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九章 杀机迷心 魔咒后手

第七十九章 杀机迷心 魔咒后手

    秃发老妖也搞不清楚张衍打得什么主意,心头却暗喜“本来还想再弄几个弟子装作受伤的模样过去,现在倒是省事了。任凭这小贼如何jiān猾,这十多名弟子虽然不及老祖我,但自身本事却无半点折扣,看这小贼也不过是玄光一重境界,等我这些傀儡进去,一拥而上将他杀和那几人杀了,然后夺了牌符过来,将那岛上的所有溟沧派一起弟子屠了,至少也能拖延个两日时间吧?想必到时候金叹公那里的事情也能办妥了。”

    他却不知,其实那六座飞宫早已被那童子收了,这竹节岛夺不夺也是一样,不过众妖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在他们想来,秃发老妖做成了此事自然是最好,做不成也无管紧要,又何必扫了他的兴?因此也没人前来告知他。

    张衍见了这些弟子回来,就料定是他先前的推断极是正确,必然是前方出现了什么变故。

    他虽然未想到这些人的心神早已被人动了手脚,但是修道人要胁迫或者控制一个人的方法多了去了,也不单单只有魔门手法,他也用不着去多想,只看这些人的言行便有诸多可疑之处。

    原本他倒是准备阻拦涂松的,但是转而一想,以涂松那种急公好义,又顾念同门情分的xing子,除非他把这人杀了,否则总会开了禁制,况且只要进来了一人,开了这个先例,便有可能进来第二人,第三人。

    而且最有可能的是,涂松自己被人将入阵的法诀泄lu出去,那一旦被某个大妖得知,那是拦也拦不住了。

    既然如此,索xing将这些人都放进来,这里数来数去不过十五人而已,如果真的有鬼,大不了全都杀了。

    涂松开始还以为张衍在说反话,所以往远处走了一点,见他果然没有上来阻拦,这才放了心,将手中牌符一挥,开了禁制,但他也算是谨慎,待这些人一一进来,便立刻关闭了禁制。

    见他如此作为,秃发老妖暗呼幸好没有莽撞,栖鹰陆洲毕竟与竹节岛还隔着一段距离,而且茫茫水泊上也毫无藏身之地,开启禁制的片刻之间,他是绝对来不及赶过去的。

    现在见被自己魔咒所附的弟子一一入了禁制之中,他便笃定了下来,脸上yin冷一笑,法诀一催,立刻勾动了这些弟子心中的恨意杀念。

    潘宏脑海刚刚踏入竹节岛,内心深处突然有一股念头冒了出来“我自家拼死拼活,而这两个人却在这里无灾无难,这还罢了,我和诸位师兄弟一路奔逃回来,本望能得了同门安慰扶助,偏偏还被诸多刁难,疑心我等,这两人着实可恨,真是该杀!”

    这念头本来就是他曾经有过,只是并未显lu出来,一闪就过了,这就如同凡俗之人看到金银美女,心中总忍不住有抢夺霸占的念想来,只是人人皆有理智,除了少数人之外,一般人从来不会真正付诸于实际。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潘宏心中这个念头一起,就遏制不住,觉得非要杀了此人才能泄心头之恨,而且这股邪火越烧越旺,似乎只有真正达成了心头所愿,才能去掉身上的那一层束缚,得到真正的大畅快,大欢乐。

    他越是想,这个念头便越是猛烈,到了最后,除了要杀掉眼前这两人的念头存在外,其他一切都被他抛在脑后了,不多时,他望向张衍和涂松的眼神之中,都是充满了赤luoluo的杀意。

    不单是他,连他身后十几名弟子也是同样被各种各样的理由勾动了心里杀意,变得如同他一般,此刻这些弟子其实已经入魔,彻底沦为秃发老妖手中的工具,便是老妖撤去了魔咒,他们也不会再变回原本那个溟沧派弟子了。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凶芒毕lu,身上杀意滔天,连涂松也感觉出不对劲来了,转念想退,但是为时已晚。

    这十名弟子大叫一声,一起将身上的玄光放了出来,对着张衍和涂松两人夹攻而去。

    涂松的修为本也稀松平常,要不然葛硕也不会命他看守竹节岛,现在十五名弟子发力来攻,纵然不是全部对准他而来,也抵受不住,当即就被四五道玄光一刷,身躯变成了四五截,一命呜呼了。

    那边张衍也同样如此,而且多数玄光都是向着他招呼,只是奇怪的是,面对如此险境,涂松好歹还试图挣扎,可是他却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做出,任由玄光一落,身体便被撕扯开来,十余道玄光一卷,顷刻间便被消磨的半点渣滓也不曾剩下。

    秃发老妖一怔,暗道:“本来还觉得是个人物,怎么如此容易就杀了?”

    不过既然入了竹节岛,那么一个玄光境界修士的死活自然不放他在心上,心念一动,命那些弟子自然四下里去寻找那面禁制玉牌。

    只是奇怪的是,刚才那枚玉牌明明握在涂松手中,可是如今找了半天,居然遍寻不见。

    秃发老妖毕竟也是纵横一方大妖,略一思索,便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暗叫道:“不好,上那小贼的当了!”

    张衍此刻已站在了横峰的山巅之上,眼神平静无bo,手中正握着那枚禁制牌符。

    刚才不过是舍了一个刚刚祭练出来的假身而已,甚至连精血都还来不及炼入其中,而他自己则是用匿身法脱了出来。

    只是那些弟子都被杀意méng蔽mi了心神,只懂得斩杀活物,自然无法分辨得出真假,至于那老妖,毕竟只是借了那些弟子的耳目而已,并不是亲自在场,也不见能高明到哪里去,又没想到有如此奇异的法门,因此才被他轻易瞒了过去。

    秃发老妖见遍寻不到那枚牌符,心头也是狂怒了起来,一声令下,这十五名修士一分,三三两两地向竹节岛上各个有修士存在的地方扑去。

    张衍冷冷看着那些向四面八方飞去的遁光,一股凛冽杀意也充塞眉宇之间,起身一纵,向着一处遁光闪现之处飞了过去。

    这些弟子都是玄光一、二重的修为,不似任名遥那等得了师长传承,又有法宝在身的玄光三重修士,两者之间差距极大,纵然合在一起杀将过来,他也夷然不惧。

    但刚才那一瞬间,他猛然觉出了这十几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内被mi了神智,似乎是什么魔头变化,他曾在魔xué之中修行过,自然对这种变化分外敏感。

    这便不简单了,要知道魔门之法最是诡异万端,谁知道里面隐藏着什么他不能忖测的手段在里面?

    因此他当机立断,舍了假身出去,自己取了牌符脱身而走,决定看清了这些弟子的古怪之处再动手不迟。

    竹节岛上如今除了一二名修为不高的玄光修士之外,便只剩下了百余名明气弟子,这些被mi了神智的修士只觉得心中杀机四溢,煎熬难忍,只有斩杀自家所见到的所有活物方能好过一点,因此见了这些明气弟子自然毫不留情,一时岛上嘶嚎处处。

    张衍只是认准其中三人一路跟了过去,即便他们杀戮那些明气弟子时也没有立即出手制止,仔细瞧了几眼之后,见他们使来使去,左右也不过那么几下,而且神智mi昏间,全然不知道收敛,有多大气力使多大气力。

    他不由冷笑一声,道:“不过如此而已。”

    见那里还有几名明气弟子明知不敌还在顽强抵抗,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弟子更是冲出来试图护住身后几人,张衍不再犹豫,袍袖一挥,一道蓝芒飞了出去。这三名被mi了心神的弟子见了一道剑芒过来,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都是用玄光上前来挡。

    张衍脸上lu出一丝冷嘲,如今附着了金火玄光的星辰剑丸何等迅捷灵动?在空中连续三个盘旋,轻易绕开那三道玄光,便将三人的脑袋取了下来。

    那几名明气弟子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哪知道天外突然飞来一灿若星辰的剑光,顷刻间便斩了三人。

    随后他们眼前一huā,张衍便来他们面前,他淡淡说道:“这些人早已入魔,正在岛上肆虐,我还要去救援其他弟子,无暇管你们,你们自家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那名身材高大的明气弟子上前拱手,感ji道:“多谢这位师叔援手。”

    张衍也不回答,略略一点头,身化长虹而起,蓝芒一闪便不见了。

    那弟子看得心向往之,心道:“出入青冥,啸傲天地,到了这一步,才能说得上是一名修士,如果我也有这般修为,也不会如刚才那般任人宰割了!”

    这一瞬间,这名弟子心中大道之念陡然变的无比坚定。

    秃发老妖神念中突然一阵悸动,似是掉落了什么东西,念头一转,便知道出了何事,心中怒火更炽。

    他的心神并不能无限制分化,最多也就看顾两三处而已,而这三个弟子恰恰没有被他心神寄放,因此只能在一股杀意驱动下凭本能行事,连原本的本事也发挥不出来几分,只是靠着境界屠杀那些明气弟子罢了,自然被张衍轻轻松松杀了。

    秃发老妖心里发狠,一咬牙,道:“明明入了竹节岛,却被一名玄光一重的小辈搅乱,被金叹公他们知道后我老祖颜面何在?说不得只能用那一个法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