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手握通玄识紫清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手握通玄识紫清

    张衍将两名弟子派遣出去后,诸般事宜已是安排妥当,自然闭关修持,恢复此战耗去法力。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凤凰小说网(www.fhxs.com)

    打坐不过只一日夜后,他便神气尽复。

    只是他有些讶异,这次与司马权之战虽未损得多少法力,可回复起来,却也比想象之中快了许多。而修为到了他这一步,对自家情形都是了若指掌,当不会有所失差才是。

    仔细回想了一下,方才打坐之时,似有一股莫名气机盘绕此间,凭空使得修持进度快上些许。

    于是他稍作探究,却是发现,原因竟出在那枚自司马权处得来的精元石之上。

    他本来就有意一探此物究竟,于是一探手,却是凭空拿来一卷玉册,将之摆在了面前。

    此是浮游天宫之中“通玄玉册”,过往门中洞天真人转身之前,皆会在上滴入一滴精血,如此凡其所见诸般秘闻奇事,体悟心得,功法要诀,皆可录入其中,以供后人参详。

    以往只有三殿殿主可以翻阅此书,不过大劫将至,是以掌门放开禁限,容得门下洞天真人遇得疑问,皆可从中问询答案。

    不过除三殿主可时时翻看之外,余下真人每百日方可动用一次。

    张衍伸手一点,自那精元石上捉了一丝气机出来,置入那玉简之中,然而等其上光华闪动过后,简册之上居然是一片空白,并无只言片语。

    他不觉心头微动,册上不显文字,那即是说,那些过往洞天无一个识得此物,而此物又确实对自己有用,其价值或许远胜他先前所想。

    这时他才时真正对这玉石来了兴趣。认真考虑了一会儿,一挥袖,将这玉简送了回去。同时作法掐决,过有一刻。天顶之上阵门一开,却是有有一道青光送着一卷玉册落下,这亦“通玄玉册”,用途与方才那卷一般模样,但是记著之人却是大不同,其上所有文字,皆是门中历代飞升真人所留。

    因这其中甚至留有太冥祖师所留记述,价值委实非同小可。向来只有掌门才得观看。便是渡真、昼空两殿殿主,也只有修持到象相三重境后才能一窥究竟。

    此回同样也是因大劫之故,秦掌门放开了制约,允得每过百年,他与霍轩借用翻看一次。

    张衍将之打开之后,里间却有一道亮芒照出,他心意一引,过不一会儿,其上就浮现出一行行字迹来。

    他凝神观去,待看完之后。目光不由哦微微闪动,心下言道:“这世间居然还有此物。”

    这一次翻览此书,虽是舍了一次百年一观的机会。但他却觉得十分值得。

    此物名为“无窍精元石”,应该古时修士采天地精气所炼,其能作护身之用,哪怕去得绝境荒域,天外虚空等全无灵机之地,亦可藉此恢复法力。

    但这些皆非关键,而是这其中竟是积蓄有一缕紫清灵机。

    上古之时,正是这方天地灵机勃勃,沐润清灵之时。经由亿万载岁月积蓄之后,便会孕养出这等紫清之气。

    传闻此气诞出之后。并非聚与一处,而是飘散零落。也只有法力通玄之辈才可一点一点捉摄过来。

    上古之时,西洲之地能容纳得不少凡蜕修士存身,便是因为此气尚多。

    后因地根被动,自天地开辟之后,一直奔流而前的雄滔大势却是由此断了,此气不是被人取去,就是消散于天地之间。要想再蓄积出来,许是要等上亿万载之久。

    只是这时距离西洲修士东迁,也不过过去万余年而已,一旦洞天真人成就凡蜕,如不设法早早破界飞升,如无此气补益,一旦自身元气耗损过多,便只能困死在此界之中。

    张衍私下猜测,这精元石中所留紫清灵气,应是某位大能修士炼入其中的,只是不知后来出了什么变故,导致并未来得及取用,否则不会将之留存于世上。

    此气若是用来修持,对他这等洞天修士也有莫大好处,功行进境可比往日再快上许多。

    而大劫在前,若能早一日提升实力,便可多一分破劫之望。

    此时不由想起当年虚天之外那一幕,他心下忽起一念,忖道:“莫非前次元阳派遣人往那宫鼎中去,就是为了找寻此物么?要当真是为了这精元石,倒也确实值得元阳掌门出面护驾,也不知其有无得手,若是未有,倒也罢了,若是窃得,那极可能此物不止一枚。”

    不过眼下他已遣得弟子去往虚天之中清剿那些宫鼎,一切等其回来当便知道分晓了。

    思绪转到这处,他便不去多想,把身躯坐正,内视那枚九慑伏魔简,

    想知晓此物吸纳天魔精气之后会有何等变化。

    观去之后,却见此物外间正裹着一团清烟,似是在生出什么变化,意念往里一转,立刻就有一股欣喜识念涌了上来,顷刻间便了然过去缘由。

    他微微一讶,随即一笑,道:“我道你见了那天魔那般兴高采烈,原来却是自身机缘所在。”

    随着他修为进展,这伏魔简所能容蓄精气显已到了极限,是以亦在自寻求变化之机,而此回这魔头却正可助其成就,故而有了那数次跃动之举。

    只是能不经人祭炼,能自家洗练宝胎之物,张衍也是头回见得,连以往所观经书之上,也都从未有过记载,于是心下思量,等其圆满之后,倒是要看看会多出何等变化。

    与此同时,傅抱星与汪采薇乘动飞筏,带了一众弟子往虚天而去,出了九洲之后,飞去不远,一名女弟子忽然用手一指,道:“恩师,那处好像有什么。”

    汪采薇转首一看,却是虚无一物,什么都未曾看到。

    她知这徒儿不会胡乱说话,拿一个法诀,把身遁入阴戮刀之内。飞去天中。

    方去十数里,发现自己似是透过了一层迷雾,而后便见得前方有一口巨大宫鼎游荡。在外转了转,就折回飞筏。对那女弟子道:“凝儿,做得不错,不想此处藏有一处宫鼎,此次你立下大功一件。”

    凝儿得了夸奖,脸上泛出一丝红晕,有些不好意思,但神情之中却有一丝小得意。

    傅抱星看了看她修为,不过只是化丹二重。道:“师姐这弟子,似是天生感应灵锐,连藏敛起来的宫鼎亦能发现端倪,这等天资却是少见。”

    汪采薇道:“凝儿修炼时,曾无意得了一桩法宝,得其相助,感应之能不下我等不说,还有常人不及之能。”

    傅抱星道:“原是这般,既然奉命出来清剿玄阴天宫弟子,这里当不能放过了。”

    汪采薇点首道:“我亦是此意。”她抬起头。对着上方道:“请渡月真人转去此处。”

    一声清冷声音响起道:“知晓了。”

    这飞筏真灵对搭载这一众小辈本是很是不情愿,但是迫于张衍威势,却是不敢不从。但若不得特意关照,她自顾自行事,全然不会理会他人。

    渡月飞筏转头一折,往那处鼎宫靠去,很快挨近到数里范围之内,好似过了一层屏障,其真容也是慢慢显现出来,不过未见得里间有什么动静。

    舟上众弟子有些还是第一随师长出来,许多都是兴奋莫名。见得离这大鼎越来越近,不少也是露出紧张之色。

    出于谨慎。汪采薇拿了一枚法符出来,此符是张衍所赐。可以探明所去之地大致情形。

    念动法咒之后,往前就是一抛,那符纸登时化作一道宏光自鼎身之上扫过,在转了一圈之后,便就转了回来。

    她伸手捉来,稍稍一察,却是略略放心,鼎宫中实力比他们想象之中还要虚弱。

    大约这里弟子都是从地表投奔而来缘故,其中什么样境界的修士都有,尤其玄光和明气居多,化丹其次,而元婴修士则只有一个。

    毕竟到了元婴境界,便是一门长老,宗门无论如何也不会太过亏待,到了哪里都可做得供奉,除了少数脾性古怪或者是躲避仇家的散修,少有飘荡在外的。

    至于炼就法身之人,那更是不可能在此处了。

    汪采薇这边元婴修士,除了傅抱星外,还有袁燕回、翁知远二人,个个皆是二重境修为,足可正面压过对方。

    她等飞筏宫鼎往上横住,便对傅抱星道:“有劳请师弟坐镇此处,以防魔宗有不轨手段。”

    傅抱星沉稳言道:“师姐放心,这处一切有我。”

    那渡月真灵声音这时传出,似很是不满道:“莫非真人以为区区几个魔头就能驾驭我这宝体筏之体么?”

    汪采薇笑了一笑,不与她争辩,拿出一方小印,对着下方一晃,此间所有人身上都是蒙上了一层宝光,此是防备他们被天外毒火烈气所伤,待把印收好,便道:“诸弟子随我来。”

    她当先化光跃下,诸弟子皆是随后跟上,而翁、袁二人则一左一右护住两翼,上百道遁光往鼎中飞去。

    可一到里间,大殿之中却是空无一人,显是此间弟子知晓他们到来,都是躲藏了起来。

    然而还未等他们如何,却听有呼啸之声传来,却是自大殿两侧涌来许多魔头。

    汪采薇道:“诸弟子听了,此些魔头能污秽法宝灵机,小心对付,不可大意了。”

    众弟子纷纷祭出法器,往魔头杀去,不过因司马权已死,这些魔头实力大跌,对付其等半点不难,是以汪采薇等人并不出手,只是查看四处情况,防备那名躲在暗处的元婴真人。

    激战有小半个时辰之后,众弟子终是将所有魔头剿杀干净,只是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大多数却是一脸心疼,盖因此战之中,法器被污秽魔气污秽,有些已是当场毁弃。

    不过即便到了此时,宫中弟子仍是一个未曾出现。

    汪采薇不由蹙了蹙眉,与袁、翁二人商议了一会儿,就各带了一队弟子,往四下搜寻。

    此刻外间,站在飞筏上方的傅抱星忽有所觉,目光移去,却见那宫鼎背后飞出一驾天舟,正无声无息的往九洲方向逃去。

    他看有片刻,便以法力凝聚出一张符箓,便发去鼎宫之内,过不一会儿,就见一道道遁光里里间飞出,又回到飞筏之上,而后就往那天舟逃窜方向一路追去。

    很快,两道光华就去得远了,然而鼎宫另一侧,这时竟又是一驾天舟飞出,有数十人站在甲板之上,为首之人,乃是一名有者元婴修为的披发道人。

    旁侧有人称赞道:“陆师兄高谋,先是以魔头阻敌,再放一驾天舟往九洲去,那些玄门弟子必以为我等都在舟上,殊不知那只是一驾空舟罢了,哪里会想到我等还好端端躲在此处,等其发现不对再回来时,我等早已逃之夭夭了。”

    陆道人见得计谋得逞,虽暗暗有些自得,不过还未失了冷静,言道:“眼下并未彻底脱离险境,那些玄门弟子所用飞渡之物恐是真宝,追上那天舟追用不了多少时候,我等还是速速离去,躲去士师兄所在宫鼎为上。”

    众人都是称是,他们本来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峰回路转,都是想着早些脱身为妙。

    陆道人不再言语,全力驾动天舟,就往一处方向行去,

    然而他却不曾发现,此刻正有一道刀光隐于虚空之内,紧紧跟在了天舟后方。

    如此过去三日之后,始终追在后面的汪采薇却是觉出来一丝不妥。

    他本来是想借着此舟找出下一只宫鼎所在,然则却是有些低估了天外毒火烈风的厉害了,若是再行几日,阴戮刀灵性恐有损伤。因而转念下来,决定先一步登至舟上,制住其等,再设法逼问另外几只宫鼎下落。

    心思定后,她陡然加快速度,祭起刀光一举撕开天舟护持屏障,冲了进去。

    舟上之人见虚天之外竟有人能闯了进来,皆是大惊。

    陆安都也是惊震不已,他还能保持一份镇定,喝道:“来人是谁?”

    汪采薇把遁光一收,落在了舟舷之上,阴戮刀化一道灵光盘旋身周,激得裙摆拂动不止,顶上罡云三团倏尔变化黑气,倏尔转作白烟,她眸光投下,道:“昭幽门下,汪采薇。”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