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章 函叶宣真草

第五章 函叶宣真草

    shi女将红绸揭开,把木匣高高捧起,轻启朱chun道:“此物乃是一把宝扇,也是我家丹主近日偶然得之,本也未曾放在心上,经一位高人品鉴之后,方知此物原本乃是一件玄况??.”

    她这句话一出口,四下里一片轰然大哗,就如潮水一般汹涌而起,声音之大,将她下面的语声也都淹没了。[]

    在西侧楼台上,有一位眉目疏朗,神态显得孤高不群的青衣修士,他从宝会开始时便一直安坐不动,本在房中品茗,此时却从座位上一下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楼台前,重重一拍栏杆,心头暗自恼火,今日竟然会拿一件玄器出来?他事先怎么没有得到过一点口风,不知道下面的人是如何办事的,回去之后一定重重严惩!

    所谓玄器,必是已有了一丝真识,不仅威力远胜灵器,如经过主人经年累月的温养祭炼后,甚至还有一丝希望晋升真器。

    而且玄器远比真器更得修士喜爱,因为但凡真器,必然内藏真灵,就是失了原来主人,他也未必肯任由你使唤,威力能发挥出原先的十之一二便不错了,哪有玄器来的顺从好用?

    张衍也是心中讶异,溟沧派为十大玄门之一,然而他修道至今,所见同辈修士也是不少,但是从来没从他们身上看到过玄器,便是他一个人挑翻六川四岛,也是一个未曾得见,可见此物如何稀少。

    威力大如如意神梭者,也不过是上等灵器罢了。

    他曾从妖修渠昌身上得来一块牌符,这倒是一件玄器,不过温养到如今,仍然没有成为自家之物。

    唯一能算得上玄器品阶的只有星辰剑丸,不过剑丸此物,严格来说只是精砂灵气所化,没有剑诀也驾驭不了,不似真器之下的法宝,只要没了主人,便可任由你使用。

    玄器如此珍惜难得,所以这一刹那间,他对底下引发如此大的动静,却是一点也不觉奇怪。

    那捧着木匣的shi女似是还想说什么,只是众人喧嚣鼓噪,几次开口都被掩了过去,无奈之下只得提了提气,大声唤道:“诸位,且听奴婢将话说完。”

    众人渐渐安静下来,都把目光投向了她,看不出来,这女子看似jiāo柔,但至少也练到了凝元显意的境界,否则发不出如此大的声音来。

    shi女暗暗松了一口气,捧起那木匣道:“此宝虽然是件玄器,但我家丹主得了此物时,其上灵光晦涩不明,那是曾受厉害魔气污秽的缘故,如今只剩下一点微弱真识还未曾泯灭,虽原本威力消散了大半,但若再得了主人耗费心血慢慢祭炼,不说尽复旧观,再现原本八九成威力总是有的。”

    听她这句话一说,大多数人冷静了下来,不少人都开始摇头了。

    玄器固然好,但既然受了重创,谁知道又要多少年才修复如初?

    修士时常会与人争斗,若得了一件法宝非但不能相助自己,还分去大量心神精力,且还未必能有结果,这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了。

    张衍听了此言,也是摇头一笑,彻底没了兴趣。

    如真是一件上好玄器,他也不介意顺手拿了下来,但既然此宝有所残破,那也没有必要再花费心思了。

    那青衣修士站在楼台前,双手环抱,目光深沉,似是在慎重考虑着什么,好一会儿,他才沉声道:“此宝何价?”

    如他这样的客人,都似张衍一般,仙市中会派出一名女shi相随,此时听了他所言,那名面容也算jiāo俏的女shi连忙说道:“回禀仙客,两千灵贝。”

    青衣修士哼了一声,道:“也算公道,你去说,就说我要了。”

    那shi女顿时喜动颜sè,清清脆脆应了一声,急步来到楼台禁制之外,喝了一声,道:“这位仙客yu以二千灵贝取了此宝。”

    言罢,她还朝君玲儿那里挑衅似地看了一眼。

    可是君玲儿出来喊时无人出来抬价,她却没那么好运,西北角上一座兽首飞丹上,有人大笑一声,道:“两千?邓某也来凑个数,两千五百,全部身家都在此了!”

    七层楼台上也有一人懒洋洋地说道:“既如此,我也应个景,再加五百。”

    那位青衣修士冷笑一声,似乎看准了这件玄器,亦是毫不犹豫地说道:“再加千数!”

    那女shi兴奋的浑身颤抖,立刻嘶声道:“四千!”

    这一回,那两人倒是不再与他争抢,似是都觉得此价太高,都是默不作声,最后这件残损玄器被青衣修士以四千灵贝之数买了去。

    本来这数目也是不小,?不过有了张衍两次出手在前,已引发过太多惊叹,众人见惯不惯,这一次倒也没有掀起多大震动。

    这时,张衍所身处的楼台上,君玲儿将女shi送进来的剑丸接过,微笑着缓步上前,将其轻轻摆到桌案上,与那芝马果并列一处。

    张衍直起上身,伸出手去,用手指轻轻在剑丸上轻轻一弹,一声悦耳鸣音传出,他不禁点了点头。

    剑丸是至贞至净之物,一生只跟随一位主人,只要一丝灵气透入,气机便会与剑丸相合,再也驱逐不去,除非毁去此剑,从此不可能再被第二人拿去使用。

    这枚剑丸显然没有丝毫杂气污浊过,显见自炼制之后,未曾经过任何人之手,而且品质比张衍原先想得还要好上几分,即便与他的星辰剑丸比较,也相差无几了。

    这是一桩划算买卖,这枚剑丸说是要五千灵贝,可他所携带的是上等灵贝,不过取了千七之数出来就拿到手了。

    灵贝可以再得,但这样好的剑丸却是觅之不易,毕竟元婴修士多数只在乎修炼,肯花费十几,甚至几十年时间去炼制一枚自家不能使用的剑丸,这本身就是一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君玲儿在这仙市上shi奉过许多客人,多数人见她美貌,都会忍不住前来liáo拨她,可张衍如非必要,从不与她主动说话,偏偏身上还有一股难以接近的凌厉气息,她几次开口,都不知为何有心惊胆战的感觉,此时见张衍似是对这剑丸满意,难道lu出一丝笑意,便立刻见缝插针地说道:“仙客请看,接下来此物却是极好,今日在场诸位,多是冲着此物而来。”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见张衍没有询问的意思,只得接下去说道:“此物想必仙客也曾听闻,乃是一株函叶宣真草。”

    函叶妄真草?

    张衍目光一闪,不错,此物方才称得上“珍宝”二字!

    修士到了玄光三重之后,必定要寻药凝丹,但并非人人都能过得此关,百人中只有一二人能一次踏过此关,若是凝丹失败,体龘内便会多出一枚小金丹,虽然今后实力远胜寻常玄光修士,但却终生无望再进一步。

    而以这“函叶宣真草”为主药,再配合几味灵药,却能配出一味“玄罗清水”来,此水功效奇异,能将那枚小金丹彻底化去,再不留一丝痕迹,进而能重筑根基。

    要知道,修士纵然凝丹失败,但能修炼到这一步,若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成功过希望运比第——次凝丹的修士来得大,有了此物,就等若已经造就了半个化丹修士。

    化丹修士已是一门一派的中坚,便是溟沧派三代十大弟子,也只有齐云天一人成就元婴,而这——株灵草起码能炼出三人份的玄罗清水,当真是珍稀至极。

    因此底下shi女才刚刚将此物捧到荷花池塘前,便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其中有几道更是火热无比。

    此物无疑能使得凝丹失败的修士再多出一条出路来,张衍心中当即决定,不论付出多少代价,此物定要拿到手中!

    只是他还未曾开口,西侧一座飞丹上,有一名童子从禁制内站了出来,喊道:“我家主人,愿意用一千灵贝购下此物!”

    他话音刚落,从北面飞阁上走出一名身躯伟岸的修士,道:“在下乃是临清观大弟子宋泓,诚心求取此物,愿出两千之数!”

    临清观虽不是玄门十大派,但门户也不算小了,与北辰派相比,甚至还稍胜一筹,以他大弟子的身份,倒的确有不少人愿意卖他这个面子。

    “哗啦”一声,西侧飞丹上玉帘一掀,又走出来一名面带深痕的老者,抚须呵呵一笑,道:“那老朽就再加千数,小友就不要与我争了吧。”

    宋泓眉头一皱,道:“在下师门确实急需此物,这位长者,得罪了,宋某再加千枚灵贝!”

    那青衣修士脸上淡淡一哂,亦是撤了禁制,缓步踱了出来,他向四周环视一圈,冷声道:“五千灵贝,邓某要了此物了。”

    他话音才落,七层楼台上那懒洋洋的声音又一次响起,道:“五千了不起么,我就出六千了,邓昌你待如何?”

    青衣修士脸上浮现起sè,哼了一声,正想再次出价,这时,却听远远传来一把平和洒脱的声音,“在下少清派弟子仇昆,如今本门一位师兄需用此灵草炼药化去小金丹,便以七千灵贝买下,诸位可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