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章 九气飞来聚幽水(下)

第二十章 九气飞来聚幽水(下)

    四滴重水当空虚悬,须臾之间便将周遭幽气抢夺干净,不留一丝。

    待落回气海中后,张衍细细一观,发现不但先前那三滴重水尽复旧观,便是新近生成的那滴重水也是如一粒玄珠般,内外晶莹,隐现宝光。

    再得一滴幽阴重水是意外之喜,张衍心下感慨,往日他凝练重水时,幽阴之气从地脉而出,待到地面上时,过得重重阻碍,早已不知淡薄了不少,是以能直接炼化入腹,但是与真正的幽气一比,又差了不知多少。

    他此时也看得出来,精纯幽气对重水来说是大补之物,如若此气数量积存足够,炼化一滴重水也不过是指顾间事。

    他又深思了一会儿,如今每滴重水太过满盈却是不好,要时时保持有所亏缺,这样不但能及时吞食炼化出来的幽气,匀出来的幽气也可另行用来凝聚重水。

    想到这里,他立刻掐动法诀,从四滴重水中各自抽了一道精气出来,汇成一股,再按法门去往胸中一转,不多时,果真如他所料,又结成了一滴重水,如今共是五滴重水在气海中载沉载浮。

    不过以他目前的玄光修为来看,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便是冥河之水来得再多,炼化出来的幽气也只能这么,堪堪够凝出一滴重水而已。

    冥河之水七日一至,按这个水准来看,一月过去也不过只能多凝出四滴而已,想要得达到原先所想的数百之数,进而炼化冥河,以这个速度来说那是远远不够。

    有了这番思量。张衍心中更是明白。只有尽快将太乙玄光练到二重境界,这才能这个问题彻底解决。

    因此他不敢耽搁时间,转身返回到飞车内,抓紧时机,又凝神吐纳起来。

    时间匆匆而过,一个半月之后,这架华丽飞车的禁制在幽气侵蚀之下灵气消散,彻底朽烂。

    张衍毫不心疼的将其弃了。又从袖囊中放出了一架飞舟。

    当日他从王盘处共得了九驾飞舟,后来被毁了一只,如今他还有八驾飞舟在手。

    他将原本飞车中物件也一齐搬了上来,开了禁制之后,也不去管那幽气如何猛恶,只是一心修炼。

    期间陆革每隔七天必定来此发动大阵,虽然每次都用言语讥讽试探,但是张衍就是去不理会,任由他在外喝骂。除了冥河之水泛上来时还起身躲避,剩下时间都是安坐在飞舟内炼气吞灵。以期早日突破境界。

    他虽说是日以继夜的修行,而且吸纳得还是来自那四位洞天真人的法力元气,可道行精进却是甚为缓慢。

    尽管如此,他却不急不躁。不轻易冒进,仍是按部就班,道行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稳步增进。

    在他扔掉第六艘飞舟后,这一日,原本端坐不动的他突然睁开双眼,深邃的眼眸中有金红两色一闪而过。顿觉胸中有一股气息顶了上来,他忍不住张口一吐,哈的一声吐出一道灰蒙蒙的浊气,此气冲至九尺之外后,便化为一缕烟气渐渐飘散。

    此气一去,张衍只觉身上仿佛撑开了一件束衣,天门大开。灵气灌顶而入,洗遍周身,腑脏筋骨无一处不通透,毛孔发梢无一处不畅达。

    正觉心神酣畅时,他突觉心头一热一凉,耳边有哗哗潮水之声,喉头一鼓,一点精气往下落去,不禁身躯一颤,轰的一声,玄火金泽从他浑身各处窍穴中满溢而出,化作烈烈真焰,浩浩金风。

    此时他头顶之上亦是升起一片宽达六十余丈的炫目浮光,其边缘处竟如沉浊贡水一般流淌而下,落于脚下时,似是撞到一层无形壁障,霎时惹动波澜,激起漾漾光华,引得星火恣意挥洒,点点金水飞溅,一眼望去,这一片虚空之中,竟似点起盏盏金灯,将这方沟壑照得亮如白昼。

    张衍长身而起,只觉胸中郁气尽扫,不禁仰天发出一声长长清啸。

    历时八月,张衍终是踏入玄光第二重“耀夜如昼”之境!

    到了这一步,胸中所积玄光不但比之前暴增一倍,而且刚柔相济,转折如意,但凭心意驱使。

    与此同时,在一条渡舟上端坐的陆革也听到了这里动静,他不禁悚然一惊,面色阴沉了下来,目光闪动,捋须默然不语。

    前几月他还颇为笃定的与张衍周旋,如今大半年过去,张衍虽说还被困在阵中,但却总是不死,他心中隐隐觉得不安,总感觉对方有一会破得阵来,坏他大事,心中思忖道:“我欲练这套法门威力宏大,莫非果真会引来劫数相阻?”

    想来想去,他心中愈觉烦躁,最后霍然站起,恨声道:“我却不信了!”

    他起身飞遁,须臾赶至大阵旁,冲着阵内厉声喝道:“张衍,你鬼叫什么?你已是笼中之鸟,莫非你以为还能出得去不成?”

    他耐心早已在过去九月之中消磨殆尽,言语中难免激烈了一些,却也正显出他心中慌乱,色厉内荏。

    张衍微微一哂,如今他已不需要再和对方做言语上的争执。玄光第二重突破之后,强弱之势逆转,接下来只消炼化了那口冥河之水,他自然能从下方的生门一路杀出阵去,与陆革再斗一场。

    他不开口,陆革摸不清虚实,更觉莫测高深,跺脚道:“且看你还能抵挡到几时!”

    言毕,他挥动拂尘,再度将法阵发动。

    听得下方轰轰响动,张衍冷笑一声,将玄光一抖,金光烈火霎时如雨而落,将那刚刚冒出头的幽气毫不留情涤荡开来,又一声喊,唤了山河童子出来,山河图和玄光一齐发力,竟是不到一刻,这三层幽气就被他除了个干干净净。

    这三层幽气一消。下来便是阴风杀到。张衍见有数十滴冥河之水裹挟其中,若在往日,他只能退避,如今见了,却大笑道:“来得正好!”

    他把玄光道道分化,层层排布,待冥河水靠近时,立刻冲上去一裹。这道光华还未等被消磨干净,后方玄光又自附补上去,如此前后不断,直至彻底炼化这团冥河之水为止。

    这般玄光的法门运用,刚柔并存,每一丝每一毫都不会浪费,比起先前那样激烈刚勇的碰撞高明了不止一筹。

    将这数十滴冥河之水化去之后,张衍将这些日子以来炼化的四十滴重水一齐放出,任由他们去吸了幽气回来,落回气海中后又抽出精气。运功转化,来回几次之后,胸中便又多了三十二滴幽阴重水。

    做完这一切后,阴风也自退了下去。可张衍竟似意犹未尽。

    他已不满足在这里干等,脚踏玄光来到壑道前,眼望下方,冷笑道:“你困我九月,今日我便要来个沿波讨源,斩断根本。张驹,随我一起来!”

    山河童子连忙道:“是,老爷!”

    张衍喝了一声,把载和气醇罩祭出,护定周身,再把玄光一落,扯开幽气。纵身往那壑道中一跃。

    他这一动作,带动周身灵机,顿时气焰狂飙,卷起金火炫芒,气势汹汹向下方杀去。

    行了一个时辰,他终于到了这地壑底部,抬眼看去,只见丝丝黑水如蛛网一般攀附在石壁的罅隙之中,望之晦暗不明,渊深难测。

    他目光闪动,肩膀一抖,将一道玄光朝着那冥水刷去,只是这道玄光一闪之后,却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他心中道:“果然如此。”

    这方容纳冥河之水的石壁乃是一块地阴石,应该也是那将冥河水搬来此处的前辈修士所为,两者其实同出一源,相互依旧,彼此才能长久存在,水石聚在一处时,自然不是一道玄光所能奈何得了的。

    不过这却难不倒张衍,经过与陆革这么多时日的斗法,他早就看得明白,这壑道中有无数空窍,一旦这里的幽气被扫荡一空,阴风便会凭空自起,将少许冥河之水从阴石上刮出来。

    既然如此,他只需要故技重施就可以了,所不同的是,往日这阴风靠阵势发动,如今他却要主动引发,便说道:“张驹,与我把这里的幽气全都吸尽了,我不让你停下便不许停。”

    山河童子连忙俯身,道:“谨遵老爷之命。”言罢,他将山河图卷放开,对那些幽气鲸吞海吸起来。

    不出一刻,张衍耳边听得呼呼声响,知道是阴风来了,他也不去多看,只是凝神留意阴石壁上的冥河水,一旦见此水被阴风卷下,立刻发动玄光上去炼化,再将胸中重水放出,将所得幽气吞了,落回气海中后,抽了精气再运功一转,须臾便练就一滴重水,再放出去吞噬幽气,如此循环往复,幽阴重水变得越来越多。

    他在这里昼夜不停凝练重水,只是越到后面这冥河之水便难被阴风刮出,如此过了三月之后,他只觉得身前一空,郁郁之气全消,往前看时,这里所有的冥河之水已被他彻底炼化,没有留下一点一滴。

    他在原地站了片刻,猛一抬头,只见虚空之上,整整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悬浮在天!

    《澜云密册》上有言,此水若有百滴,千军辟易,现在看来,的确没有虚言,只在脑海中想一下,如蝗重水铺天盖地而来,便是他自己,若没了剑丸也只能退避三舍。

    他负手在后,口中吟道:“九气飞来聚幽水,倒悬江河立天威。”

    吟罢,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霎时汇成一团浩荡狂流,狠狠往石壁上撞去,这一撞如惊雷开天,整个地下沟壑一齐发声大响,崩裂碎石之中,一匹犀利无俦的剑光撕裂九气,斩破阴冥,悍然杀出!

    ……

    ……(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站】

    (本站群号:9551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