亭书信,来此拜见白穹妖王卢媚娘,言明求取那甲子四候水。

    看了书信后,卢媚娘倒也客气,欣然答应下来,言语中还隐隐流露出投靠萧氏之意。

    然而殊不曾料,才隔了一月,严正亭又有一封书信来此,言及那张衍也要来取那四候水,并说东华洲大劫将起,海外也未必是世外桃源,需早早寻好退路,叮嘱她小心安排。

    卢媚娘看了书信之后,当时就有些犹豫不绝,只是到底倾向于哪一人,还未做出最后决断。

    此事本来隐秘,可卢媚娘之女卢蓉心仪萧翰,暗中将此事告知。

    萧翰知道不能坐等,遂决定抢先下手,他先从卢蓉身上套问出岛上各处禁制布置,然后请动随行一名元婴境界的长辈直接杀入内廷,将卢媚娘逼在内室之中不得与外界联系,于顷刻间反客为主,将鹭岛上的局势控制在手。

    紫眉道人也是佩服萧翰当时的果决,若是那卢媚娘当真选了投效溟沧派师徒一脉,必定会他们不利。

    一旦岛上阵法发动,就算有元婴境界修士相助,也是极为被动之事,想到这里,他也不禁心中冒火,道:“九郎为何要留着那卢媚娘的性命?若不是义父他老人家听了你的话想要活擒她,根本无需再耗费时日,翻掌之间就能将她灭杀,届时再将这能生出甲子四候水的黑山纳入萧氏之手,岂不省事?”

    萧翰轻轻一笑,摇着头道:“我萧氏根基毕竟还在溟沧派中,这东海之地,妖魔遍布,凶兽横行,不是久居之所,贸然插手其中,怕会引起其他妖王忌惮,那时便不好收场了。”

    东海十八妖王,纵然各据一处,但彼此之间也是相互声援,有外敌时也常有互施援手之举,若是只为了区区四候水便将白穹妖王灭杀,难免会引起那些大妖的警惕敌视,到时若惹得一两个结伴上门,反而是得不偿失。

    紫眉道人冷哼了一声,道:“便宜她了。”

    萧翰笑道:“乔兄,这卢媚娘毕竟是严正亭之妻,严氏与我们萧氏也算交好,此次又得亏严正亭的指点,我等才能来此寻那甲子四候水,看在他的脸面上,便放过那卢媚娘一回好了,今后总还有打交道的机会,彼此也可留条退路。”

    紫眉道人听了这话,却又来了火气,道:“严正亭?哼,若不是他那封书信,九郎你便可轻轻松松等那甲子四候水出世,我们又何需多此一举?”

    萧翰眼中流露出玩味之色,道:“我岂看不出严正亭的心思,他这是两头耍滑,既不想表面上开罪我们萧氏,又想暗中讨好师徒一脉,一封信硬逼着他这妖妻来得罪人,自己却撇了个干净,可真是头老狐狸。也幸好这卢媚娘久在海外修炼,城府不深,对自家人防备不严,使得她女儿漏了口风出来,我们才得以能够先发制人。”

    紫眉道人语带不屑道:“这卢媚娘的女儿也当真是愚蠢,竟幻想嫁入萧家,她也不想想,萧氏乃是万年传承之名门,岂会迎娶她这等妖女入门?”

    萧翰淡然笑道:“若是此行圆满,我勉强收她做个妾侍倒也可以。”

    紫眉道人想了想,又道:“那张衍看来即将来此,九郎准备如何处置?”

    萧翰眼中闪出一丝杀机,语声森冷道:“如此良机,乃天赐之,自然是除了干净!”

    紫眉道人顿时兴奋起来,搓手道:“九郎可是让我来出手?听闻这张衍乃是一名剑修,不但破过四象斩神阵,还曾击败过六川四岛多名真传弟子,我倒要去会一会他。”

    萧翰听了这话,脸上顿时有些不好看,冷哼道:“这张衍不过依仗了北冥都天剑之利才破开了那四象阵,换了任何一人得了此剑,也能同样做到。至于那六川四岛,不过是些下等家门的弟子,岂能与我萧氏弟子相提并论?你去难道不嫌丢了身份?”

    紫眉道人诧异道:“那九郎准备如何做?”

    萧翰露出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情来,低沉一笑,道:“那卢媚娘之弟卢俊柏不是说过有心投效我萧家么?四伯去岛上时我已传信与他,命他及时过来,好歹他也是一名化丹修士,难道还收拾不下区区一个张衍?”

    紫眉道人先是一怔,随后击掌笑道:“妙妙,九郎此法妥当,如此一来,只消他杀了这张衍,这卢媚娘再是不愿,也只能站到我萧氏这一边,便是严正亭又哪里说得清楚?将来大劫一起,除了投靠我世家便别无出路了。”

    萧翰点头道:“正是此意,大劫起时,谁也说不准如何,这海外之地也不可轻弃,等收服了那卢媚娘之后,却可作为一步暗棋留下。”

    紫眉道人正想开口,却忽然抬头向上看去,见一道遁光穿云飞来,不由嘿嘿笑道:“九郎,怕是那卢俊柏来了。”

    这遁光向下一沉,落在两人面前,走出一个身形圆滚滚的道人来,他上前向着两人拱了拱手,道:“贫道来迟,望两位恕罪。”

    如果张衍在侧,定能认出,此人便是那日北辰派严长老寿宴之上劫走严振华的那名矮胖道人,只是他现在双目隐含少许焦躁忧虑之意,不复当日神采。

    萧翰看了看他,冷声道:“卢道友,你晚来了半个时辰,想必是去打听消息了,怎么,可是知道岛上发生何事了?”

    矮胖道人叹了一声,长身一揖,道:“家姐那里还望道友多多担待。”

    萧翰双目盯着他,道:“那是自然的,不过如今临近年末,想来那张衍不日也将来此取这甲子四候水,是以萧某想请道友走一趟,代我等前去打声招呼。”

    卢俊柏犹豫了一下,随后沉声道:“既然是萧道兄看得起贫道,此事当在下前去,管叫道兄满意。”

    萧翰不置可否,嘴角弯起,道:“道友准备如何做?”

    卢俊柏面无表情道:“这东海之上,死上几人,也是常事。”

    萧翰满意点头,一摆衣袖,道:“好,你去吧,我在此敬候佳音。”

    卢俊柏拱了拱手,随后一言不发,驾起遁光冲云而起,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紫眉道人向萧翰笑道:“九郎,你此次东海之行,不但得了甲子四候水,且还能顺手除了张衍这个心腹之患,回去之后,族中当对有所褒奖才是。”

    萧翰冷哂一声,道:“这张衍我从来不放在眼中,换做庄不凡,洛清羽之辈倒还说得过去,也就族中那些胆小怕事的老鬼整日忧心这个,担心那个。”

    紫眉道人凑近了一点,小声道:“听闻此次义父来此,不只是为了护送九郎,还另有一事?不知可否说给我听听?”

    萧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义兄也不是外人,说与你听也无妨,

    四伯此次来这东海,倒不是小弟我的面子,而是要去赴那南华派林长老、丘长老以及太昊派叶长老之约,此次四位元婴真人一齐出手,只为拿下南华派弃徒陶真宏。”

    紫眉道人听了,不禁双目连闪,摩拳擦掌道:“有义父等四位元婴真人一齐出手拿人,当是惊天动地,到时候我定要求着义父待我前去观览一番!”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