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书可决胜负手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书可决胜负手

    到了第二日,溟沧派这处千数名修士在门中十大弟子带领之下,悍然渡过沧河,冲杀入妖部营盘之中。

    众妖虽是亡了两名妖王,但也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更何况还有许多妖部自四面八方源源不断跋涉而来,一时倒也还能抵挡。

    因沧河两岸无遮无挡,是以此战极为激烈,数千道遁光在河水之上来回追逐厮杀。但因溟沧派修士有星枢飞宫为依凭,若是气力不济,随时可退回宫中修持,再加其等飞遁之能远远胜过妖修,是以一战下来,损折却是不大,反倒是妖部这一方伤亡惨重。

    余下两名妖王曾几番想要出手,但被冯铭等三人看住,最后只好忍住不动。

    溟沧派这处并未打算毕其功于一役,到了入暮时分,就又缓缓退回斩蛇崖……

    大巍云阙之中,颜伯潇看着下方,对此战很是满意。

    就一日之中,至少杀死数百名妖修,可以想见,等攻至溟沧派腹地时,这个数目当会翻上数番。

    他身旁站着一名青袍道人,其看了看他神情,不满道:“这些小喽啰算得什么?师兄岂可因此而自得?小弟可是听闻,昨日冯真人三人出手,斩毙了两名四转大圆满的妖王……”说到这里,他语气略带遗憾道:“可惜师兄未曾了跟去,却是错了一个立得大功的好机会。”

    颜伯潇对自家人向来宽容,这青袍道人是他族弟,故言语之间有些张狂,他也不怎么计较,闻言失笑道:“我不过一重境修为,与三位真人功行相差甚远。去了也不过是一个累赘,反是牵累那三位无法全力出手,又何谈建功?”

    青袍道人却反驳道:“师兄谬矣!你有真人赐下法宝护身,又有大巍云阙护驾,怎会是累赘?师兄若去,不定那余下两个妖王也是难以逃脱,有此一功,那未来昼空殿中,当有一殿殿主之位是归了师兄的。”

    颜伯潇道:“那是未来之事了。眼下说这些太早。”

    青袍道人瞪着眼道:“怎是太早,这可是事关师兄未来成就,怎可不放在心上?需知门中为应对大劫,往日许多规矩都是去了,正可趁此时机,一飞冲天,若有朝一日位列正殿……”

    颜伯潇笑着摆手,道:“好了好了,眼下不说此事,不知今日。是哪位师弟杀敌最众?”

    那青袍道人只得悻悻止住那话题,想了想,道:“要说杀敌最众。却不是哪位峰主,而是昭幽一脉门下。”

    颜伯萧乍一听有些意外,但随即又露出了然之色,道:“听闻前些时日,汪真人曾带着门下弟子去往虚天清剿玄阴天宫,后顺利得返,其有此战绩,倒也不奇。”

    青袍道人不服气道:“眼下是他昭幽略胜一筹。但等我门下弟子历练多了,也不逊于其等!”

    颜伯潇不在意道:“都是一门弟子,何必计较这许多。”

    青袍道人振振有词道:“怎可不计较,便是同门,也当分个高下强弱!”

    颜伯潇摇了摇头,他乃十大弟子首座,下面弟子无论杀得多少妖修,他同样也有统摄之功。又何必去与昭幽一脉弟子较劲,没得平白罪人。

    不过他虽对这位族弟一些过激言语并不认可,但也不想去打灭其心气,故也不去劝言。

    下来数天,溟沧众修与妖部几乎每日一战。只是后者似也知晓,若是被从沧河边逐走。没了依凭,那就更难抵挡,故是在余下两名妖王推动之下,死死顶住,不肯后退半步,可毕竟其死伤惨重,照这么下去,败亡也是在旬日之间。

    到了第五日时,情势却是起了变化,有百余艘飞舟落至妖部之中,顷刻便把隐隐要崩溃之象的妖族诸部给稳住了。

    颜伯潇察觉不对,立刻把冯铭等三人请来大巍云阙之中商议对策。

    先是请了三人坐下,便言道:“颜某闻得消息,今日蟒部族长罗江羽带着其门下数名长老及百多名族众赶来支援。”

    三人听了,都是神情一凝。

    谢宗元皱眉道:“消息确实么?”

    颜伯潇道:“妖部之中有我眼线,且其并未刻意隐瞒,还有意散播此事,当是想以此稳住诸部散乱人心。”

    宋真人道:“本院原本以为,我等当攻过沧河之后,八部才会派人前来,未想如此快就亲自上阵了。”

    冯铭面上有一抹凝重之色,道:“那罗江羽不好对付,颜真人,你可否收束弟子,这两日不再出动?”

    颜伯潇正容道:“颜某也是如此打算的,数日激战,门下弟子法力耗损不少,亦是疲惫,稍作收束也好,但我不过去,彼辈却未必不来。”

    宋真人道:“颜真人所虑甚是,蟒部、蝠部、猿部、鲤部,这四部妖修,已可视之为四家气道宗门,不是此前那些粗鄙妖修可比,本院之意,颜真人这几日可先布置禁阵,以防备敌袭,本院会向山门去书,以请支援。”

    这一次,冯铭、谢宗元二人未曾反对,

    他们二人炼就法身还未有多少时日,除了一身法宝,对此境之中许多手段还不熟络,但是对面罗江羽却是不同,其成得此境至少已有数百载,而今已是千余寿数了。本以为早已寿亡转生,未想到还在世上,当是用了什么延寿之物。且此人乃是气道修士,自身见识又广,绝不是那些一生只囿于北冥一地的妖王可比。

    冯铭道:“我以为,在山门未有决定之前,不妨先请魏子宏魏真人到此助战。”

    谢宗元考虑一会儿,道:“却是可以,魏真人与余渊诸部关系不浅,他若到此,至少可令那么妖部长老乖顺一些。”

    余渊部实力其实不浅,虽名义上听从十大弟子之命,但每次出战。却不肯出得全力。

    颜伯潇也知此事,但碍于其与昭幽门下走得近,是以不到必要之时,从来不去指使其等。不过若能把魏子宏请到此地,不但可多添一名三重境大修士,亦可顺利调动余渊诸部。

    宋真人道:“颜真人若无他事,我等就下去安排了。”

    颜伯潇站起身来,拱手道:“那就拜托三位真人了。”

    罗江羽到了营盘之后,确曾想过暗袭斩蛇崖。回敬溟沧派一次,可见到崖上戒备森严,又起了不少禁阵,知是无有机会,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用心整肃诸部。

    他特意在江面之上布置了数十巡弋飞舟,如此便由溟沧修士一旦过来,必能察觉,再不会如上次一般反应不及了,同时由在大营四周布下了阵旗。不再是那等任人随意出入之地。

    这一番安排下来,妖部营盘顿时变得秩序井然,不复先前散乱不堪之象。

    如此过去五日。罗江羽便已将所有妖部整合到了一处,按他所想,下面只需如溟沧派一般,不断修筑禁制阵法,若无什么变化,当可与之对峙下去。

    唯一令他头疼的,就是这么多妖修聚在一处,修为高明的还好说。只服丹药便可,而修为稍低一些的,却需大量血食,只靠捕食沧河之中水族却是远远不够。

    正在他想办法解决此事之时,忽然之间,对面天穹骤然一亮,竟是闻得头顶之上传来阵阵水声,无边辉光自南而来。他抬头一望,竟见那是一条长有数千里金气长河,徜徉于云丛之上,最后一个蜿蜒,旋落去了斩蛇崖。整整一刻之后,才收去不见。

    他眼中露出骇惧之色。有些不信道:“洞天真人?”

    等他反应过来后,顾不得再去安抚那些惊慌失措的妖部,当下急急写下了一封书信,起法力送去妖廷,随后坐了下来,脸上一片颓然,溟沧派遣出了洞天真人,那眼下局势,便非是他可以左右了,先前种种所为皆已无用,可以说是白费了一番心思。

    吕钧阳站在塔楼之上,目光望着沧河,素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他虽初成洞天,但晏长生留下来的手书上得了不少指点,浑身气机收敛的极好,半分也不漏出。

    颜伯潇带着众人上来时,要不是早已得了消息,又在方才见得那等惊天威势,却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人竟有那等翻覆洲陆之能。

    他排众而出,上前一揖,道:“拜见吕真人,昨日收得门中书信,知是真人要至,不知真人可有什么要吩咐的?”

    吕钧阳淡声道:“我奉三位殿主之命,稍候将约战北冥四部妖候,结果未出之前,你等不必有所动作。”

    颜伯潇先前并不知晓此事,闻听之下,也是不免大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镇定心神,应了下来,见其已别无关照,就带了众人退了下去。

    吕钧阳静静站了片刻,就自袖中拿出一张半尺大小斗书出来,抖腕一发,只闻一声雷震之音,一道金光就朝北方飞去。

    吕钧阳才至洲中,那冲天清气便已为四部妖候所察觉,四人立刻放下手中一切,到了大殿之中相聚。

    蝠部族长燕回光看了看另三人,先是开口言道:“诸位可知,溟沧派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要攻我祖廷么?”

    渠岳声音洪亮,一开口便震动大殿,“本候却以为不然,溟沧派若真如此,想也不会只遣一人到此,还留在斩蛇崖不动,想来当是为防备我等袭杀他门下弟子。”

    燕回光道:“有几分道理,不过为免甚意外,还是要做好提防才是。”

    渠岳道:“这是自然。”

    猿部族长李福这时道:“来者何人,三位可是识得么?”

    三人皆是摇头。

    李福叹道:“如此说来,溟沧中又是多得一名洞天。”

    场中顿时陷入一片沉寂。

    当年北冥洲诸部极盛之时,尚且被对方十二名洞天真人打得分崩离析,而今溟沧派,实力却是更胜往昔,也不知大劫来时,当如何避过。

    李福似有所觉,忽然起身往南看去,就见一道金芒疾飞而来,看去似一封书信,待到了宫门之外,他探手一抓,就将其自外凭空摄拿了过来,看了一眼,道:“斗书?原来是打得这等主意,诸位拿去一观吧。”

    说着,将书信投入殿中,三人拿来依次看过之后,燕回光皱眉道:“吕钧阳此名,我似有所耳闻。”

    罗梦泽淡声道:“此人原是晏长生门下弟子,不想今日来者,竟是此人。”

    渠岳惊道:“原来是晏长生的弟子?难怪我等不识此人气机,其人向我邀战,那究竟应还不应?”

    李福道:“信中有言,若我胜得,则溟沧派退出北冥,只此一件,我等就无法不应。”随即他自嘲一笑,“便是输了,也不外眼下这等情势罢了。”

    燕回光哼了一声,道:“李候又何必如此说,此封斗书乃是邀我一战,并未说得几人,纵然溟沧派神通功法皆是上乘,单打独斗不能胜他,可若我等四人其上,那吕钧阳又能如何?”

    李福摇头道:“溟沧派不会给我等这般机会的,若我四人出得元君宫,其必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我等诛除,以此斩绝一切后患。”

    三人听了,心下都是微微一惊。

    燕回光一脸狠色,道:“溟沧派要是如此做,莫非不怕我等拼死反击,打碎了这方洲陆么?”

    罗梦泽冷静言道:“话是如此说,但若其布置得宜,将我等困入法宝或是阵势之中,再合门中一十四位洞天之力,未必不能做得此事,当年那茹荒真人,不也是如此败亡的么?”

    李福点头道:“罗候说得不错,原本玉霄派还可设法牵制溟沧一二,叫其无法全力对我,可如今此派正在南海之上与陶真宏对峙,我早先曾去得书信,也无任何回音,想是无心北顾,此回我等只能依靠自家了。”

    燕回光还是不甘心,道:“诸位,若是以二敌一呢?”

    罗梦泽道:“溟沧派斗书上也未说其究竟出战几人,要是惹来张衍、沈柏霜或是孙至言等辈,到时又该如何收场?是战还是不战?”

    燕回光顿时神色难看了几分,渠岳也是闷声不响。

    李福一捋长须,目中精芒一现,道:“既如此,那就由本候一人出战,领教一下这位吕真人的神通手段。”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