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七章 白虎玄光 飞剑夺命

第八十七章 白虎玄光 飞剑夺命

    这名中年修士腰间佩着一把长剑,剑穗极长,甚至拖到了脚面上,他身上锦袍蟒带,犹如凡俗间的王侯一般,踏在飞车上居高临下望下来,浑身上下有着难以掩盖的透骨杀机。

    此人名为陈赤钟,为陈桐亲叔,曾经拜入过十大玄门之一元阳派门下修行,由于行事过于肆无忌惮,被认为心xing不纯,因此被逐出师门,索xing授业恩师在门中颇有地位,又一力回护,这才没有被收回修为。

    他这次为寻觅化丹之机才回到族中,正巧陈桐要来三泊等候扑鱼子,因为这个侄儿只是明气修为,此处又正逢两派交战,因此族中长辈特意命他来护送陈桐。

    只是陈桐从扑鱼子的小亭中出来后却是一脸悻悻,他便询问起来,一问才知,陈桐不但未求得那补天斋的人为他开解宝卷,反而这机缘被他人得去,还被看去了三分之二的宝卷,难怪闷闷不乐。

    当时陈赤钟就冷声说了一句,“那便将此人杀了罢。”

    元阳剑派之人向来奉行杀道,以杀为了结世间一切纠葛因果的手段,不过对于玄门同道却轻易不出剑,但在陈赤钟的心中,这是最为正常不过的想法,其他一切对他来说不值得想,也不用想。

    此刻张衍见了他,感觉到他双目中杀机弥漫,知道这场争斗避免不了,当即抖手甩出一道符箓到罗真真手中,道:“罗道友先走,此物在你身上,我便能知你下落,待我了结眼前之事,再来寻你。”

    罗真真却摇了摇头,却不愿意离开,她正想开口时,天上却下来一道云雾形成的大手,一把便将她捞走,远远传来一声,“你们打你们的,与老道我不相干,这小女娃和老道师门有些渊源,却不能让你们杀了。”

    张衍一听,便知道是朴鱼子的声音,暗道:“也好,罗真真走了之后,我也可以放开手脚,陈氏弟子又如何?敢来招惹自己,也是一样杀了。”

    陈桐听了这声音却是有几分忐忑,道:“这是扑鱼子前辈—……。

    陈赤钟脸上毫无半点忌惮之sè,冷笑道:“无需多管,我陈赤钟要杀之人,终归是杀得了的,他护得了一时,又起岂能护得了一世?”

    他双目凝定张衍,手指向前一点,便是一道凌厉剑光斩杀过来,只听那尖利的破空之声便知其无比锋利。

    张衍一挥手,数十道符箓飞了出来,纷纷往那剑气上一撞,那道剑芒连续斩断了十多张符箓后终于在空中消散,未能到得他的身前。

    陈赤钟略略lu出诧异之sè,道:“原来是广源派的弟子,既是如此,便送你一剑上路吧!”

    他把肩膀一抖,一道白sè剑光便劈落下来,这道剑光与适才那道截然不同,先前那剑芒虽然凌厉,但不过是他随手所发,是一道随意汇聚起来的庚金之气,既无变化又无神意指使,充其量也不过等同与普通法器一击。

    而这一道不但凝如实质,且精气与神意相合,虽然只是一道剑气,却能感觉出其中那誓要斩尽一切阻挡之物的滔天杀意!

    张衍也是有眼力的,一看这人居然使出了剑气玄光,便知道十有**是元阳派的法门。

    这一派弟子有一门修行法诀专靠掠夺天下金气修行,所行之路刚猛无比,要求心念通达,无物不斩,所以这一派弟子也是最为桀骜不驯,宁折不弯。

    见了这一剑,张衍就明白只用符箓是绝对抵敌不住的。

    毕竟他还未将符箓所道高深境黑了一次他用来化解剑气,已经出了二十多张,而这一次却是百张也未必能挡住,不说他来不及一次使出那么多张,便是能够,对方只要驱策剑光再次斩来,他又能有多少符箓去挡?

    他低喝一声,头上浮出一枚剑丸,心神一动,一道蓝芒往那道剑岂上斩去。

    只闻“当”的一声,空中响起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之音,向四周远远散开,两者交击后,星辰剑丸只是微微一震,那道白虎剑气却被震偏了出去。

    陈赤钟见张衍的剑丸非但分毫不伤,自家的剑气竟似乎还落在了下风,先是一怔,继而脸上浮出惊喜之sè,暗道:“我这剑气乃是采五气金砂所炼,早已不是普通剑丸可以抵挡,这剑丸莫非是星辰精砂所炼?好!我本要凝练金丹,却缺乏五金之气,若是能把这枚剑丸炼化了,不亚于炼化了一把神兵,日后成丹的品阶必能高升一步,不论此人是何来历,哪怕他是少清派真传弟子,我今日也一样要他xing命!”

    他大喝一声,道:“你能挡我这白虎剑一击,也算你了得,且看你能接我几剑!”

    他把脊背一抖,便把自家玄光放了出来,不过并不是如同寻常修士那样云团状的玄光,而是一共七道形如剑状的剑气,此刻如孔雀开屏一般分列身后。

    玄门十大派中,元阳派和少清派都是以剑修闻名,不过少清派专一剑道,舍剑之外,别无他物,而元阳派又不同,这一派是练气为剑,气便是剑。

    便如这陈赤钟,修炼的是派中秘传的白虎真煞玄光,能将自身玄光凝聚成一把把锐利无shi的飞剑,开始习练时,便有千剑在身,然而随着境界提升,剑数会越发稀少,然后每减少一道剑气,威力便提升一分,到了只有一剑的时候,便能斩破虚妄,剑气成丹。

    如今这陈赤钟身上只剩七道剑气,距离成丹已经不远,那怪口气那么猖狂。

    张衍不管他在那里如何卖弄,一声冷笑,心念一动,剑丸便疾如流星电闪往陈赤钟脸上斩去。

    陈赤钟哈哈一笑,一道剑光亦是当头迎了上去,“当”的一震,却发现那剑丸虚虚一跃,居然分出一道剑光继续往上飞来,而低下居然有两枚剑丸将那白虎飞剑牢牢压住,脱身不得。

    “分光离合?”陈赤钟先是一惊,再足不屑一笑,肩膀一抖,又是一道白虎剑气劈了下来,将那飞来的剑丸挡住,哪知那剑丸一震,居然又分了一道剑光向上斩来。

    这一次,陈赤钟也不禁略微皱了下眉头,低喝一声,再分了一道白虎剑气上前格挡。

    哪知道与这剑丸交击又后,那剑丸居然再度分化!

    这枚剑丸一连分化了七次,莓一次变化,都更接近了一分,陈赤钟七道白虎剑气用尽,居然还有两道剑丸向他飞来。

    他的脸sè终于变了,“呛咖”一声从剑鞘中抽出长剑,挥剑左右一斩,这才将两枚剑丸斩开,背后也出了一身冷汗。

    张衍毕竟这剑光分化之术才是初学乍练,而且还没有学到匹配的剑招,因此才使得对方招架了下来,看见此景,心中不免惋惜道:“可惜需两枚分光剑丸之力才能镇压他一口玄光飞剑,虽然比他多出两剑,但是此人还有一把法剑在手,倒也奈何不了他。”

    “一气分化十六剑?”

    陈赤钟也是惊怒交集,身为元阳剑派传人,张衍居然只用剑丸便逼得他拔剑迎敌,纵然是他不知道张衍底细,一时疏忽大意,但是也是一件极为丢脸的事情。

    但他随即意识到,张衍刚才那一剑虽然厉害,丹却只是打了自己一个出其不意,所运用的剑招与分光离合之法却并不匹配,运转间也生涩了许多,显然还未运用纯熟,如果比拼精妙剑招,显然他的胜算更大些。

    《正源剑经》说起来只能算是溟沧派的入门剑法,上面虽然提及了“分光离合”之法,但是只涉及到了法门,并未有具体的剑招剑式,更何况张衍一气分化十六剑,更是没有现成的剑招给张衍,今后一段时间,他只能靠自家mo索。

    张衍忖思道:“此人剑法不错,倒是个难得的对手,正可借此人磨练我的剑法,我有‘载和气醇罩’在手,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想到这里,他精神一振,也不做其他想法,只用剑丸与陈赤钟交起手来。

    两人你来我往,转瞬间便比拼了上百余次,张衍十六枚剑丸盘旋环绕,上下飞舞,与七把白虎玄光飞剑拼击交斩,纵然剑术不及对方,一时落在下风,但是要在短时间内拿下他却也不能。

    而且随着两人交手时间越来越长,他对剑招运用也是越来越纯熟。

    陈桐在飞车看了半天,见虽然张衍被“压制”住了,但看上去却坚韧的很,心里也不免有些焦躁,他身后一名美婢开口道:“郎君,七老爷可能拿得下此人么?”

    陈桐嘿了一声,指着下面道:“你莫非没有看见,这小子被七叔的剑光压得溃不成军,已经败亡在即。”

    他这句话只是为了壮自己家气势,因此说得十分大声,可是才说完,却见突然飞来一道剑光,只觉脖子上一凉,连带他身后两个美婢,三颗头颅一起掉了下来。

    剑光一闪,又回到了张衍剑网之中,他脸sè丝毫不变,似乎只是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这一剑来得突然至极,连陈赤钟也没粹到,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救援不及,他惊怒道:“小辈,你竟敢杀我陈氏族人!”

    张衍不禁冷笑,只允许他来杀人,却不许别人来杀他,对于这种强盗向来不屑一顾,他大喝一声,声震四野,道:“杀便杀了,哪来这么多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