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南海纵风云 天外魔气浑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南海纵风云 天外魔气浑

    方心岸离开山门之后,为怕山门中熟识之人出来寻他,就干脆往北地来。

    这里因在溟沧派界域之内,南华派势力延伸不到此处,且还有大大小小宗门百数,混在其中,只要不过分出挑,谁也认不出他来历,正好可以掩饰身份。

    毕竟是洞天真人弟子,他身上灵贝极多,就在一处飞舟仙市上买了一座楼阁,在此宿住下来。

    这些时日来,他曾设法打听南华派中究竟出了何事,黄羽公何时回山,怎奈且因事情过去不久,所知者寥寥,是以什么也未曾打听出来。

    方心岸见如此等下去也是不妥,便以一件法器为代价,请了一名化丹修士为自己护法,成功化药凝丹。

    这些时日一边巩固功行,一边继续打听消息,可还是无有任何结果。

    这也不怪他不用心,黄羽公乃是洞天真人,其人生死,哪里是小宗弟子打听得到的。

    而今日他欲出行打探时,却是无意撞到了元景清,不免想起此前被其斗败,不得不以宝羽脱逃之事,心下极是不忿,故是追了上去,欲找回脸面。

    追去百多里后,却发现周围总有修士往来,他怕露了身份,是以不敢动手,只是拿着一只罗盘,一路追摄气机,遥遥跟着。

    如此随有三日之后,他发现对方忽然折向向北,且专往荒僻之处走动。

    这时他也是反应过来,心下一哂,知晓是被发现了。

    这里因临近北冥洲,也无什么宗派。是人迹罕见之地,故他干脆不再隐瞒行迹,光明正大追了下去。

    此刻前方,元景清收了云筏,在一处山头停下。就盘坐下来,运功调息。

    他往此处来不是毫无用意,前几日就发现后面有人跟随,还是驾驭灵禽之人,而这里是地脉纠缠之处,风势急猛。可最大限度限制对手手段。

    等了半个多时辰,天边行来一只赤喙鹰,上方站有一名还算俊秀的年轻修士。

    元景清自原地站了起来,看着过来之人。

    方心岸到了百丈之外,把身形顿下。他脸上带着戏谑表情,看了看四周,道:“原来这处是你挑选的斗法之地,可惜你却不知,我却有的是灵禽,可在不同地界行空穿游,就如我脚下这一头,风势起时。反而飞渡更快。”

    元景清一扬袖,祭出祭出六枚神梭,道:“尊驾若是说完了。那便动手吧,在下还要赶路。”

    方心岸不由一阵恼怒,道:“阁下还当真是目中无人,上回虽是你赢了我,可此次却就未必了。”

    元景清无心与他多言,一招手。六枚飞梭如箭射来。

    方心岸此次出来,几乎把所有黄羽公赐下的法宝灵禽都带在了身上。故是信心十足,立刻祭了一口宝钟出来。当的一声,放出蒙蒙青光,将来袭神梭挡在外沿。

    元景清虽还未习得感神经下半部,却已有些许气机感应,当下辨出此光只能遮挡实物,却无法抵挡虚气法力,便一转金丹,背后腾起大团烟煞,朝着前方压了过来。

    方心岸哼了一声,两手往当中一拢,也是化出道道丹煞,向前喷去,欲想一试两人之间谁人更是高明。

    修士到了化丹境界,若比斗丹煞,那么是就看哪一方丹力较为强横。

    他是丹成三品,虽未达到最想到得二品丹,在自认在同辈之中,也是罕逢对手了。

    两处丹煞顷刻撞在了一处,传出沉闷响声。

    只是令方心岸难以置信的是,自家丹煞竟是被生生撞散,落在了下风,这即是说自己丹品还弱了对方一筹。

    他念头转得飞快,忖道:“如非是大门大派,想修到二品丹中,可是难之又难,此人绝非什么散修,看其所去方向,当是往溟沧去,莫非此人是溟沧弟子不成?”

    想到这里,浑身一个激灵,脑子清楚了许多。

    他自身麻烦还未解决,若是对方溟沧门下,现下哪里敢去招惹,便是能压过对手,也无任何好处。

    脸上露出了几分挣扎之后,他忽然一转头,驾驭着赤喙鹰掉头就跑。

    元景清看他突然遁走,有些莫名所以,方才丹煞碰撞,充其量也不过相互试探而已,他自问就是丹力高过对方,也未到得令其转身就逃的地步。

    对方驾驭灵禽,飞遁极快,他也未曾学过遁法神通,发现这时追去,也是赶不上了,索性也就放弃,不过他隐隐有感觉,日后怕还会遇上这个对手。

    沉吟一会儿,他就起了云筏,仍往溟沧派去。

    五日之后,一座如形如大柱的通天巨山现出在他眼前。

    他站在天中望了许久,神情流出一丝敬慕之色,道:“这当便是诸位师兄口中的昭幽天池,恩师少时修道之所在了。”

    他吸了口气,就急催玉筏,化烟气一道,朝着那柱崖上方急飞而去,不多时,身影很快就没入了天边云雾之中。

    春来秋往,寒暑易替,转眼就是六十年过去。

    渡真上殿大门忽然一个震动,而后在轰轰声中缓缓开启。正在外值守的景游神情一振,喜道:“老爷出关了。”

    张衍这六十年中,非但将“五行大手”推演到了当下较为满意的地步,还又另外造得两门神通,

    以他眼下功行法力,再加身上数件真器,同辈之中,少有人可作敌手,但若是同时对付数个对手,便就什么没有太大把握了,是以这两门神通完全是为了应对这等情形而创。

    一甲子闭关,有不少书信寄来,命景游送了进来后,他目光往案上一扫,便知大致端倪,起手一招。其中一封书信自里跃了出来,落至手中。

    此是陶真宏两年之前寄来,言及他与米真人法力功行已复,所有需用阵图俱是炼成,而李岫弥已是在南海之中沟通了方圆十余万里内的地脉灵机。此刻已可在上设立禁阵,只是之前张衍未曾出关,是故二人都未敢轻动。

    张衍沉思片刻,问道:“玉霄派这六十年中可有什么异动?”

    景游躬身道:“回老爷,玉霄派并无什么大动作,就是四十余年前。骊山派弟子明画屏去了玉霄派修道,小的听说,此事惹得骊山掌门沈梓心大是不满。”

    张衍淡然一笑,沈梓心他是见过的,此女资质禀赋皆是不弱。也有一门执掌的心胸魄力,早在玉陵祖师飞升之前百多载,门中大部分俗务皆已由其接手,就是当真对此事有所异见,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所谓不满云云,当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挑事。

    他想了想,又问:“骊山派如今是何情形?”

    景游回道:“沈掌门继位之后。不知从何处冒出几个西河下宗修士,言称骊山派原本是西河家道场,既然玉陵真人已去。就当另择贤明,令能者居其上,在外处处与骊山弟子为难,上蹿下跳,可是极不消停。”

    张衍冷哂一声,这当是玉霄走得一步棋了。其目的无非是想把骊山派笼络至自家这一处来。不过没有洞天真人的骊山派显然对其并无意义,是以要栽培出一个来。那明画屏应就是其拉拢之人。

    他虽答应玉陵真人照顾骊山派,不过沈梓心看来暂还稳得住局面。故而还不打算插手。

    而且玉霄把目光投在这处当是最好,他正可趁此时机在南海之上做一番布置。

    思定下来之后,他伸手一点,凝出两道符书,再轻轻一挥袖,就将之送了出去。

    法符飞出大殿之后,分往两处飞去,其中一道以闪电流光之势出了龙渊大泽,再横掠东华洲,到了茫茫大海之上,往一处岛礁落下,下方忽然冲上来一道灵雾,将此符卷起,致其往天中升去,最后入到一渺然难测的界域之内。

    陶真宏此刻正于小界之中打坐,忽察觉到外间有气机到来,便就退出定坐,抬袖将之摄拿了过来,法力到法符之内一转,便明其中之意,他自袖囊中取出一枚打磨的滚圆的顽石,往外一抛,道:“米道友可在?”

    那顽石飞出不远,忽然一颤,就悬停半空,自上浮现出一道分光化影,米真人声音传出道:“陶掌门,你平日无事可不会寻我,且说说看,又有何事了。”

    陶真人打个稽首,道:“却要与米道友说一声,张真人出关,请我二人再往南海筑禁阵法坛。”

    米真人哼了一声,道:“知晓了,何时动身?”

    陶真人道:“玉霄派占据去了风陵海,并用小宗充实此片界域,四处也都布设了望气台,用以探查我辈气机,我等若用龙宫转挪,动静太大,必备察觉,只能我二人隐匿气机而去,稍候便就动身,去了那处,只要摆正阵图,与地脉灵机相合,便是玉霄有所察觉,也是不及坏阵了。”

    米真人也不多言,那分光化影一晃,便就不见。

    陶真人手持如意,自石上站起,此次与上回不同,若是大阵布乘,却是能真正威胁到南崖了,玉霄反应过来后,手段定会比前回更为激烈,或许比之真正斗法也不差分毫,不过此回他们这一方有三位洞天真人坐镇,再有禁阵配合,玉霄要攻打下来,不付出一定代价那是绝无可能。

    他一抖袖,就见方圆千多里,一张张阵图自周围密如林立的石柱之上飞起,不断往袖口之中落去。

    南海深处,李岫弥立在珊瑚玉台之上,闭目凝神,不断以法力查探阵中灵机,看有无疏漏之处。

    这数十年来,他利用此间数百万水族精怪,共是修筑起了千余座法坛,将地脉灵机俱是沟通,其中最高三座皆是建在海中高峰之上,作为他与陶、米二人的主持阵坛。

    即便眼下起初筹谋的界域已是布设完成,他也未曾停下脚步,仍是在不断往外扩张。

    这时阵中忽然出现一只魁伟巨兽,如鲸如豚,四肢短小,两目开阖之间,似生日月之光,其张开巨口,仿能侵吞千万顷海水,此物一现,四下顿时一片混乱。

    李岫弥陡然睁开双目,喝道:“如此还不肯安稳,看你能折腾到几时。”他突然低吼一声,顿有龙吟之音从喉中传出。

    霎时之间,那水怪巨象顿时如泡影一般破散,而在原处,只有一头似贝非贝,足有百丈大小的白色怪虫,其无足无手,坚壳外沿有点点浮硬砾,嘴吻之前有六根长须飘摆,半截身子此刻正埋在沙土之中,此刻似要使劲挤了出来。

    李岫弥挥袖发出一道灵光,打在此虫身上,其猛地一颤,便就老实不动,而所有水族见得此景,在诸多化形精怪呵斥大骂之下,也皆是安稳下来。

    李岫弥又连打了几个法诀,这才不去理会。

    他把这蜃虫捉到此处后,似这等情形已是有过多次,不过他看重其可营造奇景幻境的本事,故是留了下来,要将之练成身外化身,这六十余年下来,已是快要至成功之时,这头蜃虫也是察觉危机到来,故反抗的次数愈来愈多,不过尚在控制之下,未曾搅了大局。

    就在这时,上空有一道灵光降下,他神色一肃,起法力将之接来,起灵机入内一转,眼神顿时犀利了几分,心下道:“终是到这时候了,数十载苦功,快要见得分晓了。”

    就在东华诸派为大劫各自筹谋之时,虚天之外,却是飞来七口形如星石的巨鼎,在快要挨近九洲之时,自鼎中各是飞出来一团飘忽不定的黑烟魔气,最后聚在一处,足足大有万里。

    半晌之后,那魔气倏尔一聚,化为一个黄袍道人,其冷笑看了下方几眼,把手一拍,就将其中一口大鼎震碎,而后化作无数碎片往东华洲落来。

    同一时刻,洲中所有洞天真人皆是感到一股庞大无比的魔气正往九洲而来,气机较之此前肆虐东华的天魔,却是更为强盛。

    那无数碎裂鼎片撞开九重罡云时,与天外罡砂相擦,被不断消磨,到穿行至洲陆上空,多是不成气候了,然而自天下落时,却如千万流星,经空而来,奇绝瑰丽,壮观异常,待落至地表之上时,却是撞击出一个个坑洞,而后自里冒出一缕缕黑烟,一个飘旋,就往地底之下各处大小魔穴钻行而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