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九章 拨云觅日月 抬首见青天(四)

第九十九章 拨云觅日月 抬首见青天(四)

    四象阵威力尽在四角之上,封闭自固,难以撼动,只有去往中宫的门户才向外敝开,任你进去,因此张衍入阵时,亦是觅着这处往里踏卜、。

    他甫一入阵,只见上下左右俱是灰méngméng一片暗云,中间只留一道隧洞般的xué道,这是阵法中的“开门引客、。之意。[]

    大抵入阵之时,阵势都不会仓促发动,只会将杀机暗藏深掩起来,待入阵之人到了阵中深处,才会猝然发动。

    张衍知道这是应有之义,沿着这条辟出的道路往前飞去,不出一刻,就到了一处四周挂着数十道幡旗的高台上,这时只听身后“轰隆”

    一声,来处涵洞一闭,上下灰云如闷雷般滚动起来,高台上有飞云托出四座大门来。

    这是由中宫分别通往四个方位的门户,入阵之人若是要想往此阵的阵角而去,不能直来直去的,只有由此而入,再循着阵势演变,曲折而行,才能一步步往里深入。

    无论你走哪一处门户,都是与四处阵角相接,只是变化有所不同。

    这四座门户背后的变化孟真人都各自推演过,张衍自是不惧,也不挑刺,就拣了离身前最近的一处门户迈步而入。

    一闯入这座门户中,眼前景象便自一变,原先还能见到百丈内的景物,如今四周却是天光不入,地火不照,昏昏沉沉,瞑目晦暗,分不清东西南北。

    至此,张衍已算正式踏入了此凶阵之中,他一边暗自戒备,一边心下忖思,按照他与那人的约定,入阵之后,只需祭出“载和气醇罩”那人自会想办法接引他过去,只是那人也同时也叮嘱他,距离自己看守的阵角越近,把握便愈大。

    那人何等修为,说话居然还这么小心,张衍就知道其中也是不无风险,为了稳妥起见,他决定回尽全力向那处阵角逼近,到了实在无法可想的时候,再祭出那件法宝不迟。

    他把气息一运,那道孟真人赐下的符篆就从额头中飞出,化为一道灵光照彻身前十丈之路,在前方飘dàng指引。

    他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心中暗道:“如是不懂阵法的弟子进来,还真要这道符篆不可,否则走不了几步就不知方位了。”

    他才往前没走了几步,前方云层一分,只见千百头额上生角,似虎似豹,背有双翅的凶兽冲了出来,个个咆哮如雷,狰狞可怖。

    张衍目中寒芒一闪,低喝一声。星辰剑丸从顶门飞出,霎时间化为十六道光芒,再凭空一卷,化作一团浩浩dàngdàng的星辰风暴向前绞去。

    只是这一击,却大出张衍意料之外,这些凶兽看似威猛,但剑芒所过之处,无不是摧枯拉朽,半点也抵挡不住。

    张衍觉得奇怪,故意放了一头凶兽到了近前,一把扛住凶兽颈脖,任它如何挣扎嘶吼也自不松,凝目仔细一看,不由恍然,反掌一拍,这凶兽便自散了。

    此凶兽只是一团阵中煞气所化,并没有自己意识,只知道灭杀入阵之人,看似威势无俦,不过只相当于修士开脉之后修为,连明气修士都不如,在他面前自然是不堪一击。

    不过闯阵弟子若道心不坚,乍见这铺矢盖地的凶兽向自己扑来,也难免会有所慌乱,而前方那道引路符篆一旦运转起来就不会停下等人,后方跟着的弟子一旦快了或者慢了一步,或者被阵中冲来的凶物遮蔽干扰,只一个疏忽,符篆就不知去向了。

    没了符篆,只能在阵中乱走乱撞,离死不远。

    张衍明白了这些凶兽底细,更是无所畏惧,跟着符篆又前行了一段路,也是无惊无险,虽然不时有凶兽跃出扑噬,随随便摆几剑过去就辟开了一条道路来。

    这时他心中也大致有了底,之所以自己走得如此顺当,那是因为符篆所指引的方位,正是阵势中生机最旺的一条道路。

    但凡阵势演变,必定有生有死,有强有弱,这不是守阵之人心底仁慈,而是天机如此,没有特殊手段,必须如此排布方能成阵,这四象阵也不例外。

    所以凡是凶阵,都是使阵势不停运转变化,试图将那一线生机尽力隐去,变化越多,运转越快,则这个阵法便越难破解。

    这个四象井孟真人之所以说不难,那是因为只有近百变化。也就是说只有近百小阵在其中反复滚动,门户轮转,交替演变,只要过阵的时候每一次都找对生机最旺的一门,便可安然度过。

    不过此举也有利有弊,生机最旺的一门向来是守阵人着重防备的一处,虽然威力无法继续提升,却是增加了变化之道,因此是所有门户中最为繁复的一门,稍一不慎,便容易行差踏错。

    张衍也察觉到了,这路径看似最为稳妥,但走不了几步就有阵中煞气凝结而成的凶兽恶*涌出来,纵然伤不了你,也可阻延你的脚步,照如此计算,即便他一路畅通无阻,大约也要用去一个多时辰才有可能到阵角。

    他正在考虑是否要换一门户前进,前方突然又跃出不少凶兽来,心念一动,十六道剑芒向前疾斩,不多时,便将其尽数剿散。

    只是这一次,他觉察出几分不对来。

    这些的凶兽的道行大了几分,差不多已经有了明气一重的境界。

    他眉头微挑,难道这是因为自己逐渐深入阵中的缘故?

    不对!化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就算如此,也因该是徐徐递增,不会这么突兀的变化。

    思来想去,唯一的解释是,那三名化丹修士已有人死在阵中了。

    阵中的凶煞之气只有那么多,如果入阵弟子众多,那么就会各自分担过去,闯阵起来也就容易。

    假如只他一个人,想必就算是走得生机最旺的一道门户,其中每个凶兽的道行也会提升到近乎玄光境界,那么他势必会越走越慢。

    等到午时一过,就算他不死,主持阵法的人气机畅顺起来,阵法运转又会加快许多,到时候威力只会不降反升,那是更难闯过了。

    想到这里,他神sè一凛,那么自己不能按部就班了,只能试着闯一闯别的门户了,必须抢在那三人尽数陨落之前冲上北方阵角。

    他在这里思索,身形不免满了下来,前方符篆一会儿便飞得不知了去向了。

    他也不急,从袖中将那只孟真人赐下的定星盘取了出来,把法力一催,上面开始衍化出天干地支来,不但显示出了他入阵后走动的步伐数目,连转换方向也一并现了出来。

    如果入阵弟子懂得一些阵法,便是失了符篆,也能依仗着此物继续前行。

    他在那里推算了一会儿,片刻之后,他目芜一闪,斜斜踏出一步。

    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天地,周遭景物立刻为之一变,不再晦暗难明,而是光芒耀眼,万道金气如同飘泼大雨一般,从上方洒下来。

    举目望去,那竟然是不知多少剑气在往下垂落,稍稍接近一些,入此处之人,若是没有护身手段,恐怕不需一瞬,便会被碎尸万段。

    张衍大喝一声,一道金火玄光冲出顶门,在头顶现出一团三十余丈大小的两sè云霞,任他什么金气过来都是一刷一卷,就被消磨成最为的纯粹灵气。

    这时,他袖囊中的山河一气图颤动了一下,一个童子转了出来,躬身道:“老爷,可许我把这些灵气收了?”

    张衍奇怪道:“张驹,你要这些灵气何用?”

    童子恭敬道:“此气几位大能修士元气所化,又经过了阵法转变,最为精纯不过,无论用来滋养法宝,或是收摄起来日后他用,都是有不少好处。”

    张衍大笑道:“如此,便都给了你。

    童子面泛喜sè,手一招,便把山河图放了出来,这法宝才一现出本形,便向外一展,化作百丈长的一副图卷,将散失在四处的灵气尽数收了进来。

    就在这个时候,张衍眉心一跳,那道入阵以来一直安居不动的黑芒却有了动静,一个黑衣白发的老者走了出来,对着童子一喝,道:“…山河童子,你可还认得我否?、。

    童子吃了一惊,道:“你,你不是……”

    老者嘿嘿一笑,道:“看来你还不曾忘记老夫。”

    童子惊异道:“你不是被溟沧派的一位道人拿去了么?怎么又在我家老爷身边?”

    老者一声大笑,道:“如今我可比你逍遥,那道人飞之升后我便是无主之物,如今受了一人所托前来了结一事,借了你这主人躯体暂寄罢了。”

    童子似乎有些畏怯这个老者,不知道他做什么打算,不敢随意接口。

    老者转过头来,道:“张衍,我知你与秦墨白的打算,我也是受他所托才赶来此处,助你一臂之力,不过如今我自家有一段因果需要借你之手了结,如你答应,我亦有所回报,此事手尾你就不必再huā费那么心思来布置了,都有我替你担待,你看如何?”

    张衍只听两人说话,便知这老者应是什么厉害法宝的真灵,而且与溟沧派关系匪浅,至于什么因果之类,他从来不放在心上,等自己修为高了,再一一斩断便是。

    鼻即毫不犹豫一点头,道:“我应了。”老者闻言大喜,道:“好!张衍你如此爽快,甚对老夫的胃口,破阵之后,你只需按我所言行事,我保管事后无人敢来找你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