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聚诸部再兴北征

第一百五十九章 聚诸部再兴北征

    吴云璧皱眉看着下方,这数月来一切布置算是白费了。

    下面岛陆被坏得这副模样,日后还需以法力重聚土陆,但要恢复得如原先一般大小,恐要用上数月功夫,这意味着这段时日内无法修筑范围较广的禁阵,只能在零落散碎之地起得几个法坛。

    且这还不是最为重要的,此间数十派宗门修士,几乎在这一战中死了大半,所有人手,还需从后方调拨。

    可以想见,日后每回一战,必是死伤无数,虽以南崖洲之力,暂且还支撑的起这等消耗,但时日一长,便就难说了,极有可能从宗族之中抽调人手。

    要真是这般,周氏绝然不会让自家弟子出来担这性命之险,来此地只会是吴氏、谢氏或是其余小族门下之人。

    他心下转念,暗道:“稍候当往师伯去一封书信,让他老人家有所准备才是。”

    周如英此刻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倒非是因为下方洲陆被坏,在她眼中,此处本就不是自家之地,毁了也无甚可惜,但被几名向来看不起的派外修士逼退,却自觉颜面大损。

    她咬牙道:“吴师兄,你若我二人立时杀去对面,可有胜算?”

    吴云璧一怔,看了看海上,沉吟道:“周师妹这是要打一个出其不备?为兄以为有些不妥,你看前方气机,正而不乱,陶真宏、米秀男二人当还是在严阵以待,尤其还有那大护持阵,纵然你我还有许多厉害手段未曾用出,可此刻攻了上去,也并无多少胜算。”

    周如英冷静下来,叹道:“是小妹失言了。”

    吴云璧道:“周师妹何必气沮,此不过小挫而已,此是长久之斗,不必争一时之气,如今我等暂无拖累。正可日日盯着,也不会叫其等把那阵禁给修筑了出来。”

    周如英双眸看向对面,点头道:“不错,我等在此。只为拦住这几人北进,只要扼杀其势,也算不得是输了。”

    此刻另一边,李岫弥自海底上行,踏波回得阵中。

    陶真人笑道:“此回坏得玉霄布置。李道友当居首功。”

    李岫弥道:“道友过誉了,要说此回首功,非米真人莫属,若无她那九十九道阴阳离元刀气,李某不说破阵,恐回来也难,只可惜下此法只能用得一次,下回便要另寻良谋了。”

    那炼那阵图本来就是准备应付大战的,如是不用,一年半载之后。也要散去,故此次毫不吝惜地用了出来。

    不过这是拿米真人过去一年之力,换得今番局面,就算再肯下这功夫,玉霄派下回也有了防备,绝不会再犯同样错误了。

    米真人道:“陶道友,下来改当如何做?”

    陶真人淡笑道:“自是转攻为守,我下来若起阵外之阵,对面那两人定会过来坏它,若是筹谋得宜。正可借机耗磨这两人法力。”

    李岫弥连连点头,思索道:“那又当好好合计一番了。”

    北冥洲,守岁山。

    两驾云筏缓缓飘落在山巅之上,待其落定。底下千余名妖修一齐拥了上来。

    为首一名老道躬身道:“津河总管王绪,领津河诸部长老,拜见上宗汪真人、傅真人。”

    汪采薇与傅抱星一同下了云筏,而在二人身后,却是此回一同参与进剿北冥妖部的百余名昭幽弟子。

    汪采薇眸光投在那老道身上,道:“你便是王绪?”

    王绪恭敬回道:“正是小人。”

    汪采薇轻轻点头。道:“前段时日,你言自家寿数将尽,当由你子替袭任津河总管一事,门中已是准了,待得此回事毕,便有敕封下来,切记好好用命。”

    王绪一听,激动万分,脸上涨得通红,当即跪了下来,叩首道:“小人叩谢上宗大恩。”

    他跪谢之后,下方诸部长老也是一个个上来拜见。

    如今津河两岸大半妖部子弟都是拜在魏子宏门下,于那青桐山中修道,彼此牵扯已深,其早把自家视作昭幽门下爪牙,已是彻彻底底倒戈过来。

    就在这时,忽见天中灵光阵阵,云霞四溢,而后传来异声,却见自南面飞来十座法驾,最前一座,却是一驾大魏云阙,其后九座皆是星枢飞宫,诸宫不多时到了鼓塌山顶,在天中稍稍一顿,就陆续在落了下来。

    此间众人一望,就知是溟沧派中十大弟子到此。

    因往后数百年,再无玄魔之战,也无诸派斗剑,是以此任十大弟子若无功在身,未来想入三上殿修行,几是无望,而此回进剿北冥洲,却是一个难得机会,故而全数到此。

    实则溟沧派尊祖师之谕,留下北冥妖修不赶尽杀绝,一是用来磨砺弟子,二就是这等时候使其不至于无功可得。

    十座法驾落定之后,过不多久,自里出来一名浑身素白衣衫的修士,其脚踏轻烟,到了汪、傅二人面前,躬身一揖,道:“汪真人,傅真人,颜师兄少时欲在鼓塌山中摆宴款待诸部族长,还望两位真人届时赏光。”

    汪采薇点首道:“知晓了,待我谢过颜真人。”

    这位颜真人名唤颜伯潇,乃是如今的十大弟子首座,大名洞天门下,又是颜氏嫡脉族人,其既来请,这份脸面总是要给的。

    凝儿在旁一噘嘴,道:“此来除妖,又不是春游踏青,还摆什么宴席,这般耽于逸乐,难怪叶师姐说那些世家中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汪采薇秀眉微蹙,呵斥道:“凝儿,又在胡说什么,颜真人此举自有他用意,稍候赴宴之时,莫要再说这等话,否则为师定要重重罚你。”

    凝儿把头一缩,道:“知道了,师父。”

    傅抱星笑道:“朱师侄,我与你师父不日就要回转,具体清剿事宜,却是由这位颜真人主持,我昭幽门下,名义上也需归他调拨,你却不必要去得罪他。”

    朱凝儿不服气道:“师伯小看人。师侄可不怕他。”

    汪采薇摇了摇头,她这弟子,是在同门及师长羽翼之下安安稳稳修炼至今的,从未有过什么挫折。此回也该叫其吃吃苦头了。

    东华西南,一团肉眼难辨的气烟自天外飞来,而后坠在一处深谷之中。

    慧晓一脸疲惫的自烟中走出,她勉力提起精神,辨了辨方向。就纵起烟煞,朝着西向又行数日,来至一处深不见底的天坑之前,便毫不犹豫一个纵跃,化一道黑烟往里行去。

    遁有数日之后,落至一处平台之上,前方有一粗糙石门,而两侧洞壁则被打磨得异常光整,其上皆凿刻有面容狰狞的凶恶魔头。

    她拿了一块牌符出来一晃,洞壁之上立有一只魔头飞出。围着她转了几转,似在嗅闻她身上气味,查明并无什么异状后,便又化作缕缕黑烟,重又回了原处。

    此时那石门也是隆隆开启,慧晓踏步而入,沿着一条长长壑道往下行去,七拐八绕之后,行至一处淅淅沥沥的水瀑之前,便毫不犹豫的一脚垮了进去。眼前景物一变,已是到了一座处处以明珠装点的石窟之内。

    两名婢女迎了上来,道:“见过大阁主。”

    慧晓看了一眼四周,道:“我那师妹可在?

    一名婢女回答道:“二阁主昨日方才回来。似是此行有些不顺,现正在温阳地窟之中修炼,可要奴婢去唤?”

    慧晓考虑片刻,道:“不必了,我先去拜见老师,明日再去寻她吧。”

    她挥退婢女。独自一人转入偏殿,推开殿后大门,见前方有一条暗河流淌,虽水流波荡,但却不闻任何水声,这里无有任何舟楫,只两朵石莲飘在水上。

    她一脚踩至在其中一朵石莲之上,拿了一个法诀,就缓缓向那对面飘去。

    此处水道乃是一弱水禁阵,休看这河面不足两丈宽,可下方却是深不见底,来者若是功行不济,则必得踩踏石莲而过,否则只要沾得一二水珠,立时便会沉入下方,不得脱出。

    很快,石莲到了尽头之处,慧晓上得岸来,走了数十步,身形一转,就来至一空旷洞厅之中,这里一只巨大宫鼎,她跪了下来,道:“弟子慧晓,拜见恩师。”

    宫鼎一声震动,一只魔头自里飞了出来,只是一晃,就变作司马权模样,他悬在上方,言道:“唔,回来了,此次你往虚天之外,可是顺遂?”

    慧晓垂首道:“得恩师法力庇佑,徒儿上下虚天并无遇得任何阻碍,只是此去天外鼎宫,却是发现人心很是不稳。”

    司马权呵了一声,道:“此是预料中事。”

    虽是被汪采薇、傅抱星带领昭幽门下破灭了五处宫鼎,但好在他早有准备,最后一处宫鼎之中所藏弟子,无论修为功行,却比别处高上一筹,分散在诸派之中的六阴魔虫也是由其操持,算得上是玄阴天宫最后一点血脉了。

    但这数年来司马权无影无踪,别处宫鼎也是一个个无了音讯,外药送来次数也越来越少,一些心思活络之人已是隐隐猜到了什么,几次找借口欲去东华打听消息,若非三弟子于韶仗着修为一力弹压,怕早是有所异动了。

    慧晓略有犹豫,才道:“于韶师弟纵然禅精竭虑,可他修为不过元婴一重,弟子所知,听闻有两名出身魔宗的修士,借助六阴魔虫之助,功行已是越来越高,至多再有十余载,就可迈入元婴境中,那时必会不甘于受师弟约束,恩师何不设法稍作压制?”

    司马权嘿了一声,道:“别家宗门都指望门下弟子修为愈高愈好,我这处却偏偏是反了过来。”

    慧晓慌忙叩首道:“是弟子无能,不能为恩师分忧。”

    司马权道:“与你等无关。说到底,还是门中少了一个修为高深之人坐镇。”随即他古怪一笑,道:“不过不用急,为师已寻得了一个合适人选。”

    慧晓有些疑惑,她转了几个念头,却发现宫中并无一个合适之人,

    她所见过资质最佳者,那莫过于方心岸了,可而今其不过化丹修为,要想修至镇压诸修境地,那至少也是数百年后之事了。

    至于三弟子韶,资质实属平常,不过是因为投靠得早,自身修为也是够了,这才能代替司马权统御门众,至于余下弟子,更是无有可能了,便试着问道:“不知恩师中意的是哪一位同门?”

    司马权嘿然一声,道:“为何非是我宫中之人?这等人大可从别派找来,便是炼就元婴法身之人,如能在其身上种下魔气,最后便能为我所用。”

    不过修士到了元婴三重境,通常道心坚定,自身无有什么太大破绽,再则其背后师门长辈,便见不妥,也能及时消除隐患。

    是以他必须找一个无人照拂,偏又道心未经磨砺之人,这等人照理说很难寻得,就东华洲偏偏就这么一个。

    慧晓问道:“不知恩师欲寻何人?可要弟子相助?”

    司马权一点自家额头,其上便有一道法符飞出,直入慧晓眉心之中,道:“你看过便知。”

    慧晓顿觉一股神意传入识海之中,待清醒后,低低惊呼了一声,“骊山派明画屏?”

    司马权道:“不错,玉陵真人因数十年前飞升他界,此女师姐沈梓心便继任了掌门,不过好景不长,西河派余孽到处与骊山作对,此女忙于四处平灭乱局,可偏偏这时明画屏不顾同门相劝,跑去了玉霄修道,传闻功行一日千里,已是赶上了那沈梓心。”

    慧晓若有所思道:“恩师,莫非玉霄派似欲用此女夺骊山之权柄?”

    司马权点头道:“你看得不差,玉霄派当正是如此打算,”

    慧晓担忧道:“那此女玉霄派极是有用,恐怕不好下手。”

    司马权哈哈大笑道:“徒儿却是错了,前些时日,陶真宏在海上起阵,玉霄门内那打理俗务的周如英却不得不赶了去,恐怕两者现还在对峙之中,而这段时日,却无人为明画屏护法,正是为师下手的好时机。”

    慧晓道:“恩师实力未复,要降伏此女,恐也不易。”

    司马权道:“不打紧,徒儿还记得为师传你姐妹二人的相转夺舍之术么?为师纵然法力未复,但却可助你一臂之力,夺了此女身躯来,纵是日后再也不能成得洞天,但用来维护门庭,却也足够了!”

    ……

    ……(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最新章节请移步阁,章节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