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章 飞舟仙市

第二章 飞舟仙市

    没了那老道指点飞舟仙市在何处,张衍也不放在心上,不过多费一番手脚而已。

    飞逍出去百数里远之后,他袖子一挥,从袖囊中飞了一张符纸出来,在身前三尺处飘飘dàngdàng,骈指在上面画了一道篆纹出来,再伸手一拍,道了声:“探!”这符纸受了敕令,霎时无火自燃,先是兜兜转转了几圈,然后往西北方位飘去,自动去寻那金玉灵气最盛旺的一处,张衍在后面踏云跟上,待这一张符篆烧完,他又取了一张出来。

    接连数次之后,张衍也发现,这飞舟仙市并不是固定一处,而是在天上来回游走不定,想必是那些前去之人怕是都有符牌之类的信物指点门路,这才能够找到。

    又是七八道符篆烧完之后,他便远远看见横亘在空的一座巍峨飞城。

    这座飞城由数百艘百丈飞舟合聚而成,互相之间以云阳金锁串联,上铺横板,并踏如陆,四角上有各有一座高阙,舷墙漆作金sè,悬挂锦帆华旌,其下又有四只三丈大小玉拖粽〖镇〗压衔缝,城中最高处,乃是一座飞檐翘角的九层宫观,周围更有影影绰绰的楼宇拱月相伴,自有一股堂皇气象。

    只这仙市上空,就有数百道逍光时起时落,如飞huā银叶,灿光熠熠,不时还有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修士在空中互相打着招呼,一时呼朋唤友,好不热闹。

    张衍逍光飞来时,剑芒〖ji〗射,割裂大气,如一道星光漫空而过,灿烂夺目,比之一般驾踏法器迥然不同,一些有眼力的修士认得这是御剑飞遁,都是纷纷避退让道,不敢与他争先。

    不远处正有几名年轻男女正同坐一驾飞舟,其中一十五六岁年纪的清丽少女眼前一亮向前一指道:“师兄,那是什么法器?”那名师兄颇有些敬畏地看了一眼低声道:“那不是什么法器,而是借剑丸化光喜逍,此人修为至少与恩师他老人家相若。”少女不解道:“师兄为何从未见恩师他老人家用过剑逍?”那师兄无奈道:“师妹入门不久,是以不知,只是这剑丸便求之不易,就算是元婴修士,也需huā上十几年方能炼制出来不是大门大派不能为之。”

    少女眼睛闪闪发亮,双手一握,道:“不知明日开易的宝物中有无剑丸,我们也买一个来。”

    听着小师妹这天真话语,那师兄苦笑道:“师妹,这剑丸或许是有的,但不得剑经传承,没有玄光修为,就算到了手中,怕是连逍光都撑不开更休说飞天逍地了,买来也是一个摆设。”

    少女却不管这些,摇着他的胳膊连续摇着,非要买一枚剑丸来,这师兄被她纠缠不过,只得答应下来。

    张衍在远处看这仙市便觉这里饽士出入频繁,不亚凡俗间的城郭闹市,待踏上此地后,竟见还有不少乘辇驾舆仆僮紧从的王公贵族一流,不觉讶异对着一名站在一侧的迎客童子笑问道:“你们这里时时都这么喧闹么?”

    值役童子老实道:“并非如此,往日这也冷清的很。”

    这时,一名模样老练中年值役走上前来,先是斥退这名童子,然后拱手堆笑道:“好教仙客得知,明日这仙市中有数件珍藏已久的宝物开易,因年前便散布了消息出来,是以这才惹来八方宾客。”

    他虽然不认得剑逍,但见张衍不用法器就飞逍而来,分明是玄光境界的修士,这在一些小门小派中已是长老一层的人物,是以小心翼翼上来迎奉。

    见张衍略略点头,并不排斥自己说话,他松了一口气,试探着出言道:“在下言通,乃是这里待客执事,仙客不妨寻一处宫楼住下,这舟城中的启昌楼便是一好去处,内中摆设雅致,又有女仙吹笛弄箫,明日开市,就是在这楼前展布,无论是观景宴客,都是方便的很。”张衍听得有趣,没想到这里不但仙尘混杂,而且凡俗那一套也都搬了来,商贾气息极其浓重,不过不如此,倒也不会把此地经营的如此兴旺。

    他暗自一想,这里各方修士辐辏毕集,想必还能探听到不少关于凝丹之物的消息,自己虽说要去北辰派访客,但左右也不差这几日,正好找个落脚的地方买上几件珍玩,再上门去不迟,也不至于失了大派弟子的颜面,于是点头道:“那便前面带路吧。”

    他在开脉时曾从云荧贝场得来四五万枚灵贝,此次出行,被他用五只袖囊一次装了,尽数带了出来,如今身家不菲,便是一般的小门小派也比不上,当真是底气十足。

    言通闻言一喜,此处不便飞逍,他便唤了一辆由四匹骏马拖拽的马车过来,以作代步,自已则充作车夫。’

    张衍上了马车,沿途观看四周景sè,这仙市之上,每隔数舟必设一轻纱遮幔,用来当作隔屏,纱幔两端用宝珠挂角,中间有璎珞垂曳,奢华异常。

    他心中想到,能办起这仙市之人当也不简单,不过心思都放在了这红尘富贵之上,修为能有多高就难说的很了。

    言通这个人谈吐流利,妙语如珠,一路尽挑拣一些趣闻秩事来说,听着倒一点也不觉烦闷。

    不到半个时辰,张衍发觉自己到了那层九重宫观底下,抬头看去,这座宫观的匾额上写有“启昌楼”三个描金大字,适才在远处不过是粗览,现在凑近一瞧,见这观宇之上覆有玉清琉璃瓦,天光一照,在云中呈现斑斓sè彩,檐角下有数百银铃晃动摇摆,发出悦耳清音。

    在言通引路下,他下了马车,跨过门前一架金桥,径直入了大门后,眼前现出一处宽敝厅堂来,两旁玛瑙瓶中各自插着一株紫朱珊瑚,正中桃木案上置了一方碧秀玲珑石,仙灵之气透肤润xiong,堂间大柱金光闪闪,每一根竟都贴了不下万道辟邪金箔符篆,脚下白玉砖刻满了瑞兽仙禽,每一块上都是姿态各异,栩栩如生。

    如果张衍还是当初那个官家少爷,见了此富丽景象也免不了会惊叹不已,现在他一步跨入修道之途后,一心只在长生之上,只觉得这些金珠彩物与己毫无半点用处,因此非但丝毫没有奇异,反而觉得有几分俗气。

    言通细细打量张衍面sè,见他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有些不以为然,心道:“先前无论是谁来此,见了这般气派都要赞叹几句,问上一句此间主人是谁,可这位似乎还有挑剔之意,显示见惯了世面的人物,也不知是哪个玄门大族出来的,当要小心巴结好了,说不定还能落些好处。”这样一想,他就更为热情了。

    不多时,他将张衍引到八层中一间清静上房里,道:“仙客想鼻旅途辛苦,1小人便先告退了。”张衍见这〖房〗中桌案书架齐备,高几上瓶huā散发淡淡幽香,倒没有外间陈设那般艳俗,点了点头,随手扔出一瓶丹药,淡淡道:“关照外面,无事不得相扰,明日你辰时再来此,我有事相询。”

    言通接了丹药也没细看,便放入袖中,应声答应下来,他一路下了楼阶,匆匆出了启昌楼,到了一无人角落打开一看,闻了一闻,顿时面lu狂喜之sè,手都有些哆嗦起来,骇道:“竟是“大元丹,!这人果然大有来头。”

    想到明日还要来此,1心中更是热切,左右看了几眼,见无人跟着,便一路去了。

    言通走好,张衍闭了房门,法诀一掐,霎时飞了数百张符箫,封在了四周门窗上,随后展开山河图,徐徐引出其中的金火煞气,呼吸吐纳起来。

    入了玄光境界之后,如是玄功上乘,不过是一个苦磨工夫,只要守得住娄心,总也能到玄光三重去,难就难在筑就金丹这一途上,外药难觅不说,凝丹之时亦是极为考验心xing,不知拦死了多少天才俊杰之士。

    而早一刻进入了玄光三重,他也多一分寻找外药的把握,因此只要得空下来,便不愿耽误修行。

    在启昌楼的东厢〖房〗中,有一名覆面罩纱的白衣女子端坐正堂之上,对着面前两名仆fu冷声说道:“我关照你们几个的事可曾做好了?别的不说,明日那芝马果我是志在必得。”

    她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不及普通少女那般悦耳,却另有一番奇异的魅力。

    其中一名仆fu低眉顺眼地回道:“禀娘子,此次来仙市的豪客,但凡有点身家的,奴婢等都事先打过了招呼,只是适才西厢房似乎住进来一位客人,此人好像也有点来头,我等还未曾关照。”另一名仆fu斜藐了同伴一眼,突然插嘴道:“娘子,有财力与我相竞者也不过寥寥几家,那人既是孤身一人来此,又是生面孔,想必也不知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出门游历,只图个新鲜好玩罢了,不必太过在意了。”

    白衣女子想了想,也没放在心上,点了点头,摆手道:“那便都下去准备吧,晚些时候教中几位同门要来,还有一位是少清派的贵客,万万不可怠慢了。”

    两名仆fu一齐道了声:都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