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二章 强行掳人

第三十二章 强行掳人

    第三十二章  强行掳人

    殷氏海舟行了又有九日之后,一路无险无阻,顺利到了祈封岛上。

    祈封岛形似半弯残月,上有一道贯穿全岛的弯曲山梁,数块祭天祷祝的巨大残碑塌在山脚,长满了青草苔藓。远远可望见海岸边泊有上百艘近海海舟,帆影蔽空,桅杆如林而立。

    出了这海岛,再往东去,就是汪洋一片,凶兽横行,妖魔遍布,与诸势力纠缠的近海相比,几可称得上蛮荒之地,往往月余不见一处海岛,更有外海十八妖王辟府为界,各据一方,便是玄门十大派也不会来轻易招惹。

    景管事操持海舟,寻了一处泊位缓缓停下,蔡师姐站在甲板上眼望四方,见有许多修士飞空穿梭,遁光来去不定,岸上楼阁屋宇鳞次栉比,竟然极为熙攘热闹,不由感叹道:“这里怕不是有数千修士聚集,想来多是去往外海寻那机缘的。”

    她又回首,对站在一侧的单娘子笑着说道:“师妹,若要去得外海,得有飞天大海舟才可,如今手握此舟之人可是并不多见,我听闻褚师兄入海之前,曾从仙市上花了数千灵贝购得了一艘‘玄蛇九窍大海舟’,穿洋过海易如反掌,不过,师姐我可没那么大的面子,一切还是要看师妹你的了。”

    说罢,她掩嘴咯咯笑了起来。

    单娘子知道她的意思,蓬远派和太昊派两派交情匪浅,渊源也深,且蓬远派的“惊辰天宫”中的煞气能助太昊派弟子洗练杂气,因此常有结成道侣之举。

    以她的身份,再加上这次斩除九魁妖王的功劳,门中必定传下更为上乘的法门,能借此沟通到更高一层天宫之上,她也知道那太昊派的褚师兄对自己有意,否则哪有可能把捆仙藤借给她。

    她本来见褚师兄也是非同俗流,仪表出尘,也是有些意动,可不知为什么,那里见过张衍力敌两名妖王分身之后,眼界顿时开阔,感到这褚师兄也不过如此而已,却是再也提不起半点兴趣,只望早日把捆凤藤还了,就此回山门闭门潜修了。

    蔡师姐本是调笑与她,可突然见单娘子似乎情绪不高,心中便也纳闷。

    她们两人在甲板上说话时,张衍正坐在舱内加紧祭炼龙国海舟,如今只差半日时间,他便可将此物祭炼开第一重器禁了。

    可是没多久,就感觉袖囊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微微跳动,而且甚为急迫的模样。

    他不觉一皱眉,将此物拿出一看,原来一根泛着绿光的玉简,认出这是那补天阁朴鱼子送给的他的收徒简,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动了,而且在手中不停跳动,似乎已经找到了目标。

    他连忙出了舱门,同样站到了甲板之上,见到单娘子两人时,只是微微颌首为礼。

    单娘子连忙万福一礼,道:“慧真见过道友。”

    由于张衍这几日并不外出,这海舟又足够大,蔡师姐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同在舟上,陡然见他出来,不禁有些奇怪,又见单慧真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有些害怕此人,不觉一皱眉,噔噔噔走到张衍面前。

    张衍手拿玉简本想感应方位,只是不何故,他走到甲板上后,这玉简却又不动了,正想下舟寻觅,却突然见一名绿衣女子突然站在自己面前,看了一眼,道:“这位道友何事?”

    蔡师姐喝道:“你是何人?怎么在此舟上?”

    她说得颇不客气,单娘子吓得花容失色,她虽不知张衍来历,可是他一人宰杀两名妖王分身,岂能是等闲出身?

    连忙上前一把拽住蔡师姐,又对张衍致歉道:“冒犯道友了,我等还有事要办,这就离去,告辞。”

    说完,她也不管蔡师姐如何,将她往一边拖去,蔡师姐也是莫名其妙,下了海舟后,一把甩开单娘子的手,不悦道:“师妹,你这是何意?”

    单娘子踌躇了一下,觉得只有如实相告,便叹道:“师姐不知,此行若无这位道长,师妹我可要命丧九魁妖王之手……”

    她还未说完,秀儿突然拔高了声音嚷道:“娘子何必如此,若没有你,又怎能除去妖王?这位道长也不过是适逢其会,恰巧助了娘子一臂之力而已。”

    她不等单娘子继续说,她又对蔡师姐说道:“这位道长乃是殷氏尊客,说起来,也是要去往外海的,与娘子正好是同行,是以是顺便搭了此舟。”

    蔡师姐诧异道:  “哦,我道师妹如此小意,原来是欠了人情呀,不过师妹何须如此低声下气,大不了叫褚师兄也载上他出海,还了他这个人情就是了。”

    单娘子一蹙眉头,看了秀儿一眼,还想说话,却被蔡师姐拦住话头,道:“你听师姐的没错,如此等人,师姐见多了,况且,他怎会如此凑巧上了你这船?还恰好救了师妹你?非明是事先得了消息,是以暗中出手相助,我看他心思不纯,想得是日后如何以恩相挟,哼,以为我看不出来么?若是与此等人纠缠连久了,必然甩之不脱,改日你带他去褚师兄那里去,也让他知道点厉害。”

    单娘子哭笑不得,道:“师姐,非是你想象那样……”

    “行了,便这么定了。”蔡师姐又关照秀儿道:“你可要把你家娘子看紧了,我去会一会几位道友,打听到褚师兄在何处就回来。”

    秀儿连忙应了下来。

    蔡师姐又拍了拍单娘子的手,便转身离去。

    待她走后,单娘子责怪道:“秀儿,你何故阻我说出真相?”

    秀儿急道:“娘子,你此次斩了妖王一事,掌门定会传下**,若是坦承此妖非你所杀,那……”

    她固然是为单娘子着急,但也是怀有私心,只有单娘子上位,她才有可能入门成为弟子,她绝不甘心一辈子只是一个侍女,又怎甘心让单娘子道破真相。

    单娘子听了这话,也是心中一凛,默然片刻之后,她轻轻点了点头。

    张衍又在海舟上站了一会儿,见玉简不得感应,遂决定下船一探。

    他纵起遁光,来回几个穿梭,差不多一刻时间便游遍全岛,那玉简却再没有异状出现,心中也是诧异,“难道那人已离开了此处不成?”

    可是刚才他并没有看到有飞天海舟出海,也没有泊船离去,说明此人还在岛上。

    正在此时,手中枚绿简突然朝某个方向动了动,他目光一闪,一道遁光飞向那里,只是等他赶到时,这绿简却又不见动静了。

    他朝四下里张望了一眼,见这里竟是一处悬阁仙市,两侧有楼宇宫观,上有字号旗幡,似是贩卖丹药法器之处。

    他心下顿时了然,这些楼阁都是被人设下了禁制的,使外人无法窥探内中详情,定是他欲寻那人在这阁楼中往来,这才使得绿简时灵时不灵。

    他不免暗自腹诽,这补天阁也算是玄门十大派之一,用来寻找合适弟子的法器居然还如此不牢靠,万一自己错过了,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还了这份人情。

    对他说来,能够在没有任何意外状况下找到这人当是最好,若是有朝一日他与人争斗,忽然发现对面那人正是自己欲寻之人,那就平白多出了许多麻烦来。

    既如此,他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约莫等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从东侧一个简楼宇中走出来一行男女修士。

    这十几人说说笑笑走了出来,修为倒是不高,最前几人眉梢眼角中都带着傲气,衣袍鲜亮,人人都有法剑随身,让人一望就知道不是寻常修士出身。

    张衍手中的玉简也簌簌而动,似欲脱手飞去,他也吃不准这玉简到底要找得是他们当中的哪一个,因此微微一笑,手一松,索性任由这玉简自己去寻。

    这玉简往空中一飞,化作一道绿光往其中一名容色俏丽,大约只有十三四岁的娇憨少女头上一磕,随后又往张衍手里飞回。

    “哎呀”一声,那少女捂着脑袋委屈地看过来。

    这一行修士先是一怔,再是往张衍里怒目而视,其中有一名年轻修士更是沉着脸站出来,手按法剑,喝道:“哪里来的道人,怎得胡乱出手伤人?”

    按他原先的脾气,早就拔剑上前了,只是他见张衍相貌不凡,而且往那里一站,还有隐隐一股无形威势,显然不是好惹的人物,因此才没有妄动。

    张衍对他说话恍若未闻,只是往那少女身上打量,心中诧异,他看来看去也没觉得这少女有多高资质,或许只能说适宜补天阁的门道?

    那年轻修士见张衍不理自己,更觉愤怒,喝道:“咄,你以为我们崇越真观的人好欺侮么?”

    “哦?你们是崇越真观的人?”

    张衍终于有了反应,上下看了这人几眼,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

    他倒是没想到对方是崇越真观的弟子,如果是小门小派,那他直接亮了溟沧派弟子的身份,要求带走这名少女,量他们也不敢如何。

    大派弟子抢夺他门派弟子的事情虽然极少,但也不是没有,小派弟子多是忍气吞声了事。

    不过对方出身崇越真观,那就不能按照正常路数来办了。

    这家门派,仗着根基在海外,门中还有一位修行了数千年洞天真人坐镇,自以为是海上第一派,向来不把玄门十大派放在眼中。

    是以张衍连借口都不必找了,当即大喝了一声,道:“崇越真观又如何?今日找得就是你们!”

    说完,一道匹练似的剑光从眉心飞了出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