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章 玄光滔空卷血云(下)

第六十章 玄光滔空卷血云(下)

    坐在洞窟里,张衍盘膝闭目,凝神入静。

    他并不刻意急切的去催动盘踞在xiong中的玄光,而是将心神沉浸其中,慢慢找寻其中的灵机。

    这一大片玄光现在如一滩死水,仿佛团成一块块垒,不肯泛起哪怕一丝bo澜。

    但张衍并不急躁,他知道,要一点点去搅动这片玄光,ji发其中灵xing,这最先几步是最难的,不是不动,而是火候未到,正如煮水加薪,熔铁化液,要有足够的耐心。

    时间一天天流逝,他彷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已经有四天了。

    在洞窟口望风的苏奕昂突然变得莫名的紧张起来,在修炼了觅源经,又吞食了不下上百yin魔之后,如今他对哪怕一点点气机的变化都是敏感非常,先前几次他都是提前发出了警示。

    现在尽管还没有什么变化要发生,但他却能感觉麻烦要来了,而且这股危险感越来越近,逼迫他几乎要跳起来,焦急地望了一眼闭目不动的张衍,他小声道:“老爷,他就要来了。”

    张衍没有反应。

    苏奕昂又小声叫唤了几声,张衍仍旧是毫无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苏奕昂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老爷老爷,他来了,来了啊!”

    张衍听到了他的话,却丝毫不为所动,他此刻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内,只觉自己的神hun和沉浸入了那团玄光之中,两者几乎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似乎只需轻轻一推,便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他同样感了那股危险气息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但却镇定如恒,全然不去理睬。

    就在这时,那久久不动的玄光突然一动,如煮开的沸水一般,先是一点点跃动,接着开始翻腾旋转,而且速度越转越快,最后竟整个疯狂涌动起来。

    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能不能冲过去全看这一次了!

    “老爷,他来了,他来了!他就在上面!”

    苏奕昂的语声中多出了一丝惊惶,不用看,他也知道李为德正站在上空向下俯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没有冲进来。

    张衍不言不动,心神随着xiong中玄光不停翻腾,如大潮大浪不停冲撞堤坝。

    几番冲击之后,那丝关卡似乎有了一丝松动,他不刻意推动,任由bo涛自起风浪,一bobo不停向上冲涌。

    到了最后,心神随着一股力量忽忽往上一浮,耳边只闻“轰”的一声,似乎打开了什么东西,身躯不由大震,一红一金两道光芒从头顶一跃而出,起在空中,红如浆岩,金似太白,两道玄光互相绞缠夹磨,拧成一股,一时星火飞溅,竟如烘炉熬铁,滚砂磨刀,嚓嚓逼出一道热灼锋锐之气。

    玄清照心通体明,灵光一觉却凡形!

    这团光芒甫一出现,便如同出生婴儿舒张拳脚,向四方一展,旋动若舞,一时光芒绽放,金红两sèdàng开束缚,所过之处岩石如腐粉般簌簌而落。

    张衍双目一睁,两道精芒如夜中星辰般闪动,整个洞窟内光芒大放,将一切都照得纤毫毕现,顿知自己已踏入玄光第一重,“灵明初照”之境!

    他不禁哈哈大笑,放声吟道:“金风一起烈火舞,玄光滔空卷血云。”

    吟罢,玄光将身体一裹,整个洞窟轰然一震,一道金红光芒冲天而起!

    李为德找到张衍时本来大为兴奋,准备一气杀进来,可是之前他与张衍几番交手,对他印象可谓深刻,怎么也想不通他会突然之间自掘坟墓,深陷死地。

    这极度不合常理,因此他怀疑张衍弄鬼,因而一时之间没有冲进来,他小心谨慎的在周围盘旋了两个来回,确定了确实没有什么花样,神sè一松,便准备杀进去。

    却在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刚烈炎炎,锐气横空的光芒飞腾上来,还未近前,就冲得他玄光一阵乱颤,气息紊乱,不由大惊失sè,拼命往旁侧一躲,头顶冒出一只血红sè大手放在前方一遮。

    哪知这道玄光沛然莫测,“嗤啦”一声卷去了他半只玄光血手,李为德心头一阵绞痛,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在空中连连倒退,脸sè不禁大变。

    定睛一看,发现站在眼前的,居然是自己苦苦追索那个小辈!

    只是此刻,张衍却双目如电而闪,头顶之上dàng漾着约有二十余丈大小的两sè云霞,如火似光,其形烈烈,其声铮铮,只在近处一观,便有一股滚灼翻沸之意扑面而至,让人不觉呼吸一顿。

    李为德面现震惊之sè,不自觉失声道:“玄,玄光?”

    明明只是一个明气修士,怎么眨眼间,便成了与自己修为一般无二的玄光境修士?

    张衍xiong中此刻畅快难言,有心一试这玄光威力,眼下这血魄宗修士正是绝佳试手之人,而且这人追了自己多日,正好借此机会一宣xiong中闷气!

    是以他也不用法宝剑丸,意念一起,头上浩浩dàngdàng的玄光向前一展,便如瀑布下挂,冲冲dàngdàng往李为德虚立之处卷来。

    李为德被那锐火锋利之气一迫,肌肤疼痛yu裂,双目更是如针扎一般,不由大惊,连忙举手遮眼,情不自禁向后退去,头顶上亦是冒出一只血sè大手往下一拨,试图将其挡开,只是一绞之下,非但格之不动,那只血sè大手被金火之光一磨,反而被消去了一大片。

    心血相通的玄光被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李为德大叫一声,连连吐出几口鲜血,心中惊怒道:“不可能,明明此人才练成玄光,怎生如此厉害?”

    如果说刚才吃亏是张衍出其不意,然而这一次玄光对拼却来不得半点虚假,自己明显落于下风,顿时知道正面硬拼绝对不是对手,他往后一仰,强忍痛意,从袖中mo出一只灰白sè的精镯,对着张衍劈手一打,大叫道:“小辈、岂容你猖狂!”,这只精镯往前一飞,霎时大了一圈,破空之时发出浑浑闷响,沉实厚重,仿佛有万钧之力,旋转中带起一股轰轰声势,直往张衍头上砸去。

    张衍本待取出法宝相迎,只是却心中一动,暗道:“传闻太乙金书中的玄光一成,便能媲美飞剑法宝,不知是真是假?”

    当下伸入袖中的手一顿,意念转动间,头上那浩浩烈烈的金火玄光便向上一迎,只一卷,便将这只精镯裹了进去,随后只听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传出,金风烈火如绞盘一样不停夹磨此宝。

    须臾之间,玄光便收了回来,而那只镯子竟被凭空磨去,连一丝渣滓都没能剩下!

    看到此景,李为德目瞪口呆,眼中浮出难以置信之sè,心头寒意大起,“此人不知修炼了什么上乘功法,玄光一成居然威烈如斯,再斗下去未免不智!”

    这种玄光,简直将金火两势的威力发挥到了极点!对敌时哪还需要什么运转法门?只要简单一个横扫,除非玄光三重境的修士,已将玄光凝练如一,化灵为真,否则谁能抵挡得住?

    想到此处,他顿时丧失了斗志,哪里还敢停留片刻?驱动玄光往身上一裹,一闪之间,便远远逃遁了出去。

    张衍脸上微lu嘲弄之sè,略略一想,也不放出龙牙飞舟,头上金红光芒向下一落,将整个人卷了进去,霎时火气弥漫,金风四溢,一道烈芒如虹而飞,便向李为德逃跑的方向衔尾追去。

    有玄光罩体飞行,此时他飞遁之速,完全不是明气期可以比拟,行进间也全无半点滞涩,上下腾挪辗转毫不费力,直有一种感觉天地之间,任凭纵横,随我往来的畅快之感。

    李为德毕竟在在飞遁速度上并不快,两人一追一逃,张衍即便未尽全力,也在一刻之内追了上来,他微微一笑,遁光又快了几分,一下便拦在李为德前方。

    身上玄光不管不顾往下一刷,迎头罩来,李为德大叫不妙,只是他一身本事全在玄光之上,明知道对方仗着玄光威力在他之上硬吃自己,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同样将玄光运出来遮挡。

    张衍玄光并不一下刷落,而是左一道,右一道,轮番下扫,将李为德原先还算完整的血光撕扯的七零八落,破碎不堪。

    每折损一分,李为德的脸sè变苍白一分,嘴角边也是不停地溢出鲜血,他并不知道,这是张衍迈入玄光境之后把他当作练手对象,是以舍不得一下杀死,心中还以为对方在戏耍自己,他目光中不禁隐隐有一股疯狂决死之意透出,大吼一声,不再留手半分,身上剩余的十七条血虫一起杀出,整个人亦是化为一道血影,合身向前往张衍处一扑。

    远远看来,一小撮凋零血云向着一大团金火大盛的光源冲去,其形状简直如同飞蛾扑火。

    张衍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早早寻思,那便成全了你。”

    他袍袖一挥,一大片金火玄光横扫而过,将身前十丈所有之物一齐卷走。

    待玄光一敛,周围变得空空dàngdàng,无论是血肉肌骨,还是飞剑道袍,已然被尽数磨去,再不留一丝痕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