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章 剑斩恒光还紫阳

第一百四十章 剑斩恒光还紫阳

    黄羽公法身一散,就飘出漫空清气,只见光华一闪,却有一只玉盘和一根翎羽飞出,一眼可辨是真宝一流,不过在如雹而落的雷霆之下似显慌张。

    张衍轻轻一抖袖,一道水光自天而降,倏尔一卷,就将两物收了进去。

    此刻虽斩了对手,但他仍不停手,使指一点,无数剑光汇来,皆往那恒光璧上追逐过去。

    守御真宝,何其难得,在一洞天修士手中,可平添无穷战力,方才若无此宝,黄羽公又岂在他攻势之下撑得如此之久?

    今朝既在眼前,便不能放过。

    趁此机会,不妨将之一举破了去。

    御使之人身亡,恒光璧立刻就要去回原主身旁,然而未想天中万千剑光一转,居然朝奔它杀了过来!

    恒光玉璧之中浮现出一个剑眉入鬓的白衣道人,此却是宝中真灵,他一见此景,不禁面露惊惧之色,哪还不知张衍要冲着自己下手,立刻发出呼应,想要沟通此刻候在外的主人。不过紫霄神雷网未曾撤去,他现下无有可能闯了出去,只能先做抵御。于是把身一隐,幻化出百千玉符,而自家则是化一点星光在里游走躲闪。

    张衍淡笑一下,一件无有人驾驭的真宝,无有修士法力支撑,除非是抱阳钺、北冥剑那等杀伐利器,否则又怎能与洞天修士相斗?

    他把手一挥,立刻就有一道万丈青光横扫天穹。

    恒光玉璧根本无法躲闪,被正正刷中。

    霎时之间,青光攀附蔓延而来,其似被无数枝条藤条紧紧缠住,一枚枚分化出来的玉符也被生生定在半空,就连那精源本身也不例外。

    “这是什么神通?”

    恒光真灵又惊又急,不过它怎肯如此服输,宝身一颤,就自里飞出千百个玉砖光符,只是每化出一个。便被青光定拿一个,无论出来多少,都是无用。

    因无法力支撑,不过片刻。它就已后继无力。那真灵无奈,把身现了出来,解释道:“张真人,我非是黄真人随身法宝,本是太昊门下听用。”

    张衍根本不与他说话。心意一引,万千剑光,齐齐斩在那抹星点之上,哪怕是守御真宝,遭杀伐真器斩中精源,也是无法抵受,真灵大叫道:“真人放过我,我愿归顺。”

    张衍仿若未闻,真宝主人既能借了此宝出来,那必有办法可以收了回去。就是当真被他压下,非是自家祭炼而出的真宝,斗战之时,也无法驾驭如意,是以他理都不理,只是一味驱动剑光斩下。

    只几个呼吸之后,在无数雷芒及飞剑劈斩之下,这真宝终究坚持不住,爆响之中夹杂着一声凄厉惨呼,就化作了一团齑粉。却是璧碎玉裂,就此灵消。

    吴云璧与那恒光璧心血相连,此刻这法宝一破,顿时神情一变。身躯也是颤了一颤。

    周如英一见,不由诧异问道:“吴师兄?”

    吴云璧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那真宝已是毁在阵中。”

    周如英不由一惊,道:“怎会如此?”她再扭头朝阵中看去,真宝被破,那里间究竟发生了何事?

    因被紫霄神雷内外生网。绝闭视界,且其内雷光电走,又有法相碰撞,搅乱了天地灵机,在外诸真皆不知晓阵中情形,也只能略微感应些许变化,但想分辨清楚,却是不能了。

    吴云璧被毁去了随身至宝,也是心痛万分,他这件法宝非是门中所传,而是自家祭炼了两千余年才诞出真灵,他许多斗法手段都是围绕着这件法宝而做布置,可以说是此宝一去,就少了大半战力。

    但他还是很快冷静下来,道:“也不是无有可能,黄道友并不能将这法宝运使如意,如是张衍一味对着这法宝而来,付出一定代价,也能做到。”

    周如英道:“连守御真宝也是被破,想是战局激烈,不知道黄真人此刻如何了。”

    吴云璧深深望着那些紫雷闪电,道:“究竟怎样,要等稍候再看了。”

    过不许久,那遮天雷网终逐渐收敛下去,里间情形也是展露出来,观战之人不由凝神看去。

    只见辽阔天宇之中,张衍独自一人站在高空,袖袍飘荡,身周玄气流转,而黄羽公却是不见了影踪。

    “怪哉,黄道友去了何处?”

    “莫非输赢已分?到底谁胜谁负?”

    玉陵真人看了一眼四周,眼神中透出几许复杂之色,沉声道:“莫找了,黄真人已是亡故。”

    “什么?这如何可能?”

    在场诸真都是大吃了一惊,虽这话是玉陵真人所言,可他们仍是不信,黄羽公可是象相二重境修士,莫说有那恒光玉璧护身,便是当真遇险,也可躲入洞天之中,哪可能死在此处。

    玉陵真人起手一捉,拿来一团清气,纤指连点,送出诸人之处,道:“诸位同道自去看来便是了。”

    所有人拿了过来,辨了一辨,俱是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这是洞天真人法相崩散之后所留气机。

    他们互相望了望,皆是沉默不言,

    一名洞天真人在眼前被生生杀死,又不见神魂脱去,想是一样被斩。

    固然留在门派中的肉身之内还有一点神意可去转生,但比之低辈修士元灵,怕也有所不如了,未来几是无望再入道途。

    周、吴等人看着天中张衍身影,眼中都是浮现出一股畏惧和深深提防之色。

    黄羽公得他们相助,手持四件宝物,就是如此也被斩杀,这意味着若是换了他们自己上去,怕也是一般结果。

    薛长老任由手边清气消散,道:“可惜,可惜,未能见到精彩之处,黄羽公也是无能,居然连雷网也未挺过。”

    卜经宿忍不住道:“薛道长,黄道友已是身故,又何必数落他?”

    薛长老一吹胡子,瞪眼道:“本也不是长生不死,又何必哀嚎伤痛?”

    卜经宿无奈道:“这话也太过不近情理……”

    薛长老上下看了看他。道:“老道正好手痒,老卜你何不下来陪我斗上一场?”

    卜经宿坦承道:“卜某不是道友对手。”

    薛长老摇了摇头,道:“不拼上一拼,你又怎么知晓呢?”他嘿了一声。忽然变得意味索然,一拨剑光,晃眼之间,就遁去不见。

    巫真人妙目来回一扫,道:“我们走。”

    把手一抬。脚下金舟缓缓下行,这时她对身后弟子言道:“你等记着,若是以后在外行走,遇着昭幽门下弟子,不到必要,不要与其起了冲突。”

    众弟子连连称是。

    在他们眼中,洞天修士已是立于此世之巅,修行到了这一步,再也无人可以撼动,可未想见。竟然遇得一位洞天真人死在面前,这冲击着实太大,此刻心神还未平复。

    张衍方才一场斗法,又多了不少心得体会,故他并不急着下去,而是站在空中细细感悟。

    差不多有一刻之后,他才睁开双目,自云中飘身而下。

    却远远见玉陵真人立身在天,身周法力激荡,正在抚平四边余波罡流。此举是为缓和天地灵机,否则两人斗法余波必使骊山所在之地成为四时皆乱。

    玉陵真人见他过来,道:“张真人,此回可是令我为难了。”

    张衍笑道:“真人既允我与黄羽公相斗。怕早是料到有此一节,便算我溟沧派欠你骊山一个人情。”

    玉陵真人缓缓点首。

    黄羽公死在骊山派,她在时并无紧要,但等她一走,南华派怕是会上门寻衅,那时便要依靠玉霄、溟沧两派护持了。

    不过玉霄本与南华站在一处。为了安抚其等,可能会默许其行事,那么只能依靠溟沧护持了。

    实则正如张衍所言,她在斗法之前就有这等预见,只不过这背后涉及玉霄与溟沧之斗,也非她所能阻止。不过现下得此一诺,却比两家联姻更是让她放心。

    今日一战后,这九洲之地,敢于招惹张衍之人怕是无有几个了。

    这时远处史真人突然出声道:“张真人,稍候是否拔冗一见?”

    张衍笑了一笑,道:“贫道在在斗勺宫相候。”

    说着,飘身而下。

    史真人这时一转首,见周、吴二人目光望来,他也不作解释,也是身化清气自天降下。

    周如英道:“史真人当是要取回那玉碧紫阳籽。”

    吴云璧点头道:“事关山门重宝,也难怪他着急。”

    周如英转首看向卜经宿,道:“贵派那宝物当也是落入了张真人手中,却不见道友焦急。”

    卜经宿苦笑道:“卜某倒是盼着敞心师叔回来得晚一些。”

    两人不由一怔,随后不由想到,黄羽公虽是败北,可是许诺给予敞心盘的丹玉却是省不了,且被囚在碧羽轩的弟子终究还是要想办法救了出来。

    想到此处,他们心情又变得更为糟糕了几分。

    吴云璧叹道:“黄道友在此身故,事情也是不小,至于余下一些麻烦事,我等还是先回宫中,再做计较吧。”

    张衍此刻已是回了斗勺宫中,景游迎了上来,躬身道:“恭祝老爷得胜归来。”

    张衍笑道:“你怎知是我胜了?”

    景游拍马道:“那黄羽公不过南华派一名长老,又怎是老爷对手?换了南华掌门来许还能老爷一斗。”

    张衍笑了一笑,行步到蒲团之上落座下来。

    过有一会儿,门外侍从进来道:“禀真人,史真人到访。”

    张衍道:“有请。”

    不多时,史真人带着一名弟子步入进来,到了殿前,两人相互见礼之后,各是坐定。

    史真人道:“我来之意,是为那玉碧紫阳籽,此为我太昊至宝,不可遗失在外,还望张真人能行个方便。”

    张衍颌首道:“贵派重宝,贫道也无意染指。”

    他将那宝籽自袖内取出,送了出来,道:“史道友拿了回去吧。”

    史真人不想他如此好说话,也是微微一怔,略一思索,将之拿了过来,收入袖中小心藏好。

    他打个稽首,道:“先前羽公兄曾言,若是斗战失利,愿拿丹玉换回门下弟子,我与他交情颇深,今他身故,也是心悲,不过南华派无有同道在此,这先前约定,史某擅自做主,愿代他了结。”

    张衍还了一礼,道:“如此就劳烦道友了。”

    史真人抬头看来,道:“敝派失陷弟子,亦愿拿丹玉来换。”

    张衍点了点首道:“我稍候便关照子宏,命他传命当放了两家门下。”

    史真人道了声谢,而后示意一下,他身后那弟子站了出来,自袖囊之中取出一只玉缻,稳稳放在地上,道:“请张真人收好。”

    这其中所含丹玉数目远远不止换几个门中弟子,便连赎回宝籽都是够了,但既然张衍在宝籽一事上风光霁月,不曾刻意刁难,那他也不愿占其便宜,没得还失了自家颜面。

    至于玉霄、补天两派弟子,他本也想一并代劳赎回,但是一想,其等未必会这么轻易低头,是以还是作罢。

    他告辞出来后,径自回了自家宫阙,执笔写下一封书信,随后起法力送去南华派门中。

    南华派、抬凤阁。

    原翅翁正在调教一只凤鸟,忽见有一道光虹飞来,他伸手摘了过来,本是随意一扫,可是看过之后,却是神情一震,似是不能相信,

    反复确认此信为真之后,他又连打了几个法诀出去,可是却如泥牛入海,不见半点回音,心不由直往下沉。

    久久之后,他一松手,怔怔看着那书信化灰飞去,怅然长叹了一声。

    旁侧一个身着青袍的修士看着不对,小心问道:“恩师,怎么了?”

    原翅翁叹气道:“羽公兄与溟沧派张真人斗法,不慎落败身亡。”

    “什么?”

    那青袍修士瞪大了眼,几疑自家听错。

    原翅翁站起道:“我需将此事禀明掌门真人,你守好洞府,莫让那凤儿乱跑,待我回来再来调养,在此之前,不得将此事泄露出去半分。”

    那修士忙一低头,道:“是,弟子遵命。”

    原翅翁一晃身,就化一道清气出了洞府。

    那青袍修士回过头来,将那凤鸟重又扣上锁链,本是准备回去洞中修炼,只是忽然念头一转,暗忖道:“黄真人已死,封师兄听闻前些时日又被溟沧派魏子宏捉去瑶阴关了,既是说眼下苍定洞天无人庇佑了?”

    想到这里,他哼哼冷笑几声,纵身出府,一声呼哨,便有一头红羽大鹰飞来,他稳稳站在其上,就往苍定门下弟子所居方向飞去。

    黄羽公一向照顾门下弟子,便是有过错,也很少责罚,不过这也弄得许多弟子行事乖张,肆无忌惮,常做一些得罪同门之事,连青袍修士自家也曾受过不少憋气。而此刻其人一死,门下功行最高的弟子又是不在,他却是没了顾忌。

    不久,他到得一处洞府门前,大声道:“方心岸,见得师兄到来,还不快些出来迎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