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山水可兴不外求

第一百七十二章 山水可兴不外求

    张衍在天青宫中待了近一年时日,感得自家洞天之中灵机渐丰,知是此这处内天地已然稳稳撑住了。

    只要日后使之不被九洲天地转动之势卷入进去,两者便不会再归于一体,要能再有个百数载祭炼,便可真正将其定住,往后便无有此忧了。

    心下默转玄功,身躯周围似有雷光电芒一闪,一瞬间,就已是到了洞天之中,此间与他一年前所见,又有所不同。

    不再是虚空晦暗,幽深无尽,而是白茫茫一片,到处气雾朦胧,云烟飘渺。

    与在九洲不同,他神意一张,霎时之间便可遍观此方周域。

    他能感应到山河童子在此界深处定住灵机,还距此甚远;再往四方扫几眼,却是一望无际,便将身一抖,就数个分光化影往各处飞去。

    这洞天是他开辟,在感应之中,自是有其边界的,然而这些分身一路飞遁,就连续飞去数日,却并无一个到得尽头,仿佛还可永无休止的飞遁下去。

    心意一动,所有飞去分身竟于瞬息之间又出现在了他身旁,仿佛并未离得多远,拿一个法诀,其又纷纷回得法体之内。

    他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不觉微微点头,似对此方天地已是有所了然。

    这处洞天用来修行倒是可以,不过太过荒芜,若是有交好同道到来,却是不好招待。

    典籍记述中有言,通常修士开辟洞天之后,会自外间移来一些山水地陆,奇花异草,以此用来妆点洞府,便不为赏心悦目,待客也不致失了礼数。

    不过做得这些,却会耗费此间灵机,平日维系洞天也会用去更多法力,故而修士多是选定一地。方圆至多不过百数里,稍作营造,便就收手。

    张衍去过不少修士洞天,具体情形确也如此。

    至于他自家。也不准备大动干戈。有山河图在此坐镇,此宝虽非杀伐之宝,但却能显出高山长河,大漠雪原,可以说江山川陆皆在画中。纵然只是一片虚景,但放在此间,却极是合适。

    他一把心意转至山河图上,后者立生感应,光华一闪,童子显身出来,躬身道:“见过老爷。”

    张衍点头道:“此间灵机已定,你做得不差。”

    山河童子回道:“全是老爷成全。”他犹豫了一下,道:“老爷是可有意在此处营造山水么?”

    张衍哦了一声,道:“你为何有此一问?”

    山河童子道:“小的跟随第一任主人时。曾听闻要洞天修士造得景物,自外移栽乃是下策,那样反会使界内气机不纯,还要时时以法力将秽气炼去,最是麻烦不过,要想避过此节,倒是可取些浊阴灵机入内,久而久之,自然清升浊降,划分天地。待水土生出,五行流转,就可真正成得一方内天地了。”

    张衍思索片刻,道:“有些道理。”

    浊阴灵机玄门修士也能用得。此事应也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少有人去做,他判断下来,当是忌惮自家洞天内会生出魔头来,而只为区区几处赏玩景致冒得这等风险,显然是不值得当的。

    然而别人畏惧。他却不怕,有九摄伏魔简在手,便是天魔也可压制,遑论寻常魔头了。

    浊阴灵机小魔穴中也是有的,不过那处灵机却未必够他洞天索取,恐怕唯有六大魔宗所在魔穴方才能尽情吞吸。

    不过这毕竟不是什么紧要之事,不必放在心中,可暂搁一边,日后看有无机会顺手为之。

    他再叮嘱了几句,就把功行转动,过得片刻,眼前景物一变,却又至天青殿中,而后把身一纵,就化光而下,直直落去东华洲。

    不过多时,就见浮游天宫渡真殿上光华一闪,一到清光已是过得禁阵,直直穿入玄泽海界。

    张衍一路回得正殿,到得座上落定下来,就把景游唤来身旁问询。

    这些年来他一直闭关修炼,并不理会外事,这时问了下来,才知南海阵盘已被破去,陶真宏等人已是回得东海小界。

    他神情之中并不见有任何意外,南海之上布置本就是为了牵制玉霄,随时有可能被其毁去,不过阵盘纵坏,只要人保住了,日后得了机会,还能再重新筑起。

    只要三人能时时威胁南海后方,并坚持下去,日后一旦溟沧派动了地根,玉霄便唯有先设法解决其等,再能北上与溟沧争锋。

    而等到其把后院平定,恐怕到得那时,溟沧派也已将北冥妖廷诸部料理干净了。

    景游道:“那吴老道破了大阵后,这数十年来,一直坐镇风陵海,并调集弟子修筑法坛,现下已是将此处海域经营得固若金汤,小的以为,要是这老道再这么排布下去,便是这老道不在了,换得任何一名玉霄洞天真人到此,都能稳稳守住此地。”

    “吴汝扬?”

    张衍一转念,周崇举曾经与他说过,玉霄派中,除难测深浅的灵崖上人外,周族之中,以“列章”、“亢正”两殿殿主两人法力最高。而下来第三人,就是这位回阳峰主吴汝扬了。

    这三人之中,列章殿主周裕功辈分最高,早已是炼就元胎,法成三重之人,不过其在数百年前已是寿尽转生。

    亢正殿主周东泊,而今玉霄派实掌宗门大权之人,是何道行不得而知。

    至于吴汝扬,此人深居简出,除了门中遇到大事,很少在在外露面,具体修为也是不明。

    张衍心下一算,这人入道至今也有三千余载了,如此不难看出,此人已至寿关,想已无有什么进境可能,难怪此次敢不惜法力强攻阵盘。

    他想了一想,道:“你方才言,当年攻阵之人,只他一个,周如英,吴云壁皆未动手?”

    景游道:“是,小的耳闻就是如此,是否为真,也不敢断定。”

    张衍摇了摇头。那阵盘修建的牢固异常,哪怕有破阵之宝,只凭吴汝扬一人也难在十余日内攻破,其中定然有别的缘故在内。说不得,要与陶、李等人面谈了一次了。

    两日之后,东海之上。

    陶真宏站在一处礁石群之上,望着远处涌动海涛,身后则站着两名怀抱法器的童儿。

    两道清光自远处飞来。也是落定在相隔不远得礁石上方,等光华散去之后,李岫弥、米秀男三人自里步出。

    李岫弥打个稽首,道:“陶道友,今日何事唤我等,莫非是溟沧派有上谕到此么?”

    米真人也是紧紧盯着,她在闭关恢复法力,无事也不情愿出来,但若是溟沧派来书,想来又是有什么要事。那就不得不中断修持了。

    陶真宏还了一礼,言道:“确实是溟沧派来书,”他看了看二人,道:“张真人出关了。”

    李岫弥一怔,道:“真人上回来书,不是说此回要参破二重境关么?怎么如此快便就出关了?”

    陶真人看了看二人,才缓缓道:“张真人已是入得二重境中。”

    李岫弥顿时吃惊不已,他本以为张衍到此一步至少还要一二百载,但未想到只过数十载便就功成,由衷佩服道:“张真人之能。实非我等所能揣度。”

    米真人也不出声,她听到这消息也是极为惊异,这才过去多少年,便已修至象相二重境。尤其这位张真人修道至今未过千岁,实难想象未来可到得哪一步。

    李岫弥想了一想,琢磨道:“张真人既得入此境,我等当送贺礼才是。”

    陶真人点头道:“自然要送,不过张真人近日见要我等一面,想是为南海之事。也不知李道友那通灵玉璧是否准备妥当了。”

    李岫弥道:“这些年中我命水族在四海搜寻,共是寻得五块合用玉璧,此刻放在海底贝墓中温养灵机,若是需用,此刻就可命其搬来。”

    陶真宏立刻道:“择日不如撞日,既然我三人今日皆在此地,那就请李道友将之拿来,也好与张真人说话。”

    李岫弥道声好,盘坐下来,手中拿出一枚灵贝,摆在身前半尺之地。

    只是片刻,他嘴中有低低龙吟之声发出,那灵贝也是轻轻颤动起来,将这声响远远传了出去。

    过去大约两个时辰之后,海水哗啦一声,一头妖鲸自自海中升起,其身之大,好若一座小城,随那身躯越抬越高,就有道道清澈水帘自它光滑脊背上流淌下来。

    陶真人抬头一看,此妖鲸鱼两侧有绳索捆缚,连着一块大有十长的玉璧,上方还有十余个魁梧异常的水族正在那里试图解开锁结。

    李岫弥站了起来,只一挥手,那些水族不敢多留,叩了几个头后,纷纷自鲸背之上跃下,噗通噗通扎入海中。

    他再一卷袖,就有云气生出,将那玉璧托至天中,而后竖立起来,最后稳稳落在下方礁石之上,待其摆正之后,便传出一声轰响。

    陶真人看着玉璧之上道道天生纹路,知是上品,便点了点头,回头交代了一声,身后两个童儿上前,在玉璧前方点了一炷高香,随着那烟雾飘渺,玉璧也是泛出道道灵光,同一时刻,三人皆觉四周灵机一变,一股庞然法力降下。

    那玉璧之上灵光闪动之间,张衍身影缓缓自里浮出,而他面目越来越清晰,这一块大石竟又是晃动震颤起来,好似又有些支撑不住了。

    三人神情都是微变,好在只动摇片刻,其玉璧就又安稳下来,不再有什么动静,这才心下放松,一齐施礼,道:“张真人有礼。”

    张衍一点头,回礼道:“三位道友有礼。”

    实则这块玉璧虽比上回那面来得好些,但仍是未能承受他落于此间的法力,不过入得二重境后,便是一道分光化影在此,他也一样能将法力收束自如,不会再将之崩坏。

    与三人寒暄一阵后,张衍道:“我寻三位,是因书信之上对南海一战语焉不详,故欲一问详情。”

    三人相互看了看,陶真人先自言道:“那位吴真人是位有本事的,虽借了破阵真器我之阵盘,但那非是主因,而是其在海下驱使一群‘鸱头恙蚕’,啃咬海下阵基,致我那阵图难从地脉之中借取灵机,这才败于其手。”

    张衍点头道:“原是这般。”

    这“鸱头恙蚕”他也是知晓来处的,此虫原是生于南崖洲的异种,最爱入海中啃噬海贝,甚至还能深入地底,攀附在地脉灵机之上吸取灵机,有不少修士心思活络,便利用此虫对付一些禁制阵门、

    不过寻常修道宗派的护山大阵,禁中有禁,阵中有阵,往往扩出去山门千百里,这等虫豸根本难以挨近,休说大派之间,就是小宗之间互相争斗,也从来未见有动用此物的。

    而南海这处阵盘虽然纯以坚牢而言,可比拟护山大阵,但是缺陷仍有许多,毕竟是驱动水族布成,阵成也不过数十年,却了一些细致之功,万万没想到,就是这点破绽被却给对方给抓住了,并借此一举攻破阵门。

    李岫弥叹道:“这回却是我等疏忽了,要是早知其会动用这等奇虫,怎会不做防备。”

    张衍微微一笑,道:“这等事,又有何人能处处兼顾周到,换了贫道在此,也多半也会有所疏忽,三位不必自责,阵盘破了,那下回再立就是。”

    世上大阵,只要有心针对,那没有哪一处攻不破的,需要的是时间和必备条件罢了。况且洞天真人之间斗法,动辄崩山倒海,三人哪里会去刻意防备这等小虫,思虑不到此节也是实属寻常。

    他想了想,又道:“三位曾与那吴真人照过面,觉得此人道行如何?”

    李岫弥道:“这位吴真人法力甚强,不过窃以为,合我三人之力,不难与之一斗,只当时顾忌被玉霄派其余洞天真人围困,故此未曾真正动手,便就借龙宫遁走了。”

    陶真人沉声道:“此人只以道行论,当远在陶某之上,只难知其到底是破了几层障关,不过当还未炼就元胎,否则我等未见得能成功脱身。”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道:“可惜了,若不是局势不允,贫道倒是极愿与之一会,领教一下此人道行高低。”

    他方至二重境,却是欲寻一名合适对手斗法一场,好作印证,不过他身份不同,渡真殿主出手便等若溟沧派出手,而两派之间还不到真正开战之时,正常情形下,当是无法如愿了。

    ……

    ……(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