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二章 横生枝节

第十二章 横生枝节

    张衍先前所见,沉香教的弟子身上多多少少总是带有一丝liáo人媚态,这或许是与功法有关,可是这个女子身上却半点也无,尽管容颜也是美艳,可顾盼中却有一种凌然迫人的傲气。

    观其修为,玄光凝练犹如实质,怕是已到了玄光三重境的巅峰,此刻她手按腰间飘带,凤目含煞盯着张衍,满脸警惕,似乎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相斗。[]

    她虽摆出副姿态,但张衍却是面不改sè,他足踏虚空,玄sè道袍飘飘,神情中子自有一股说不出的洒脱之意,对着这女子稍一拱手,淡淡说道:“在下溟沧派张衍,此次乃是应穆红尘道友之约而来。”这女子闻言,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一眼张衍,轻哼了一声”“原来红尘请来的道友“哼,如今她倒是交游广阔,连溟沧派的高徒也能请来。”她这番话老气横秋,似是在沉香教中的地位颇不一般。

    张衍看了看她,正要请教她的身份,正在此时,又有一道逍光飞来,多日不见的穆红尘在两人面前现了身形,她先对张衍万福一礼,再对那女子遥遥一拜,口中言道:“红尘恭喜师叔出关。”

    那女子淡淡看了她一眼,道:“红尘你见到我出关好像很不高兴?”穆红尘略略垂首,低声道:“师叔说笑了。”虽然她脸上罩着面纱,但张衍却极为敏锐的察觉到了她语气中的那一丝不自然。

    女子一甩衣袖,面无表情道:“罢了,既然是溟沧派来的贵客,那么你便小心招待吧,只是这里毕竟是我沉香教的道场,你身为这一辈大师姐,自是应该将我门中的禁忌与外人说个分明。”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径自起子遁光,往宫观中落去了。

    张衍玩味地笑了笑,转头问道:“穆道娄,不知这位道友是…”穆红尘轻轻一叹,道:“她乃是我师伯,向来心高气傲,若是言语有所冒犯,请张道友切勿见怪。”

    她又一摆衣袖,笑道:“本想道友还要迟上几天才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请随我来吧。”张衍点了点头,在她引路之下,两人朝着那处闪耀着霞光异彩的宫观中飞去。

    一路之上,张衍发现,不仅是在这处山峰上,沉香教在山腰之处亦是设立了几处黛瓦白墙的宫观,山壁之上有一条开凿出来的崎岖山道,能看到不少人在往上艰难而行,这几处似乎是专门用来供山下牧民朝拜而用。

    这倒不是沉香教中弟子法力不济,开辟不出更阔大的道路来,而是怕这些牧民上山太过容易,失了敬畏之心,他们还可藉此设下种种考验,从中挑选信念坚定,又适合培养的弟子来,张衍明白,这是因为沉香教根基薄弱,所以挑选弟子需从人心入手,玩弄这些手段。

    而溟沧派这样的大派,只在山门中就有九座大城,其中任何一座人口都不下凡间通都大邑,且这些人都是在溟沧派弟子的后人或者族裔,是以丝毫不虞弟子来源。

    两人飞逍时,张衍看似无意地问道:“我观道友那位师伯,身上所修习的法门似乎与道友一脉大相径庭。,…

    穆红尘一回首,拢起袖子,朝他竖起一个拇指,道:“张道友好眼力,我这位师伯本在门中资质最高,又是祖师的后莆族人,是以当年得了祖师允许,弃了我沉香教中的玄功,在外行走了三十多年,这才寻得一本密册修行,三年前她收了我那潘师妹为徒之后便闭门苦修,没想到今日道友前来,却恰逢我这师伯出关。”张衍心中一哂,哪里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虽然只是匆匆一面,但他也能看出那女子神sè中对他的排拒之意,不过他此行只为拿到那明石

    u而履约,沉香教中之人究竟是何想法,他并不放心上。

    到了那处宫观前,两人降下云头,穆红尘将张衍迎至殿中,才刚刚入座,却有一名shi女上来说道:“大师姐,倪师伯请你过去一次,说有要事商谈。”

    穆红尘不悦道:“倪师伯适才也见我在款待张道友,怎么又唤你前来?你去回禀,就说我稍候再去。”

    那shi女听了这话,却站在那里却不离去,穆红尘心头大怒,正要斥骂,张衍却笑了笑,道:“我本与道友约定是两月之后,如今却是我早到了,穆道友既然教中有事,不妨先去。”穆红尘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就怠慢张师兄了。”张衍笑着摆了摆手,以示无妨。

    穆红尘告罪一声,驾了逍光出得大殿,未几,便来到一处遍植huā草的偏殿,得了门口shi女通禀,踏着猩红地毯往里走去,来到一处内室之中,见纱帐之后有一人影侧卧,便启chun道:“红尘见过倪师伯。”她这位师伯名为倪倩英,此时正在榻上支颐斜卧,见她进来,檀口轻吹,一股香风吹拂而过,将房门上的纱帐分开,这才坐起身子,对着穆红尘微微点头,架势极大地摆了摆手,道:“师侄不必多礼,坐吧。”穆红尘却不坐下,这高大女子站在那里,直接说道:“师伯不知何事召唤红尘?”

    “嗯?”倪倩英斜了她一眼,道:“你将来是做掌门之人,这急脾气需得改改,唔”她略一沉吟,道:“你既已问起,我便与你敝开说了吧,此次我出关,自觉已凝丹之机已至,红尘,我记得师姐故去时,曾留给你不少明石

    u,不若先借给师叔一用,待师叔凝丹之后再还你不迟,你看如何啊?”“这……”

    穆红尘身躯微微一震,且不说这位师叔是否当真能够凝丹,就算有百分百的把握,她也早已许诺给了张衍,不可能再交出来,不过这件事明明只有寥寥几人得知,为什么这位师伯会知晓?

    她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禀师伯,此物我已允诺要交给那位张道友,却是不能再给师伯了。”

    倪倩英两眼直直地盯着她,片刻后,她冷冷说道:“为何?”穆红尘道:“师伯也知,恩师身故前便叮嘱我要拿下冥河深处的魔藏,以后可作为我等立教之基,但若要寻到那极yin之地,非有芝马果不可,可此物如今却在张道友身上,他是溟沧派弟子,我教中能打动他的东西极少,唯有这明石

    u才能让他心动。”“荒唐!”倪倩英凤目一睁,叱道:“此物是我那掌门师妹辛辛苦苦寻来供你凝丹所用,便是要用,也需交由本门弟子,称又怎可交予外人?芝马果虽说稀少,但如果huā些心思去找,也未必找不到,红尘,你此举欠妥!”

    穆红尘大声说道:“师伯此言差矣,明石

    u既是恩师赐下,便是归我掌管,如今开启那处魔藏的机会近在眼前,又何必再去另费周折?”倪倩英轻轻一皱眉,甚深知这个师侄的脾气,知道不能硬顶,便将语气放缓,道:“你看这样如何,我这里有上乘玄功,也能直指大道,我将此法传授与你,再慢慢寻找那芝马果,如此两不耽误,你回头将这位溟沧派的道友好好招待几天,好言好语将他请回去吧。”

    穆红尘心中冷笑,就算这位师伯所修习的功法当真上乘,也未必会真心传授自己,况且那样一来,门中弟子岂不是全要全看这位师伯眼sè?所以她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想到这里,她断然说道:“师伯见谅,此事恕师侄不能应允。

    倪倩英目光冷冷扫来,道:“娄么,我这个师伯说得话你也不放在眼里了么?”

    穆红尘敛衽一福,说道:“不敢,不过师伯不要忘了,师傅故去时曾有言,由我代掌沉香教,如何行事自有我说了算。”

    “你”倪倩英神sè不由一僵,她那师妹故去后,就将掌教之位留给了穆红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气得闭关,她哼了一声,道:“你也别忘了,师妹临走时也说过,若是你在三十年内达不到化丹境界,这掌教之位便要拱手让贤。”

    “那就不劳师伯操心了,师伯如无他事,红尘还有贵客前去招待,便先告辞了。”穆红尘言罢,也不顾倪倩英那恨恨的目光,转身便走了出去。

    她走后不久,一个粉红sè的身影飘了进来,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明丽少女,她对着榻上的倪倩英说道:“师伯,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倪倩英银牙暗咬,道:“如今那通向那冥河的路径师妹只告诉了她一人,倒也不能过分逼她,待她寻了那魔藏上来后,我再收拾她不迟。”少女眼

    o流转,道:“只是穆红尘这个贱人手中有师伯留给的“彤霞沉香罩”乃我沉香教的镇派之宝,师伯当真有把握么?”倪倩英自信一笑,道:“我手中有一物,乃是你潘师姐向少清派仇昆道友借来的“七绝桩”再加上我这一身修为,难道还怕一个小辈不成么?只是那溟沧派的弟子却有些麻烦,我也不便得罪他,不过今日我用言语试探,此人与红尘之间只涉利益,绝无半点交情,到时候大不了舍点本钱,将他请走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