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搅云翻海斗凶猿

第一百六十六章 搅云翻海斗凶猿

    吕钧阳见李福一化为二,看去虽神态样貌无有不同,但也并非毫无分别。

    他还记得方才照面之时,其是身穿一身黑袍,而面前这两个,却是一着灰衣,一着白衣,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他未曾立刻攻了上去,而是自眉心之中射出两道银光,分往两边袭去。

    那灰衣李福呵呵一笑,举起拄拐,轻轻一磕,就将神梭敲开,也不知飞了何处。

    白衣李福则是自鼻中喷出一道白烟,将神梭一缠一卷,居然使之在里间兜转,一时不得出来。

    吕钧阳这神梭掷去,并非是为了伤敌,而是为了辨明对方真身所在,这一试下来,感应之中却告知他两者皆是不假,倒极像是那精气化身之术。

    他已是确认,若无意外,当是对方知晓他能以飞梭探查灵机,故是使了某些手段,使得他难以轻易窥见此中虚实。

    这也是他并未精修感神经的缘故,要是其师晏长生在此施术,神梭一展,所占界域之地,灵机变动无不清晰了然,绝无可能被对手如此遮瞒了去。

    虽查探无果,但面上却不见意外之色,任何手段都有破招,李福当初特意把斗法之期定两月之后时,他已有所预料了。

    自然,他若起得“九岳清音”这等神通,立刻就能逼其显身,但是对方分身出现如此随意,显然只是小术,他若是为此大动干戈,便是破去,所耗法力必是远远大过对方,可谓得不偿失。

    于是他一拿法诀,背后有点点银白光华飞起。再一道道向前电射而去。

    这一回,却是一口气祭出上百枚飞梭。

    两个李福都是惊呼了一声,皆知无法如方才一般从容应对了,灰衣那个把袖一甩,祭出一块三角红帕,一个旋转。竟是遮盖数里,不少飞梭打在上面,有许多失了劲力灵机,不是被轻轻弹回,就是从空坠落。

    这一件法宝虽曾炼入些许磁力,能克五金之物,可那飞梭连续而来,上面灵机很快削去,眼看过不多久就要余下飞梭洞穿。也不敢多留,驾起遁光远远退开。

    而那白衣李福,此时却时口中几句咒诀一念,方才那团白烟扩散了数倍,就将所有飞梭笼罩了进去,再也不见下落。

    吕钧阳忽觉那飞梭感应断去,却是神情不变。

    他真正祭炼得法的神梭只是九枚,成得洞天之时。也是以一部分精气温养,至于余下所用。对眼下他而言,皆属凡品,方才祭出的皆是此类,便是被收去也无大碍,此战回去,只需几个时辰。便可再祭炼了出来。

    不过方才这一击,已是被他看出了些许端倪,伸手出来,再是往前一指,只闻破空尖啸之声响起。数道金气似剑如霞,延出长长一道,隔着十余里,分别向着两个李福劈斩过来。

    白衣李福把脚一跺,脚下飘起了一团白云,往里一躲,就自不见,而金气斩过,却似空无一物,自里穿了过去,过去片刻,就见其又从云中转了出来。

    至于灰衣李福,则把拐往上一点,竟有一层璀璨光亮生出,护定了他周身上下,金气过来,仿若斩在琉璃罩上,打得噼啪直响,却不能破。

    但那金气如丝如缕,接连不断,前面消去,后面就又跟上,再撑得一二息,金光罩上就现出了裂痕,灰衣李福见势不好,赶忙再次腾身闪避。

    可就在这时,吕钧阳忽然一招手,最早被困在云气中的一枚飞梭倏尔跳了出来,再如箭飞驰,而其所去方向,却是那自白衣李福,只见光华一闪,就从其身上一穿而过,后者面孔一僵,过有片刻,整个人消融下去,变化为一团清气,原处只留下一张残破符箓和一团形如棉絮的白气。

    灰衣李福见此不觉一怔,然而战阵之上岂容丝毫分心,就这一个失神,身后金气已是追及,自他伸身横斩而过,同样破散开来,亦是变作了一张残符纸,那一根拄拐也是飘在了半空。

    这时半空之光华一闪,出来一座旗门,又是一个李福自里走出,把两袖一张,将拄拐与那白气收入了袖中。他打个稽首,道:“区区小术,让吕真人见笑了。”

    吕钧阳淡声道:“此可非是小术,以法宝存藏灵机,又以精血符箓幻化身形,自家则躲与一旁遥御,这可是一门了得道术,我今日若不起得神通之术,怕也难以破之,只可惜神魂不驻,方家眼中,却是一个极大破绽。”

    李福那是两个分身应对他试探之时,看去是同一时刻招架,但实则是分先后的,且接连两回皆是这般,但两件法宝之上若皆有神魂寄托,那绝不会如此,也就是这细微差别,才让他看出了破绽,

    李福摇头道:“此谈何容易,李某修炼的乃是玄门功法,非是魔宗法门,不然倒是可以做到此点。”

    他虽是回话,心下却是诧异万分,暗道:“怪哉,这位怎今日如此有耐心,不上来强攻,反还与我论法,莫非改了性子不成?”

    他却不知,吕钧阳虽偏好在斗法时压住敌手,但那是建立在对自己一身神通道术了然通彻的情形下,而入得洞天后,知已与元婴之时已是截然不同,一切等若从头再来,便如霍轩出战天魔前,也需寻张衍一战,好知自家短长。

    而他并未得了这等机会,那自然需稳扎稳打,若是对方愿意继续与他这般练手下去,他也是求之不得,又何必去用那等快袭突进之事。

    李福方才未曾多想,此刻一念思及,似也是有所察觉了,暗道:“原来他是把我当成了砥石,哼哼,当真好谋算,看他这模样,并未在门中得过指点,也是头次与我辈相斗。也对,晏长生当年破门而出,与溟沧师徒世家皆是结下了仇怨,纵然他被秦墨白招回了门派,可其门中同辈却未必会与结好,先前我却是小心太过。不可与他再慢慢耗下去,否则等他一身本事转运纯熟,我更难以胜他!”

    想到这里,不愿再继续称量试探下去,而是往后一退,把身摇动,一声大响后,漠漠白雾腾上天穹,散去千余里地。只见一尊白猿虚象立在其中,手长四臂,雪眉长长,下颌一把仙须飘飘,宽胸阔背,半蹲半立,无数祥光瑞气沿身缭绕飞走,脚下云气阵阵。波荡来回,时卷时舒。

    吕钧阳能感应到。这一瞬间,天中关注此处目光忽然多了起来。

    若是按照正常情形,对方在展开法相那一刻,气势正盛,若是自家有把握,可稍作躲避。等其锋芒过去,再返身压上。

    不过他此来受溟沧之命,若是在天下众真面前,不战先退,却是有损山门威名。故是神意一起。也是把自家法相放了出来,天地间忽问涛声涌动,他背后霎时有一道金气长河奔涌而出,伸震数千里,而后向上一个盘旋,连转三十六道,凡所过处,皆有白芒似虹,耀目如电,焕然生缬。

    李福把法相展开后,却是率先发难,将法力一催,那凶猿法相一个扑跃,向前狠狠撞来。

    吕钧阳眼眸中一片冷静,心意驱使之间,金气长河哗啦一声,化作万顷水流,亦是自正面迎上。

    两尊法相这上一撞上,引得一声开山裂地般的大响,下方海水向外排开,掀起万丈波澜,到了上空时,又自天中倒卷而下。

    再观去时,见在金水两气不断向前冲奔,而一头浑身皮毛倒卷的白猿在里咆哮不已,四臂连连挥动,拳砸手撕之间,水花飞溅,白气四射,虽将之不断击散,但其越是奋力,身上伤痕也是越多,与此同时,那水河金气也似原先少了许多。

    双方如此缠斗了有一刻后,李福闷哼一声,主动往后撤去,两人法力实则相差仿佛,但吕钧阳初成洞天,本元精气尚算饱满,这么斗了下去,他却是吃亏更多。

    他又也不是来此拼命的,既然法力试下来不能压过对手,那就换一个路数在斗。

    可是他这么一退,吕钧阳却是不肯放过他,长河奔流,轰然卷上,趁势追来。

    李福一皱眉,法力比拼向来危险,尤其他这等率先退却的,若是一个处置不当,就极可能被这么一路穷追猛打下去,直至败落,幸好他早已想好了退路,取了一根铜锏在手,往天中就是一祭,此宝乃是自渠岳处借来,乃是一件真器,有开分法力,震荡灵机之能,虽非杀伐之宝,但若打中对手法相,必可击散其一部分精气,对尤重惜身保命的洞天修士来说,也是极具威胁。

    然而此锏还未落下,对面却有一道黄光迎上,与之撞在了一处,无法落下。

    李福一看,此物却是一根鹿角,心下不由一颤,从那模样来看,已是认出此物是当年鹿部族长头上之角,却不想已然被溟沧派拿去炼成了真器。

    他思及此物由来,再想到自家此刻就在溟沧十余名洞天真人目注之下,气势不由为之一沮。

    吕钧阳这边立时有所察觉,法力如同波浪推动,又是往高处去了一重,同时自金水之中激荡出无数银白飞梭,此皆是以法力幻化而出,不求伤敌,只为扰乱对方心神,

    李福也不敢保证些飞梭之中有无古怪,把大袖一抖,但见自己里飞出一团白烟,满天一卷,就将所有飞梭收入进去。

    此是他照着溟沧派大罗天袖之术,祭炼出来的一门神通,名为“小纳袖”,只要过来之物灵机不是太过强盛,都能收了进来。

    吕钧阳立在白气金水之中,冷声言道:“闻得妖廷李候有奇思异慧,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能效仿别家神通道术,看来果是如此。”

    李福呵呵一笑,道:“惭愧,只要天下人不笑话李某‘沐猴而冠’便好。”

    两人虽是说话,但法相之间碰撞却是不停,那白猿此刻已满身残破,四臂也是掉了一臂,虽只要跳出战圈,法力一转,便可复原,但被那金气白河生生逼住,丝毫做不得此事,若这猿相崩散,本元精气定也损伤大半,即便不死,也无力再战,

    李福知晓,到了这时,若想摆脱出去,不吃点亏时不成了,嘿了一声,轰隆一声,法相居然一下散开,然而分作数万小猿,往四面八方散去,尽管有不少被那金气河卷入了进去,但真正损折实则不多。

    此是他以效仿魔宗手段,用了近千年才勉强修成的一门神通,名为“百叶千枝”,使动这门神通时,本元精气可随意分合,可以说每一个皆是他身躯,只此术需借猿部中一件灵宝施展,要是少了此物,那这神通便再也难用,除此外,此术还有一大弱处,不过好在出来时他已补足这个缺陷。

    吕钧阳目光一扫,他微微启唇,向外一呼气,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一阵金振玉碎之音,随此声浪传出,下方海水如沸腾一般跳动起来。

    而李福却在他声起之前,已是将一物掷向半空,凭空现出一道光幕,将两方隔绝开来,声息一至,虽是撞得光幕起伏不定,却是被挡在了外间。

    “果是九岳清音,好险!”

    李福也是一阵后怕,那所掷出之宝,乃是自蝠部借来的“回光障”,就是防备自家变化分身之后,对方用这等神通来伤他,好在方才料敌机先,若是动作稍慢一些,怕就被当场震死了。

    然而他还未等聚合法相,却见有一团团金气白云自天笼罩下来,不但如此,海面之上,有同样有一缕缕白雾升腾上来。

    他不禁神色一变,认出溟沧派另一门神通“幻真玉云烟”。

    此门神通最擅群战,还能闭绝他外识感应,对分身之法也极是克制,而回光障只可遮得正面,这等法术却属水性,真正称得上是无孔不入。

    这时也顾不得再隐藏了,他立刻拿了一枚光华四溢宝丹出来,只轻轻一晃,竟自里窜出一条龙形虚影。

    其出来之时,还是模糊不清,但受那无处不在得水气及方才散乱灵机滋润,却是渐渐变得饱满真实起来,一股庞然威压霎时弥散于海天之间,把那龙睛一扫,低吟一声,只把长躯轻轻一抖,就把袭来云气全数卷散。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