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章章 炼狱玄光 神梭遭劫

第八十章章 炼狱玄光 神梭遭劫

    秃发老妖身为化丹妖修,一身战斗经历何其丰富?只从那三个弟子顷刻间被杀,再从一点蛛丝马迹中他就能看出张衍能驾驭飞剑。

    这还罢了,张衍明明能够隐去自己身形不让他人察知,却不好好躲着,反而出来捕杀那些弟子,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他勇猛无畏,且又懂得随机而变,这种人最为不好对付,除非他将自家控制得那些弟子全部聚在一处,否则迟早会被逐个杀死。

    秃发老妖现在已能肯定,那枚控制禁制的牌符必定是在张衍手中,他一向自视甚高,没想到今晚遇到后张衍却一直不太顺利,冷哼道:“小辈,老祖我便放下架子,就用这门法诀亲自来与你斗上一斗。”

    他这门法诀是那本残篇上记载的一门秘术,将自己心神所寄附的那人修为在短时间内提升一到两个层次,同时成就一门“炼狱玄光”,能代替自己与人相斗。

    当然,魔门讲究掠夺杀戮,这提升修为的本源不会凭空而来,必然是要从他处得来。

    他立刻从心神发出召唤,本来在四处杀戮的弟子得了他的传召,纷纷往同一处地方飞去。

    墨天华原本在一处原先妖修占据的房舍中修炼,只是脑海中每每想及被张衍打在地上,又被人围观的场景时便面皮发燥,羞谈无地,拳头捏得咯咯直响,而且张衍那种视他如无物的眼神更是令他心中愤恨。

    然而他在思索能用什么方法报复回来的时候,却不知道哪里来冲进来三名同门,一言不发便对他下手。

    这三个人个个修为都不在他之下,仓促守御下……墨天华眨眼间便被打成重伤,本已自世必死,但没想到这三人正要下手的时候,突然是呆了一呆……随便一声不吭,起了遁光撞开屋顶,一闪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张衍也正自追索两名神hun被mi的弟子,哪知还未等他动手,这两人却驾起遁光飞天而去,此时也能看到另有**道剑光在往一处飞去,他略一思索‘便知道恐怕那个暗中操纵的人察觉到了他各个击破打算’是以立即将这些人重聚一处。

    他冷然一笑,也不去追赶,一个纵身腾上天空,在接近禁制的时候心中一念法诀,自然毫无滞碍地冲上云头工他定住了身子,从袖囊中拿出纸笔……挥手间将此地种种情形写下,接着取了啸泽金剑出来装入书信,用掌根一拍,一道微弱金光便往溟沧派的方向飞去。

    而下方竹节岛上,原本十五名被秃发老妖控制的弟子已被张衍杀了三人,因此只剩平十二人聚在一处,此刻他们站在那里木桩一般不言不动。

    那名秃发老妖用心神寄附的弟子此时正盘膝坐在地上……手中做出各和奇异的动作……头顶上腾起一道浅蓝的玄光,但是片刻之后,这道玄光就慢慢转化为一团吞吐不定的黑红火芒,他的双瞳中也是闪出一道绿幽幽的亮光来。

    此时这名弟子已经完全被秃发老祖占据……并且所有感觉都是一体承受,可以说这具躯体就是他的分身,如是这具分身被杀,他自身也要损折几十年的修为。

    秃发老祖嘿然一声,一求袖袍站了起来……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其中一名站立不动的弟子……张口一吸,便将一股精血吸摄出来,再放入身躯酝酿。

    吞完之后,他甩开这具已经干瘪的躯壳,又挂过另一名弟子,一张嘴又吸食了一个。

    吸了两个人的精血之后,他正要抓向下一个人的时候,没想到这名弟子突然无声无息的凭空化成了一堆灰烬。

    他不由一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身来,那滋味实在是太过美妙,如同吞食了什么灵丹妙果,整个人飘飘yu仙。

    默默一察之下,才觉得好像是自家的神hun凭空壮大了一点。

    愕然站立片刻之后,他才回过神来,脸上现出恍然之sè,暗道:“这魔门密册果然还有说道,原来竟是点燃他人七情六yu,进而将这人全身牙精淬炼成一缕精hun,进而滋补自身,只是这法门也太过麻烦,老祖我可没这矿心练下去。”

    他之前也曾用法诀操纵过不下百数名妖修,可却没有多少人能被点燃执念,显然这个条件极为苛刻,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虽然能壮大神hun,但是他又没有其他魔门修炼手法,更无法暗算同等修为的修士,所以这个法门对他来说简直鸡肋的可以,想明白之后就抛到脑后了,转而继续吸**血。

    随着被他吸食的弟子越来越多,他这具身体的修为境界也在往上不停攀升。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锁选择寄附心神的只是一名玄光一重修士,然而吞了三天下来后,境界便已到了玄光二重的境界,这也是有因为他自身是化丹修士,不虞当中有半丝走错的地方。

    待他将所有人的精血吞噬完毕后,挎为一跃而上,直接成为了玄光王重修士。

    头上一朵黑红sè泽的玄光飘忽闪烁,散发一股邪异诡秘之气,他除了肉身与一般修士有所差异之外,他这凝练出来的炼yu玄光比一般玄光三重的修士还要强横。

    只是到了这一步,任他再努力,也无法将修为再往前推进了,不禁暗骂了一声。

    如果离有一个人,说不定他能将玄和与灵气合一,进而凝练一颗小金丹出来,不过此刻这修为对付张衍似乎也应该是足够了。

    此时他形象大变,原本所占据的那个弟子外貌是个倜傥不群的佳公子,如今双眉如同一条血线,横在额下,一头红发状如火舞,几乎垂到地下,浑身都是晦涩难言的邪气,十足十的妖魔之貌。

    虽然他划才施展法咒时的动作颇为繁复,但做完这一切后,实际上不过用去了十几个呼吸时间,这时,他脸sè一变,抬头向天空看去,只见一道矫若长虹的蓝芒正破空而来,那凌厉的剑气还未到达,皮肤上便有一股割裂之感。

    秃发老妖怪笑道:“小贼,老祖我正等着你!”

    他仰天发出一声极似狼嗥的啸叫声,肩膀一颤,头上那黑红sè的玄光便往上一翻,形如一道爪状向上空抓去。

    张衍微微——,他这剑光看似弄得声光煊赫,但这其实只是装个样子而已,并没有使出多少力气,就在两道光芒即将接触的时候,他突然向旁侧一闪,就在此时,一点青芒从袖中飞出,直奔对方头颅而去。

    发出如意神梭之后,张衍也不待身形稳住,又将手丰星辰剑丸同样祭了出采,一青一蓝两道光芒直接奔向了秃发老妖。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不经是如意神梭还是星辰剑丸,都极其顺利的从对方身上一穿而过,似乎此人完全忘记了躲避。

    秃发老妖倒退了几步,看着xiong口两个碗口大的伤洞,只是嘿嘿笑了一声,伸手一抹,就有一股血浆填补了上来,须臾,那里的血肉便又生长完整。

    如今他这具身躯只是用心神控制,本体的元灵早就被他吞噬了,不论受了多大的伤,哪怕头颅被斩下,只要身躯中生机不绝,便能重新接上,而偏偏体内的玄种之中,此刻有着十人以上的精元气血,张衍便是杀他十次,也不见得能消耗完这些生机。

    见此情形,张衍也是略微吃了一惊,只是等他收回如意神梭后,眉头不禁一皱。

    这枚神梭之上本来青光流淌,灵气逼人,只是回来之后,似乎被什么东西烧灼过了一般,上面的神光不仅黯淡了几分,而且他还隐约听到阵阵哀鸣,显然受了重创。

    他又将星辰剑丸收回来看了一眼,却没有损伤哪怕一丝半点。

    心念一转之下,他就明白这大概是星辰剑丸上附着了自家金火玄光的缘故,是以对方那手段奈何不得。

    他望着下方,眯了咪眼,眼缝中寒芒乍闪,如此,看来只有用自身玄光才能将这头妖魔收拾下来了。

    从袖囊中取出两把飞剑,法诀一掐,便腾上了天空,在头顶处盘旋回绕。

    秃发老妖见状仰天大笑,道:“不拘你来多少法宝,与我也是无用,小辈,受死吧!”

    他一晃身体,一道遁光便往上空冲来。

    张衍伸出手指,向前一点,喝道:“去!”

    两把飞剑发出犀利尖啸,一前一后向对方头颅斩去。

    秃发老妖面lu不屑之sè,头顶上那黑红玄光向前一伸一拿,将这两口飞剑卷了进来,只一翻滚,瞬间便将剑身上的灵气抹去,彻底成了一堆凡铁,任其掉落尘埃。

    然而他还在得意时,前方紧跟着两把飞剑而来是却是一道煌煌如日的金火玄光。

    他不禁脸sè一变,继而嘴角又浮现一丝狞笑,大喝一声,不闪不避地朝着这团金火上迎头冲上。

    只是两人谁都不知,此刻远在数千里之外,溟沧派碧玄峰上,一个正在打坐白衣修士突然睁开双眼,射出一道满是寒意的目光,道:“何人伤我神梭?”

    他冷哼一声,震得整座山峰似乎摇晃了一下,随即一道青méngméng剑气冲霄而起,直往竹节岛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