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章 寿宴异变

第九章 寿宴异变

    大道争锋9,大道争锋正文第九章寿宴异变

    倏忽间,一道细如银线的白芒一闪,往张衍手中的酒杯撞去,如若击中,势必杯覆水翻,让他就地出个小丑,然而就在此时,位于他眉心中的剑丸突的一跳,自动跃出一道犀利剑芒,“铮”的一声便将那白线就地斩成两段。

    事发突然,正在一旁敬酒的严振华也是一惊,后退两步,睁眼看去,发现来原来是一条通体白鳞的异蛇,两截残躯犹自扭动不止,往中间相聚,似是要再次合二为一,他放下酒杯,目光一撇之下,便找准了一个瘦小的顽童身影,眉宇间那时便有几分不悦之色出来。

    张衍神情淡然自若,似是丝毫未受影响,动作不变将手中美酒一饮而尽,同时袍袖一甩,两道杏黄色的符箓飞出,马上便将这白蛇的两段头尾别离镇压在地,任怎么挣扎也是半分动弹不得。

    言惜月就坐在张衍临近下首,那道剑气乍现时她也是心头莫名一悸,见了那条被斩断的白蛇,美目中先是惊讶,再是大怒,转头喝叱道:“言晓阳,你又给我惹事!”

    童连忙一缩脑袋,不敢吭声。

    言惜月轻哼了一声,留下一个“待会儿和你算账”的眼神,急忙从案上起身,来到张衍近前,万福一礼,歉然道:“舍弟顽劣,冒犯了道友,言惜月代他在此赔罪了。”

    张衍笑了笑,放下酒杯,道:“无妨,令弟只是玩闹罢了。”

    他也看得出来,这只是一个恶作剧,没有一丝一毫的害人之心,他自然不会和一个五六岁的稚龄童计较。

    童探了探脑袋,看着在那在符箓下断成两截的小白蛇,心疼不已,嚷道:“快把云儿放还我。”

    言惜月暗叹了一声。再次施礼,道:“此灵蛟是舍弟自小相伴的亲兽,彼此血脉相连。还请道友高抬贵手……饶他一次。”

    张衍一笑,手一挥,那两道符箓无火自燃,化为飞灰而去。

    那条白蛇脱了拘束,两截残躯一合,便又重归一处,往小童怀中投去。

    严振华身为东主,自然不肯此事闹大,看了言惜月一眼。大声道:“张师兄不愧溟沧派高弟,果是雅量宽宏。”

    “竟是溟沧派门生?”

    言惜月闻听此言,亦是心头一凛。看严振华如此热情,显然这人在溟沧派中也不是寻常门生,她又狠狠瞪了自家幼弟一眼。这顽劣小差点惹了大祸,微一迟疑,从香囊中取出一块玉牌,送到案上,道:“此是我门中炼制的一方灵禽玉佩。今以此物略表歉意,还望道友收下。”

    正在此时,对面传来一声朗笑,宋泓手持酒杯大步走了上来。道:“张道友,这位言娘可是碧羽轩言掌教之女,这方玉符中有一头仙禽可任由派遣。其威能足可抵得上一名玄光三重修士,宋某平时可是求也求不来。”

    言惜月讶然道:“宋师兄。你也与这张位道友相识?”

    宋泓朝张衍看了一眼,道:“相识谈不上,宋某那日只在仙市上远远见过张道友一面,是以认得。”

    “如此,在下却之不恭了。”张衍微微一笑,袍袖拂动间,便将这块玉牌收了。

    见张衍收下此物,言惜月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虽是小事,但如果是一个措置不当,让人记恨在心,那是平白招惹一个强敌,更何况碧羽轩虽与南华派有些渊源,但山门却临近龙渊大泽,溟沧派门生是绝不克不及轻易获咎的。

    几人经这一插曲,也算互相认识了一番,严振华又热情招呼几名侍女上来倒酒。

    只是就在这时,却有一名两目有神,身形矮胖的道人踏入了此厅中,几名站在帘旁的侍从正要上前拦阻,却伸手一拨,便摔作了一堆滚地葫芦。

    他拿出一只布袋一倒,一名被捆绑起来的红发少年便狼狈摔落在地,他冷哼一声,一脚踩在少年后背上,道:“严铎出来,我路上遇到这个小贼,打杀了我徒儿,还口口声声称是你的侄,我倒要问问你是如何管教的。”

    厅中一下恬静下来,严振华正欲上前,那道士却横了他一眼,大喝道:“我只与你尊长说话,严家小辈休来啰嗦。”

    严振华被他那双凶恶眼神一瞪,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惧意,刚刚迈出的脚步却又缩了回来。

    而厅中其他人包含张衍在内都是宾客,又不知道这道人与严氏有何关系,是以也都杜口不言。

    如今严长老还未到,宾客还未开始敬酒,严铎本在内堂中招呼几位尊长,听到外面吵闹,忙仓促赶了出来,见到眼前景象,他眉头一皱,挥手名侍女将前厅的布幔放下,然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少年,上前两步一拱手,沉声道:“尊驾何人,抓住我侄儿意欲何为?”

    矮胖道人冷哼一声,道:“哦?果然是你严家的种?好,你侄儿无缘无故打杀了我的徒弟,你严氏今日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一个说法。”

    那红发少年见了严铎,也不叫喊,只是在那里垂头不语。

    严铎微微一叹,沉声问道:“方儿,他说得可是真的?”

    红发少年身躯一抖,轻声道:“这位道长并没有需言。”

    严铎一怔,大怒道:“你为何如此?”

    红发少年又低低说道:“你们为祖父贺寿,凭什么禁绝我来?我也是祖父孙儿,也知道好赖,可我没有寿礼,就自己去抢来给祖父贺寿。”

    听到果真如此,严铎气得脸色铁青,口中直道:“孽障!孽障!”

    言惜月看了那红发少年一眼,轻声道:“严道友,莫非他……就是赤发儿?”

    严振华苦笑道:“让言道友见笑了,这小混账的很,处处惹事,三天不闹腾便不安生,如今弄得人人皆知他的来历了。”

    宋泓见张衍不解,他有意攀交,是以凑过来低声解释了几句。

    张衍这知道,原来这严长老有一位儿甚为荒唐,年轻时跑入山中降妖伏魔,却与一位禽妖部的女族长互生情愫,便在山中成亲,生下这个孩儿来。

    严长老这儿自觉无颜见父母,但却把自己那半人半妖的儿送上门来。

    索性严长老也没将其赶出门去,仍将在养在家中,不过这孩儿自小在妖部长大,性野惯了,在这严府中尊长教训他两句就被顶撞回去,时间久了也无人再来管束他,所以养成了他无法无天,任意妄为的脾气。

    严铎没想到今日老祖寿宴,这小居然会闹了这么一出来,平白让外人看了笑话,一时站在那里浑身直抖,最后他喝道:“我严氏没你这样的孙!”

    那矮胖道士狞笑道:“既然如此,就让我一掌拍死了吧,一命偿一命!”言罢,他认真一掌落下。

    严铎一见,马上又惊又怒,他刚也是气话,并且这是自己父亲寿宴,又岂能在寿宴上被打死亲孙?没想到这道人认真敢脱手,他连忙赶上去阻止。

    哪知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道士眼中闪过一抹狡猾之色,手出突然翻出一方大如金盆的古拙铜镜出来,只对着严铎一晃,一道青光放出,便把他摄了进去,随即他提起那红发少年就转身欲走。

    “欠好!”

    宋泓马上吃了一惊,他身为临清派大门生,向来与北辰派交好,眼见此景固然不克不及作壁上观,一张嘴,吐出一道烁烁黄光,前端有一把小玉钺撕空裂气,只一瞬便追到了那道士身后。

    矮胖道人怪笑一声,袍袖一抖,一团星碎四溅,如炭火一般的火芒便簌簌泼散了出来。

    那小玉钺与被炭火一浇,在空中一颤,灵光顿失,“扑哧”一声失落落在地。

    这两人交手时,言惜月也同时反应过来,娇叱一声,一只灵巧白狐从她袖中飞出,往那道士脸上扑去。

    矮胖道士哈哈一笑,吹出一口气,那白狐马上如遭锤击,哀鸣一声,委顿在地。

    宋泓见状,骇然道:“化丹修士?”

    那道人眼中有碧光闪过,冷喝道:“原本贫道不肯牵累旁人,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来,那便休怪贫道了。”

    将那古镜一翻,射出一道辉光,先对言惜月照去,言惜月玉容一变,她与人争斗时都是放出灵禽走兽,自家实力其实不高明,马上躲闪不及,被那辉光一照之下,便如同严铎一样被摄入其中。

    随后那光又对宋泓照去,宋泓见那道人一抬手时便转身欲躲,可是那道光芒转瞬跟了上来,一照之下,亦是被收了进去。

    随着那道光华在这厅内转了一圈,只片刻间,除张衍之外,这前厅内所有人都被收去。

    只是不知这道士做了什么手脚,这里打起来,外面却是丝毫不知。

    张衍见那光芒又向自己照来,一声冷笑,身化长虹而起,霎时间便震破屋宇而去,那道镜光再往前去时,却是追之不及。

    矮胖道士一皱眉,暗道:“这小辈竟用剑遁,罢了,放他去吧,此时再不走,严老鬼跑出来我却是不惧,但如果惹动那北辰派中两位潜修的元婴长老,我却走不脱了。”

    想到这里,他化作一道遁光冲上天穹,在云头上喊了一声,道:“严正亭,如欲寻你儿,到东海白穹妖王处来找我!”

    ……

    ……

    大道争锋9,大道争锋正文第九章寿宴异变动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