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一章 分光离合 冲玄剑气

第八十一章 分光离合 冲玄剑气

    天上爆发出一声霹雳炸响,两道玄光在空中交击,居然震出如雷霆轰击般的声势。

    张衍与秃发老妖错身而过,各自站在竹节岛的一座横峰遥遥相对,两人心中都是吃惊不已,警惕地望着对方。

    张衍修出太乙金火玄光而来,都是无往而不利,不论是血魄宗魔修还是碧血潭妖修,只要玄光一出,便将血肉尽数绞烂磨去,虽然此刻对上的妖魔是一名玄光三重修士,他并不指望能一击杀死对方,但是也做了重创对方的打算。

    但是没想在那相撞的一瞬间,本来看起来坚固无比,威猛如斯的炼狱玄光顿时被搅成一团黑红sè的雾云,他立时就知道,这并非是自家玄光所为,而是对方见了自己的玄光威赫难当,是以主动化去,然后在那里或聚或散,如活物一般层层抵抗,竟然在那错身而过的当口中挡下了金火玄光的侵蚀。

    其实化的太乙金火玄光是用地下重煞磨练出来,精纯之至不说,施展出来,便如昊日炎炎,威凛四方,邪祟幽物最是畏惧,各种污秽不说沾染,通常只有退避三舍的份,如不是两人修为差了整整两个层次,说不定当真能一举拿下对方。

    张衍暗暗道:“太乙金火玄光虽然霸道,这妖魔的玄光也不是对手,但此人不是等闲玄光修士,除非找准机会,否则难以伤到此人。

    化也知道,刚才如意神棱和星辰剑丸是对方故意让自己击中,好顺手毁了这一剑一棱,并不是自己真正抓住了破绽。

    秃发老妖也自惊骇,他这炼狱玄光并非是用来直接杀戮,而是用来污秽对方玄光本源的。

    玄光乃气中之精,便是被消去了,只要xiong中根本的八十一口灵气还在huā费些时间便又能重新凝练出来但是一旦沾染了这一点炼狱玄光,立刻便会被侵蚀到根本连灵气也一起被污了,一身修为便就此废除,端得是凶邪无比。

    然而刚才秃发老妖如不是见机的快说不定就被张衍顺手带去半截身体了,他看似不怕被伤,但若是挨了那玄光一刷,难道还能再斗不成?张衍只需再补上一下,就彻底烟消云散了与被打杀也无甚区别。

    秃发老妖也是暗惊“怎么区区一个玄光一重的修士,身上竟会有如此厉害的玄光?如不是我这炼狱玄光能聚散由心,又有气血精元随化随生,老祖可要吃个暗亏。”

    不过他也明白,眼前张衍不能与一般玄光修士般等而视之,在没有必胜把握之下,倒不敢胡乱出手了,这个分身若是被毁去,那么他真身的法力顿时会被折去二至三成他并不想冒这个风险。

    一时之间,两人各自寻思对策,局面顿时僵持住了。

    半晌,秃发老妖哈哈一笑,努力挤出一丝善意微笑,道:“1小道友不瞒你说,你们那六个化丹修士和三四百名玄光修士已经被我等困在阵中,如今正被我碧血潭修士轮番攻打,败亡那是迟早的事我来此只是为了夺回这竹节岛,其他不论稍后还有同道而来,我也不想被他们分了功去,是以也不要你的禁制牌符,我做主放你离去,你看如何?”

    他来此便是为了杀光竹节乌的所有修士,以免消息泄lu出去,当然不会任由张衍离去,如果张衍一旦答应,只要出了禁制,他就立刻舍了这具分身,真身赶上来将其一把捏死。

    张衍却不为他言语所动,微笑道:“即便这位道友所言是真,我若要走,你又怎能拦我?我在此处,不过为你杀你耳。”

    他言笑晏晏,言语中不带一丝火气,但其中内容却杀机四溢,如侧刀高悬,不落不收,于平淡中带着一股决然无回的气势。

    秃发老妖瞳孔一缩,这才知道这个年轻修士不仅修为远超同侪,便是一颗道心也是坚定似岳,不动如山,面对如此一人,即便修为不及自己,他心中也大起忌惮之心,暗道:“这小辈才玄光一重便如此厉害,再过十年那必是另一个宁冲玄,到了那时,我辈又岂有立足之地?

    老祖今天必须除此后患!”

    想到这里,他眼中凶芒却淡淡隐去,实则把杀机隐藏到了心底最深处,只等着那个最为合适的机会出现。

    张衍站在山峰之上,衣袂飘飘,眼中虽然盯着这名大敌的一举一动,但心中也正自寻思用什么办法才能杀了此妖。

    他身上法宝倒是不少,但是真正此刻能派上用场的却是不多,镇hun砚恐怕还未临头就会为对方躲了过去,或许还会如如意神棱一般被对方的玄光所污秽,并不是眼前当用之物。

    宣命笔或许能一用,但是这妖魔便有损伤也是顷刻间就能恢复过来,要想杀了对方那是千难万难,也是鸡肋。

    撞心锤?恐怕飞出去之后结果与那两柄飞剑下场一般。

    载和韧事罩?防身有余,却不能伤敌一根毫毛。

    一时间,他把自己手中所有的法宝想了个遍,却又一件件法宝从他识海中排出,最后只余下一颗浑如星辰蓝芒在那里闪烁不定。

    他定了定神,心道:“看来我只有用这一口剑丸来斩敌了。”

    他一想到这里,突然之间,万千念头俱都褪了下去,心神一阵颤动,仿佛触mo到了什么至亲至近之物,那一瞬间,便如点亮了库〖房〗中的一堆柴薪,并为之熊熊灼烧了起来。

    那藏与袖中的剑丸突然一震,自动跃了出来,在空中兜转不停,并且还隐隐传来一股欢呼雀跃之意。

    张衍伸手将其拿住,摊开手掌一看,这枚剑丸温顺地待在那里,手心中居然传来一股如子如亲,心血相连的感觉。

    化不禁面泛欣喜之sè,如不是此刻正在与那老妖对峙,直yu仰天大呼,以泄欢喜之情。

    这口剑丸到了手中之后,他始终想将其与自己心神祭练合一,没事时放在xiong中温养,用玄光慢慢渗润,但是始终未能成功,然而偏偏却在此时诞生了一点真识,并与自己紧密结合起来。

    从这一刻起,这枚剑丸才真正属于他,谁也夺之不去,随着他将来修为提升,那真识迟早会进化灵为人,成为如同真器一般的存在。

    先前他有如意神棱在身,又有诸多法宝随shi,因此从来没有把剑丸真正当做极为重要的一件东西来用,只是这个时候,任何法宝对敌不起作用时,他才把全副的专注都集中在这剑丸之上。

    张衍道心坚忍不拔,而先前的温养和积累早已足够,只缺乏了这一道心神的照拂,此刻两者一旦契合,自然破开mi障,照见日月。

    这个时候,他眼前一阵恍惚,那未曾练成的“分光离合法”间从心田闪过。

    只是心念一动,无需召唤,那剑丸便一跃而起,往他额头中跳了进去,随后又从头顶跳出来,只是这个时候,居然一分为二,再一晃,居然二分为四。

    然而这还没有完,四颗剑丸又是一分,这一次,居然是四分为八。

    本以为已经结束,然而那八颗剑丸先是凝滞不动,继而再次一抖,剑丸再分!

    剑芒闪烁间,整整一十六枚剑丸似星辰伴月般在张衍头顶盘旋不定,吞吐豪光。

    张衍哈哈一笑,道:“任你千般变化,我自一剑斩之。”

    自此之后,此他再也不需要如意神棱了。

    就在此时,从极遥远的空中也过来一股神念,似乎受到子他那念头的感染,遥遥传来一声道:“张师弟初试此法,便一气分化十六剑,天估我溟沧派,又多一名剑仙矣。“秃发老妖陡然看见张衍幻化出十六枚剑丸,身躯不禁一颤,惊呼道:“剑身化影,分光离合?”

    就在他开口的这一瞬间,张衍神念一动,双目闪过一道流光异彩,十六枚剑丸齐齐一震,化为十六道剑芒一齐向对方杀去。

    这十六道剑芒虚实不定,在空中或分或合,直逼而来。

    秃发老妖心中转了无数方法,却发现根本无从抵挡,无论自己怎么应对,对方只要一个念头便能产生变化,便是逃也无从逃起,十六枚剑丸直接从身上洞穿而过,顿时将他的躯体扯得支离破碎。

    正想运功转化复原时,那些剑丸又再次向下一落,围绕着他的身躯盘旋一搅,便只剩下了漫天血污泼洒,再也不复完整模样。

    张衍心中一召,那十六枚剑丸重又回来,在他面前飞舞一阵后,往中间一合,复又归一,随后往他头顶中一沉,便没了踪影。

    忽然间,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禁仰首往天空看去,却见一道惊世青鸿横过长空,直奔栖鹰陆洲。

    秃发老妖分身被斩,顿时感觉被消去了二成法力,狂怒中破口大骂道:六小辈,我必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一头顶开头上巨石,正要拔地而起,突然脸sè大变,抬头一看,只见一道威势无双的剑气不知从多远的地方穿来,似乎撕裂虚空一般,正朝着自家头颅上劈斩而来。

    他骇然之下正想躲避,突然一道光芒后发先至罩定在他的头上,1惶惶中发现自家无论神hun还是肉身,这一刻仿佛被困入了一个囚笼中,再也动弹不得。

    那剑气找准了目标之后,不管不顾便朝下一落,只听轰然一声爆响,秃发老妖原本所站立的地方已经人影俱无,只余一道被斩出十丈长短的深深沟壑残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