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劫前托付事 海上再掀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劫前托付事 海上再掀波

    这一对少年男女很快就到了灵页岛岸边,不过一到此处,就觉一股酷烈之气扑面而至,不过一会儿,两人就觉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少年咋舌道:“这地方好热。√∟,”

    那少女脸庞也是红扑扑的,好奇道:“那仙师住在此处,就不觉难熬么?”

    少年嘿嘿一笑,道:“既是仙师,又怎怕这区区酷热?等你师兄我将来修为上去了,当也不在话下。”

    少女撇嘴,道:“师兄又在吹嘘。”又看了看遍地古木的岛屿,担忧道:“这岛屿这么大,不知去哪里找那仙师。”

    少年此刻已是疲惫不堪,不过上得岸后,仍是不忘将小舟拖拽上来,随后张开手脚,往沙滩上噗通就是一倒,喘气道:“啊呀,累死我也,师妹,师兄我先歇息片刻,稍后再往山上去寻仙师。”

    少女不解道:“师兄既已开脉,为何不借用灵机恢复?”

    少年十分无力地摆摆手,道:“方才我已试过了,这岛上煞气极重,会消磨灵机,可无法吐纳调息。”

    少女哦了一声,随后眸中泛起光亮,道:“师兄尽管休息吧,师妹我为你护法,便有虎狼毒虫也替你当下了。”

    少年有气无力道:“那就多谢师妹了。”话一说完,头一歪,就呼呼睡去。

    这一觉睡得是香甜无比,等他醒来,只觉精神尽复,四下一看,却哭笑不得的发现,自己这师妹也是抱膝沉沉睡去。

    此刻已是入夜,不过这里终年火山喷发不绝,再加灵机波荡,岛屿四周却是裹在一片金红焰色之中。看去煞是瑰丽。

    就在这时,他忽然瞥见天中有一道光虹绕空飞走,夭矫如龙,灵动异常,盘旋一圈后,最后飞入一处山崖之中。

    前后虽只短短几个呼吸。可他却是察觉到了其中不凡,不由瞪大了眼,大喊一声:“剑仙!”

    少年猛然感觉到,若自家现下不寻过去,那么很可能会错失机缘,他下意识跑了几步,忽然又想起把师妹一人丢在这处似有不妥,连忙转过头来将她推醒了。

    少女还是睡眼惺忪,迷迷糊糊。似一时不愿醒来,他不待多做解释什么,丢下一句话,就往那光虹所在方向奔行过去。

    虽这里草木茂密,荆棘遍地,不过他已是开脉,算得上是一名修道士了,加之心中又满怀求道之心。却是自里生生趟开了一条出路来。

    连行了半个多时辰,终是在密林深处发现了一排台阶。看去可通至崖上,他兴奋地往上爬去,很快到的半山腰,自一条小径中钻出,再转一个弯,却是到了一个数亩大的平台之上。

    此地开阔。若从此处往下望,岛下景物尽收眼底,而抬头沿左手往上看,却是一排紧贴着峭壁的石梯,下无支撑。只凌空横插入坚岩之中,根根长短不齐,最长不过半尺,最短不过一掌宽,更有几处只留有缺口,只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

    此道往上斜斜延伸,那尽头处却是一座被藤蔓遮掩的洞府,里间有一道道光华透出。

    少年见了,心中激动无比,知是找对了所在,在平台上叩首道:“弟子崔险平,奉恩师之命,前来仙师驾下学那飞剑之术。”

    好一会儿,上面有一个声音传出道:“你师父是哪一个?”

    崔险平摸摸脑袋,不好意思道:“师父从来不说他自家姓名,平时修炼也只弟子与师妹二人,还不许弟子与外人碰面,故也打听不出他老人家名号为何。”

    那声音又道:“你如要见我,可到洞府中来。”

    崔险平看了看,要入那洞穴,则必得沿那石梯上去,他纵然开脉,但要是从如此高摔下去,也是必死无疑,可他并未退缩,吸了一口气,上去起脚试了一试,见能踩稳,便横贴着峭壁慢慢挪来。

    只是他很快便发现不对了,明明看去只短短一条路,但前方却是笼罩着一层迷雾,一连走了数个时辰,居然并未到得那洞府之前,他忍不住喊道:“前辈,你还在么?”

    上面那声音道:“怎么,你可要放弃了么?若是如此,我可送你下去。”

    崔险平松了口气,露出笑容道:“弟子只是怕前辈等不及走了。”

    上面再无声息。

    崔险平嘿嘿一笑,又开始一步步往上挪。

    他行走有三天三夜后,前方那遮挡视线的气雾中终是散了去,目光不禁一亮,纵然此刻已剩下无有多少气力,仍然咬牙支撑着最后一段路,到那洞府门前时,终时摔到在地,昏睡了过去。

    张衍那分身坐在洞内,目光看去,不觉是点了点头。

    外间那石梯是他以法力造出,此路虽无法与少清派中“炼心索”相比,但也可以藉此看清沈柏霜徒儿到底心志如何,可承受得起多少本是。

    他伸手一指,一道法力点这少年眉心之上。

    崔险平好似被凉水林身,不觉一个激灵,自原处爬了起来,抬头一看,见一名年轻道人坐在蒲团之上,两目幽深无比,顿时高兴无比,跪下道:“拜见仙师。”

    张衍这分身嗯了一声,道:“你既来学剑,可有剑丸在手?”

    崔险平兴冲冲道:“有啊,恩师听得弟子要学剑,特意给弟子寻了一枚。”

    分身言道:“你拿出我看。”

    崔险平小心翼翼拿出一枚铅白色的剑丸出来,轻轻一使法力,就飞腾起来,悬在头顶,不过他也只能做到如此,再做驱使,却是立刻便要掉了下来。

    分身言道:“嗯,这是寻常铅金所炼,虽算不得上是真正剑丸,但眼下你用已是足够。”

    崔险平道:“是,恩师也说那等真正剑丸弟子也眼下还御使不得,说等弟子真正学得本事后,可再替我祭炼一枚。

    分身暗忖道:“沈真人对这弟子果然十分看重。不过这般栽培,是否太过?”

    他再是一思,却是隐隐猜出了几分缘故来。

    或许是因为大劫将至,沈柏霜可能也不确定自己家能否活过此战,故急于找一个可承继自家道统之人。

    而这飞剑之术即便不练到如何高明境地,至少遁法一途上不会落于人后。其这般为弟子筹谋,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分身见崔险平此刻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便言道:“我在此指点你三年,三年一至,不管你学得如何,皆会送你下山。”

    崔险平神情一凛,躬身道:“是,弟子会尽力去学。”

    分身伸手一点,洞壁之上立现出许多人影来。似个个在那里驭动飞剑,下面有口诀及灵机运转之法。

    他道:“你先看过这些运转法门,等熟练之后知会我一声,我自会擒一头妖魔与你比斗,看你学的如何。”

    “斩魔除妖?”崔险平听了之后,非但不怕,反而大是兴奋,再磕一个头。就急急跑去石壁之前,只是才坐定。忽然啊呀一声,慌张道:“前辈,弟子师妹还在山下。”

    分身淡淡言道:“既来我岛上,也会送她些许机缘,你无需多虑。”

    崔险平这才轻松下来,转而把全副身心投入到参研法诀上去了。

    张衍分身在在这处指教飞剑之术。而本尊却是一连在殿中坐关十日,将那凌空雷震重又推演了一遍,不过那缺陷仍未能彻底解决,好在眼下已是有了头绪,自忖再有数年功夫才能臻至完满。

    他自忖海上之事隔了这许久。该当给陶真人等人一个回音了,于是一弹指,一道光虹飞了出去,再又把真灵召了出来,问道“那名唤‘余足’的渊蟾如何了?”

    阵灵好笑道:“有玄泽海中灵机补养,这余足元气已复,不过其很不老实,总是装出一副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模样,因是其畏惧老爷唤他去做送死之事。”

    张衍淡然道:“那就由不得它了。你找两头墨蛟,把这余足只要送去陶真人处,下来如何就不必他来挂心,这位乃是南华派出身,自然知晓该如何对付这等异种。”

    阵灵道了声是。

    张衍目光一转,见还有一枚藏有渊蟾的圆石还在案上,思及别人无法用,未见得陶真人不能用,自家留着无用,还不如一并送了去,便道:“把此枚也是带上吧。”

    阵灵将上前将圆石收拢入袖中,见他再无事情吩咐,一礼之后,就下去安排此事了。

    东海小界之中,陶真人察觉到界门异动,目光一探,见有一道光虹飞入此间,而后往此间唯一一座法坛落去。

    他自座上起身,看了两眼之后,对侍立在旁的童子言道:“张真人有回音了,你去把两位真人请来。”

    那童子恭敬一揖,道:“是,祖师。”

    等有一刻之后,两道清气飞来,齐落此间,却是李岫弥与米秀男二人到了。

    陶真人与二人见礼之后,便一同往法坛上走去。

    到得一面玉璧之前停下,他起拂尘在那玉璧之上一扫,上有光华浮动,等了几息后,张衍身影显现出来,此次他法力收束极稳,这玉璧未生出半分颤动。

    三人见了他面,皆是俯身施礼,道:“见过张真人。”

    张衍回礼道:“三位道友有礼,今番此来,是为上次未尽之议。”

    陶真人道:“真人可是已寻到了那破阵之法么?”

    张衍点首言道:“我前番时日去往北海一行,寻得了两只渊蟾,其中一只生机无多,幸还有另一只尚是可用,此物若是运用妥当,当可助三位破开那南海阵势。”

    陶真人也是流露出一丝惊讶,道:“渊蟾?未想这等异种还有在世上留存,不错,此妖确是破禁攻阵的利器。”

    张衍道:“我已命人将此妖送往东海,下来可按上回议定之策行事,至于具体如何做,贫道便不来多做过问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三人,道:“未知三位这处,还需用些什么?”

    陶真人稍一思索,道:“那吴汝扬不似周如英那二人,察觉到不对,极可能亲身出来与我相斗,此人身携真宝,功行又深,我三人齐上,也未必能赢得他,只能另行设法,陶某知晓张真人擅长炼符,其中剑符威能甚大,不知可否赐我等几张?”

    张衍笑了笑,道:“此事容易,除此外,可还有少缺之物?

    李岫弥开口言道:“此次要起得两处阵盘,宝材灵药数倍于先前,间中还可能会被玉霄坏得布置,如此看来,库中所藏许是不足。”

    在南崖洲东向设立大阵,虽是佯作攻势,但若做得不够真,却也难将玉霄骗过,是以当做真正阵盘来经营。

    然此回玉霄有了戒备,行事未必还能如上回一般顺利,布置到一半被迫放弃也不无可能,虽此事未必一定会发生,但他认为还是要筹谋在先,免得事到临头再去想办法。

    张衍点头道:“贫道当会与门中知会一声,只要能牵制住玉霄,休说是两处阵盘,十座、百座也是值得。”

    下来他又与三人言说了几句,见已无需他处置之事,便就撤去了身影。

    三人恭送之后,李岫弥转过身来,奇道:“陶真人,方才听你与张真人所言,那渊蟾似很是了得,却不知有何威能?居然能破得风陵海上大阵?”

    米真人之前也从未听说过此物,也是同样有此疑问,不觉看了过来。

    陶真人一笑,解释道:“这渊蟾乃是天生异种,其有一桩本事,可化身万丈,吞吃洲陆,听闻上古之时,其曾肆虐一时,故世间修道士在洲陆之外都是布设了禁制,但即便如此,却还是阻拦不住,为怕其坏得地脉灵机,故将之屠杀了许多,余下一些,便遁至人迹罕至之处躲藏了起来,不再露头,传闻早已绝种,不想这回竟被张真人又是寻的。”

    李岫弥释然道:“难怪了,连上古法阵亦是阻拦不住,破那吴汝扬大阵却也不难。”

    陶真人摇头道:“此时灵机与上古之时大是不同,这妖物也未知能施展出几成本事,还是要小心行事。”

    李岫弥道:“道友说得是。”

    陶真人又道:“既有已这个杀招,就要劳烦李道友照那前次定计,先去往东海之上一行了。”

    李岫弥思忖恢复法力大约还需数年,不过有丹玉在手,在外行走也一样可以调养回来,便就应下道:“好,李某这就动身。”

    陶真人郑重提醒道:“李真人一人出行,万万小心那吴汝扬,其人虽身在风陵海,可未必不会杀了出来,道友若见不对,及早退走为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