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了却昔年一因果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了却昔年一因果

    就在李福放出那真龙虚影的那一刻,坐于上极殿中的张衍等人立自玉璧之中看了清清楚楚。⊙,

    霍轩问道:“莫非是真龙精魄?听闻此物乃是龙君姬无妄所炼,可凭此操弄四海之水,难怪这李福要选在海上决胜。”

    齐云天看了一会儿,沉声道:“当是此物,当年我溟沧征伐北冥时,此宝本在欲取之列,不过在最后关头,玉霄提先收走了玉崖,为不致洲陆崩裂,只好暂且放过妖廷残部,以至于未能如愿,今次吕真人要是能将此物取来,哪怕放过李福也不可惜,到劫起之时当可得大用。”

    霍轩道:“这真龙精魄虽不能与龙君相比,但也是自其神魂之中分化而出,吕真人要是有北冥剑助战,当是无虞,现下不知又用何法应对?”

    张衍笑了一笑,道:“吕真人出战之前,当已是参看过门中有关北冥洲一应记载,如所准备,应不会不防备此物,但若是自家疏忽过去,便是输了,也怨不得旁人。”

    霍轩琢磨了一下,龙君精魄难制,此战要胜,必定要倚仗真宝,便问道:“师兄可知吕真人借去哪些宝物?

    齐云天道:“为兄亦是不知,不过吕真人在选取真宝之前,曾去拜见过掌门真人,想来得过交待的。”

    霍轩闻听,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张衍则是暗暗点头,若是吕钧阳得秦掌门面授机宜,那宝丹之事就不用他们再做操心了。

    他断然言道:“此是我溟沧因果,下来二人之战,不必再让外人窥见。”

    他只一扬袖,在龙渊大泽上空滚荡的滔滔玄水忽然汪洋恣意,一路冲出洲陆。再哗哗铺展出去,很快就将两人交战之地灵机俱是蔽绝。

    北海。

    吕钧阳见那真龙精魄现身,眼中生出一缕莫名光华,他一撤法相,自交战开始,头次往后退去。

    李福本想立刻催动法力去追。奈何手中宝丹一震,原是那真龙精魄似是不肯听他摆布,想要挣脱了出去。

    他毕竟只是八部妖候,非是姬家血脉,纵有象相修为,也难以真正制御此物。

    只得先把法相收了回来,而后起全力镇压。

    此时却故意做出一副吃力之色,要是吕钧阳此刻来袭,他却是求之不得。他乃是妖,而对方是人修,真龙精魄便不服他管教,也会辨明敌我。

    然而抽空看了一眼,却见吕钧阳并不过来,只是静静看着,似是等他降伏,知是骗不到对方。便也不再作伪,索性大大方方正站在那里。半刻之后。终是将此龙稍稍驯服了一些,为此其也是耗费了大半法力。

    不过这却是值得,得此物相助,对方便难以胜他。

    而这段时间中,吕钧阳一直是站在外间缓缓恢复法力,同时也似在默默准备着什么。

    许久之后。他忽觉四周似平静下来,四周风浪也变小了一些,目注过去,见那真龙精魄已是不再挣扎,双眸紧闭。长长身躯于天中一起一浮,似在随呼吸摆动,又似在酣睡之中。

    李福呵呵一笑,道:“吕真人,久等了。”起手宝丹上一抚,再向前一指,道一声“去”!

    那真龙精魄乍然颤动了一下,似被从睡眠中惊醒过来,双睛猛然一睁,随着凶睛连连转动几下,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凶煞之气,待它在李福神意引导之下见得吕钧阳时,发出一声怒啸,伏首塌项,弓背弯抓,蓄足力后,就向前一个纵跃,随它这么一动,此间万千顷海水也被一同席卷而起,带动浪潮翻滚向前。

    此龙有连头至尾,足有千丈长,身上鳞甲黑沉沉不见光泽,厚重严密,爪牙锋锐,丝毫看不出是精魄所化,比才出来时好了不知多少,显时李福方才用法力滋养之故。

    吕钧阳见它越逼越近,脚下一顿,身形猛然自原处消失,却是用了一个小诸天挪移遁法,退时到数十里之外。

    轰隆一声,龙君精魄一抓落空,把身一扭,转首跟来。

    它纵然只是一缕精魄,却也得龙君几分本事,哪怕不用什么神通法术,只凭一身蛮力,就可洞天修士造成极大损害。

    吕钧阳趁它在云中转动之际,手指一屈一弹,发出数十道少伤金雷。

    龙君精魄并未躲避,任由那些雷光落在身上,但奇异的是,噼啪声响之中,雷芒却被其身躯之外一层磅礴水气挡住,在一阵阵光芒电蛇闪过之后,就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李福抚须一笑,在海上斗法,这龙身精魄可引无量水气护体,雷法对其威胁可是大大降低。若不是如此,他又何必把斗法之地选在这处呢?要知水泽丰沛之地,对溟沧派中练就水法的修士也是大大有利的。

    吕钧阳见雷法动不了此龙,法力一转,脚下白光生河,自里飞闪出数道金气长虹,一条条辉映百里,遥空斩来,只是斩上那龙身时,从中一透而过,形如劈中虚影,无有分毫作用。

    见如此还无用,他便启唇一喝,使了一个九岳清音之术。

    这一回,这真龙精魄却不再是无有损伤,身上鳞甲片片碎裂,好似被强行剥去了一般,其怒嚎一声,在水气之中一滚,无边灵机聚来,霎时就又复原。

    吕钧阳目光略凝,此刻他已是看得明白,这头精魄能自家汲吸天地灵机,除非能一击将之打散,或是起得神通法宝隔绝内外,否则无论怎么施为,对其都是无用,所幸其遁法并不迅快,倒也不是无有破绽可寻。

    又转目看了一眼握在李福手中的那枚宝丹,知晓此物方是关键。

    李福一龙一人追逐之时,却是站在原处不动。

    倒非是他不愿与那真龙精魄一同出手,而是掌制宝丹需分得他不少精力,加之方才镇压之时耗损了不少法力,回去之后不知要修持多少时日才可补了回来。既然眼下已是能压过对方,那又何必再白白耗费气力呢。

    吕钧阳再与那真龙精魄缠斗少时,已是确认其除了一身蛮力,并无什么神通道术,但这么纠缠下去,也能把自家法力耗尽。不过在此之前,威胁实则不大。

    自然,也有可能是李福故意如此,好使得他放松警惕之后再用了出来,不过只要小心戒备,面对此物时,当不致有失。

    此时他心中已是有了对策,脚下一点,又使得一个挪移神通。身躯已时转去了数百里外,趁那精魄还未追上来时,他拿了一个法诀,分出一团本元精气,伸手一点,其霎时化作一人,素衣大袍,有出尘之姿。却是与他自家全然无有分别。

    两人一分,精气化身那真龙精魄冲去。而他自家则直奔李福而来。

    李福一怔,再是脸色一变, 他在分身之术上浸淫极深,一眼便就看出此是“显阳灵身”。

    此是洞天真人本元精气所化,与真身除了法力高下有差之外,已是别无任何分别。法宝神通皆能使用得。

    要是他全盛之时,自是不惧。可方才为镇住宝丹,法力耗损不小,哪怕一个显阳分身只得吕钧阳四五成精气,也足以与他斗个旗鼓相当了。关键是他还要分心驾驭那精魄。难以两头兼顾。

    他心中不禁有一丝佩服。这虽不是什么厉害手段,但却需极大胆魄可,显阳分身一旦被打灭,那是无法弥补回来得,分出多少本元精气就会折去多少,除了一些自恃手段高明的修士,甚少有人敢在斗法时使了出来。

    他自袖中抛出了一团白烟,再拿出一只精血炼化的符纸,往上一拍,再是一运法,也是变化出一个分身出来,将宝丹送去其手,由得其去摆弄真龙精魄,自家则是取了拄拐出来,往天中一祭,就往冲了上来的吕钧阳打去。

    吕钧阳见飞来之物不是真器,却是躲也不躲,意起之时,背后已是升腾起一条迎空而上,滔滔不绝的金气长河。

    拄拐打入其中,不过只震开百丈方圆金气,对有整条金气长河而言不过是溅起几朵浪花,纵然会折去些许法力,却前冲之势却不会因此而停下。

    李福看他来势凶猛,似与之前一般与他正面比拼法力,哪里肯如此,连连向后退开。

    这时他心有所感,往外瞥了一眼,见那边真龙精魄却在吕钧阳显阳化身引导之下,已是越去越远了。

    他心下忖道:“这是要分开两处,好使我彼此不得援手么?也好,便先在此与先斗得片刻,那显阳分身虽是一个助力,可也同样是一个破绽,若是能借始君精魄之力将之灭了,看他还如何与我相斗。”

    他脚下一使力,白烟腾腾,窜去上方,而后向下一抓,手中喷出一道白烟,出到远处,就聚化两只大掌,随后一把捏成拳头,狠狠往那金气长河所在之处砸了下来。

    此门神通却效仿张衍玄黄擒龙大手而成,名唤“仙猿掌”,虽无有张衍等强横法力支撑,威能不宏,但胜在指掌灵活,可有许多细腻变化。

    吕钧阳并不退缩,挺身而上,身后水河盘旋上扬,一条条白气烟虹沿着那两手绕转,待将其围困入内后,只是一合一转,就将其搅散开来。

    李福借此机会退开些许,而吕钧阳紧追不放,两人一追一躲,打打停停,不一会儿出了万数里,海水被二人法力引得浪涌滔天,而那真龙精魄早已不知去了何处。

    吕钧阳待又一次拉近两人之间后,突然一抖袖,扔了出来一物,看去好似一只罗盘,那物到了外间,就是轻轻一转,同一时刻,与那真龙精魄相斗的显阳分身忽然消失不见,等再出现时,已时立在了这罗盘之上。

    此是自山门中借来的另一件真宝,名为“踏步星罗”,此物可以一分为二,哪怕远隔数万里,只需一息相引,就可把相熟之人或是法身接引过来。

    他伸指一点,那显阳化身只一闪,就回了他身躯之内,霎时间,法力又得完满,身后长河轰然声中,在原先势头之上又是展去千余里。

    李福不禁大惊失色,这才知晓对方故意将两边引开,原来是为了此刻。若说方才还可缠斗一二,但分身化合为一的吕钧阳绝非他现下所能对付,立时收了法相,起一道青烟,想要遁走。

    吕钧阳谋下这一个杀局,自不会让他逃脱,自袖中抓出一物,往天中一祭,立时就有一道无形气息降下,笼罩方圆万里。

    名为“元辰气罩”,为其师晏长生所炼真宝,一旦罩定敌手,其便无法遁挪出去,唯有宝主可出入自由。

    他在元婴境时,与乐蓉娘那一战,就是倚仗此物将之锁困杀死,哪怕对方身俱黄泉遁法也未有逃去。

    李福一看不好,察觉到已是无路可逃,赶忙掐一个法诀,却是想避入洞天,若是躲了进去,此战等若认输,但总比没了性命来得好,愕然发现,必有一股气机扰乱,居然无法挪至其中。

    吕钧阳见已是罩定敌手,他便把身一晃,裹动长河法相往下追来。到得近前,他把身一顿,站在长河之上往下看来,平静言道:“李候,你已败了。”

    李福心思活络,一听这话,却是心下一动,对方似不是要杀他,便道:“吕真人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吕钧阳道:“若是李候能将手中宝丹给了我溟沧派,吕某可以放了李真人自去。”

    李福一怔,随后一捋胡须,抬眼看来,道:“吕真人,非本候不信你,此事你当真能拿得了主意么?”

    吕钧阳抖袖抛了一枚玉符过来,道:“只要李候将宝丹给我,自可凭此符回去北冥洲,没人会来阻拦于你。”

    李福接过一看,见却是一枚溟沧赦令,不觉恍然道:“原来贵派早就对此宝丹挂心了。”

    吕钧阳淡声道:“李候只需说愿与不愿即可。”

    李福明白,若不是怕他毁了此物,溟沧派也不必用此方法,对方直接将自己斩杀再抢去即可。

    不过他可不愿为了一件宝物就在此丢了性命,极为爽快地将那宝丹投了出来。

    吕钧阳拿过看了一眼,手一招,就将那“元辰气罩”收回。

    李福只觉身上一轻,觉得与自家洞天之间再无半分阻隔,此刻便是持了玉符,他也不敢完全相信溟沧派,于是一个运法,就见有一阵烟雾笼罩上身,待散去后,已是无了影踪。

    吕钧阳见其走了,也是转身向南,下一刻,一道白气长虹就往溟沧方向在纵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