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六章 山河云笈 玉简寻徒

第八十六章 山河云笈 玉简寻徒

    陈桐脸sè变幻几下……突然站起……指着张衍……气絮道!”你这是在消遣我么?”

    张衍端坐不动,脸上微微带笑,道:“自然不是,陈兄所求者,不外是开解这卷《螭龙真卷》,在下在蚀文上虽不说精通,但也略知一二,如是陈兄愿意就此退去,倒是愿意助你一助,如此我等各取所需,岂不皆大欢喜?”

    “你?为我开解这卷宝册?”听了这话,陈桐先是一怔,随后有些不信地看了张衍几眼,嘴chun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来,他缓缓坐下来,想了想,道:“也好,如你果真能做到,我就算让了这个机会给你又如何?不过……”

    他盯着张衍,沉声道:“如果你做不到呢?”

    张衍笑道:“那在下不但就此退去,再奉送你一篇上乘法诀。”

    “好!”

    似乎怕张衍反悔,陈桐用力一拍亭中石桌,将自己面前的《螭龙真卷》推了过来,倒也lu出了几分爽快模样,手一摊,道:“就这么说定了。”

    张衍接过那卷目册,又看了扑鱼子一眼,见他眼观鼻,鼻观心,摆出一副任由他们自家处理的模样,便轻轻一笑,收回目光,将这卷书册打开。

    第一页翻开后,就见上面闪出了一道光芒出来,一篇大约五十来字蚀文法诀在眼前浮现出来。

    张衍在蚀文上造诣颇深,只瞧了一眼就辨别出来,这是一篇用于开解禁制的法诀,但是同时又是一门修炼口诀,倒是颇具巧思,当下收摄心神手往袖中悄悄握住了残玉,仔细看了下去。

    这真卷中,每当看完一页后,需用解读出的法诀破了禁制,这才能翻动下一页。

    只是在连读了三十多真之后,张衍发现只是上卷就还有三十页,加上未读的中卷和下卷不知道还有多少内容。

    他看了看那道从宝卷中冒出来的光芒比之划才已经少了一些,显然等到这光芒完全泯灭之时,自然这宝卷也就合拢了。

    原本他还以为是这卷书晦涩难懂,所以难解,现在看来,陈桐倒也不是找不到此道高手,而是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破解这么内容,倒确实不易做到。

    本来张衍还不想过于卖弄,将解读的速度放缓了一些不过眼下看来倒也不能顾忌那么许多了。

    陈桐也不禁有些诧异,他划才有一事并未言明,如果这目卷破解禁制时哪怕只错了一页,那便是前功尽弃,再也难以开启,这张衍速度倒也不慢,这还罢了,居然翻了三十多页也未曾出错,这倒是有真才实学的,不是胡吹大气。

    不过此刻见他顿了一顿陈桐心中也是脊笑,暗道:“这卷书的禁制岂是这么容易破解的?学了几天蚀文便来少爷我面前卖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也不去催他,等他乖乖认输就是。”

    然而只走过了一会儿,他却lu出骇然之sè原本张衍还小心翼翼,一板一眼的翻动并没有lu出什么特殊之处来,只是不知怎么回事,待他凝神正视之后,那禁制居然一道接着一道被破开,似乎根本不需要去多想,随看随解,其速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陈桐竟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就是坐在一边朴鱼子,也忍不住睁目多看了一眼。

    张衍一连翻了六十四页,这才将上卷禁制尽皆破去,一看那光芒,却已经消隐下去了一小半,不觉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还不太满意,便也不休息,继续往中卷翻去。

    只是这时候陈桐已是满脸不可思议,看向张衍的眼神犹如怪物一般,他身后两名美婢也是有见识的,又见识了不少博通蚀文的大才,可此刻对比张衍,却仍有相形见绌之感,忍不住对他多张望了两眼。

    罗真真眨着美目,满是好奇得看着,似乎觉得颇为有趣。

    张衍翻到中卷时,捧书观去,微微吁出了一口气,暗道:“若这中卷仍是六十四页,或者更多,今日之状怕是要惊世骇俗了,幸好幸好……”

    这中卷只有三十二页,虽说蚀文少了许多,但内容也更为深奥了了一些,可这对他来说反倒不是什么难题,因此翻看下去时,倒是不疾不徐,毫无匆忙之感,再加上他相貌不凡,举止间便显便出一股潇洒有度的风采来。

    不到一刻时间,他就将这中卷的禁制一一破除。

    只是他却没有发现,此刻陈桐的脸上yin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待张衍正要一鼓作气将下卷拿下的时候,陈桐却大喊一声,道:“够了!”

    他猛地跳了起来,劈手将那书卷一把夺过,然后往外一头冲了出去,虽然小亭四周有云霞遮掩,不过他出去时倒是没有半分阻碍。

    事发突然,他身后两名美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不敢失礼,匆匆一别后……便急急跟了出去……

    张衍面上一平静,似乎对此并不觉得意外”

    随着将那《螭龙真卷》看下去,他便发现这应该是一篇上好的修道法门,上卷和中卷所述的是,如何从明气修炼到玄光的法诀,下卷他还没来得及翻看,想必是讲如何凝丹的法门。

    他自家有《太乙金书》在手,自然不稀罕这门道法。

    但陈桐却是不知他的底细,当然不愿意自家的法门被他看了去,对此张衍也早有所预料,否则凭对方那区区明气又怎能从他手中夺取东西?

    他心中暗道:“只是可惜了最后那门小神通了,本来还有心一窥究竟的。”

    朴鱼子见陈桐走了,嘿然一笑,道:“陈小哥儿既然去了,那便是自愿弃了这机缘,我这里三件法宝都在此处,你便任取一件吧。”

    张衍吸了口气,站起来,不用多想,把将那山河一气云笈目拿在手中,也不多看,往袖囊中一收,随后对朴鱼乎拱了拱手,道:“多谢前辈厚赐。”

    朴鱼子一摆手,道:“你莫来谢我,我也不是凭白无故给你,如今这法宝你已求去,你也要允我一事方可。”

    张衍正sè道:“自是如此。”

    这是补天斋的规矩,你收了我的东西,就要为我办事,即便你现在将东西推还回去,也是一样要把这件事做成了,如果想反悔,补天斋身为十大玄门之一,自然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

    朴鱼子捻须道:“你拿了这山河目,想来是有踏遍四海之志咯》”

    张衍点头道:“前辈说得不错,晚辈如今已是玄光境界,正yu走遍天下,搜罗铸就金丹所需之物。”

    朴鱼子“唔”了一声,道:“如此便好,我那为难一事正好由你代劳,我在东华洲四处云游了百年,各处风光景物也都见识过了,现下有心去东莱洲一游,但老道至今还未收徒,是以需你帮我寻个根骨上佳的徒儿回来,继承老道我的衣钵。”

    张衍一怔,沉吟道:“晚辈不是推诿,只是补天斋需要寻何等样弟子,晚辈实在不知。”

    朴鱼子哈哈一笑,道:“你何曾听闻我补天斋来为难人的?我予你一物,自然不需你多费手脚。”

    他手腕一抖,一枚绿sè玉简落到张衍面前。

    朴鱼子指了指道:“我也不需你如何,你行走四方时,只将这枚玉、简放在身上便可,若是在百步之内遇到合适之人,这枚玉简自会生出异象,显lu出一篇口诀来,你只需将此口诀交予这合适之人,设法让他学了此法便可。”

    张衍略略一思索,道:“既会自家会显lu异象,不知这玉简可用几次?”

    朴鱼子眼睛微眯“老道我懒惰的很,只想收一个徒儿传了道统,再多无用。

    张衍挑了挑眉毛,道:“前辈,这人如是早已是别派弟子,或者不愿修道,那又如何?”

    朴鱼子一挥袖子,嘿然笑道:“那就是你的事了,我不拘你如何做,是抢也好,是逼也罢,由得你去,总之要把这法诀交给我那乖徒儿。”

    张衍知道这件事是没法推脱的,到时候如果真遇到这样的情况,再想解决之道好了,当下一笑,便不再多言,抬袖一挥,将这玉简收起,随后他站了起来,道:“晚辈还有要事在身,也就不打扰前辈静修了。”

    朴鱼子闭目道:“那老道就等着道友为我寻来佳徒了。”

    张衍拱手告辞,到了小亭出口,他一转头,微笑道:“罗道友,我等边走边谈如何?“罗真真是今天真jiāo憨的xing子,刚才张衍和扑鱼子在那里说话,她听着有些无聊,便托着香腮不知道在出神地想些什么,此刻听到张衍喊她“呀”的一声站起,俏脸微红,对着朴鱼子一礼,道:“前辈,真真也要告辞了。”

    朴鱼子双目微睁,呵呵一笑,道:“去吧,去吧。”

    两人出了小亭,才踏出一步,张衍回头一看,只见原本所站之地已是空空dàngdàng,不存一物,显然朴鱼子神通了得,瞬息之间便挪移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衍忽然若有所觉般抬头往上看去。

    高空中云层翻滚不停,最后再向外一dàng,lu出一辆不知道隐藏了多久的飞车来,刚才离去不久的陈桐正站在车上,他伸手一指下方,道:“启叔,就是他们了。”

    一名眼神yin脊的中年修士站在他的身旁,在张衍和罗真真身上扫了一眼,道:“既然看了宝卷,便不要走了,你们是自我了断,还是等我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