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三章 冥河九气

第十三章 冥河九气

    张衍在一处孤悬于外的崖上盘膝而坐,他xiong前却漂浮着一枚放出青méngméng光华的法宝,他从口鼻中喷出一道道灵气,裹着此物悬在空中来回翻滚,不时打出一道道法诀,只是动作越来越快,还有隆隆声响传出,显祭炼某件法宝已到了关键时刻。

    穆红尘在不远的岩石上端坐,身后坐着一名外貌十五六岁的少女,双手托腮,用好奇的目光不停打量张衍,她一截小臂luolu在外,其上套着数十枚精巧银环,脚下一双狐皮毡靴,虽然肤sè略黑,却显得十分俏皮可爱。[]

    脚步声传来,一名身穿紫衣长裙,手拿玉笛的少女走了过来,她一仰脸,抱怨道:“大师姐,那位张道友还需要我们等多久?到底还去不去寻那魔藏了?”

    早在三天前她们便已到了此处,只是张衍来履约时,却突觉那方日夕祭炼的玉牌在轻轻跳动,那丝真识竟然主动出来呼应与他,他立刻知晓炼化彻底此宝的时机已至,若是错过了,谁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因此并不耽搁,只是与穆红尘打了声招呼,便择了一处地方坐下祭炼。

    沉香教这三位弟子却是碍于脸面不能离去,等若给他当了护法,难怪这紫衣少女不满。

    出乎意料的是,听了这抱怨,原本急脾气的穆红尘倒没有应和,反而出言安抚道:“三天都等下来了,难道还怕再多等几日么?连扈师妹都能耐得住xing子,齐师妹又何必着急。”

    紫衣少女撅了撅嘴,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又过了一个时辰,穆红尘突听一声清啸,不禁侧目看了过去。

    张衍神sè肃然,双手动个不停,连续打入了几十道法诀出来,如今悬停在前的法宝越旋越快,到了最后,这块玉牌一震,化作一道白芒飞入他的额头。

    感觉到那玉牌中传来的一点孺慕之意,张衍朗笑一声,神采奕奕地站起,从崖上飘落下来,对着穆红尘拱手道:“穆道友,久等了。”

    穆红尘忙还了一礼,道:“哪里,恭喜道友收了一件法宝,不知此宝是何来历?”

    张衍却是笑而不语。

    穆红尘心知张衍不yu说破,她也不再追问,喝了声:“两位师妹还不过来给张道友见礼?”

    那紫衣少女不情不愿上来一礼,道:“齐夜兰见过张道友了。”她神情冷淡,显是对张衍让她们多等了几日还有心结。

    “哎呀,可以走了呢。”那肤sè略黑的少女从石上跃下,也是上来一礼,只是动作别别扭扭,末了,她自己嘻嘻一笑,转头跑了开去。

    穆红尘无奈摇头,道:“扈珏师妹出身柔珂不族,不习礼仪,张道友勿怪。”

    张衍笑道:“劳烦道友等了多日,此话该在下说才是。”

    穆红尘面纱中传来一声轻笑,她侧过身子,手指前方一处山壁的豁口,道:“道友请看,此便是冥河入口了。”

    张衍转头看去,只见这道豁口形如怪嘴,内里可见一丝丝污浊浓稠的黑水渗出,其情景彷如流血不止的伤口,并还散发出种种悲凉莫名的气息,知道穆红尘所言不虚。

    穆红尘略一迟疑,向张衍那里走过去两步,将捏在手中的一只小瓶递了过来,低声道:“此是允给道友之物。”

    张衍神sè自若地接过,当着穆红尘之面打开,仔细闻了闻,确定是明石

    u无误后,手一晃,便收了起来,随即对她点了点头。

    穆红尘心中一定,道:“这冥河深藏地脉,涌上来不少晦瞑幽气,此气共分九层,一层比一层厉害,师尊生前曾多次前往,断定这冥河魔藏应在五层和第六层之间上下徘徊,虽前四层路径老师早已探查分明,但再往下深入,便需张道友放出芝马果相助了。”

    张衍一笑,应道:“自当如此。”

    穆红尘轻轻舒了口气,招呼道:“张道友和两位师妹请随我来吧。”

    她往前走了几步,当先起身一纵,化作一道红芒往那山缝中投去,这晦瞑幽气浑浊,又在深埋在山壁地窍这等暗无天日之处,不提其中路径复杂,就是修道人目光所及也不过是在七八丈之内,自是不能落后太多,极易mi路,是以张衍与那两名少女都是疾驾遁光跟上。

    这晦瞑幽气乃是冥河中逼出诸多杂气所化,第一层为离尘污气,凡人呼吸一口,便会四肢酸软,昏厥当场,不过对修士来说当然不算什么。

    穆红尘此处来过不下二十余次,因此熟门熟路,在山隙中左弯右绕,须臾便去了不下数十里,身后三人亦是紧跟而上,不曾落后半分。

    又过了一处弯道之后,前方路途陡然一宽,已是到了第二层。

    这一层幽气名为“采yin浊气”,虽比第一层幽气厉害几分,但四人也是视若无睹,不过半个时辰,同样轻松而过。

    然而从第三层开始,便不是那么简单了,这一层称为“通壑秽气”,若是待久了,就算是修道人也会xiong闷气短,周身灵气运转不畅。

    这里mi路重重,通向下层的入口更是寻之不易,别看穆红尘此刻有如识途老马,遁光之速愈见迅疾,那是用数载时间一点点mo索而出的,初来此地之人若无人引路,决计无法一口气走到这里。

    这一层倒是走得极快,不出一刻,便下到了第四层,此处幽气名为“无根垢气”,寻常修道人只要吸入一点,便会头晕眼花,四肢酸软,体内灵气不知不觉慢慢泄去,一个不慎,便会命丧此处。

    因此到了这里后,诸人都是不似先前那般轻松,皆是放出玄光护身,这时便看处诸人之间的差距来。

    穆红尘身上红芒烈烈,如一团初生骄阳在前开路,幽气被其一扫便自消去。

    而齐夜兰一身玄光如一朵淡紫sè的xxx,放出时异香扑鼻,她小心翼翼将那些幽气逼开,不肯放一丝进来。

    扈珏玄光如无数长鞭一般主动出去抽打,那些幽气搅得四散,虽然看似威势极大,修为却远不及她前方两位师姐。

    齐夜兰看着前方穿壑过涧,身形未有丝毫阻碍的穆红尘,心下不禁羡慕,暗道:“大师姐的修为越来越高明了,可惜这沉香玄法也只有掌教大弟子才能修习,不过得了魔藏之后,想必我也能习得更为高明的法门了。”

    她暗暗回头看了张衍一眼,却见他被一团蓝幽幽的雾云裹着,虽然也是轻松写意,但是比起她们身上这种sè彩夺目,异香纷呈的玄光却是太不起眼,心道:“我道溟沧派有什么不同,原来也不过如此。”

    这时,却听前方穆红尘沉声道:“前方便是第五层‘窍绝死气’,大家小心了。”

    齐夜兰心头一凛,忙收摄心神,全力运转身上玄光。

    这“窍绝死气”不比前四层的幽气,此气能塞堵七窍,闭绝yin阳,一旦沾染,便如蛆跗骨,致人眼不能视物,耳不能听音,鼻不能闻气,若是明气修士来此,如无法宝护身,片刻间就会身死道消。

    前方开路的穆红尘清喝一声,将死气震开少许,皓腕一扬,祭出了一盏外形精巧别致的油灯来。

    此灯一现,便将如黑丝一般的死气驱散不少,十丈之内yin霾尽去,上下xué壁看得一清二楚。

    穆红尘举灯一晃,就有一圈彩光放出。

    “此灯名为护心灯,乃是老师身前炼就,能破开幽暗,不惧邪秽,其中灯油能燃三天三夜,尽可放心说话,不过这第五层中有不少yin魔肆虐,张道友,两位师妹,一定要小心了。”

    张衍微微一笑,袍袖一挥,向这三名女子各自抛了一瓶丹药过去,道:“此为定神丹,可助诸位抵御魔头。”

    穆红尘接过丹瓶,开始还不解其意,闻言后不禁大喜,当即如男儿般郑重一拱手,道:“多谢张道友了!”

    她心中暗想:“此次当真是请对人了,这定神丹有抵御心魔之用,有这一物在手,便无需分心他顾,到了前方便是有魔头阻路,也能将自身实力尽数发挥出来,这定神丹甚是难得,有此丹修炼时便不虞走火入魔,寻常修士拿出一粒出来都不舍得,没想到这位张道友出手就是三瓶,不愧是大派弟子。”

    这几瓶定神丹倒也不是张衍特意准备,而是前次去往魔xué之后剩下的。

    对他来说,区区yin魔头自然不放在眼内,若是再高明一些的魔头,这定神丹也没什么作用,因此正好拿出来做人情。

    到了这里,穆红尘并未继续往前,而是拿那护心灯向四下里照了几了照,似乎在寻常什么物事,不多时,她指着xué壁上一处标记,开口道:“就是此处了,前次便是在这里见得那处魔藏在幽气之中飘dàng,”她转过身道:“还请张道友放出芝马,去寻一寻那魔藏此刻究竟位于何处。”

    同一时刻,就在那冥河入口处,有两道人影也闪了过来,正是倪倩英和那粉衣少女。

    倪倩英目注下方,沉声道:“jiāojiāo,你在此处守着,我需下去一行,若能抢在红尘那妮子前夺了魔藏,便是大功告成。”,

    粉衣少女有些担忧,道:“师伯,您走了之后,沉香殿可是无人坐镇,万一有大敌来犯,那又怎么办?”

    倪倩英冷哼道:“沉香殿百年无事,如此荒僻之地有谁会看得上眼?再说那点家业,又岂能与上古魔藏相比?等我夺了魔藏之后,红尘那妮子若是愿乖乖将代掌门之位让出,我便放她一马,如是不成,便在此将她灭杀!”

    ……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