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九章 惊波起剑谋妖王

第二十九章 惊波起剑谋妖王

    第二十九章  惊波起剑谋妖王

    九魁妖王本打算随手覆灭了这艘海州,哪知道竟然有人横插一手,连自己的得意法宝“转阴炉”也被定在空中,看那模样,似乎还是一件真器。

    他不禁大吃了一惊,拥有真器的修士他自成道以来也没见过几人,且个个都是修为精深,没有一个修为在他真身之下,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摆开架势,面上露出戒备之色。

    只见一团飘渺云雾自下方升起,将一名俊逸不凡,双袖飘飘的年轻道人托了上来。

    九魁妖王仔细一瞧,先是愕然,再是心头火起,这年轻道人至多不过也是一个玄光修士,自己偏偏还如此小心谨慎,脸面上立时有些挂不住,恼怒道:“小辈,你找死!”

    他暴吼一声,跨步上前,对着张衍面门就是一拳打来,他乃是以力修道,这一拳发出,霎时卷荡起一阵罡风怒涛。

    张衍微微一哂,法诀一掐,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飞出顶门,随后如霰雪雨雹一般,急转而下。

    九魁妖王自恃身坚体固,哼了一声,不闪不避,挺身而上,把双拳举起对着重水挥打。

    可是渐渐他就觉得不对了,开始倒也震飞了十几滴重水,可是这重水每一滴都有千钧之重,不多时他就手臂酸麻,吃不住劲,动作一缓,漏了几滴重水进来打在了面门上,顿时被砸得眼前发黑,鼻青眼肿,架势更是一阵散乱,露了一处空门出来。

    数十滴重水毫不留情往他胸口一撞,他只觉如遭重锤撞击,一阵胸闷气促,更有一口咸腥到了喉咙口,忙吞咽了下去,知道不能硬撑,不得已转身避走。

    张衍露出冷嘲之色,他得势不饶人,把手一指,约莫两百余滴重水一齐向前追去,“砰”的一声打在这九魁妖王的背后,饶是他乃钢筋铁骨之身,也是抵受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踉踉跄跄了几步,最后总算勉强站住,没有从云头上掉落下去。

    修力道者虽然身体坚实,不惧斩杀,但是除非到了化丹境界,能把脏器炼成金坨坨的一团,否则最是怕这等能震荡内腑的重击。

    另一名妖王见此情形,脸上也是惊疑不定,一把拽住单娘子的衣领,拉至面前低喝道:“单娘子,莫非是你请来的帮手?”

    单娘子适才也把这一幕看在眼中,她之前苦斗良久,又靠了门中众弟子相助和阵图相助,这才困住了那九魁妖王,却也知道未必能够将他拿下。

    可她见张衍只一个照面就将九魁妖王打得吐血而走,心中震动可想而知。

    她已经猜出,这人定是秀儿所说的那名殷家贵客,眼见如此神勇,心中顿时生出一丝脱身的希望来,只是转念一想,自己还曾遣了秀儿去试图驱走此人,对方没什么反应,适才更是不曾出手相助,显然是不屑理会自己,便自一声长叹,熄了这个念头。

    九魁妖王擦了擦嘴角血迹,吼道:“管他什么人,老二,你我二人在此之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快随我一起动手杀了这小辈。”

    说完,他神色一厉,张口一吐,飞出一道黑光,迎风一晃,化作一把长约七尺的乌木搅浪浆,此物拿在手中之后,他胆气一壮,气势汹汹冲向了张衍。

    那被称作“老二”的妖王也看了出来,张衍手中的重水厉害无比,绝非他们单独一人所能拿下,当即抖了一只布袋出来,把单娘子往里一装,随后又念动法诀收了布袋,接着取了自己的神兵“蒺藜朝天棍”出来,也往张衍这里杀来。

    两人本是一身所化,无需交流便心意相通,当即分作一左一右,两下夹攻而来。

    张衍神色从容,一甩衣袖,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在半空中一个盘旋,

    便汇成一条如墨长水,往左侧那名妖王身上撞去。

    这妖王刚才吃足了重水的苦头,见状一惊,哪里还敢逞强硬接,连忙将乌木浆挥动成一团光影,堪堪将这重水抵住,却也被那一波波仿佛连绵不断的重击打得连连后退。

    右侧那名妖王窥到了空隙,一声大吼,向前一个纵身,把手中朝天棍横扫过来,棍影过处,发出了一声沉闷爆音。

    张衍也不着急,肩膀一抖,头上迸现出一道六十余丈长的烈火金光,随后向下一落,“嗤啦”一声撕裂空气,便往这妖王身上刷去,。

    这名妖王开始还不以为意,哪知道被那金火玄光一近身,便仿如万千刀兵一齐卷割过来,一时只觉肌肤如炙,刺痛不已,心中悚然一惊,这才知道厉害,连忙躲避,却已慢了一拍,半侧身子霎时被刷下一层血皮来,不由惨叫一声,亦是不得已往后退去。

    而那玄光往前一吐,竟是不肯放过他,还在往这里追来,他连忙将手中朝天棍往上一架,这神兵中自有一团黑烟生出,将玄光抵住。

    得了这个空隙,他赶忙再退开几步,把玄功一运,身上伤势顷刻间便复原如初。

    但他也是心惊不已,暗中想这道人除了那奇异黑色水珠,连玄光居然也是如强横此霸道,为他生平仅见,只是他努力回想了几遍,也是想不出张衍来历。

    这时左侧那妖王被幽阴重水逼得窘迫不过,也是憋了一肚子火,心中一发狠,手中搅浪浆几个拍击,接连拨开十数滴幽阴重水,随后跳出圈外,大吼一声,取出一块五色珊瑚石,猛地向张衍掷去。

    这一块石子个头不大,但却飞得极为迅快,几乎是瞬间便到了张衍面前,眼见就要打中时,他眉心处突然飞出一道剑光,“当”的一声将这石子斩落。

    张衍一声冷笑,身化一道长虹飞起,眨眼间便到了这妖王头上,喝了一声,祭出一方黑沉沉的巨砚,对着他当头砸下。

    这妖王慌忙将手中搅浪浆往上一架,顿觉一股巨力从双臂上传来,一时间站不住云头,身不由己被压落海中,连喝了几口海水。

    往下沉了数十丈后,他回过气来,猛一使劲,使出浑身力气将这巨砚震开一边,纵身往海面上一窜,刚冒了个头出来,却见那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正对着他劈头盖脸砸落下来,不禁脸色大变,忙又把头缩了回去。

    而另一面的妖王眼见这里形势不妙,也知道不拼命不行了,当即怒吼一声,又一次了冲上。

    张衍似乎并没有对他多加理会,依旧分出一道玄光去招呼他。

    这名妖王冲到近前,把双手一抖,朝天棍两端生出一道氤氲烟气,随后将这神兵挥舞得如同车轮一般,将挡在面前的玄光尽数挤开,仗着身高腿长,只几步就杀到张衍跟前。

    他见这次极为顺利,心中不由大喜,正要举棍劈打,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却见一道剑芒飞空而来,咔嚓一声斩中他的肩头,顿时撕开一条深可见骨的血痕,他身体一偏,手中神兵险险脱手。

    忙运转玄功将伤口弥合,却觉身周围出现一股灼热烈气,抬眼左右一扫,见两侧玄光就要往当中夹来,若是一旦被围住,恐怕就再也出不去了,他也是脸上变色,忙不迭又退了回去。

    此时那海舟上的蓬远派弟子都站了出来,他们见张衍站定云头,脸上夷然自若,剑芒飞舞,重水盘旋,金火玄光排空激荡,居然将两个妖王逼得左支右绌,狼狈之极,不由都是看呆了。

    秀儿站在诸人之中也是看得怔住,这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此人哪里是什么寻常修士,便是她记忆中的那些所谓俊杰之士,竟也没有一人比得上。

    方才单娘子被抓时她只觉天崩地裂,如今看到了一丝希望,恨不得张衍再厉害几分,只是心中却在抱怨他为何不早点出手。

    这两名妖王越斗越是焦躁,虽说他们只是九魁妖王的分身,但除了手中神兵,也有几道厉害法门傍身,只是都需在五六丈内施展,如今却被张衍逼在远处近不得身,空有一身本事使不出来,便是拼着受创上前,张衍遁光一化,便去数十丈开外,复又将两人重新逼住,根本别想追得上,打得极为憋屈。

    他们也是吃亏在没有趁手法宝,一只“转阴炉”被定在空中,一枚五色珊瑚石被剑丸打落,根本抽不出手去收回。

    原本单娘子手中倒是一有根捆凤索,怎奈太昊派的法宝每一件都要相应的驱使口诀,他们也驾驭不得,一时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办法能胜过张衍,只能硬着头皮苦战下去,指望能在气力上拖垮张衍。

    张衍在到了玄光境之后,也是头一次与这等修力道的修士动手,发现斗到现在,这两妖毫无疲惫之色,就算身上受了重创,眨眼间便能恢复如初。

    他已是看得明白,要想将这等修力道的妖修拿下,除非能一击得手,否则任凭自己打上多少下也是无用。

    他眯了眯眼,又看了一眼那海州上蓬远派的弟子,知道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便耐心维持这个不胜不败的局面,慢慢向远处移去,准备将两妖引至僻静无人之处再下狠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