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三章 五火神兵 化丹血魄

第五十三章 五火神兵 化丹血魄

    张衍冲出云霞笼罩的范围后,将头上“载和气淳罩”一收,再将玄光之种往剑丸中一附,遁光一起,便闪了出去,重又来到上空。

    他止住身形,袍袖一甩,撞心锤便向着那名拿着灌云钵的修士当头砸去。

    那名修士没想到本来张衍还在重重围困之中,一眨眼间居然来到了自己面前,见一只散发着红芒的大锤向自己处飞来,立刻知道是一件法宝,此时来不及闪避,连忙将灌云钵往前面一挡。[bsp;   “当”的一声,一股巨力传来,手中灌云钵拿捏不住,顿时脱手而飞。

    张衍眼中光芒一闪,骈指向前一点,星辰剑丸紧随其后向他杀来。

    这名修士见状,骇极大叫道:“师兄……”

    话未说完,一道蓝芒便已从颈脖上一闪而过,顿时身首分离,从空中跌落。

    张衍与此人尸首擦身飞过,一挥袖子,震散元灵,再伸手将其掉落的灌云钵一接,往乾坤修囊中一扔,神情淡淡道:“你师兄自身难保,又岂能来救你?”

    说完,他缓缓抬头往上看去。

    尽管他眼神平静无波,位于上方的韩全德却看得心头满是寒意,连捏着紫星河月罗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

    与张衍交战到现在连一刻时间都没有,己方已经连折两人,他知道不妙,心中顿时萌生了退意,罗带一挥,洒出一片璀璨云霞以作掩护,扭头转身就跑。

    张衍看着他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戏谑之色,伸手一拿,落在地上的那柄风雷叉便被他凭空摄入手中,亦是往袖囊中一扔,这才架起遁光,一路追去。

    他遁光极快,只数息之后,便赶了上来。

    韩全德暗暗叫苦,与使用剑丸的修士交手最是头疼,这类修士若有一枚上好剑丸相助,遁速飞快,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反而自己只要一个不慎,便会丢了性命。

    知道厉害,他又哪敢背对张衍?忙不迭地停下身形,拼命晃动罗带,令其生出片片彩色云霞,护住自己周身上下,此时他已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为保住自己一条性命。

    张衍到了近前,剑光一收,显出身形来,见眼前情形,冷冷一笑,法诀一掐,星辰剑丸跃起空中,自上方斩落下来,而如意神梭则在他驱使下绕了一圈,往韩全德背后奔去。

    连番对敌后,他手中这两件东西的配合已经娴熟无比,能从各个角度进行袭杀。

    一时之间,一青一蓝两道光芒围着韩全德上下追逐翻飞,令他不得不拼尽全力催动紫星河月罗抵挡。

    不过,虽然他看起来狼狈万分,但无论是如意神梭,还是星辰剑丸,面对那灿烂如烟霞的云带却都是斩之不动,一贴上去,不是被柔柔地弹开,就是转动间迟滞了一下。

    韩全德在霞光中大喊道:“张衍,你我本无仇怨,何须如此苦苦相逼?你放我离去,我自然会记你的好处,将来定有补报,不然今日我奉陪到底,看你能奈我何!”

    张衍闻言失笑道:“你以为我便拿你无法了么?”

    他伸手一召,唤了如意神梭回来,又将“载和气醇罩”往祭头顶上一祭,霎时,一道光芒垂下,罩定周身,随后起步往前一踏,便朝着那厚重的云霞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云霞四散,眼前顿时为之一空,显露出韩全德那满面惊骇欲绝的神情,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一道蓝芒闪过,“嗤”的一声,头颅便高高飞起,殒命当场。

    张衍一挥手,星辰剑丸跟着上去一绞,便将韩全德的元灵和尸身一并搅得粉碎。

    他一掐法诀,召回剑丸,看到天空中的紫星河月罗正缓缓飘落,上去几步,一把抄在手中,拿到近前看了看,暗道:“此物倒是适合女修使用,我如今法宝不少,不如拿回去送予罗道友。”

    就在这时,他若有所觉地向远处看去,那里似有光芒闪动,显是有修士驾驭飞舟一类的法器正在朝这里赶来。

    他神色微微一动,暗道:“不如看看是谁再做计较。”

    他按下云头,左右张望了一眼,看见前方不远有一处乱石堆,眼前一亮,走前了几步,便躲藏了起来。

    没多久,一架飞舟来到此处上空,上面站着两个身着黑袍血魄宗弟子。

    其中一人“咦”了一声,道:“适才见此处宝光冲天,隐隐有杀伐之声,怎么到了近前却没有了?”

    另一人观察了一下四周,又闻了闻,沉声道:“此处灵机紊乱,还有不少血腥气,定是有人在此地交手,或许还未走远。”

    就在两人说话间,突然天边一声闷响,不由齐齐转头看去,只见远方一朵猩红色的血云冲天而起,如同夕阳霞照,连半个天空都被一起映红,醒目至极。

    先前那人惊道:“是我血魄宗的烟讯云!怕不是哪位师兄截住了溟沧派弟子,唤我等前去相助。”

    另一人神情兴奋地说道:“居然用了讯云,看来抓住不少大鱼,好!若是能将此地的溟沧派弟子一网打尽,也免得我等再苦苦四处搜寻。”

    “说得极是,走!”

    两人一拨飞舟,掉转头便往红光冒出的地方赶去,须臾便不见了踪影。

    见两人离去,张衍从藏身的地方了出来,他抬头看了看远方那一层浓烈的血色,脸上若有所思,片刻后,他眼中射出一道锐芒,抬手将剑丸祭出,遁光一闪,亦是朝着那里飞去。

    他速度极快,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便见前方天空中人影闪动,血光飞腾。

    小心翼翼地来到了近前,他找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隐下身形,再往场中一看,这才发现,居然是八个血魄宗弟子正围着方震等一行五人,双方正隐隐对峙着。

    血魄宗弟子虽然人数占优,但只是各自都放出了自己的血魄在周围游走不停,却一点也不着急动手,只是不一会儿,周围便又多了几人出来,人数很快超过十人。

    讯云一出后,他们分散各处的同门都在往这里赶来。

    冯铭看着周围的血魄宗弟子越来越多,一脸焦急,道:“方师兄,现在可以动手了么?”

    方震却表情轻松,道:“急什么,再等等,待再多几名血魄宗弟子前来,到时一起杀了。”

    冯铭担忧道:“就怕是谢师兄他们撑不住。”

    方震撇了他一眼,不悦道:“谢宗元是谢氏弟子,自然有保命手段,怎需你来担忧?况且我们此次计划,便是由他们引开那名玄光修士,我们将剩下的血魄宗子弟尽数杀了,如果人太少,我们原先的筹谋岂不是落空?你好好给我守着,等等多杀几名魔道贼子,回去我也好给在师尊面前给你请功。”

    冯铭迟疑了一下,又出言道:“方师兄,我等皆在魔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都是一门弟子,纵是平时不对付,这里却不能再计较了,再不动手,怕是等那血魄宗的玄光修士抛下谢师兄来此,我等便走不脱了。”

    方震哼了一声,不过他好像也听进去了冯铭所言,有点不情愿地拿了一只三尺大小的金圈出来,脸上冷酷一笑,便往一个拿着长幡的血魄宗弟子处一掷。

    这名血魄宗弟子见状,立刻拿手中幡旗去挡,却听旁侧有人惊呼一声道:“不可!”

    这名弟子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那金圈上突然窜出一个浑身闪动着紫色火焰的火人,如有灵性般往他身上一扑,顿时将他裹了进去,再原地一旋,轰然一声炸开,此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化成了一滩灰烬。

    方震冷哂一声,举手便将金圈召了回去。

    有一名血魄宗弟子喊道:“诸位师兄小心,这是五火神兵圈,专克阴邪之物,前次师尊的血魄便是折在此人手里。”

    这句话一说出来,周围的血魄宗弟子都是往后退了几步,向外散开了一圈,显然对这件法宝颇为忌惮。

    方震脸上浮起嘲弄之色,哈哈大笑道:“既然知道我手中宝物厉害,那就乖乖受死吧!”

    他拿起金圈脱手一甩,又将其朝着另一名血魄宗弟子投了过去。

    就在这个当口,一道红光突然从远处飞来,不偏不倚挡在了五火神兵圈的去路上,只听“当啷”一声,这只金圈居然被震了回去。

    方震不由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名穿着血衣的修士站在场中,此人披头散发,面目倒算是英俊,只是鼻呈鹰钩,目光阴沉,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

    血魄宗众弟子一看,都是齐齐跪倒在地,恭敬道:“见过师尊!”

    在远处观战的张衍一听,心中一惊,莫非这就是那个化丹修士?但是仔细看了一眼,却发现此人虽然面目与常人无异,但身体却飘忽不定,像是魂魄一类,顿时放下心来。

    方震开始也是脸色大变,随即他看了几眼后,却仰天狂笑起来,道:“我道是谁,原来还是一头化影血魄,你若是真身到此,那我是必死无疑,可眼下你却是吓不倒我,怎么,莫非你又忘了上次吃得苦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