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七章 摄空飞幡 溟沧秘闻

第七十七章 摄空飞幡 溟沧秘闻

    六座飞宫入阵之后,几个呼吸间,便友自被阵法挪到了不同方位上,不拘怎么努力,彼此之间都是越来越远,但阵中妖修便又不同,他们知道路径,又有法诀在身,互相之间都有感应,只一念生出,便被阵势引到自家想去之处。

    金叹公见葛硕老辣,轻易不肯出来,让他原本算计的心思落空,他也不耐烦在这里等候,心中感应某个方位,当即踏出一步,周遭景物便是一变,另一座飞宫出现在正前方。

    不过这里拼斗却比葛硕那里ji烈许多,天空中真妖假妖合在一处总有万数,将一座飞宫围起来攻打,半空上厮杀声震天彻地,数十名溟沧派的玄光弟子在一名化丹修士的带领下左突右冲,在幻境之中往来诀dàng,似乎此人能辨识真假虚幻,每次都能兜住几名妖修,身上煞气一涌,便将它们化为一团飞灰。

    金叹公一看便知,这是那个让自己吃了几次亏的方洪,心中道:“这方洪行事霸道,居然敢走出飞宫与我等交手,既如此,就先拿下你,我也不至空走一趟。”

    单娘子正与方洪交手,身上桃huā片片,纷纷洒洒,看起来落英缤纷,煞是好看,不过即便是方洪也敢随意让这些huā瓣沾上,每次都是拿丹煞之气去挡,不过他毕竟玄门正道出身,没几个回合,便将单娘子逼得步步后退。

    单娘子虽然处于下风,但她有阵法遮蔽,危险时只把心念一动,

    便挪移了出去,不旋踵又转了回来,倒也进退从容,此刻她美目一转,见了金叹公出来,精神一振,jiāo声道:“金家哥哥快来帮我你我一起拿下此人!”

    方洪自恃法力高强而且身上还有法宝在手,本来就是打得以身为饵将化丹妖修引来宰掉的打算,只是单娘子惯能察言观sè,稍见不妙便退去他也没有上好的机会,此刻见了金叹公过来,他不惊反喜,心中道:“正要将你们一体擒捉。”

    金叹公走得是力道之路,手中提了一把开山斧上来其上宝光隐隐,符篆景从,他大吼一声,丝毫不顾方洪身上那酷烈的丹煞之气,当头就劈了下来。

    方洪冷哼一声,丹煞之气一涌,将单娘子逼退了几步,单手一扬,一道浩dàng天水从天而落,似晶帘瀑布一般横亘在前金叹公不闪不避,双目怒睁,气势更是猛烈了几分,把头往前一撞”“轰隆”一声,居然撞破水幕。

    方洪脸上故意现出一丝惊容可是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戏谑之意,正要暗暗拨动拇指上的那枚碧玉扳指。

    就在这时,凭空一声震响,左前方黑云滚滚妖气四溢,手持一把金瓜锤的赵雄也扭头晃脑地现出身来任凭脑后一片鬓毛在空中扬动,嘴里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

    方洪见了此妖,脸sè一变,暗叫一声可惜,他这人看似勇猛,实则没有九分以上的把握从来不肯犯险,三荆乇丹妖修一起上来围攻,他倒也能勉强抵挡得住,只是如果再来一人,如果再用上什么法宝,那就未必走得脱了,当即大喝一声,身上丹煞四涌,将金、单两人逼开一线,回头转回飞宫中去了。

    只是他这边走了,那些正在廖斗的玄光弟子却被拉下了,论起速度,他们又怎么比得过化丹修士?不过方洪这人向来只顾si利,只要自家无事,死几个弟子又算得什么?

    单娘子见状,却是气恼万分,冲着赵雄哼了一声,道:“本来我和金家哥哥联手定能拿下此人,你这夯货一来,却叫你搅黄了。”

    赵雄本是盯上了范长青,不过同样也是讨个了没趣,正烦闷时,感应到这里打得热闹,本来他就对单娘子颇为上心,有些心痒难耐,便也同样赶了过来,他自己一到,方洪便自跑得飞快,本来心中正得意,却被单娘子一骂,就有几分不痛快了。

    心中一股邪火上涌,怪叫一声,冲入那些还来不及回转的溟沧派玄光弟子中,全然不惧那些玄光飞剑,拿大手去捞,一把抓就张开大嘴吞下一个,不一会儿,便生吃了二十多人,见前方还有许多人正要逃到飞宫中,他哈哈一笑,拿出一只黑漆漆的布袋来,对着前方那些弟子一抖手,张开袋口,顿时就生出一股绝大吸力,将还未入了飞宫禁制的弟子都吸了进来。

    躲在飞字中的方洪若是此时伸把手,或许也能救得这些弟子一命,但是他冷眼看着,任凭门下弟子被赵雄卷走,却没有一丝一毫动作的意思。

    这时,一道蓝芒一闪,那名秃发癞皮的妖修也自出现,他mo了mo半根毛发也无的脑袋,惋惜道:“这方洪倒是个人物,我在此处埋伏了有一会儿,只是总等不来好时机,没想到他见势不妙就走了,好生难杀。”

    金叹公气得嚎叫一声,似是发泄xiong中怒气,随后转头问道:“蓝兄,你那边如何了?”

    秃发妖修摇头道:“我走了几处,那一个个化丹修士都是紧守门户,任凭幻象攻杀,也都不肯出来。”

    金叹公眉头深锁,有些烦躁道:“这阵法虽说非是凶杀之阵,不易被人感应,但不用一日,这里的动静便会被竹节岛上的修士察知,若是飞剑传书,召了溟沧派中厉害修士前来,我等此番作为岂不是全然无用?”

    单娘子咯咯一笑,道:“金家哥哥何必为难,既然是罗潭主给了我们这套阵旗,我料定他应该想到如今局面,定是有方法收拾得了他们,我们不妨遣人去罗潭主那里讨教一二。”

    秃发妖修沉思一会儿,绿幽幽的双目中凶芒闪动,道:“单娘子虽然有理,但我们也不能不防罗潭主袖手旁观,既然怕竹节岛上的修士报信,就将他们都杀了好了,如今葛硕等人大肆攻伐我等,必是精英尽出,竹节岛上定然空虚,也就是一座守御阵法麻烦点,赵兄可否将那些捉来的溟沧派修士舍给我?我制了他们的元灵,前去骗开禁制,自然能拿下此处。”

    赵雄嘿嘿笑道:“听闻蓝兄曾有缘修得魔门**,正要一见你的手段,这些人本来还想慢慢享用,不过此事要紧,全给你拿了去吧。”

    他嘴中念念有词,把那只黑布袋拿出来一倒,就把二十多名溟沧派修士全部倒了出来。

    秃发妖修可没他这般能摄拿人的法宝,沉喝一声,只是抛出一根鹅卵粗的绳索,挥手上去一圈,便将这二十多人系成长长一串拖在身后,他往前一个跨步,一闪之间,便带了这些弟子出了阵势。

    他前脚才走,三妖眼前一huā,面前便出现一个粉妆玉琢,额前垂着留海的道童,他冲着三妖笑嘻嘻地说道:“几位可是对那灵枢飞宫禁无计可施?我奉我家恩师和罗潭主之命而来,特来相助你们。”

    这道童来得古怪,凭他们怎么看都瞧不出什么修为,但是此刻能踏入这阵中已经证明了他的身份。

    单娘子掩嘴吃吃一笑,媚眼一抛,腻声道:“小哥儿怎么帮我们?”

    道童嘻嘻一笑,道:“我手中有一件法宝,名为1摄空幡”乃是罗潭主和我家恩师亲手炼制,擅能收摄外物,若是修为足够,海岛山岳都能装进来,区区六座飞宫,自然不在话下。”

    说着,他炫耀似的拿出一杆黑sè长幡,对着方洪那座飞宫只是轻轻一晃,便把这座飞宫收了上来。

    三妖脸上俱都流lu出骇然之sè,这样的法宝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还是用来摄拿飞宫,若是用来摄拿他们,能躲得过去么?岂不是一装一个准?顿时望向道童的眼神都有几分敬畏。

    道童暗自得意,其实杆幡旗远没有这些人想得这么厉害,如不是这些化丹修士在这阵中闯不出去,又不能分辨前后左右的景物,怕触发了什么禁制不敢乱动,他也没那么容易摄拿上来。

    道童一笑,又往下一处地方而去,没多久,便把六座飞宫一一收摄上来。

    然后他对着三妖一稽首,笑道:“多谢几位道友出力,此番有了溟沧派六名化丹修士,又有近四百名玄光修士为质,投鼠忌器之下,溟沧派定然不敢放手强攻碧血潭。”

    只是众人三妖虽然做了下这等事,心头仍自忐忑,单娘子有点不自信地问道:“化丹修士对溟沧派来说倒也不算什么,这点人手当真能逼得他们不敢动手么?”

    这童子小脸上灿烂一笑,似乎有意卖弄道:“好叫诸位道友放心,那些玄光修士有不少出自溟沧派几位长老门下,自然是有用的,还有那六名化丹修士中,有一名是琳琅洞天秦真人的徒儿,此真人在溟沧派身份独特,溟沧派这位掌门当年得位不正,全靠卖了不少好处给世家,又得了这位秦真人支持才能当上掌门,但是上位后他却又有意打压世家,少不了要这位真人的支持,舍了这些弟子倒是可以,固然秦真人表面上不能说些什么,可她将来若是靠近世家势力,必然是这位掌门不希望见到的,是以他十有**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三妖见童子把事情说得如此透彻,又听了这许多不知道秘闻,不禁奇道:“小道长,你怎知道这许多东西?”

    童子神秘一笑,道:“当年溟沧派虽然一场血战,死了不少修为高深的修士,但还是有不少人逃了出来的。”

    说到此处,他突然神sè一变,苦着脸道:“哎呀,说多了,恩师又要责罚了。”

    他朝三妖一稽首,一转身便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