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为辨真灵任观法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为辨真灵任观法

    旦易自清寰宫出来后,便回了穹霄天,待正身在自己洞府之中坐定下来,便就派遣了不少分身下界,找寻那些造化之灵托世之身。

    那些顺从道法之辈必须牢牢盯住,而己道修行之人也不是说就不必管了,信心若一个不坚定,那便有可能被引偏,所以这里每一个都需保持在他目光之下,这样就算出了什么漏子,也可保证此辈不会被立刻拖入到另一边。

    他知道周还元玉是阻拦造化之灵托世之身成就的关键,所以绝大多数造化之灵就算转世为人也是没希望成就的,只是那些未明之地的造化之灵就有些难以压制了。

    他从张衍那里了解到,其人正与一众同道各自分神留意,设法杜绝这等事的发生,可他并不认为这样就可放心了。

    造化之灵伟力一定是会找寻各种漏洞的,在造化之灵正身越来越有可能迫近的时候,只要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为其所得逞。

    而且元玉这东西,在未入世前炼神修士也难以干涉,可在入世后却是可以被人挪来转去的。

    为此他放出了一道意识,在诸有之内来回飘游。

    他人或许寻不到那些潜藏在未知界域内的造化之灵,可他若努力一番,还是有可能找到的。

    布须天现世之中,自灵机衰弱之后,凡是察觉到自身修持不足的修道人都尝试着找寻出路,而暂时山门灵机浓郁的宗门却是异常警惕,生怕他人前来抢夺,但此辈也不是高枕无忧,因为他们不知何时,也将面临这般景象。

    有强横宗派纷纷往昆始洲陆迁徙,然而这里凡可为修士立足之所在,大多都为各家势力所占,而荒陆之中虽有大片地界,可那里妖魔异类同样也是强横,没有洞天层次的修道人坐镇,那是根本存活不下来的,这就已然断绝了一众小派的指望。

    诸天万界之中,除了寥寥几处灵机不虞匮乏的地界外,也就演教这里没有丝毫影响了。因为他们既不去侵占灵机丰盛之地,也不用担心他人来找自己麻烦。

    要知演教大部分分坛都是落在偏远甚至灵机绝迹之地,就算修道人抢夺地界也轮不到他们。

    此刻举派上下都是趁着无人牵绊之际不断扩大势力,顺带教化众生,毕竟摊子铺的越大,所能得到的教众便越多,越有可能有资质出众之人冒了出来。

    这日掌教高晟图正批阅奏报时,却有一名负责与外派交通的长老来禀,说近来有不少他界宗派,言称都是愿意加入我演教。

    高晟图问道:“可是因为灵机衰落的缘故?”

    那长老道:“正是,听闻我演教修行无需灵机,并能通向大道。故来投奔于我。”

    其实以往也不是没有这般人,不过演教也并不是人人都收的,门下弟子要么是自小栽培起来的,要么是之前没有修持过道法的,这些人才是真正值得信任的。

    高晟图道:“若他们愿意祭拜教祖,可以给他们一个教外修持的身份,功法也可给了他们,但需立誓不得传播于外,且必须愿意听我等调遣。”他顿了顿,“若是此辈答应,那么对我也是有些用处的。”

    那长老心领神会,这是利用这些人为演教对付那些棘手敌人。

    这可是阳谋,你既然得了功法,那就必须为演教效力,要是不答应,就尽管离去,演教也不是非要此辈不可。

    虚寂之内,那方诸大德合力营造的世域之中,所有人正牵引造化之灵伟力,顺带借此找寻造化之地。

    只是此时场中气氛紧张,人人都是神情凝肃。

    他们也是不难感觉到,或许劫力再遭突破后,造化之灵正身也将一齐落至诸有了。

    微明叹道:“若能使我道法完全,不但能将实力恢复过来,便是许多不能知晓之事也能知晓了。”

    季庄沉声道:“尽力而为就是,能收回多少便是多少。”

    他们都是清楚,伟力缺失,定然与当年造化之精破碎有关,随着修持牵引,许也能慢慢找回部分力量,然而造化之灵威胁将至,他们已是没有多少机会再慢慢恢复实力了。

    相觉却是一笑,毫无紧张之色道:“有玄元、闳都两位道友在,诸有何必为此烦恼呢?”

    微明皱眉道:“莫非道友愿把自身生死寄托于他人身上不成?”

    相觉很是无所谓道:“诸位心里当是明白,若是造化之灵正身到来,现在也唯有这两位能上前抵挡,我等想着出头,不过白费心思。”

    恒悟一直不去理会众人,在他看来,与其费这些口舌去争论,还不如多收回一些伟力。

    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由往某处看去,不由神情一凝。

    被镇压在那里的紫衣道人不知何时却是睁开了双眼,并正用诡异的目光看着他。

    本来此僚被镇压之后,照理说是不可能有此反应的,因为其人意识一出,那就会自行崩解,摆脱他们的镇压。

    恒悟顿时意识到,这不是其自身的问题,而是外来力量借了其人之身行事,他沉声道:“你是何人?”

    紫衣道人没有说话,只是露出轻蔑之色,而后双目再次闭上,

    恒悟稍作分辨,那股力量并非是紫衣道人本身所有,而是外来之力,并且是从他们伟力空隙之中渗透进来的。

    照理他们合力镇压应该是天衣无缝的,所以他立刻想到,是否是他们之中那名造化之灵借托之身做得手脚?

    可这里目的又是什么呢?毕竟什么事都未曾做成,反而将自己暴露了出来。

    他不由想到,之前并没有发现这等古怪变化,是在盈空、象名二人到来之后才出现的,会否此事就与这二人有关?”

    但这并不能证明两人有问题,说不定侵入到紫衣道人身上的力量目的就为了引发内乱,故意诱导他去如此想。

    他经过长久思考之后,便送得一道神意去往布须天,他认为自己判别不了此事,那就只能让他人来判别了。

    虽一直认为张衍不能完全排除嫌疑,可现在这个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那不如选一个力量最为强横之人信任。

    而另一边,盈空、象名二人此刻虽同样也在参与镇压紫衣道人,可却是远离众人,坐在一处偏僻角落之中。

    他们自来此之后,把这些同道一一看过,相觉此人他们觉得十分值得警惕,而其次便是季庄了。

    这是因为此人入得诸有甚早,连那镜湖都是其人所有,所以二人也是一度把怀疑目光投到其人身上。

    只是请了其人来谈法几次,都没有察觉到什么破绽。

    反而他们能感觉到,对方一样也在探查他们,似也在查探他们的目的,怀疑他们是造化之灵托世之身。

    其中最为不像的,那就是闳都道人了,因为其人曾经率领众人驱逐造化之灵分身,称得上是永远消夺了造化之灵一部分伟力,功劳不小。

    可若说疑点,也一样有,毕竟其人所为,到底是使得造化之灵落至诸有的可能提前了,并且那一回所消杀的造化之灵化身小半力量还散入了诸有之内,最重要的时,损去的这部分力量对于造化之灵正身也谈不上太大损失。

    这里最无嫌疑的就是张衍,可事实真是如此么?他们也不敢确定,造化之灵的想法并不是他能准确预料的。

    象名见盈空一直沉默不言,似在思考什么,不由奇道:“道友在想些什么,莫非是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盈空缓缓道:“我对那紫衣道人自行崩解之后,又会再度凝聚很感兴趣,所谓‘盈满无满,万空不空’,此人纵然崩灭,可定有外力牵系,这才能使自身不绝,再得重现。”

    象名笑道:“那定然是造化之灵伟力变化了。”

    盈空点头道:“道友说得不错,其人必然和造化之灵伟力有所牵扯,不然不可能有这等变化,”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那这岂不是说,我辈只要崩散自身,只看后来是否续力随上,便能反过来证明其与造化之灵伟力没有牵连了?”

    象名目光动了动,道:“道友这是想以此办法找出那托世之身?可我若未曾猜错,这里是否有伟力牵连,唯有道友凭借自身道法,方能够加以确认,而他人无法断定真伪?”

    盈空默然片刻,点了点头。

    象名则是摇头不已,这里又是一个死结。这与他之前意图观望诸人本名是一个道理,就算你能看到不对的地方,可他人无法看到,你又如何证明你所见到的一定是正确的?

    你连自己都不能证明,那又如何分辨他人?

    盈空道:“这里有一个办法,我若将己身之法暂且交托给玄元道友,那么他或许就能代为鉴别了。”

    象名吃了一惊,道:“道友,你可想好了?”

    大德自身所执掌的道法乃是最为根本之物,要是展示给其他大德知晓,虽不至于让人夺去,那就永无可能在那位面前争得上风了。

    盈空却是异常平静,淡然道:“道友不必这般吃惊,就算你我道法万全,也一样不是那玄元道人对手,所以我展示道法予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