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章 一路天筏可作尘

第一百五十章 一路天筏可作尘

    司马权离了武氏夫妇二人,就往那六只宫鼎处回返,只是到的宫门之前,却见其中一口大鼎外有不少魔头飞舞,不觉奇怪。

    于是信手抓了一只魔头过来,按入自家心口之中,此魔本是他身上魔气显化,这一回至身上,其所观所觉一切,立时现与眼前,犹如自家亲历一般,故他几是立刻知晓,此是因宫中忽然灵机变动,这将这些魔头惊动。

    他转了转念,立往殿后行去,到了一座铜亭之前,一看下方,果是空空如也,原来摆在这里的一方玉石却是不见了影踪。

    他暗忖道:“这绝非我宫中弟子所为,而方才除了元阳派派来人,再无他人来过,当是其趁我斗法之时疏于防范,暗中来此取走的,那宝物内蕴清灵之气,我原本以为只是丹玉一流,现下看来,当是不止这么简单。”

    这精石除那口被他毁去的宫鼎之外,几乎剩下每一只鼎内借有一枚,先前他并未把其放在心上,经此一事,却是不得得重视起来。不过该如何利用此物,一时之间却也拿不定主意。

    想了一会儿,他决定先把因此战损折法力抓紧修炼回来方是正经。

    于是转身至内殿坐好,拿了一法诀,顶上顿有一扇石门落下,将此间合闭。

    在袖内稍一摸索,就取了一面漆黑发亮的墨镜出来,不过其色泽却是比原先浅了一些。

    他将此镜反了过来,把镜背对着自己一晃,霎时间,就闻呼啸之声,就见万千分身自里冲出,再一具具与他合归一处。

    待魔气尽复之后。又将之正了过来,稍稍一摇,其中便有金珠浮现,他不停运法祭炼,那些金珠逐渐黯淡,最后化为一缕缕金气,自里缓缓飘出。如此许久之后,那镜面便又变得如原先一般漆黑幽深。

    这桩法宝可把雷火风水诸物一并收来,就连天外毒火烈风亦可收取。只是满蓄之后,镜面便会由黑转白,那时便就是到了极致,无法再容下更多外气,需得自家使力炼化了去。

    因此举也耗法力,是以他除斗法时会用上此宝,平日却并不拿了出来。

    将其收好之后,他又取了出来一枚鸽蛋大小的黑珠,往上一祭,便悬停在他头顶上空半尺之处。随神意勾动,那珠子之中,就有一道晦涩灰气照将下来。将他笼在里间。

    有此物相助,修持只三十余日,因武真人一战损失去的魔气又尽数补了回来,不过那黑珠却是稍稍小了一圈。

    他定中醒转之后,又小心将之取回收好。

    无论是那墨色镜还是这枚黑珠,都是他在虚天之外寻到得机缘,也是凭借这二物,才得以将本已破散的魔身重又炼了回来。

    这时他一招手。一道白光闪过,却是将那“左道莲”放了出来。

    这件宝物被大元正心剑分化剑光所伤,看去已是有些黯淡,但其可变化无形,便是到德修士神魂之中亦可祭出,用来极为顺手,若是未来有机会再杀得一名洞天真人,威力还可有所提升。是故他宁可耗费法力,也要将之祭炼回原来模样。

    目光凝定其上,张口一吸,将这朵白莲吞入腹中,用心温养起来。

    时光匆匆,转眼过去两载。

    这段时间内。魔穴正遭魔虫附吸灵机的消息也是渐渐传了出来。

    这却并非张衍着人刻意散播,而是魔虫着实太多,也难灭杀,再加玄门在魔宗处也不是全然无有眼线,故时日长了,这消息便再无法隐瞒得住。

    可这么一来,玄门中人更是不愿动手,指望熬了下去,能逼得魔宗能先行出招,灭杀天魔。而魔宗自也不甘为他人刀剑,今时毕竟道消魔涨,却不信玄门能够耗得下去。

    如此无形中却是便宜了司马权,让他在天外又逍遥了两载有余,借着自东华洲中侵夺来的灵机,实力又凭空增进了不少。

    而他所立的玄阴天宫,这两年之中却是又收了许多弟子,看去隐隐有天外立住脚跟的趋势。

    东海之上,方心岸驾驭鹞鹰,正一处无名岛屿飞驰。

    一年之前,他方才听闻黄羽公在与张衍斗法后落败身亡的消息,当是得知此事后,他整个人顿时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自入道途之后,黄羽公对他照拂有加,众弟子之中,也唯独他最得另眼相待。

    可以说他能有今日,全是靠了这位授业恩师一番倾力栽培。

    当时他心情平复下来后,本欲回得山门祭拜,哪知半途之上,却闻南华早已用违逆门规之由将他开革出门了。

    那时他仍不甘心,去了几封飞书往封成昌等人处去,哪知都是石沉大海,不得回音。

    非但如此,还因此暴露了自己,引得不少南华弟子出来捉他。

    他身上携有不少黄羽公赐下来的好物,尤其是那只青凤卵胎,一旦养炼出来,可是能力敌元婴修士,故惹得不少原先同门觊觎。

    两年多来,他不得不东躲西藏,先后曾投身几家小宗,然而每回都会被南华弟子找上门来,故后来他只能藏在深山之中。

    可尽管他天资聪颖,又身怀上乘功法,可修道外药却无法凭空得来。原来他能突飞猛进,那是因为有宗门在后支持,如今一切全靠自家,却是进境极慢,这两年来,除了法力稍稍增进了一些,修为几无多少长进。

    如此下去,必被他原先所看不起的一众同门远远甩在身后,他不甘如此,且也受够了这四处躲藏的日子,故在慎重考虑之后,决定前往虚天之外投奔玄阴天宫。

    只是司马权最初为收揽人心,是以每一人都是他亲自耗损法力接引上天,后来门下一多,此事就都是交由先入门的弟子去管了,自家早已不来过问。

    东华修士如要至天宫去,却需默诵司马权尊号。然而去小魔穴中接引得一只魔头入体,而后其自会指点你去往该去之处等候,途中若是起了异样心思,自然会被那魔头啃去神魂。

    然而这些地界此时多被玄门弟子看守镇压,是以也寻之不易。

    方心岸这魔头,却是用身上余下灵贝,自一名魔宗散修处买来,才免了一番波折。

    在天中行渡有三日后,看见海上有一处林木浓密的岛洲。感应之中,知自家机缘就是落在此处,于是自天落下。

    方到半途,却是一个恍惚,原来是穿过了一层幻境。

    待他收了鹞鹰,落至地上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山坳之内,地面之上有砖石砌筑出一个平台,四角立有四根石柱,台上摆有三十六只铺团。相互分隔较远,其中已十余个已是座上有人,见他到此。目光皆是看来,相近几人都是对他打了一个招呼。

    他拱了拱手,算是回礼,也是上前占去了一个蒲团,如他人一般不作言语,只是一味打坐调息。

    在此等有一日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直到把此间席位占满。忽然那四根石柱一震,就有一层黑烟将之裹住,滚滚冲入天穹之中。

    众人再等了有数个时辰,就见一驾飞舟撞开罡云,往下疾驰,到了岛洲上空,出来一个披发道人,看着下方道:“欲入天宫为同道之人。可上我这天舟来,若是反悔,也可去得,但今日之事,不可外传。否则那躯内魔头必取你性命。”

    底下之人无有一个退缩,纷纷纵身而起。往舟上去。

    待所有人在舟中落定之后,那披发道人抛了许多牌符下来,道:“贫道姓陆名安都,这些牌符且收好了,不然入不得天宫之内,可别来怨我。”

    众人不敢大意,都是小心接入手中。

    陆安都道:“此去天宫不比来时,要三日路程,你等若有不明之处可来问我。”说着,转身入了舱室之内。

    众人见他离开,都是放松下来,到了这里,此间当都是同门了,故各自打起了招呼。

    方心岸一个人走至船舷,见下方海水滔滔,而远处东华山水地陆距离自家越来越远,不禁有一丝恍惚之感,但心中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时一名修士行至方心岸身旁,拱手道:“在下曲连恭,本是东海渡尘宗弟子,因在门中出头无望,又被同门排挤,索性来天外试试运道,看位道兄气息,想原来也是在玄门门下修道,不知该如何称呼?”

    方心岸极是小心,报了一个“方讳”的假名,其余什么都未说。

    那人也不追问他来历,只道:“方道兄,听闻天宫之中争斗也是激烈,我等三十六人既是一道上得天宫,也算同舟之人,今后唯有互相护持了。”

    方心岸倒是认可此点,他以往就是太过自傲,还到处得罪人,弄到最后门内一个为他说话得人也没有,反还大多过来落井下石,既然投了天外魔宫,那可以依靠得也只有这些同门了。

    这时又有一人凑了上来,看去也是玄门出身,对两人行了一礼,兴奋言道:“传闻玄阴天宫之中有直通大道的法门,且修行玄阴天宫法门,无论你之前修行的是哪家功法,资质是否上乘,都是无碍,项某一生渴求长生之术而不可得,为求一窥大道,哪怕入魔,也是甘愿。”

    方心岸嘴一撇,对他言语之中所谓神通大法很是不以为然。

    南华功法好歹也是玄门上乘功法,且黄羽公早早便就传下了门中秘典,他自信以自己资质,只要外药不缺,按部就班习练,洞天不敢去想,但元婴却非什么奢望。

    他之所以投靠魔宫,是想寻一个能庇护自家的修行之地,甚至找寻外药起来也是方便,只要能修成元婴,那却不怕再有人找自己麻烦,甚至可如当年那陶真宏一般,自去海外开山立派。

    天舟一路上行,半日之后,就撞开九重天云,再有两日,就到得宫鼎之前。此时一股黑烟自宫中喷了出来,霎时自诸人身上漫过,将众人裹了下来,方心岸只觉身上牌符轻轻发颤,似在护持自己,知先前那陆安都所言不虚,于是将之愈发抓紧。

    过得片刻,等那黑烟退去,环首四顾,发现已是站立在一大殿之中,前方高台之上,站有一名面色冷酷,肤色惨白的道人。

    陆安都回头低声关照道:“那是三师兄于韶,听闻上面还有两位师姐,不过陆某从未在宫中见过,是以私下你们可以大师兄称呼,免得得罪了他。”

    交代过后,他领着众人上前一拜,

    于韶受众人一礼后,一挥手,就将众人先前置入身躯之中的魔头全数收了,朗声道:“既入天宫,便是同门,就无需用此物了。”

    众人大喜,纷纷称谢不已,他们虽是自愿来投魔宫,也毕竟谁也不想一个魔头整日盘踞在自家体内。

    于韶昂然道:“我这处有宫主赐下神符,需用之人可自来拿去,将之炼化之后,就可凭此祭炼魔头魔虫,一可用来对敌,一可用来汲吸灵机,若是不愿,也不打紧,但每月需往东华一回,为我宫门收缴下宗供奉的外药宝材。”

    司马权那些六阴魔虫对六大魔宗门下弟子侵害不多,但对付起其门下小宗却无这般客气了,每月都要威逼其等上缴供奉,那些宗门被逼无奈,也只得屈从,好在他索要不多,倒要能够忍受。

    方心岸一听,当即决定就领这差事,固然要往来奔波,可却也免得那魔符入体,纵然知晓魔宫定有别的法子控制自己,但也好过整日与之打交道。

    此刻天青殿中,张衍坐于蒲团之上,目光微微闪动,却是将方才天舟飞入宫鼎的一幕看在眼里。

    自看过武真人与司马权斗法之后,这两年来他并未闲着,而是一直在推演一门降魔神通,直到月前方才功成,用了数十日作以试演后,便已是运使自如。

    他望着虚空之外,运转法力将伏魔简悸动压了下去,心中忖道:“我原拟三年成就此法,再去寻那司马权,不过如今两年余便就完满,那却也不必再多做等待了,南海布置已是耽误了不少时日,稍候禀明掌门之后,就可前去了结此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