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八章 沉香遁逃 魔血玄光

第五十八章 沉香遁逃 魔血玄光

    张衍一划斩了李为民,身形停也不停,一道剑光便顺势穿出了烟云。

    他对掉在地上的旗幡并不去理睬,烟云四周围有十多名血魄宗弟子,更有一名玄光境修士正往此处飞速赶来,如果一旦被缠上,那就真的走不了了。

    至于能不能抓住这丝空隙及时逃出去,那就看谢宗元自己了。

    此刻龙牙飞舟上众人却是看不透烟云中的情形,刘韬沉声道:“也不知道张师兄成了没有。”

    方震冷嗤道:“异想天开,那人岂是那么容易斩杀的?张衍怕是此刻已折在了阵中。”

    就在此时,却听他身后一名修士向前一指,大喊道:“看,烟云散了!”众人都是一怔,齐齐往前往看去。

    尸烟主幡失了人驾取,剩下的副幡不再动弹,自然定不住那些烟云,开始慢慢崩散了。

    刘韬神情一振,扭头大喊道:“谢师兄快走,张师兄成了!”谢宗元早在张衍冲入烟云中时便做了好准备,见此情形,半丝犹豫也无,牌符一挥,沉香舟起在空中,一道光芒便划空而过,直往水柱中冲去。

    方震原想也跟上去,只是向前迈了一步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动作,心中暗道:“血魄宇弟子岂能没有后手?谢宗元不智,此是自寻死路之举,我却不需与他陪葬!”

    只是,接下来的情形却矢出他的预料。

    李为民突然之间被杀,导致在场的血魄宗弟子一时之间都有些不知所措,反应慢了一拍,以至于此时竟然没有人上来阻拦谢宗元,沉香舟居然顺利无比地冲入了那倒卷的水柱中,再随着水流向上一浮,眨眼间便不见了。

    方震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方,谢宗元居然就这样成功逃了出去?心中不免大起后悔之意,刚才如果看准时机,未必不能一气冲出去,只是眼下……

    他望了望天边正火速飞来的那道血光,又看了看下方乱作一团的血魄宗弟子,一咬牙,大喊道:“随我杀出去!”

    向前一纵,跃出龙牙飞舟,直往那水柱方向飞逍而去,身后三个修士一向唯他马首是瞻,此时听了招呼,亦是毫不犹豫跟了上来。

    按照他们原先所议定的计划,送走谢、冯二人目的已然达成,此时便应该及早退走,避免与拥有玄光境修士的血魄宗弟子正面硬拼,再耐心等待溟沧派门中派遣修士高深的修士前来救援即可。

    可是无论是刘韬还程安,见似乎没有几步便能出了魔xué,逃生希望就在眼前,而且谢宗元和冯铭两人走得又是那么容易,心中都经受不住这份youhuo,原本的想法顿时动摇了起来。

    在魔xué之中毕竟太过危险,而向前一步,说不定便能出了此处,又见方震带头冲去,两人心中一发狠,也是跟着冲了上去。

    方震也知道这是生死一线,那名玄光修士若是及时赶上来,他便走不了了,因此全力催动五火神兵圈在前开路,一团团火焰不要命的泼洒出去。

    在他毫不留手的冲击下,不但将前方烟云轰破,连带血魄宗的弟子也不得不暂避锋芒,都被驱赶到了一边,竟真被他一路闯了过去,眼见那倒卷的水柱近在咫尺,再有一步他便能逃出生天,心中不由大喜过望,一时间不禁忽略了其他,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血线却朝着他这里破空飞来,几乎眨眼间便到了面前,等惊觉时已来不及反应。

    “扑哧”一声,他凄厉惨叫一声,那条持有五火神兵圈的手臂竟被一下摘了去。

    那条血线好似活物般在那条手臂上一绕,顿时将血肉骨头吃了个干干净净,只余神兵圈向下落去。

    他身后三名修士见状,脸上都是浮出了恐惧之sè,哪里顾得上方震死活,一个个争先恐后越过了他,要抢先冲出去。

    血芒一闪,一人凭空出现了三人前方。

    其中一个修士一时来不及躲闪,竟然就这么撞了上去“砰”的一声,他整个人都爆成了漫天血肉,再见血光一卷,所有一切须臾间便消失不见。

    身后两名修士不禁大骇,连忙止住身形,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穿红袍的修士站在前方,此刻正冷冷看着他们,面目更是yin沉的可怕。

    两人感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袭上身来,都是大叫一声,一起祭出了手中法宝,只见一把飞剑和一枚白sè石子往空中一起,再同时奔向了这名修士。

    李为德眼中的轻蔑之sè一闪而过,双手环抱,飘在那里不动,身上浮出一片血sè玄光,横着一扫,竟两人连人带法宝一起卷了进去,一挤一压,便将两人血肉吞噬了个干干净净,不剩半点痕迹。

    这便是玄光修丰的强横所在!面对明气期弟子,你若没有上好法宝护持,只用玄光一扫,便是身死hun消的下场!

    方震看得心胆俱裂,他失了的神兵圈虽然能召回来,但是对方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也算是有决断的,立刻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转身就跑。

    李为德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抬手向前一指,一条血线从指尖中冒出“嗤”的一声便打在方震后背上。

    方震不由向前一扑,身躯晃了晃,居然安然无恙,继续向前逃去。

    李为德眼中泛出异sè,冷哼一声,道:“以为一具宝甲护身便能护住你么?”

    他身躯不动,头顶上冒出两只十丈大小,血气弥漫的大手,向前一伸,眨眼间便横过二十多丈的距离,一下便把方震如玩偶般拿在了手里。

    两只血手一只抓头,一只抓脚,将方震抬了起来,往两旁一撕,他一声惨叫,就被扯成了两段,一丝元灵便飘了出来。

    血光向上一卷,李为德正待将元灵吸走,可突然之间却觉双目一疼,只见方震元灵上冒出一团亮光,将其元灵护住,只一撞便生生破开血手,再往不远处水柱里一钻,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那掉落地上的神兵圈也是平空一跳,离地飞起,跟着一起去了。

    李为德皱了皱眉,知道此人必是得了大能修士的护持,使得元灵不至于被人灭杀,不过逃都逃了,他索xing不再去想,目光一转,落在刘韬和程安身上。

    刘韬正祭起dàng海碑,将几名血魄宗弟子压在地上,却觉得身躯突然一紧,似是被什么极为危险的东西盯上了。

    他刚才已看到了方震的下场,知道自己是跑不掉了,心中暗叹了一声,不去看冲来的李为德,而是转头向龙牙飞舟上望去,见有一道蓝sè光芒飞向了那里,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下来。

    浓郁的血腥气涌了上来,一道血光往下一卷,便将他吞了进去,又是一道血sè玄光一卷,把程安也裹了进来,李为德身形不停,直往龙牙飞舟上扑去。

    不过十几息的时间,除了逃出去的谢宗元和冯铭两人外,意图冲出魔xué的溟沧派弟子都被他杀了干干净净。

    蓝芒一闪,张衍在龙牙飞舟船沿上站定,目光中平静无比,这一切他都看得清清楚楚,轻轻一叹,转头对一脸紧张的陈夫人说道:“陈夫人,走!”

    见张衍神情镇定自若,陈夫人心中也是一定,她此前因为修为低微,是毕一直负责驾取飞舟,并未上前战斗,而且没有找到自己夫君,她也没有要想着冲出去,因此一直留在了这里,现在倒是得以幸存。

    此时听了张衍关照,她手拿牌符一晃,龙牙飞舟轰隆一声,急速飞驰起来。

    李为德正往这里赶来,见飞舟速度越来越快,眼中厉芒大盛,袍袖向前一挥,便有两道血线飞了出去。

    这两道血线速度极快,张衍只来得及一闪身,陈夫人却躲闪不及“扑哧”一声被血光洞穿前xiong,惨呼一声倒在地上,手中牌符亦是掉落在地,这血光往上她身上一扑,便将她浑身血肉和元精啃了干净。

    而飞向张衍的那道血线竟然在空中转了个弯,又一次向他扑来,如此近的距离下,他来不及做别的动作,将一物往空中一抛,只见一个有着双翼的盾牌横在眼前。

    只听“咔嚓”一声,盾牌便断折了下来,而那血线与其一撞,也是化为一条淡淡血气消散而去。

    张衍向前几步,一把将陈夫人丢下的牌符拿起一催,本来失了人驾取,速度一缓的龙牙飞舟又一次加快了。

    他觉比时危机未除,因此毫不迟疑取出“载和气淳罩”往空中一祭,顿时一道毫光泼下将他罩定。

    果然,那吞陈夫人的血线原本蛰伏不动,此刻突然跃起,往上一窜,却一头撞在了光柱上。

    这光芒牢固无比,任凭血线怎么冲撞,站在其中的张衍也是巍然不动。他抬头向远处一看,见李为德还在紧追不舍,冷笑一声,连连催动手中牌附符,飞舟速度越来越快,李为德眼睁睁看着张衍越飞越远,最后不得已停下了身形,目光yin冷地看着前方那渐渐变成了一个小光点的龙牙飞舟,冷森森道:“为民,你放心,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也必杀此人,为你报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