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二章 风雷电火 力敌三宝

第五十二章 风雷电火 力敌三宝

    听了韩济所言,张衍看了看他,笑道:“韩师兄竟然随身带有玄血丹,莫非你早有打算?或者说,你早知道此地有血魄宗弟子?”

    韩济苦笑道:“张师兄误会了,我在玄功修行停滞不前已有六年,知道此生无望,所以早有意转练魔功,去年花了偌大心思才得了一本魔门经,原打算借此次入魔穴的机会在处捕捉魔头修行,再服下此丹增加功行,事先确实没想到有血魄宗弟子在此。”

    似乎为了增加说服力,他从袖子中取出一本册,双手捧着,递到张衍面前,“师兄你看,便是这本了。”

    张衍接过看了一眼,见面有“觅源经”三个字,点了点头,知道这是魔门中与“一气清经”地位相等的功法。

    不过要练这本法门,却是要把自己之前练得法门全部推到重来,张衍倒是不禁对韩济此人有些另有相看了。

    毕竟一夜之间,将二、三十年苦修俱都作流水,能狠得下这个心的人并不是很多。

    韩济脸露出一丝酸涩之意,道:“如今这里血魄宗弟子不少,我若是说出自身来历,他们当也不至于过分为难于我。”

    张衍想了想,发现的确如此,如果韩济去投靠血魄宗,对方就算不收下他,也暂时不会对他如何。

    一来是韩氏是溟沧派五大姓之一,身份特殊,可做利用的地方太多;二来韩济熟悉溟沧派内情,甚至有很多大族秘闻,这却不是能随意打听到的;三来他与韩氏有仇恨在身,又愿意废去一身玄功,且连玄血丹都送了,这份因果实在太大,接下的人必得偿还。

    而且退一步说,就算韩济拜师不成功,对方也没可能不收玄血丹,对于这个能提升自身修为的魔丹,魔门弟子是无法抵挡这个诱惑的,这对张衍自身来说,却是极其有利的。

    如果没有化丹修士到来,张衍自信即便不敌,也能及时脱身,不过他并不知道血魄宗弟子有多少人,实力究竟如何,好在月中十五就要到来,方震,谢宗元等人如果要逃离出去,必是要往魔穴入口一行。

    相信血魄宗弟子也肯定有所防备,能调动的弟子定然都会到场,到时双方必有一场生死恶战。

    到那时,他也可以前去查探一番,如果对方没有什么大能修士,他便可以放心在此处修炼,如果有,大不了拼死一搏,能不能冲出魔穴就看自身造化了。

    想到这里,张衍望向韩济,道:“韩师兄,却下定决心了么?”

    韩济一脸坚定,毅然道:“张师兄,你凡民出身,却能入得下院,再一路成为真传弟子,实是百年难得一见,我韩济虽不及师兄,却也有一番振作之志,不试一试我又岂能甘心?”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洞窟外有人冷哼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张衍你这小贼在背后弄鬼!还有韩济,你还乖乖受死,免得再多生事端。”

    随着这话音响起,一个脸型狭长的中年修士大步踏入洞窟。

    韩济猛然站了起来,双目满是怒火,道:“韩全德!是你!”

    看到此人,张衍却端坐不动,脸并无半点意外之色,只是叹道:“既已走了,又何必回来送死?”

    听到这话,韩全德哈哈一阵大笑,厉声道:“张衍,我韩氏之事你也敢插手?难怪封师弟说你异日必是我世家之拦路虎,看来还真是说得没错,不过他只说对了一半,今日你若死在此处,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封师弟?

    张衍眼睛一眯,目光中陡然划过一丝精芒,手中剑丸勃勃欲动。

    韩全德又转向韩济,指着他说道:“韩济,原来那枚玄血丹在你的手里,是你那死鬼老母偷来的?哼,小门小户出身,果然手脚不干净。”

    韩济双目发赤,指着他大吼道:“韩全德,你也不过是得了赐姓一介奴仆而已,你有何资格说我?你今日辱我阿母,我誓杀汝!”

    被揭了老底,韩全德脸面挂不住,见两人似要动手,心中一惊,这里洞窟狭小,怕是施展不开,他也是干脆,向后一个倒仰,直接飞出洞窟,并大喊道:“两位师弟,与我一起动手!杀了此二人回去领功,家主自会重重有赏。”

    外面传来两声应答,张衍和韩济一起走出洞窟的时候,发现三个人站在空中,左面那人,一柄风雷叉,面似乎有噼啪的电芒闪过,而右面那人,则托着一只沉甸甸的描金木钵,好像也不是凡品。

    而韩全德,则是拉出来一条形似烟霞的长带,摆动间若星璀璨,夺目生辉。

    他们三人能连番逃过血魄宗弟子的追杀,那是因为身也俱有法宝在手,只是先前对付韩济却不曾用出来,此刻面对张衍,真传弟子的名头还是很有威慑力的,顿时将法宝都将亮了出来。

    韩济一见,却是面色大变,道:“张师兄小心,那是风雷叉,灌云钵和紫星河月罗。”

    他又盯着韩全德,道:“韩全德,果然背后还有大娘在指使,否则这紫星河月罗你是哪里来的?”

    韩全德又是一阵大笑,道:“韩济,你到今日才明白么?我实话于你说,你那死鬼老母之所以能偷得那本功法,便是夫人有意为之,待你修得功法之后,此事也是夫人命人暗中捅到老爷那里,这才下令将她杖毙。”

    韩济闻言,目眦欲裂,气血涌,正要不顾一切冲去,肩头却被一只手按住,回头一看,见张衍对他摇了摇头,道:“韩兄,你先走。,这里我来应付。

    韩济立刻冷静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师兄,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玄功低微,帮不忙,也不能拖累你,我韩济也是大丈夫,一言九鼎,先前所言若有违背,叫我天诛地灭,神魂俱亡!”

    说完,他向张衍重重一拱手,一转身,头也不回地飞遁离去。

    “嗯?想逃?”韩全德眉头一皱,一挥手,道:“傅师弟,去阻住他,别叫他跑了!”

    “是!”

    那举着风雷叉的修士应了一声,正想有所动作,却见一点蓝芒飞空而至,就要过来阻他,他哼了一声,举叉一挥,霎时,平地卷起了一阵黑风,并且其中隐隐有青雷爆响之声。

    眼看这剑丸就要被黑风挡住,没想到蓝芒突然一长,凭空由半拳大小的光点变成一道三尺长短的芒梭,速度也是陡然快了一倍,还未等黑风卷来,就从他的脖子一穿而过,再顺势一绕,顿时如切豆腐一般将他的头颅斩下。

    无头尸体从空中掉落,正好被那喷来的黑风卷住,噼啪爆响之声传来,身法衣,护身玉佩一起被毁去,最后黑风又将尸体一卷,只一眨眼间,便将血肉消磨的干干净净,不复半点痕迹。

    失去主人操控的风雷叉也从半空坠下,“啪嗒”一声掉落尘埃。

    张衍只一合之间,就杀死一人,剩下两人俱是大惊。

    “师弟小心,这张衍已凝结玄光之种,可将剑丸随意变化。”

    韩全德一脸凝重,背却是冷汗直冒,若是刚才那枚剑丸一开始便对他而来,怕是自己已经被斩于剑下了,而且这张衍如果是借了剑丸一门心思遁走,他根本奈何不得。

    见身侧半天没有响动,他一转头,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放艳绝沙!”

    另一名修士立刻回过神来,连忙将钵盒盖打开,用手高举在头侧,对着前方就是一倒,霎时,轰隆一声,如同江水决堤,滚滚如云团状的绛色沙砾从钵口往外翻腾,向张衍处汹涌而来。

    张衍往空中躲避,只是那沙砾似乎拥有灵性一般,跟着他就往空中而来,并发出如潮水一般的隆隆声响。

    韩全德脸浮现狞笑,不去围攻张衍,而是拖着手中那条“紫星河月罗”一路往别处飞去,只是所他经过的地方,这条罗带必然会拖出一条宽有三尺余的长长彩霞。

    在连续兜了几个来回之后,四面八方,天下地,都被这如有繁星点缀灿烂烟霞所笼罩,

    韩全德居高临下站在空中,手中一甩,又拉出一条烟雾,哈哈大笑道:“张衍,你有剑丸在手,本可以化光飞遁,我却是奈何你不得,但如今这四周烟云满布,称得是天罗地网,我看你往哪里逃!”

    张衍抬头一看,见身周围无处不是烟霞笼罩,而倒下艳绝沙的修士却已速度极快的来到了他头顶方位,封死了他唯一的出路。

    眼看那红艳艳的沙云从方灌下来,他脸露讥笑,拿出一块灰扑扑的牌符向虚空一掷,口中念动法诀,又道了声:“长!”

    这快牌符瞬间便在空中变成一个四尺大小,龟壳状的物事,背后有云纹,有篆字,有山水鱼虫,圆背朝,覆口朝下,立定在他的头,一道毫光泼下,将他整个人罩在其中,滚滚而来的沙云只是一靠近,便如遇到江石顽礁,自动向两旁分去。

    张衍往前一个踏步,撞开一片云霞,冷笑一声,道:“就凭尔等,也想阻我?”

    ……

    ……未完待续字由神灵の觉醒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