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一章 授徒蚀文 赴死绝阵

第九十一章 授徒蚀文 赴死绝阵

    刘雁依将张衍请到庐舍外院中坐好,又奉上了一杯香茗。张衍随意打量了几眼,屋里虽然布置简单,但是打扫得很干净。

    门前是一卷责翠翠的竹帘,北侧是一排书架,不见半点灰尘,上面的书册摆得整整齐齐。

    他是何等眼力,只一眼便看出这几本书虽然时有翻动,但每页纸都是特意抚平了,不起一丝起褶皱,不由说道:“那几个童儿倒是打理得周到。”刘雁依抿嘴笑道:“师傅,这里是修道之所,周师伯说不能让凡俗之人进来,这些都是我自家打扫的。”

    “哦?”张衍又看了刘雁依几眼,点了点头,道:“徒儿,不要站着说话了,你也坐下吧”刘雁依摇摇头,对着张衍一礼,正sè道:“恩师在上,岂有弟子的座位。”张衍一笑,弟子尊师重道那是好事,倒也不必勉强,他温声道:“徒儿,你如今修炼《一气清经》可有不明白的地方?”

    刘雁依捏着衣角,低声道:“此经文倒是没有什么难处,弟子看了一遍,便已尽知其中之意。”张衍微微颌首,便随意挑了两句出来,让她来解释,刘雁依一一应答,丝毫没有出错的地方,倒是也没有大言。

    不过他也不觉奇怪,他挑选这女孩做自家徒弟就是看中她的资质,再加上修行中又有周崇举在一边提点,知道这些也是理所当然的。

    飘天文学网了一句“既然你并无不明之处,那修行这些时日,为何半点修为也无?”他一见刘雁依之面便知道这个女徒儿身上并没丝毫内气,开始还有些奇怪,刘雁依资质之好那是没得说子,而且那日船上也足见其灵慧过人,难道是因为周师兄太过繁忙,因此无人指点的缘故?

    只是等他问过之后,却发现并非如此,那就那很可能是懈怠懒惰的原因了。

    如果真是这样,此女心xing上便有所欠缺,那也不是什么真正的修道种子,不过自己依旧会养着她,但自此之后却也不会拿她当嫡传弟子来看待了。

    张衍虽然脸上并无任何严厉之sè,但身上自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威势,说出这句话时,四周的空气仿佛都绷紧了,刘雁依顿觉心头一跳,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似是犹豫了一下,有些yu言又止。

    张衍见了,缓缓道:“有什么话你尽可说来。”

    刘雁依咬了咬嘴chun,盈盈向下一拜,道:“禀恩师,我曾听师伯说起,恩师精擅蚀文,在此道上他也有所不及,不知可否指点徒儿一二?”张衍闻言,不禁讶道:“你怎会想起学习蚀文的?”

    刘雁依跪在地上朝张衍叩了一叩,这才道:“师伯说过,蚀文是一切道法根本,其中蕴含大道至理,上古仙人都是参悟蚀文借以成仙了道,只是后辈弟子不肖,这才荒疏了,师伯还言,恩师天纵奇才,未得传授,自家便能参悟蚀文妙理,眼前还看不出什么来,但等修行时日久了,必能先人一步登上仙门,徒儿自思是恩师第一个弟子,将来若是修道有成,不通蚀文,又岂有脸自称是恩师门下?是以徒儿恳请恩师赐下《一气清经》蚀文原书,便是再难再苦,雁依也要将其学懂学会。”

    张衍听了,暗暗点头,周崇举出身定怕周氏,纵然伤了道基,此生无望大道,但这见识当真是不凡,他温声道:“好,你有这个念头,为师心中也是高兴,不过此事也无法一蹴而就,我来问你,你参悟此书用了多少时日,受了周师兄多少指点?”刘雁依低声道:“周师伯自那日送徒儿来后,徒儿未有前去打扰过师伯,师伯也未曾来过。”“嗯?”张衍略微有些惊讶,道:“那这些道书中的东西,又是谁告诉你的?”

    刘雁依摇头道:“无人告知徒儿,是徒儿自家想的。”

    “什么?”张衍这回却是真正吃惊了,不说他听得出刘雁依不是在用谎言欺瞒自己,便是撤谎也是一戳就穿,以这徒儿的聪明,不会做这种蠢事来讨好自己,他暗暗感慨,早知道这刘雁依资质好,但是没想到却好到这个地步,简直是如同天授一般,心中不由想,或许这徒儿前世当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也好,这徒儿越聪慧,他这当师傅的也就越省心。

    他当下道:“你去拿纸笔来,为师今日便传授你蚀文。”

    刘雁依面lu欣喜之sè,从地上雀跃而起,却惊觉自家有些失态,不禁吐了吐小舌头,这时候才lu出几分女孩儿的活泼来。

    张衍不以为忤,微笑道:“今后无有外人在场,也不必太过拘礼。”刘雁依乖巧应了声,不过该有的礼数还有一样未少,将笔墨捧来后,又将桌上茶盏端起,待张衍接过后,又恭敬站在一边。

    张衍啜了一口茶,将其放下,脑海中闪过《一气清经》的内容来,他自开脉到如今,倒是第一次回忆起这门法诀,此时再观,只觉其法虽然简单,但其中所蕴含的内容却是字字珠玑,不免又有所领悟。

    一伸手,他将笔提起,在纸上写了起来,边写他边向刘雁依解读其中奥妙。

    他在蚀文之上的成就在溟沧派下辈弟子中几乎无人可及,此时讲解起来随写随言,竟没有一丝滞涩,刘雁依听得极为入神,时不时还提出几个问题,不知不觉中,一个时辰便一晃而过。

    师徒两人言谈时,那几个女童开始也在窗外偷偷观望,竖起小耳朵听屋中所言种种奥妙,只是听了几句后,见张衍并没有传授什么道术神通,而是只是教了些什么鬼画符一般的字,便没了兴趣再听,在外面嬉笑着扑捉起蝴蝶来。

    张衍也不去管她们,今日他是故意当着这些女童的面教授蚀文,若是真个有缘法的,他也不吝一起交了,毕竟在蚀文一道上有天赋的人实在太少,见那些女童一会儿便没了兴趣心中也是一叹:“也是这世上如雁依这般资质的又有几人呢?”

    待一本道书讲解完之后,张衍放下笔来已是日入时分,窗外夕阳晚沉,红霞浸bo一阵暖风拂面,将桌案上的纸张吹得掀了掀,刘雁依伸出如玉皓腕,取过镇纸压住,凑上前细细观摩起来竟是一刻也不愿浪费。

    张衍暗暗点头,勤奋加天资,他这个徒儿,将来大道可期。

    刘雁依看道书时全神贯注,看完之后,她闭目站在那里,身躯微微摇晃起来。

    张衍一笑,知道她这徒儿心中有所领悟,不知不觉被大道吸引,已经开始了修炼他向屋外走去,一挥手,便是一道云雾腾起,隔绝了内外,然后为这徒儿护起法来。

    刘雁依这一站就是半个时辰,待她睁开眼时清澈如水的眸子中微微发亮,张衍一看便知,她此刻已经内气萌动了。

    张衍摇了摇头,思及自家前身当年修道用了五个月的时间推演蚀文道书,后又努力三个月方才内气萌动这其中真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那些大家大族的弟子天资高者想必也是如此吧?

    不过有一点不好,得来太过容易,就不知道修道艰辛,他绝对不能让自家徒儿有这样的想法出现。

    想了想,他又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十个蚀文出来。

    这几十个蚀文虽然字数少,但却比《一气清经》不知繁难了多少倍,是当初他和广源派在dàng云峰下比斗,星碑之上所显示的蚀文。

    见他又写了不少蚀文,刘雁依也是凑了过来,不多时,细眉不禁微微蹙起,1小脸上微微有些犯难,她适才读那些蚀文时觉得没有周师伯说得那么繁难,好像也不过如此,心中略略有了几分骄傲,此时一看,却再也不敢做如此之想。

    张衍淡淡说道:“你若要学蚀文,我便教你,但你记得,今后你每日修行前,必须先要参悟一字,之后方可练气,不可贪多求全,你可明白?”依照刘雁依的修行速度,必然是一日千里,顺顺当当便能凝气筑元,为了避免她将来道心不稳,反而要将她的修道速度压下来。

    刘雁依用力一点头,认真道:“恩师所言,徒儿时刻铭记在心。”张衍拍了拍她稚nèn的肩膀,眼中隐午嘉许之sè,道:“好了,我也要回转洞府了,待来日再来此处考校徒儿。”“徒儿送送恩师。”

    张衍点了点头,随手拨散了云雾,步出房门,此时天sè已暗,月儿自云中微lu,他一挥长袖,起身一纵,一道逍光在天空中一闪,就不见了影踪。,刘雁依跪下来,朝着张衍飞走的方向拜了一拜,这才回转庐舍,不多时,一点明黄sè的灯盏亮了起来,窗纸上显现出一个小小女孩儿捧纸而观的身影来。

    张衍从这里离去后,忽忽又过了十日,溟沧派门中传出一个惊人消息,那就是三泊湖妖三位妖主以四百弟子为质,在南dàng湖布下“四象斩神阵”yu与溟沧派几位洞天真人做过一场,以决定今后三泊归属。

    这四象斩神阵是有名的杀阵,此阵法有个特点,那就是除了阵眼不动之外,其中变化都是由布阵之人随心所yu布置,要想在阵外推演出变化来,那是绝无可能,便是入了阵,得以看去了变化,也可以随时随地再重新布置,根本无从捉mo。

    要破此解,需要至少呷位洞天真人坐镇四个方位,再由不畏死的弟子携了门中赐下的法剑符篆冲入阵中,然后寻觅机会,将其挂在四处阵眼之上,届时内外一起发力,方有可能破得此阵。

    可是来门平修道的弟子,都是为了求得长生逍遥,这几乎是必死之路,没有几个人真心愿意前往,一时之间,诸院弟子心头都是忐忑不安,怕被自家师傅选中,去做了炉灰。

    可就在此时,又一个惊人消息传来,真传弟子张衍,为洗刷身上嫌疑,自愿前去破阵!

    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