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六章 拨云觅日月 抬首见青天(一)

第九十六章 拨云觅日月 抬首见青天(一)

    五日后。

    南dàng泽,竹节岛。

    山脊上俱是飞宫云殿,玄车飞辇,五百多名溟沧派弟子依山势而立,恭候山道在侧。[]

    岛上异香阵阵,奇花遍洒,山道下以玉阶铺地,彩珠结带,上有华幔遮尘,纱帐蔽空,峰顶处撑起四幢华盖,中间扎起芦蓬虚留一座,高奉金炉仙香,宝器灵果。

    身为三代弟子之首,齐云天当先而立,回头一望,目光越过众弟子来到山脚之下。

    这里有百余名修士,尽多为明气弟子,只有少半是玄光修士,但也有三人是化丹修士,只是须发皆白,垂垂老朽,显是寿元将近,来求个杀道解脱。

    齐云天微微一叹,暗想今日这一战,这百多位弟子恐怕都要星流云散了,目光一转,又往站起其中的张衍面上扫过,见他神sè自若,并无半点惶huo之sè,不由略略点头。

    此时山道两侧有门下弟子窃窃si语,有人指着张衍,低声道:“看,那便是张师兄了。”

    他身边一人目注片刻,面lu崇羡之sè,道:“张师兄果然英武不凡,难怪能孤身一人就敢杀上六川四岛,挑翻二十六名世家真传弟子。”

    张衍能得周家选婿,相貌本就非同俗流,如今换了法袍仗剑而立,衣袂当风,猎猎而动,更是飘逸若仙,一眼望去,就从众人中脱颖而出,有一股遗世独立的风姿。

    一名女弟子却黯然道:“可惜张师兄今日要赴死阵,再英雄了得也是尘土一坯。”

    有人心里不悦,出言道:“胡说,张师兄吉人自有天相,自可趋吉避祸。”

    这话说出来,众人心底虽然叹息不信,却没人反驳。

    这凶阵连四位真人都要一起来破,普通弟子哪里有生还可能?

    过不了半个时辰,竹节岛上空响起闷雷之音,众人仰头看去,只见一团十里大小的如海云涛盖压过来,当中有紫电雷霆,叱咤之音,须臾间,百里之地,尽被茫茫雾气遮掩。

    “孙师法相荏临,弟子恭迎恩师。”以宁冲玄为首,一侧数十人一起站出来躬身行礼。

    漫漫雾气徐徐收敛,一个金服高冠,chun红齿白的少年自云海中现身,他入了一幢银丝华盖中坐下,摆手笑道:“不必拘礼,你们也知为师见不得这个。”

    宁冲玄却坚持道:“礼不可废。”再领着众弟子对着孙真人拜了一拜,这才退回去站好。

    孙真人略显无奈,澄澈的目光往外扫去,突然眼前一亮,抬手一指,道:“你便是张衍么?你来。”

    张衍正想迈步,脚下却有一股雾气将他托起,只觉身躯一晃,眨眼间来到了孙真人面前。

    孙真人看了他几眼,突然嬉笑一声,道:“我闻你家中蓄养了不少鱼姬美人,如今你既去闯死阵,留之无用,送我两个如何?自有你日后好处。”

    张衍微微一笑,拱手道:“禀真人,我若不在,我当放还她们,回了水泽故乡。”

    这句话当面婉拒之意很是明显,可孙真人非但不动怒,反而一击掌,大笑道:“我年轻时曾得一位女妖指点,这才走上大道,惜哉她故去多年,连元灵也不知道转世何处,自此之后,我对人对妖皆是一视同仁,蓄养妖姬又如何?你若今日出不得此阵,你身侧美姬自有我帮你护持,仍就养在灵页岛上,待你重入山门后再还你,我倒要看看,有谁敢来为难她们。”

    庄不凡此时亦是站山道一侧,自然听得清清楚楚,这句话显是对他来而来,尽管表情不变,手指却不禁颤了颤,背后略有冷汗。

    正在这时,一朵彤彤火云却从天边飘来,他不由神情一振,暗暗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步,躬身道:“弟子恭迎恩师。”他身后也有十余名男女弟子站出来,一起叩拜行礼。

    这一火团往空地上一落,轰然一下炸开,星火点点,金焰熊熊,火光往上一腾,当中现出九sè九气,望之瑰丽如霞,炫彩mi离,待火芒往下一降,出来一名身着深紫道袍的高大道人,对着庄不凡等人一摆袖子,随后入了一幢锦缎华盖中坐下,然后闭目不言。

    孙真人也不去他说话,见张衍有告退之意,他轻轻一笑,道:“张衍,你便站我此处,无须回去了。”

    张衍虽知这里太过显眼,不过孙真人的意思自然也不好违逆,只能站着不动。

    众弟子见他居然能站在孙真人身边,显然颇得看重,虽然明知他是将死之人,心中也不免羡慕。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朱真人睁开双目,口中道:“颜师兄来了。”

    一阵微风卷来,岛上不知从何处飘来无数绿叶,奇香扑鼻,清气阵阵,千根青竹平地升起,片刻间竟生成一片竹海

    o涛,在风中沙沙响动,待此景一散,一名枯瘦道人便站在了那幢金线华盖中,并对朱,孙两位真人打了个稽首。

    朱、孙两真人也是站起回礼,三人坐下后,虽然相隔不过丈余,但却各据一处,互不相扰,也不说话。

    只是颜真人坐下前,却在张衍身上淡淡瞥了一眼,轻轻哼了一声。

    若是其他弟子在此,怕早已吓得惶恐不安,但张衍却神情不变,恍若未闻。

    待又过半个时辰,在场数百弟子突闻水声哗哗大响,接着变成了隆隆奔腾之音,不禁转头往南面看去,竟然是整个南dàng泽的湖水不知道被什么引动倒卷,高抬至百丈高空,往竹节岛上席卷而来。

    除了有限几人外,众弟子无不变sè,就在那似有卷吞万里之势的水浪将要落下时,突然凭空一散,现出一名颌下三缕黑须,面相儒雅,头戴纯阳冠,身穿八卦道锦云袍的中年道人来。

    朱真人见这水势竟然说收便收,脸sè微微一变,暗道:“大师兄这北冥真水果然是得了恩师真传,这法相恐怕已至圆满之境了。”

    颜真人却是捋须不言,不知道在那里想些什么。

    齐云天带着身后百数弟子一起拜俯行礼,口称道:“老师万寿。”场中五百弟子也是一齐说道:“恭迎孟真人。”

    孟真人含笑点头,示意众人起身,随后步入那幢紫云华盖中坐下,颜、朱、孙也是上来见礼,各自寒暄了一阵后,便又回转了各自来处。

    孙真人探身道:“大师兄,可需师弟我先去观阵?”

    孟真人笑道:“师弟稍候,尚有一人未来。”

    孙真人略略一想,便知端倪,微微点了点头。

    未过多久,四下里不知道从何处传来潺潺流水之音,如抽丝剥茧,绵密不断,不一会儿,只见无数清泉自上空垂落,在离地三尺之处便凭空一卷,聚在一处。

    这水如春雨淅淅沥沥,又似小溪击石,叮咚作乐,不久便汇成一方辟地五里方圆的水镜,朵朵白藕粉莲从中抬升而出,再依次绽放,最上一朵白莲花瓣一开,现出了一个柳眉樱chun,体态纤弱的道姑,她眉眼如画,鼻似腻玉,只是双眸冷光凝煞,威势凛凛,一望便使人不敢亲近。

    “原来是秦真人到了。”四位真人一起站起稽首为礼。

    秦真人莲足轻移,向四位真人打了一个稽首,檀口轻启,道:“四位师侄无需多礼。”

    她纤指向下一点,脚下那莲花自化一座莲台,不过坐下之前,却凤目含威地向张衍那里扫了一眼。

    张衍道心坚韧,也自自平淡对视,目光中不烈不怯,心中暗道:“莫看你们今日高高在上,将来我必有一日法力神通远胜尔等,不知什么原因,这本该对张衍敌意最重的秦真人却微微一笑,这一笑直如百花绽放,似乎天地顿失颜sè,随即她收了目光回去,跌坐莲台,垂目敛息,同样不言不语。

    五位真人一来此,竹节岛上仙气缭绕,异象纷呈,适才那些水火变化,异香飞花,皆是几位真人自身法相外化。

    结了法相,便身据滔天法力,自身不动,只凭法相便与出外伤敌,这些景象众弟子哪里能够得见,如今看得都是惊叹不已,只觉大开眼界。

    孟真人沉声道:“既有秦真人在此,诸弟子可保无虞,几位师弟且随我出外观阵。”

    三位真人一齐道:“谨遵师兄之命。”

    四位真人各自现出了法相,往云头上一走,顿时风云卷dàng,半边天空都被异象仙霞所占据。

    对岸栖鹰陆洲上,此时撑起了一座万里云海,杀机漫空,凶煞遍布,四方四角处各有阵气所聚神兽外象,隐约听闻天边鼓声擂动,似是暗藏了无数金戈铁马。

    仿佛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异动,镇守大阵的几位妖王亦是放出了各自法相,与四位真人遥遥相对,毫不示弱。

    孟真人看过去,见正东处是一条玄鳞凶蟒,在一团黑云翻滚不停,内中更有电闪雷鸣,千条蛟蛇紧随,正南面则是一条碧

    o金鲤,只是头上升角,似有鱼跃龙门之像,也是妖气冲天,排云裂空。

    正北方位升起一团浑厚凝实的茫茫冰雾,一只硕大无比的玄龟在其中吞吐灵气,只身形若隐若现,看不分明。

    似这些妖主法相,若不是得了上古真传,便多是自己原形借气显化,孟真人也不多看,往正南面望去,这一人是掌门老师特命他留神注意的,只是一看之下,却是眉头一皱。

    这一处法相却是现出一方无边妙境来,宫宇台榭,仙乐齐鸣,竟然看不出丝毫根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