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章 丹阳拜寿

第八章 丹阳拜寿

    大道争锋

    大道争锋正文第八章丹阳拜寿

    丹阳山,望雁峰(喜欢本友推荐你看:)。[]

    今日是北辰派大长老严正亭五百岁整寿,在山脚摆下了一片占地十数里的祝寿席,彩蓬高扎,云毯覆地,异花坠空,各路宾客都是驾飞舟,乘云车而至,将这处山坳挤得满满铛铛(高质量文字首发,尽在)。

    严长老长子严铎亲自站在金船上迎客,身后站着他亲子严振象和侄儿严振华两人,又将一行宾客迎送进去后,天上传来清清鹤鸣之音,抬头往去,只见十几名宛如真仙的男女骑鹤而来。

    严铎神情一振,喜道:“是碧羽轩的道友。”

    十五只白羽丹顶的神骏大鹤在半空中一个盘旋,继而逐一落在金船之上,自鹤背上下来一行人,当先是一名宫装束腰,领如蝤蛴的貌美女子,她身后跟着一名眼神灵动,活泼跳脱的稚龄童子。

    女子牵着那童子的手上来一礼,道:“碧羽轩言惜月,携弟言晓阳代母前来祝寿。”

    严铎认识这是碧羽轩掌门的一对儿女,马上面露喜色,还礼道:“原来是贤姐弟,快请里面上坐。”

    言惜月笑盈盈一摆手,身后上来一个侍女,将礼单呈上。

    严铎接过看了一眼,却惊道:“千年瑞龟一只,五百年牝牡白鹿一对,清羽仙鹤十八只……”还未看完,他便连连说道:“言掌门礼重了,礼重了。”

    碧羽轩开派祖师曾经是南华派的一名长老,两派渊源甚深,因此极擅驾驭仙禽异兽,这龟、鹿、鹤都不是普通仙禽瑞兽可比,而是灵药喂养。秘术调教而出,若是与人争斗。甚至比寻常修士还要高上一筹,一旦认主,也是对主人忠心不二,永无叛变可能,甚得修士喜爱,平日讨要一只都不成能,没想到这一次却送上了如许之多,可谓给足了面子。

    严铎忙喊过自己的一名堂弟,叮咛他好好招待这姐弟二人。

    言惜月牵着那机灵童子。沿着金桥一路往里走去,童子初时还兴奋地左张右望,可是看了一会儿,却撅嘴道:“也不怎么样嘛!还不如我们家的水月亭。”

    言惜月轻轻在他小脑袋上拍了一下。柔声道:“小弟再胡言。下次阿姐可不带你出来了。”

    童子摸了摸脑袋,咕哝了一句,却也不敢再说。

    前面那引路的严氏族人摇头一笑。只当未曾听见,这碧羽轩背靠南华派,实力稳稳压过北辰派一头去,虽是童言无忌,却也简直有资格这么说。

    金船上的严铎面带笑容,抚着颌下浓须(喜欢本友推荐你看:)。呵呵笑道:“此次临清观来得是三代大门生宋泓和大长老之女米晴儿,碧羽轩来得是言掌门的一对儿女。父亲知道后,一定高兴。”

    立于他身后的长子严振象是一名面白无须的年轻人,他上前一步,道:“父亲,可否开宴了?”

    严铎正想开口,却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道:“振华侄儿,你不是说还有一位贵客要来?碧羽轩和临清观的宾客都已到了,你请的那位贵客又在哪里?”

    “这……”

    严振华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往日他去溟沧派的请柬每次都有回函,虽都是委婉推拒,不过他也漫不经心,究竟结果只是用来维系这份交情,其实不指望对方真的前来,但此次回函却并没有推脱之意,本以为能在亲友面前露个脸,可是直到此刻未见人影,又摸不清对方脾气,他也就不敢把话说满了。

    严振象见他这副窘困模样,便低低一笑,道:“振华往日却是结交了很多好友,只是许多都不知根脚来历,也不知道上哪里去寻,先前不过是说句玩笑话罢了,父亲又何必为难他?”

    严铎哼了一声,他这个侄子好大言,又喜欢结交那些旁门散修,还经常去魏朝王侯贵族家中走动,这些行径哪像修道人,总之他是颇看不惯的,只是前阵子听这侄儿信誓旦旦说请到了一位贵客,他也是将信将疑,现在看来,果然又是揄扬。

    严振华听了自家堂兄编排,脸色一黑,借口去看几位朋友,一提下摆,就转身垂头往里一走。

    严铎摇摇头,道:“既如此,振象,你就去叮咛开宴吧。”

    严振象道了声:“是。”

    他正要命仙姬起乐,却见云天之上,一道剑光劈空而至,须臾便到了金船外,遁芒一散,出来一名器宇轩昂的年轻道人,他脚下祥云托体,身上道袍飘飘,径直往彩绸环结的牌楼前落来。

    见了那道剑遁光芒劈裂大气的景象,严铎父子俱是一惊,严铎自问从未有结交过剑修,看这年轻道人踱步上来,连忙小心翼翼上前拱手,道:“请恕严某眼拙,不知是哪位道友荏临敝派?”

    那年轻道人微微一笑,还礼道:“在下溟沧派灵页岛主张衍,与严振华严道友相熟,此次受他之邀,特来拜寿。”

    他这话一出,严铎心头微震,忙又拱手,道:“原来溟沧派张仙师,失礼了,严某这就叫小侄出来相见(喜欢本友推荐你看:)。”

    张衍淡淡一笑,将手中礼单递了上去,又袍袖一振,抖了一艘三丈长的彩船出来。

    他在飞舟仙市一住五日,购得几件在玄门之中也算稀罕新奇的珍品,其中有一方乃是极为难得的玄黄仙寿石,不拘你是何修为,只要把这寿石摆在洞府中日夜吐纳,便有增寿之效。

    严铎一看礼单,就知贺喜礼之重不在临清观和碧羽轩之下,忙命童儿下去奏迎客乐。

    严振华本是胸中郁郁,听了叔父派人传话说是张衍到了,不由喜动颜色,忙疾步出来相见,一路走一路拱手为礼,道:“果然是张师兄到了,快里面请,快里面请。”

    他脸上堆满了笑意,张衍这次到来,却是给了他一个天大的面子。

    张衍也是笑着拱手,道:“严兄,多日不见了。”

    严振华目光一瞥,见往日不怎么看得起自己的堂兄也投来惊异眼神,他心中也是满意,走起路来也是举头阔步。

    一年未见,他也是开脉破关,踏入了明气境内,但他见张衍气息渊沉,便知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说不定已踏入了玄光境界,心中暗道;“张师兄果然不愧大派门生,修为精进之快一至于斯。”

    他引着张衍大步往里走时,听那迎客乐在耳边响起,心中不由更是满意。

    严振象看了看两人背影,心中不解,上前道:“父亲,溟沧派固然是玄门大派,但这人也不过一个门生罢了,也未必比得过那碧羽轩和临清观的贵客,何须如此郑重?”

    严铎撇了他一眼,把双手拢在背后,道:“儿啊,你却是把人看轻了,不提那张道友与为父也是一般玄光修为,且他自称是灵页岛主,那却不简单了。”

    严振象一怔,道:“这是为何?这灵页岛有什么来历不成?”

    严铎缓缓摇头,道:“灵页岛有没有来历我不晓得,可这溟沧派内,但凡能自据一处洞府者,即是真传门生,我岂可怠慢了?”

    严振象也是一惊,吁了口气道:“孩儿懂了。”

    溟沧派能做到真传门生,大大都都是来历不凡,即便不是世家大族,也很可能是洞天真人门下,他们门中最高修为者也不过是两位元婴长老,又怎么敢拿大?

    严振象心中嘀咕,“也不知振华哪里去认识了这位溟沧派的真传门生,此次却是让他露脸了(高质量文字首发,尽在)。”

    再等了一会儿,严铎见名单上有名有姓的宾客也来得不差多了,便不再担搁,传命下去起乐开宴。

    严振华将张衍迎到上座,单人一席,身侧有两名梅香伺候。

    张衍不远就是碧羽轩的言惜月姐弟,见他坐在自己上首,并且严振华恭敬有礼,一双美目也是禁不住好奇,多看了几眼,她身侧那灵秀童子拉了拉她衣袖,道:“阿姐,这人是谁?为什么能坐我们上面?”

    言惜月轻轻摇了摇臻首,道:“阿姐也不知,兴许是哪个玄门世家出来的门生吧。”

    童子小鼻子一皱,眼珠骨碌一转,悄悄去小袖中摸了件工具出来扣在手心里,向张衍偷偷看了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嘻嘻一笑,就将手掌铺开,轻声唤道:“小云,出来。”

    坐在言惜月对面的临清观宋泓,他却是第一眼便认出了张衍,那日少清派仇昆何等趾高气昂,逼得在场诸人一个都不敢与他相争,偏偏张衍出来一言,丝毫不卖仇恩的脸面,事后仇昆不单没有兴师问罪,反而主动上门造访,给他留下了极深印象,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眼下他见张衍在那里饮酒,与自己只是数丈之隔,不由心中一动,暗道:“那株函叶宣真草足可用三人分份,也不知这位张师兄需用几多,不如我上去与他攀攀交情,说不定还能让他舍一份出来,也好救我师叔性命。”

    只是他是怎么说也是临清观三代大门生,行事也欠好显得太过刻意,便在那里考虑用个什么借口才好。

    他在这边沉吟,那童子却在那里着急,此时他脚下呈现了一条游走不定的细小白蛇,本想放出去吓张衍一吓,只是几次三番催动,这平时颇为听话的灵兽却怎么也不肯靠近张衍,恍如那里有极为令它害怕的工具一般。

    童子怕时间久了阿姐看出破绽,气鼓鼓一鼓腮帮子,竖起手指念了一个口诀,被这法诀一催,这条小白蛇再怎么不肯,也只能纵身一窜,往向张衍案上飞扑而去。

    ……

    ……

    大道争锋

    大道争锋正文第八章丹阳拜寿更新完毕!大家以后记住

    te

    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