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七章 灵枢飞宫三泊战起

第六十七章 灵枢飞宫三泊战起

.    八日后,成王峰

    此处位于龙计大泽北方出口元成岛上的一座险峻高峰,再往北去四百多里便是苍梧山。

    此时山峰上空云雾搅动,一座星枢飞宫悬浮其上,这座飞宫长宽各有百五十丈,四个角上各有一座三层望阀,玄砖金瓦,玉阶铜柱,四下里氤氲彩气围堆翻卷。

    范长青坐在飞宫主殿上位正中,两侧一排金铜大柱下,分左右各自共坐着十名玄光修士,殿外还站着两百多名明气境弟子。

    只是此刻这些玄光修士似乎都是面有不满,si底下议论纷纷,有人抱怨道:“这张衍是什么来头,怎么让我等了这么许久?贺师兄和年师兄的飞宫早已走了,若是再迟些,怕是功劳全让他们得了。”

    “听闻是真传弟子,最近才成了玄光境,得了齐师兄看重这才一步登天。”

    “真传弟子”哼,那群坐享其成之辈,怕是与妖修从没动过手吧?”

    “我们这里,哪一个人不是跟随范师兄打生打死,从血战中滚爬出来的?这小儿凭什么来此?”

    范长青右手下第一位上,坐着一名头戴纯阳冠的俊秀修士,身上羽衣长袍,宽带高履,脚便趴伏着一只白羽飞鹞,顾盼间自生一股矜骄之气,听了这些话,他嘴角边微微现出一抹嘲弄之色。

    “任师兄”他身侧的修士凑了上来,低声道:“范师兄是否糊涂了,此行怎把这样的人带来?”

    任师兄一挑眉,斥道:“休得胡说,范师兄自有他的道理,你好生坐着,莫要多事。”

    他虽然看似说得严厉,可是神色中非但并无责骂之意,似乎还颇为认同,那名修士点点头,又坐正了身体。

    不管下面如何范长青坐在殿上高台处却是不说话只是闭目养神,待到正午时分他突然一睁眼睛,闪出一道亮芒,他脸上lu出笑意双袖一摆,站起身道:“张师弟来了。”

    只见一道蓝色逍光从外飞来,直入殿中,逍芒一隐,显出张衍身影他朝四周一拱手,从容不迫地说道:“见过范师兄,见过各位师兄了。”

    范长青笑着招呼,道:“来来来,师弟来我这边坐。”

    张衍依言上前,行走间顿时引来一片异样目光,有敌意,有鄙夷,更有冷嘲,他却毫不在意神色坦然一路走到那里站定。

    倒是很巧,张衍便是站在范长青左手上位,与那名任师兄遥遥相对,后者不免皱了皱眉,lu出一丝不悦之色,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

    张衍淡淡一笑,也不去理会。

    见人已到齐,范长青坐回主位,从袖中一块禁制牌符只一驱动,这座星枢飞宫隆隆一震便冲破云气,往北方三泊地界上雄飞而去。

    此次围剿三泊,师徒一脉负责橡剿碧血潭,而门中世家则负责攻打涌浪湖,双方互不搅扰。

    这星枢飞宫起了禁制之后,便是元婴修士也奈何不得,于杀阵中进退自如,可谓一件攻伐利器。

    门中此次一共遣三座飞宫一起出动,每个殿中都有一名化丹修士坐镇,彼此遥相呼应,一方遇袭,另一方就会飞速赶来。

    如这样的星枢飞宫,都为门中灵机院所造,只要材器齐备,人手充足,只需半年,便可造得三至四座,十几年来与三泊交战,除去被毁的,院中现有三十七座之多,而二流门派,只是一座便视若珍宝,这便是溟沧派玄门大派的实力所在了。

    行程之中,范长青分别将一众人等介绍与张衍知道,见到范长青对张衍笑语晏晏,态度和蔼,众人纵有不满,表面上也只得对他客客气气,但心底却都是不以为然。

    这时,一名明气弟子走上大殿,禀道:“范师兄,已到五龙涧,这地界中别无大妖,只有一条水蛇成精,领了三四百的族众在山中修行。”

    范长青抬手扔下一枚玉牌,冷声道:“剿了!”

    这名明气期弟子拿起玉牌,受命离去,到了殿外,一挥手,百多名明气弟子纷纷架起飞舟冲了下去,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此人便又带了那枚玉牌回来。

    只是这枚玉牌原本光洁无暇,晶莹光润,现下却有一丝丝血红色泽的纹路在其中游动。

    此是门中赐下的摄功牌,每杀一名妖修,便可将其一丝精血吸摄入内,日后在功德院中便可量血论功。

    张衍本以为会有一场激烈厮杀,哪知道这一路上,虽然他们又遇到了十几股妖修部族占据的山头,但是范长青每次只把一枚玉牌扔下去,便有明气期修士下去清剿,全然无需他出手。

    便是殿上那些玄光修士,也都是一个个闭目打坐,对外间的厮杀不闻不问。

    范长青笑呵呵转过头来,道:“师弟,你是不是觉得无趣?我与你说,头几日便是这样,这碧血谭越往里去,灵气越浓郁,妖族修为越高,而这外侧的妖族不过是修炼了百十年,便是有些法力高深的,也不过是堪堪化形,换我人修来看,只是开脉修为而已,若是没有玄光境之上的妖修出现,便不值得我等动手。”

    妖修虽然数目庞大,但修炼速度向来不及人修,那是因为开了灵智后,先前百多年乃至数百年的时间都需用在化形之上,便如罗萧修炼了两百多年,如今也不过是玄光第二重“耀夜如昼”的境界,这还是得了贝王真lu之助,才能一举突破原先樊笼。

    溟沧派门中资质杰出的弟子,多数是在一甲子内便修到了此等地步,两者之间相差极远。

    在碧血潭最外侧的那些妖怪,在妖修中被称为“野族”因为碧血谭有妖王坐镇,这里又灵气充沛,所以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妖怪依附过来聚居。

    溟沧派亦是每年都会派弟子出来清剿一番,一当磨练,二也可顺手除妖,免得污秽灵气。

    范长青那是长久做此事了,他带领的这些玄光境弟子每个人都与三泊妖修有过交手经验。

    飞宫行程快速,只一日之内,他们横扫一十二个山头湖岛。

    张衍心中计算了一下。除了逃走的,光是死在这些明气期弟子手中的妖族,怕不下三千之数,如果再算上另两个飞宫所杀,这数字恐怕要到达上万,不过这些妖族其中还包括未化形的蒙妖,那都是些不成气候,杀得再多也不伤碧血潭分毫。

    那些明气期弟子杀伐时,均是以飞剑攻敌,法旗护身,只是连番大战下来,法器都是损折了不少。

    到了日入时分,飞宫便悬在一处湖泊上空不动,范长青命人前去开了房,又取了一批飞划法旗重新分发下去,然后吩咐值守弟子留下外,其余众弟子都遣散了回去休憩。

    这星枢飞宫中有阁楼屋宇,也有回廊亭台,hua池水榭,住下百数人也不嫌拥挤,身为玄光修士,又得范长青刻意关照,张衍也分得了一处前后五进的院落。

    坐在三层楼阁之中,一眼望出去便是一片碧绿池塘,岸边柳枝摇摆,绿荫掩映间,粉色荷hua香浓,白藕喜人,还有飞鸟往来啄食,使人丝毫不觉此刻身在云中。

    只这些外象纵然美不胜收,也不及提升自家修为重要,张衍只是看了几眼便收回目光,入定打坐去了。

    到了第二日,众人重新聚在大殿之上,只是直到现在,溟沧派还没有真正越过碧血潭的地界,还在对方的忍受范围内,因此并不会遇上什么大敌,所以又是重复前一日所为。

    接下来连续四天,都是如此度过,这时差不多已将碧血禅外侧的妖族剿杀干净,不过越到后来,所能见到的妖修便是稀少,显然是觉察到溟沧派这次恐怕是动真格的,因此不是躲藏起来,便是逃散了。

    连续杀伐了几日夜,范长青手中多出了十二块玉牌,每一块玉牌如今都变成了血红色,他将此牌符分发下去,几乎每一个玄光境修士都有一块。

    便是张衍,也分到了一块。

    每一块牌符中有五百条精血,证明斩杀过五百妖修,拿回去交到功德院上,便是一小功。

    张衍连动手都没有,只是跟着范长青转了一圈,轻轻松松便拿到了一功,想起那些打生打死的明气弟子,辛苦了几日也拿不到半点功劳,心下暗自感慨,这便是修为和身份高下的区别了,若是他不是真传弟子,若他不是玄光修士,怕也和那些明气弟子一般,只为他人辛劳拼杀,便是死了,也没人多问一句。

    范长青见他久久不曾开口,还以为张衍年轻,看不惯这种行径,便耐心解释道:“师弟莫不是以为师兄我苛责那些弟子?错了,那些弟子入我门中无非是求个大道法门,丹药法器,我等岂能白白赐下去?

    此番却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况且没有我等,他们也无法放开手脚剿杀妖修,此举他们都是心甘情愿,况且,这也是给了他们一个磨练之机。

    张衍微微一笑,道:“范师兄言之有理。”他将手中玉佩一收,便纳入了袖中。

    他可没有那么清高,这五百妖修尽管修为不高,但要让他自己去杀,那要杀到猴年马月?眼下能轻松到手,又何乐而不为?

    放眼扫去,旁侧那些玄光境修士也一脸理所当然,都以为这是合情合理的。

    来到这里,自然要守这里的规矩,只要不侵害自身,何必去当出头鸟?

    范长青一怔,见张衍识情知趣,显然不是他心中先前所想那样,也是松了口气,笑道:“张师弟好好休息,明日我等深入碧血谭,便需玄光境修士出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