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四章 挥剑震慑 补天仙斋

第八十四章 挥剑震慑 补天仙斋

    听了张衍这话,〖房〗中突然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霍至言冷森森道:“好,此事我们暂且揭过不提,张衍,你可知道,门中有弟子告发你,说你勾结三泊湖妖!”张衍一怔,然后像是听到了计么最好笑的事情一般,哈哈大笑起来,道:“我为本门真传弟子,放着通天大道不走,却与妖孽勾结一处?两位师兄竟然听信此言,莫非是修炼时思yu过多,脑袋糊涂了不成?”这泼污借口找得颇为拙劣,张衍不禁对此嗤之以鼻。

    胡至理对张衍讥讽之言不置一词,一摆手中拂尘,哂道:“张衍,那日你飞剑传书,言岛上有十数名入魔弟子闯入,肆意屠戮岛上驻守弟子,然而那名告发你的弟子所言与你却完全不同,他言道,那日那些入魔弟子一到,涂松老成持重,无论如何不肯开放禁制,你却上前杀了涂松,抢过了牌符,放了那些入魔弟子进来。”

    张衍失笑道:“两位师兄倒是会颠倒是非黑白,若照此而言,此岛应该早已落入妖孽之手,我又何必金剑传书多此一举?”

    霍至器冷笑道:“那名告发你的弟子有言,说那日宁师侄及时赶至,你见状不妙,知道无法成事,因此匆匆将那些闯入岛上的入魔弟子尽数斩杀,又用将金剑传书将此事伪报上去,好把自己及时撇干净。”胡至理捋着胡须,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等也已查实,当日闯入竹节岛上者,共有十五名被mihuo了神智的入魔弟子,依你金剑中书信所言,当日你和涂松在一处,你力劝他不听,所以禁制启了之后便惨遭横死,可为何途松被杀,你却丝毫无损?之后那些入魔弟子俱是身死道消你不过是玄光一重境界如不是其中有鬼,凭你一个人又怎胜过那十五人?”

    张衍闻言倒是有些佩服这两名老道了,这两人一人一句竟能把这事给颠倒过来,而且还说得像模像样。

    不过也只是如此而已了稍稍动些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事是绝无可能的,伤不得自己分毫,否则也用不着这两人前来,早就是正清院的刑罚弟子前来捉拿自己了。

    这两个老道在他面前这么说,一定是别有所图。

    张衍稍稍一思索暗自冷笑一声,差不多就明白了这两人的用意。

    这两人并不是真的想扳倒他,而是当他年轻好欺,是以用言语吓唬,让他以为被捏住了把柄,逼迫他同意先前所言,将方洪与此事撇干净。

    只要自己一个稳不住阵脚,或者心中虚怯,就会被他们绕进去,受他们摆布此时如果换了一个人来,面对两人咄咄逼人的质问恫吓,恐怕还真会上当,顺着两个人的意思办下去。

    张衍心中冷笑,这手段对付别人尚可,用来对付自己那是找错了门路。

    霍至器见张衍不语以为他心中畏惧,不禁暗喜,此次溟沧派吃了个大亏,葛硕必定是保不住了但是方洪却是朱真人得意弟子,朱真人却不想让他跟着受损。

    然而却苦于无人为他开脱作证竹节岛上救回来的那些弟子都是分量不够,他们之言毫无说服力。

    然而张衍是真传弟子,身份不同,只要他能开口证明方洪曾劝阻过葛硕,上面再一发力,自然能将其开脱出来。

    只是在朱真人看来,张衍是孟,孙两位真人照拂下的弟子,自然不会如他们所愿,因此此事不太好办。

    霍至器和胡至理这两人虽然修为低微,但自认为却能办妥此事,因此在朱真人面前自告奋勇前来说服张衍。

    在他们想来,张衍不过一个入门未满一年的弟子,岁数也不过二十,能有什么见识?只要稍稍一威吓,必定吓得只能老实配合。

    本来他们还想做些手脚再去拿捏张衍,但从竹节岛上带回的弟子中,有一名叫做墨天华的,此人却站出来说张衍有屠戮本门弟子的举动,他们闻听后不禁大喜,待重新修改了。径后,这才信心满满地前来见张衍。

    胡至理也感到似乎事情有门,与霍至器碰了下眼神,将口气缓和了一点,道:“张师弟,你也勿急,这其中也有很多疑点并未查清,此事并不是没有缓和余地,只要你肯为方洪师兄作证,如实说出那十几日中的详情,我等自然会为你开脱,不叫你受了冤枉去。

    张衍却是坐在那里,淡淡一笑,道:“两位师兄适才想问,我一个人是如何能胜过那十五人的?我便与你们看看。”

    正当两名老道有些愣怔时,突然感觉身上一寒,这间内室中弥散出一股凌厉杀机。

    陡然间,一道豪光迸发出来,从张衍头顶上跃出一枚灿如星辰的剑丸,只是在空中一震,便一分为二,再二分为四,接着再四分为八,八枚剑丸在空中放出烁烁光华,游走不定。

    这景象却把这两名老道震慑的不轻,霍至器惊呼道:“分光离合法?竟能一气分了八剑?”胡至理也是一脸难以置信,道:“莫不是幻术?”张衍轻轻一哂,心念一动,两人只觉眼前一化,八枚剑丸突然往他们头上落了下来。

    两名老道骇然大震,慌忙躲闪,只是室内狭窄,四周围似乎都被剑丸锁死了道路,也不管有用无用,都只能将身上玄光逼出去上前一迎。

    那八道蓝芒却是一透而过,竟然没能阻挡住丝毫,只能惊骇无比地看着那剑丸往自家颈脖上斩来。

    就在两人都以为xing命不保的时候,那剑光突然一收,一切又重归寂然,仿佛刚才那一切当真是幻境一般。

    张衍目光一扫,将两人看得遍体生寒“两位师兄,别说十五人,便是再来十五人,我也一剑杀之。,…

    两名老道惊hun未定,感觉到自己脸上似乎少了什么东西,不由伸手一mo,这才发现自己的胡须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割去了。

    此时这两人望向张衍的眼神都充满了恐惧,他们虽然修道数百年,但是资质实在太低,又尘心难去,因此才在各院中领了个执事,刚才那一瞬间,那股杀意寒彻肺腑。让他们差点以为张衍真的要将自己斩杀。

    胡至理胡须被割,衣袍凌乱,形状极为狼狈,颤抖地身躯站起来,想放句狠话却又不敢,似他这等人,他拉了拉霍至器低声道:“师兄,我们走,何必与这小辈多言,有他知道厉害的一天。”霍至器适才在地上多滚几圈,浑身上下都是灰尘,比胡至理还要不堪,颤巍巍点了点头,哪里还敢多留,与胡至理一起慌慌忙忙出了房门,便急急驾起两道逍光如逃窜一般飞奔而去。

    两人走后,张衍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随后微微一笑,便回〖房〗中打坐去了。

    忽忽一过十数日,自那两名老道走后,便再也没有人前来打扰他,他知道,必定是门中几个派系在为了此事在暗中较量,自家是插不上手的,现在回转山门也不过是招惹事端,索xing就在这里乐得一个清静。

    这日午时,他正在钻研真形诀上的一篇法门,却突然听到悦耳钟磐之音响起,有人在天上做歌曰:“足踏仙云游八荒,银河星汉渡险隘,若要问那长生果,有缘可来补天斋。”

    这声音明明是从云端中传来,却是清清楚楚在耳边响起。

    张衍听到“补天斋”这三个字,不禁悚然动容,竟然半点犹豫也无,突然祭剑而起,一道蓝芒往天空中飞去。

    到了云头之后,他向刚才传来声音的方向一路寻找,不过二十多里之后,只见一个慈眉善目的矮小老道坐在一只八角小亭中自斟自饮,见了张衍上来,他拍手道:“妙哉,妙贼,你便是今日第一个有缘人了。”张衍上前步入凉亭,一拱手,道:“溟沧派张衍,见过前辈了。”补天斋亦是玄门十大派之一,不过这一派弟子最为神秘,谁也不知道山门在何处,而且这门中有一桩古怪,门中一些长老常常携着竹楼,凉亭,宫阁等物四处云游,遍寻“有缘之人”如有修道弟子遇上,若是和他们脾胃相投,必能从他们这里得到一些好处。

    老道笑呵呵一摆手,然后指了指凉亭中一个座位。

    张衍会意,上前坐下,过了不多时,远处云霞排dàng,远远又来一人。

    这人是一名英武少年,白衣高冠,风采出尘,身后跟着两名妖娆美姬,跨入了亭中之后,他在张衍脸上扫了一眼,然后才走上前,朝那老道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晚辈陈桐,见过朴鱼子前辈。”

    老道嘿嘿一笑,道:“莫来攀扯,我便是认识你的长辈,也与你不相干。”

    少年也不介意,自顾自择了一座位坐下,正好是选在张衍对面,两名美姬则站在了他的身后。

    亭中一共有四个座位,如今老道,张衍,英武少年各占了一位,只还剩下一个。

    老道看了一眼,出声道:“还有一人。”就在这时,只听外面环佩响动,一个红影闪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