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欲成玄阴立天宗

第一百四十五章 欲成玄阴立天宗

    张衍在渡真殿中也是同样感应到了虚天之外的变化。

    与其余洞天真人不同的是,他藏于眉心之中九慑伏魔简,竟是跃跃跃动,犹如此前见得可以吞食的魔头一般。

    自他成就参神五转之后,这宝简就沉寂下去了,似是无意再吸纳半缕精气了。

    他也同样认为,要在此世寻得再转一境的机缘,也是无有半分可能。

    不过今朝有这番异动,想来其中还有某种可以期的变化。

    他转了转念,这天外魔头来得突然,眼下情势又未分明,是以原来定下的南海攻势,当要缓上一缓了。

    他当即命景游再发两封飞书,各送往陶真人及李岫弥所在之地,要其等暂止干戈,等此事过去后,再做动作。

    此刻忽闻上极殿中有钟磬之音,神情微动,知是齐云天相请,便就踏开阵门,来至外间,往上极殿而去,半路见金火之光飞来,却是霍轩在昼空殿中闻声,也是同样行至。

    两人在外招呼一声,一同入得殿中,与齐云天相互见礼,便就坐定下来。

    齐云天沉声言道:“那天外阴秽魔气,两位师弟当已察知,来人应是天魔之身,疑似昔年那司马权,霍师弟曾与其交过手,不知是否此人?”

    霍轩神情凝肃,道:“这人气息与司马权一般无二,当是那魔头无误,不过内里是否还是其本来,还待商榷。”

    张衍也道:“赠我小界的那位荆苍祖师,曾与我言,数十年前,有一物往虚天中去,算算时候。正是霍师兄在东胜斩杀魔头之后,想就是司马权,此番回来,当是其在天外得了什么机缘。”

    霍轩沉声道:“当日斩杀司马权魔身之后,本以为纵有魔毒遗落世间,也是难成气候,不想数十年后,其却更盛以往,若我当时再多加留意。许就不会有今日之变。”

    齐云天道:“这非是霍师弟之过,魔劫之中,彼辈有气数加身,不然司马权当年也不成了那乱世天魔。只这魔头是我玄门大患,故请两位师弟过来商议对策。”

    张衍思索片刻,道:“以那魔头眼下气机来看,断无可能对敌我东华玄魔两家,然其回来却是这般大张旗鼓,好似生怕他人不知一般,这里当有因由。”

    霍轩转目过来。道:“张师弟可是看出来了什么?”

    张衍摇了摇头,司马权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么做,现下对其了解不多。一时也难以看透。

    霍轩沉吟一会儿,道:“不如我等可先等上一等,此魔尚在天外,一举一动皆为我辈所留意,当还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如其果真有什么用意,不会拖得太久,短时之内当可见得有分晓。”

    张衍点头道:“师兄说得不差。不过为防万一,我可先去天青殿中坐镇,若其当真往九州来,也可加以阻拦。”

    齐云天考虑了一会儿,凭张衍之能,此魔绝然无法顺利过来,只要阻得一阻,溟沧派诸多洞天真人就可伸手施援。便同意道:“可先如此。”

    张衍一转念,又道:“还有一事,少清诸位真人若见得此魔,怕是会主动上去寻他相斗,还请掌门去书一封往少清婴真人处。我两家暂且都不宜动手,且看局势再定。”

    齐云天一点头。道:“师弟提醒得是,少清道友那处,当需知会一声。”

    天魔现身之后,少清还未有一人出战,当就是婴春秋力压之故,不过此刻送出一个大局名义,想来更易压住局面。

    三人议毕之后,张衍出了上极殿,化一缕清光,升至天青殿中,抬目往虚天之中看去,却见那处只得六口大鼎,而那万里魔烟已是不见,那魔头当已遁入其中。

    此可判断出来,那魔头也惧天外毒火烈气,借助这宝鼎才得以在虚天之中存活。

    看了一会儿,忽然伏魔简又是跳动不已,不由目光微闪,心意一起,又将之安抚下去。

    他方在此坐定未久,忽见虚天之外,有一幢六角宫阙朝着天青殿这处徐徐飘来,此宫大小难辨,似广似微,好如一副画卷展开。

    他见了之后,把身一晃,放了出一道分身出外,到得虚空之中,问道:“可是荆仓真人么?”

    那宫中光华一闪,出来一个面容苍老的灰袍老道,稽首道:“张道友有礼。”

    张衍还了一礼,笑道:“真人在天外闲游,今来我处,可是为了那头天魔么?”

    荆仓祖师道:“那魔头已是感应得我存此间,过不多时,当会我来寻我,老道我不过分神一缕,无甚可怕,但这天宫可就保不住了,来道友这处,想能得个安稳。”

    张衍笑了一笑,他是知道的,对方固然只是一缕分神,可也没有其自家说得那么不堪,不然司马权在发现惊辰天宫的那一刻,想就找上门来了,而其之所以没有动作,当也是心存顾忌。便道:“真人愿在此处,贫道无任欢迎。”

    如此过了有半月时日,诸派真人却是感应到,纵然那天魔还在虚空之中,可九洲灵机却比以往更是淡薄了几分,显是被其以某种手段窃夺了去了些许。

    补天阁山门所在,掌门谭定仙眉头紧皱,未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如今他已是得了太昊派送来的一枚蟠木叶,借此物之助,使山门重又回得天中,不过再也无法如此前一般自在遨游,只能随天风飘荡。

    然则这也是权宜之计,天地灵机每少一分,山门重上一分。

    此回这天魔又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使得山门又是沉坠了几分,这还是其尚在天外,实难想象,其若是到得东华洲上,又会是怎么一副光景?

    卜经宿叹道:“师兄。不若我去玉霄派一行,请他们出手,除了这魔头。”

    谭定仙摇头道:“玉霄派是不会出手的。”

    他看得清楚,玉霄连风陵海上被人布阵都未曾真个出手,哪里为冒着损折功行的下场去虚天之外与魔头搏命。

    叹了一声,他又道:“不过师弟你还是需去跑一回,我若提也不提,玉霄必是装聋作哑,好歹提上一句。总也能在危劫至时有个帮衬。”

    卜经宿道:“好,只此去玉霄,可要携得一二镇魔法宝?”

    谭定仙道:“门中法宝本来还待留着应对魔宗……罢了,应付天魔才是紧要,你便带得两件上品前去吧,也免得玉霄以为我等只会一味求告。”

    卜经宿自蒲团立起,道:“小弟这就动身。”

    坤势山下,万丈深处,魔宗议事法坛之上,一道道分光化影骤现出来。不一会儿,就现出六道身影。却是魔宗六派因天魔现身虚天外,是以在此聚首。一同商议对策。

    温青象看了看四周,见不远洞壑崖壁之上,满目所见,皆是一只只漆黑如墨,形容玄蝉的虫豸。他挑眉道:“未想此处也被这等魔物侵蚀了。”

    李真人探手拿了一只过来,轻轻一捏,这虫嘶鸣一声,就化为一缕黑烟散去。他沉声道:“魔虫是最为精纯的阴秽之气所化,而此处秽浊幽气不少,正是其等喜爱之地。”

    卫真人冷然道:“近日我元蜃门灵穴之中浊阴之气渐少,想就是这魔虫所为了。”

    桓真人叹声道:“不单单是贵派,我浑成教亦是如此,此虫无孔不入,斩之不尽,杀之不绝。想来诸派道友门中也是遭其侵袭了。”

    九灵宗陆真人阴沉着脸道:“这等魔虫可攀附在灵穴各处,吞食灵机,积蓄到一定数目时,便会攻袭我门下弟子,吞食其血肉精血。陆某门中已经已是设法将之封禁起来,不过这当是那司马权刻意做出的手段。只要此人不死,便无法尽除此虫。”

    李真人道:“今日请诸位来,便有此意,司马权精通我门中相转之术,当可利用此些魔虫把吞来灵机转入自家体内,也即是言,哪怕其存身在外,也无时无刻不在壮大,他便不来九洲地界之上,功行亦会不断长进,而我等宗门灵穴灵机则会不断削减,若不尽早解决,迟早会变成我辈大患!”

    在场真人听他如此一说,都觉悚然,不难想象,那司马权此刻就好如攀附在九洲之上的毒虫,在不断吸食此界灵机。

    卫真人眼中露出一道狠色,道:“这么说来,唯有尽早下手了。”

    温青象这时却开口道:“诸位,司马权终归需要解决,但主动出击并非上策。”

    众人不由望了过来。

    李真人道:“不知温道友有何见解?”

    温青象笑了笑,道:“既是天地灵机流散,玄门当比我更是急迫,而其又不知我这处异状,若是坐等下去,其必先是忍熬不住。”

    此间之人想了一想,都是点头。

    眼下浊长清消,玄门除三大派外,其余几家宗门皆在苦苦维系灵穴,司马权所为,等若把原来无法弥合的伤口又撕裂了一些,玄门斩除此僚之心当是比他们更为急迫。

    温青象又道:“我等若要下手,便需去虚天之外与司马权交战,此人既然敢明目张胆夺取灵机,应也想到了如此做的后果,其必有所准备,我若寻了过去,拿下了还好说,若拿不下来,功行受损只是小事,一个不慎,极可能落得被其吞尽神魂精气下场。”

    众人心头都是一凛,他们之中可无一个修至象相三重境的,到那虚天之外斗法,一旦遭遇危险,可无法遁入自家所辟洞天之中,那时连逃遁都是不能了。

    骸阴派盖真人道:“温道友是说,这司马权此是故意设局,诱我等前去?”

    温青象道:“也未必如此,但其应与偶目的,我等稍候可遣一人去与他交涉,看其到底意欲何为?”

    李真人道:“何人前去?”

    温青象笑道:“既是温某提出,自当温某前去了。”

    盖真人道:“温真人纵然血魄分身与己身已无二致,可也易遭天魔所趁,盖某可遣一具魔兵前去,便是被毁,也算不得多大损折。”

    李真人道:“此法妥当,大劫将至,我等本就比玄门势弱,要设法保全自身,不可轻易折损功行。”

    众人都是称是。

    盖真人道:“我这便作法,请诸位等在此处相候。”

    就在他言语之时,忽有一团幽火忽然自东华洲飞出,穿过九层罡云,就往那六只大鼎所在飞去。

    行空有一日之后,终是到得那六座如山大鼎之前,那幽焰一开,自里出来一个髑髅,偏生道袍法冠穿戴齐整,其骨架甚大,将袍服皆是撑开,远望好似剪裁过的纸人,他在外稽首道:“司马道友可在,骸阴派盖肃来访。”

    少时,就见一道黑烟自鼎中出来,化为一个黄袍道人,其盯着他看了片刻,道:“盖真人?”

    盖肃一个稽首,道:“正是盖某。”

    司马权嘿了一声,道:“我以为你等再过几日才回来寻我,未想如此快便就沉不住气。”

    盖真人不理他讥讽之言,只道:“我受诸派真人所托,来此问一句,尊驾究竟意欲何为?”

    “问我要做什么?”

    司马权冷笑一声,指了指那六座大鼎,道:“我欲在这天外虚空另立一脉道统,号曰‘玄阴天宫’,不论玄魔两道,只要愿入我门庭者,可呼我名号,我便可将之接得上这处来,传他长生之术,神通大法。”

    盖肃不觉一惊,道:“尊驾要在此立一宗门?”

    司马权目视过来,道:“有何不可?”

    先前种种经历,已是告知他委曲求全并有出路,与其东躲西藏,还不如强势一些。

    他在天外得了机缘,不但法力尽复,还会了许多神通道术,便如发去东华洲中的“六阴毒虫”,便是其中之一,与相转之术相合,就可收取九洲灵机。

    而身边这几座自天外得来“行元宫鼎”,足够构筑出一个宫门雏形,以此为根基收徒,不难立成一派。

    他身为天魔,此举自然不是为了传立道统,而是为了披一张皮在身,好光明正大与诸派洞天分用天地灵机。等把此意传递了出去,只要诸派不想现在就与他拼个鱼死网破,就很可能来个默认,等到自家功行大成,成就玄阴天魔之后,就不必有所畏惧了。

    但若诸真执意与他一斗,那也不惧,有六阴虫在东华魔穴之中为他供养灵机,却不信有人可在虚天之外耗得过自家,待胜过几次之后,自然也可达成目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