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云霄翎羽未乘风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云霄翎羽未乘风

    方心岸这些时日来皆在洞府之中修行,准备待黄羽公回来之后,就化药凝丹。↖,

    这一番静心修持下来,却是对之前许多本以为了然于心的玄理,又有些许领悟。

    只他在洞府之中翻阅道册时,却听得外间呼喝之声,不禁有些奇怪,暗道:“听声音是原奇秋,怎么今日跑到我门上来了?且这般神气活现?”

    原奇秋此人,因资质有限,不过在禽苑之中做个看苑之人。

    不过因其是原氏嫡脉族人,纵无天赋,也被原翅翁带在身侧,名为弟子,实为侍从。

    因其总是向门内低辈弟子索要供奉,这点颇令方心岸鄙夷,是故每回随黄羽公入得凤苑,都是冷嘲热讽一番。

    他现在处罚之中,师父又不在门中,怕被抓了什么把柄,尽管不喜此人,还是自里推开石门,走了出来。

    一抬头,见其站在一只大鹰上,双手环臂,站在那处,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此人今日无缘无故找上门来,却令他也隐隐有一股不安之感,抬手一拱,道:“见过师兄了,不知师兄登门,却为何事?小弟遵照师命,正在闭关之中,如不紧要,可待日后再言?”

    原奇秋暗自冷笑了一声,“黄真人已死,你拿他来压我又有何用?”

    黄羽公一死,定苍洞天门再无人照应,关键方心岸不是什么玄门世家出身,没有族门为他撑腰。他要拿好处,眼下正是合适时候,否则等消息传开,或是等到封成昌回来门中,那就很不好说了。

    他呵呵一笑。道:“方师弟,师兄此次过来,是一件事与你商量。”

    方心岸道:“请师兄明示。”

    原奇秋盯着他,目光灼灼道:“再有四十年就是门中百凤大会,只是到了如今,凤苑之中尚缺几头雏凤。而几头老凤已入火窟安眠,不知何时出来,为兄极怕到时凑不成足数,听得师弟这处有一枚青凤卵,只要十余载即可育出,可否先给了为兄交差,等日后那老凤等有新子诞下,再还了师弟。”

    方心岸神色一冷,这青凤卵是黄羽公特意赐了下来。日后要作为他护法灵禽,这等奇物,他哪里甘愿借他人?况且对方嘴上说得好听,到时必然有去无还。

    他哼了一声,道:“原师兄莫非是玩笑不成,这凤卵我恩师以法力及灵药孕养数十载,再赠了给小弟的,怎是你苑中那些寻常凤鸟可比。况且是尊长所赐,小弟也无有可能拿来做人情。”

    原奇秋悠悠道:“师弟怕是误解了。为兄不是来与你商量的,此次是为兄是奉恩师之命,来你这处拿这青凤卵,师弟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原真人?”方心岸握紧拳头道:“我却不信,原真人怎么会下这等谕令?”

    原奇秋似笑非笑道:“那你尽可去问。”

    他虽是狐假虎威。但却也不怕求证,黄羽公身死,原翅翁此刻怕正与掌门商议门中今后大计,哪有闲工夫去见一个小辈弟子。

    方心岸道:“好,我这便前去问原真人。”

    原奇秋冷笑一声。道:“随你几时前去,不过你不要耽误了我的事,先将青凤卵自家乖乖拿了出来,不要逼我亲自动手。”

    方心岸见原奇秋这般有恃无恐,越来越感觉不妙,只是不知道问题出在何处,心下不禁有些惶惑,目注他道:“师兄,你果真要如此做?师弟我今日就算阻你不得,但等老师回来,难免要去你处讨个公道。”

    他眼下只有搬出黄羽公名头了,奈何往日无往而不利的做法今日是无用,原奇秋不耐烦道:“啰嗦。”

    他伸手一抓,一道烟煞飞出,就将方心岸卷了起来,再狠狠往地下一掼,喝道:“你给是不给?”

    方心岸虽以玄光护身,可这一下也是受创不轻,他嘴角溢血,浑身发颤,勉强爬了起来,抹了抹嘴角,恨恨看来道:“好,我这就给师兄去拿,此物在我洞府之中,师兄是否要一同来?”

    原奇秋怕他洞府中有什么黄羽公布置的手段,故道:“师弟早如此说不就好了,不要耍什么花招,快去给为兄拿来吧。”

    方心岸一步一步挪回了洞府,转过几个弯道后,来至一间石室之中,正中玉石盘上摆放着一只枚三尺大小的巨卵,浑身散发青光,并隐闻心鼓勃勃之声。

    把此物给了出去,他是极不甘心的,心下忖道:“原奇秋敢这么对我,必是门中出了什么我不知晓的变故,就是封了洞府,也挡不住多久,现在恩师不在,门中又无人可以帮我,只能出门避祸了,虽违了师命,可事出有因,想恩师也能体谅,等来日再与这小人算这笔账!”

    他很清楚,自己平日得罪人着实不少,把青凤卵一旦交了出去,下来麻烦必会接踵而至。

    唯一办法,就是躲到山门之外,等弄明情形再回来山门,到时必要对方付出代价。

    他伸手摸出一只药瓶,将丹药吞了下去,随后把所有要用到的法宝及外药一股脑收到了袖囊之内,再伸出手去,将那青凤卵抱起。

    此物对灵机极是敏感,外壳又是脆弱,若以玄光驾驭,怕会伤得,故他只能以双手相托,只是这枚凤卵奇重无比,就是他完好之时也是勉强,开始还好,走出门后,在踏下台阶时,脸上一个抽搐,似乎牵动了伤势,踉跄一下,往前跌出,而那青凤卵也是摔了出来。

    原奇秋早把此物视为自家所有,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以煞气托住,可随即一想,如此做很是不妥,急忙自鹰背窜身而下,十丈之遥一闪而过,上前将之一把托住。

    可就在这个时候,方心岸忽然一抬头。扬起手来,啪地一声,在他身上贴了一张符箓。

    原奇秋身上一僵,顿时不能动弹,又惊又怒道:“定身符?方心岸,你敢算计我?”

    方心岸喘了几口气。冷笑道:“只准你施虐同门,却不准我还以颜色么?”

    原奇秋怒笑道:“好好,你这定身符虽是厉害,可你法力不足,至多困我百息,待我出来之时,看我如何收拾你,”

    方心岸嗤笑一声,道:“对不住了。原师兄,你怕是无有那等机会了。”

    他先将凤卵收了,而后一抬手,放出一道玄光,将其身躯卷了起来,如发泄方才怨气一般,狠狠将其往自家洞府之中一扔,再拿一个法诀。道声:“起!”

    轰隆一声,洞门合闭。层层禁制符箓飞起,将此彻底封住了。

    他长出了一口气,控制大阵的枢机就在里间,不过等原奇秋将其炼化了,那至少需大半日,等其出来。自家早就跑远了。

    他把万兽圈一抛,停在崖边的十余头灵禽皆被收入进去,随后起身遁化玄光,往山门处冲去。

    此刻门中之人,还不知黄羽公已亡。值守之人见是方心岸,只当未有看见,他得以顺利冲出门去,过不一会儿,遁光就消失不见。

    骊山派,斗勺宫中。张衍双目睁开,眸中似有电雷一闪,与数十年前那晏长生一战不同,他与黄羽公之斗不过延续了一个多时辰,并未消耗他多少法力,只调息一夜之后,法力已是渐渐完复。

    他一弹指,自袖囊之中飘出一根足足有九尺长短的翎羽,羽茎奇长,羽片如绒如絮,细密轻柔异常,通体皆是雪白之色。

    此物乃是黄羽公死后所留,也不知是从哪种灵禽身上取来,里间也无任何精血印记。

    不过他却能察觉到里间有一股庞大精气蓄藏,当是可用来使动什么神通道术,只是其还未来得及使出其便身陨了。

    他想了一想,认为可将之暂且收着,若真是什么奇物,南华派定会找上门来,到时再看如何处置。

    将此物重新收入囊中,他又取了一只形似陀螺的玉盘出来,抓在手中稍作感应,就知这宝物是何用途,忖道:“难怪黄羽公法力绵长充沛,原来是靠了这件法宝。”

    他把手一抛,这宝物顿时落在地上,清光一闪,化作一个矮个老道,作揖道:“张真人,鄙人有礼了。”

    张衍道:“你是出身补天阁的法宝?”

    矮个老道坦然承认道:“是。”

    张衍道:“你那借与他人的法力无法凭空得来,必要从他处夺来,若是魔宗之宝,定是吸食精血神气,你是玄门法器,多半是吞纳丹玉了。”

    矮个老道露出佩服之色,道:“正是啊,真人法眼无差。”

    随后他脸色一苦,“只是那黄真人欠了敝人一笔账还未曾还了,就被真人打杀,唉,这生意未曾做成,敝人却先是把老本亏了进去。”

    张衍道:“那你可愿为我门中效力?”

    矮个老道一脸为难,道:“敝人倒是愿意,只是收不回欠账,却是夜不能寐,食不下咽,这个……”

    张衍淡笑道:“那就是不愿了。”

    矮个老道忙道:“不如真人先放了敝人回去,等讨回欠账,再来为真人效命?”

    张衍神情平静,只背后却飞出一道青光。

    矮个老道神色一变,正要飞去,可哪来得及逃脱,瞬时被那青光扫过,就被定了在原处,与此同时,就见一道又一道剑光浮起,锋芒皆是指向了他。

    张衍淡声道:“可愿归顺?”

    他连问三遍,矮个道人半生不吭,显然不愿真正顺服。

    既然是如此,他也不会手软。

    这等奇宝放了回去,尽管可让玉霄等派亏得些许丹玉,但其到了修士之手,却能使战力大增,今朝是在黄羽公手上,还容易对付,要是到得道行深湛的修士手中,将来劫起之时,必对溟沧不利。

    他把神意一引,下一刻,万千剑光落下!

    南华派,山门主殿天掌宫。

    一名英资伟岸,气概不凡的道人坐在主位之上,正是南华掌门肖凌云。

    听完原翅翁禀告,他长长一声叹,道:“可惜羽公了,张真人不愧溟沧派渡真殿主,看来之前能斩杀晏长生也非侥幸。”

    原翅翁言道:“掌门,羽公身亡,那根‘云霄翎羽’当是落入张衍之手了,当设法拿了回来。”

    这翎羽乃是南华派开派祖师所赐,修士可以耗损本命精元为代价,使法相一举演化为上古异兽天禽。

    此羽共是六根,南华门中凡成就洞天之士,皆是持有一根,既是身份象征,又是护法之用。

    不过开派至今,却还无一人当真用过。

    肖凌云神情一派平静,道:“就是落入张真人手中,也无甚要紧,此物非我南华派修士无法使得,当务之急,是镇定门中,不致有乱。”

    原翅翁道:“掌门真人说得是。”

    肖凌云对身旁侍立道童子道:“去把辛真人请来。”

    童子领命而去。

    未有多久,殿外进来一个白发老者,见礼落座之后,原翅翁便将黄羽公身故之事说了。

    辛真人听罢之后,沉默许久,才道:“原本羽公在我三人之中寿岁最小,未想却是走在了辛某之前。”

    肖凌云道:“羽公身亡,半是人为,半是天数,只大劫将至,我门中少得一位洞天真人,却需尽快有人替继,两位以为,诸弟子之中,谁人合适?”

    原翅翁沉吟了一下道:“大弟子黄颂泉功候道行皆是到了,有成就之望,当由他替继。”

    辛真人也无异议。

    肖凌云道:“那宣我谕旨,着他明日入灵穴修持。”

    辛真人这时道:“掌门真人,再有两三百载,辛某也当去了,不如再定一人如何?”

    黄颂泉本来准备接替他座下席位,可此刻既是承了黄羽公去后空位,俺么必须再另选一人了。

    原翅翁道:“羽公门下封成昌实则不差,比颂泉也只差一线,可此回被张真人门下魏子宏被捉了去,纵然史道友将他赎了出来,却是难服众心。”

    到虽说胜败本是平常之事,可封成昌被人斗败拘押,有这污点之前,是不可能让其再得这份机缘了。

    肖凌云深思片刻,道:“此事今日定下,却是太显匆忙,可容后再议,那玉陵真人飞升之礼,不可少我南华派。原真人,就劳烦你走一回了,再与张真人接触一二,看能否把云霄翎羽讨了回来。”

    原翅翁立起身来,稽首道:“谨遵掌门令谕。”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