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旧笔可画除魔印

第一百六十一章 旧笔可画除魔印

    明画屏见到这些魔头之后,她第一个反应,就认为此是魔宗修士针对骊山派的一个阴谋。⊥,

    这番猜测也不无道理,她是骊山派中除掌门之外唯一个炼就法身之人,且门中还需靠她与玉霄维持系结,要是死在此处,对骊山派不啻一个重创,

    虽念得转得飞快,但因那魔头十分凶残,正不停破坏画舫禁制,故容不得她想太多,把手一张,指尖之间,有无数花叶飞出,瓣瓣片片,漫空皆是,一时琼花飞散,香气扑鼻,外间魔头凡是与之触碰,就被凭空化了去,满目阴影之中顿时多出了一个缺口。

    她再一弹指,一道灵光飞去,转眼消逝不见。此是往玉霄派去得求援符,但她并不知玉霄派修士收到之后,会否赶来相救,故也不对此报以太多期望。

    至于骊山派求援符,她身上也是携有,但疑有诡计,故留了一个心眼,并不准备放出。

    起指一挑案上琴弦,铮铮有声,连弹了几个急促音符出来,在外围困的魔头遭此一震,竟是一个个破散了去,画舫周围数里之内顿时为之一清。

    但她脸上并无半分轻松之色,要是对方当真要取她性命,那么布置绝不会那么简单。

    果然,只是不一会儿,无数魔头竟又从虚空之中又跃了出来。

    当年玄魔之争时,明画屏也曾数次出战,知晓越是这时,越不能慌乱。

    她竭力保持镇定,手指在琴弦之上连续弹动,可尽管那魔头被接连震散,但每回都又重聚了出来,无法将之真正剿灭。反而画舫禁制之上被污秽得越来越深,此刻已是摇摇欲坠了。

    她感应之中,至今也不知那正主在何处,要么是敌人功行高明,善于潜藏,要么就是真身还躲在远处观望。

    “来者不上来与我对战。极可能是实力比我有所不如,故是打算用这魔头耗我法力。”

    念头一转,在这里与魔头对耗,是不智之举,必须舍弃画舫突围出去,引了那出手之人现身出来。

    思定之后,立刻起指在舱壁之上一点,一股法力转入其中,顿时就将整座画舫托住。便是禁制被化了去,也不至坠亡,自家则是抱琴一纵,化一道虹光冲天而去,只是所行方向却与原先大为不同。

    “对方既然对我动手,应是有几分把握的,我若往骊山或是玉霄去,半道之上不定还有埋伏。索性便换得一处。”

    遁去千多里地后,回首一顾。却见身后总一个魔头追着,知晓并未摆脱对方,再看其游刃有余的样子,似遁法还在自己之上,顿感十分棘手。

    算了算路程,此刻无论往哪个门派去。都要六七日乃至半月路程,对手也绝不会给她这个机会,那就只有返身一战了。

    她决定挑选一处视野开阔的斗法之地,这样不但可以那些个防备神出鬼没的魔头,便是有路过修士。也可远远望见,不定可以等来援手。

    再驰去三五千里之后,见得一条大河,对岸是大片平原,澄空之下,有成群白鸟再河畔飞舞捕食,正是一片合适之地,于是飞临那处上空,停了下来。

    那一只魔头到了她面前,也是停住,那模糊脸面之上居然有一丝莫测笑容。

    明画屏抱琴而立,冷声道:“尊驾既要寻我,却为何不动手?”

    那魔头似受她言语刺激,嘶叫一声,直直朝前冲了过来,她只琴弦一拨,轰地一声,就将之震散。

    只是那破散开来的缕缕魔气皆是一抖,竟是变作上百,又是冲来,大有将她一举包围之势。

    明画屏往后一步,立时身化虹光,遁出此间,同时伸手纤手,对着半空一拿,使了一个禁锁天地之术,这倒非是为了克制这些魔头,而是为了把那隐藏暗处的敌手逼迫了出来。

    可令她吃惊的是,这一锁拿,非但未曾达到未目的,连那些魔头也定摄不住。

    她反应也快,见此招不成,袖袍一扯,拉出一条飘带来,轻轻一抖,立时旋出一条条带圈来,魔头凡被搅入里间,眨眼之间便就破碎,只下一个呼吸后,其又恢复原来模样,仍旧咆哮冲来。

    此刻百里之外,司马权站在一株大树树冠之上,远远看着这里战局变化。

    此回出来,他是借用了墨珠精气,又祭出了祭炼已久的魔头,其虽比不上三重境修士,但胜在遁行飞快,能污秽法宝灵机。还不惧天地禁锁,照这般斗了下去,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他有极大把握将此女拿下。

    明画屏时而飞遁,时而停下斗法,只是始终对这魔头无可奈何,如此一日夜之后,她法力已是明显不支。而此刻还不见有人来援,正在她认为自家要葬身此处之时,忽然一声异响,自远处飞来一副画卷,到了战圈之中,画卷一张,立自里间跳出一头貔貅虚影,对着天空一声咆哮,轰隆一声,所有魔头齐齐崩散,而后自那画中生出一股吸力,将所有崩散魔气一同吸了入内。

    远远过来一名仪容俊美,面含微笑的修士,其人一招手,将画卷拿入手心,往袖中一丢,他对明画屏一个拱手,道:“不想在此遇见明师妹,孔某有礼了。”

    司马权无比惊讶,他暗暗摇头道:“没想到有还真观弟子到此,还修为如此之高,罢了,此也是天数,既然不成,还不如早些收手。”他也是当断则断,把身一晃,就此遁走无踪。

    “原来是孔师兄?”

    明画屏露出几分讶色,万福一礼,感激道:“若非师兄相救,画屏定是被魔头害了。”

    孔叔童轻轻一笑,道:“小事一桩,明师妹不必挂怀。”

    明画屏疑惑道:“说来此处与还真观相距也远,孔师兄怎会在此?”

    孔叔童道:“道友可还记得我赠你那支凤头笔?”

    明画屏点首道:“自是记得,此物似有辟邪清心之用,画屏一直在带在身上。”

    孔叔童笑道:“那便是了。那笔上有我还真观禁法,若被魔气沾染,千里之内,我当可察觉,不过说来也巧,孔某正奉师门之命来此地扫荡魔氛。竟还能撞得道友,也算得上是缘法了。”

    明画屏轻轻蹙眉,这话中之意,对方可凭这笔感应得她在何处,不过今次是其救了自家性命,这点小节自也就不必计较了。

    且对方落落大方,坦承此事,故她并未觉得多少不妥,反还心中多出一丝异样之感。

    孔叔童上下看她一眼。忽然问道:“明师妹可是与那魔头缠战多时?”

    明画屏讶道:“已是一昼夜了,可是有不妥么?”

    孔叔童正色道:“我若看得未错,道友当是身中魔毒,若是不设法驱除,怕会为魔头所趁,不若往我还真观一行,借门中法器助你炼去污秽。”

    明画屏犹豫了一下,万福道:“那就麻烦道友了。”

    孔叔童道:“不碍事。”

    两人一同祭起遁光。五日之后,就回得还真观山门。

    孔叔童将明画屏安排入馆阁之中后。自己便遁行上空,来至宝阳大化洞天下方一座金观之内。入得里间,抬首一看,见张蓁卓然立在一株两人高的梧桐树下,双眸清澈如水,隐有流光蕴动。赶忙上来一揖,道:“师姐有礼,小弟已是按照师姐嘱咐,将那位明道友接了回来。”

    张蓁道:“孔师弟做得不差,下来你要设法留住明道友。不可让她轻易回得骊山。”

    孔叔童怔了一怔,他不禁有些头疼,这位师姐起先可没这么说啊,他问道:“不知师姐为何要如此做?”

    张蓁转身折下一根树枝,淡声道:“玉霄派请了明道友入山修炼,其目的不外是想助明道友入得洞天,再回去夺骊山权柄,这后面当还有布置手段,只是我等现下不知,不过也不必去深究,我还真观既与溟沧携手,未来劫中,极可能与玉霄对上,只要阻拦此事,不令发生便可。”

    孔叔童小心道:“可如此做,会否惹得骊山沈掌门不快?”

    张蓁道:“无妨,沈真人早和我有书信往来,此事她是知晓的,你尽管去做就是了。”

    孔叔童心下一震,暗忖道:“难怪了,我道今次出门这般容易遇得明道友,想来这极有可能是师姐与沈掌门的安排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不敢迎向这位师姐的双眸了,低头躬身一礼,道:“那师弟这便去了。”

    渡真殿中,张衍自数月深坐之中退出,他看了看摆在身前的那块无窍精元石,此物比之原来,光泽已是略略黯淡几分,显是因为里间那紫清灵气被他吸纳不少之故。

    此气虽只一缕,但却是精纯异常,以他修为,即便吸纳入体,也还需缓缓炼化,至少五六年才可将之耗尽。

    可以相见,若是修士在虚天之外行走,那足够寻常洞天真人百年之用,但要是法力更上一层,那却难以说清了。

    他稍稍一运法,修为果是比原先精进了不少,并且他还发现,此气不但能助他提升气道修为,甚至连肉身也得了些许补益。

    心下不由暗忖道:“数千上万载前,天地间还有许多异种可与我辈一争高下,不过到了如今,却再也寻之不到了,无论是龙鲤姒壬、还是李道友在南海收服得那头蜃虫,俱皆只止步在一个关口之上,许便就是缺了这等灵机。”

    他目光再次投下,微微摇头,只是可惜此气不能用来祭炼法宝。

    清鸿剑丸虽已成杀伐真器,那乾坤叶还在祭炼温养之中,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功成,若是可能,他不介意把这速度提升几分。

    只那玄册之中,完全无有这方面记述,便是身上数件法宝真灵,对这紫清之气也无半分反应,这等灵机当是唯有世间生灵可用。

    他一招手,把案上书信拿来一观,见是北冥洲进展一切安顺,无甚大事,就又进入沉坐之中。

    如此又是过去一月,忽听得耳边有磬钟轻响,便睁目问道:“外间何事?”

    景游入内道:“老爷,是骊山派遣了一名弟子前来拜望老爷。”

    张衍念头转动,他听闻这些年来骊山派下宗之乱始终难以摆平,其来这处,想是为了此事,他先前曾许诺过,骊山派若是遇得为难之事可来相求,便道:“引她去外殿等候。

    心意一动,眉心之中立时飞出一道剑光,眨眼飞出小界,到了界外大殿之内,变化出一个分身,坐在了蒲团之上。

    过有一会儿,外间进来一名女冠,一身灰布道袍,虽容貌姣好,但面目严肃,令人觉得难以亲近,她稽首道:“杜山先生座下七弟子郝峨,拜见张真人。”

    张衍微微点头,道:“郝真人来此有何事?”

    郝峨礼毕,便沉声道:“我骊山下宗之乱已久,但因力弱,迟迟难平,令我上下不安,小道此次奉掌门之命前来,想请真人派遣几位大修士,好助我平定纷争。”

    若只是单纯下宗作乱,沈梓心也不必来求,哪怕请几个玄门同道都能抚平,可这背后显是有人推波助澜,她对幕后之人也是有所猜测,自认自家已是无法,再这么下去,山门有分崩离析之危,为快些稳住局面,她才不惜动用一个宝贵人情,求到溟沧派头上。

    张衍颌首道:“当初玉陵真人还在此界时,我曾言承她一个人情,既然她门人现来相求,我自当相助。”

    他对身旁殿侍交代了一声,不一会儿,外间就进来两个道人,稽首道:“拜见殿主。”

    张衍道:“你等拿我殿中符令,去往骊山派门中,助他平定门下不逊之辈,事成之后,可入内殿修行十载,”

    两人皆是大喜,躬身道:“谨遵殿主谕令。”

    郝峨也是深施一礼,诚心实意道:“多谢张真人相助,敝派定会铭记于心。”

    她心下感叹不已,骊山派穷于应付的真正缘由,还是因为门中底蕴不足,沈梓心终日维持山门安稳,自身甚至修炼功夫也无,若是能如溟沧派一般,随随便便就能遣出几名炼就法身的元婴修士来,又何至于此?

    不过她深信有玉陵祖师打下的根基,再有个千数载,这等情形定能大为改观。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