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十六宫显宏图 来去谁知后人事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十六宫显宏图 来去谁知后人事

    骊山派在山云池海之上共是开辟有一十六座宫观,宫阙所对应方位,正是对应东华洲玄魔一十六派。

    而张衍所居之位,正在北位斗勺宫中。

    此时他坐于蒲团之上,着着夜间宫外景象,见每一座宫阙之中,皆是萤光烁闪,星辉相聚,铜梁颎耀,宏盛异常。

    一转首,往那座骊山派代指自家山门的宫阙看去,见其却是位于最高之处。

    可以想见,玉陵真人虽为女子,豪情却不输男子,早在建得骊山派,就有凌跃于东华诸派之上的志愿。

    只可惜她本人虽是惊才绝艳,但治御宗门和调教弟子的手段稍稍差了一些,至今还未有一人能支撑起骊山门户。

    这或许也是两难之事,毕竟开得一脉道统,所化心力也是不小,还要兼顾自身修行,更关键的是,也无一个同门相助,能至此步,也是不易了。

    景游这时来至近侧,躬身道:“老爷,魏真人到了。”

    张衍道:“着他进来。”

    魏子宏缓步自外进来,到了他身后,恭敬一揖,道:“见过恩师。”

    张衍抬起袖来,指了指眼前景物,道:“你观这骊山这番布置如何?”

    魏子宏想也不想,就道:“不过虚幻而已。”

    他非但是张衍弟子,也还是瑶阴一派掌门,又与数位洞天真人有过接触,眼光识光已是高出许多同辈,自然也能体会玉陵真人布置此处景致的用意。

    不过他不以为然,能者不言,言者不能。在他眼中,玉陵真人营造出这一片地界来,也仅能自娱而已。

    张衍又道:“你那观骊山未来如何?”

    魏子宏这回想了一想,语气肯定道:“今后百年,如能出一个洞天真人。还是有望,不然纵有外人护持,等人情一去,必历昔年西河之劫!”

    骊山派若是一个寻常门派,此时老老实实依附一个大宗,也无人会来为难。可偏偏占着一处灵穴,靠着玉陵真人留下的人情或能绵延一时,可要是无人出来支撑门楣,结局也是显而易见。

    张衍微微一笑,这时他才转过身来。道:“白日玉陵真人请为师饮茶,欲将她门下一名弟子,名唤方柔嘉者许与你,你意下如何?”

    魏子宏一听,不禁一怔。

    他深心所愿,便是一心问道,这等世上牵绊自然愈少愈好,

    且他自有一脉传承。已不需从骊山派得些什么,又何必再结因果,

    有时牵连过深。一旦深陷局中,就极难摆脱。

    如那玉陵真人,若非门下弟子安心不下去,她早便飞升了,何须滞留此方?

    他慎重考虑下来后,抬头道:“弟子可否推辞?”

    张衍道:“此凭你自家意愿。你若觉得不可,那便推了。”

    魏子宏犹疑了一下。他在风陵海时,也对两派携手之时略微知晓一些。便道:“只不知如此,是否有碍恩师大计?”

    张衍笑了一声,道:“你无需去思虑这些,玉陵真人不会计较这许多,便是当真有所为难,也自有为师担当。”

    玉陵真人走到如今这一步,所有排布落子皆是做好,飞升已是势在必行,不是这一件小事能左右的。其与溟沧派联姻不过求个心安,但要说就此翻脸,却也太过小看一名飞升真人的气量了。

    就在师徒二人说话之间,景游走了进来,道:“老爷,外间有一骊山弟子,说是来邀魏真人过府一见。”

    魏子宏看向张衍,后者朝对他挥了挥袖,道:“去吧。”“

    魏子宏正容一躬身,就大步走了出去。

    张衍则自蒲丹上起来,缓步去到斗勺宫殿顶高台之上,在此坐了下来,呼吸清气,缓缓运转玄功。

    只过去半刻,忽闻外间发声大响,震荡山川。

    这等响动,想不留意也难,他抬头一看,见天中光开霞窜,霹雳惊云,星光清气布满宏宇,却将这月夜耀照得有如白昼,知是玉霄、南华、太昊、补天这四家真人也是到得此间了。

    又差不多过得一个时辰,就见有五四道清光飞来,各自落入各派所在宫阙之内,

    俄而,但闻数声沉闷之响,就有法相半显而出,在那里卷吞灵机。

    洞天修士,但凡上法成就,平常修炼,只需吐纳调息便可。

    而以中、下二法成就的修士却又不同,其不用丹玉修炼时,有时会将自家法相演开,以此应合灵机,养炼自身。

    不过在此处是在别家之地,却不可做得太过,加之又需尊重玉陵真人飞升真人,故众人只是半隐半显,并未一气放出。

    不过骊山派灵机有限,纵然玉陵真人迈出那一步后就已是用不了灵机,这一下涌进来如许多洞天真人,却立显不足,于是互相之间毫不客气地争夺起来。

    而玉霄、太昊、南华、补天这四家同为友盟,自然是合力驱逐还真、平都二家。

    在四人联手进逼之下,庞、伍二人很快就抵挡不住,不得不往后撤去,退往自家所在宫阙。

    只对面似犹不肯罢手,在那星光牵头之下,竟又追逐而来,看去是要彻底压服二人,好揽得此处所有灵机。

    卜经宿这时看着有些不忍,于是传音另外几名洞天真人,道:“我等彼此都是玄门同道,如此做却是太不给颜面了,是否太过?”

    黄羽公表情淡淡,无有任何表示。

    史真人却冷笑道:“此是灵机之争,半点退让不得,卜道友莫非忘了补天山门是如何坠下天穹的?”

    此语一出,卜经宿立刻不作声了。

    此次往骊山观礼,玉霄为示郑重,周、吴两家皆有人至。此刻出手之人,正是周如英,她哼了一声,言道:“史道友并未说错半分,你若退了。他人便进,此等事,当要将敌手一鼓作气压倒,令其永无法翻身才是。”

    卜经宿深深叹了一声,尽管本心十分不愿,可这时也是难以撤出了。只好暗自道一声对不住,又加运了几分法力上去。

    玉陵真人此时正站着定河宫高处,目不转睛地看着下方景象。

    大弟子沈梓辛此刻正侍立在后,只是这等洞天真人之间较量,震动整座山门。仿佛随时可以把骊山撞碎,纵有大阵护持,她也是看得心头震颤,担忧不止,不由道“恩师,这……”

    玉陵真人一抬手,随意言道:“无妨,几位道友既然有兴致。尽可由得他们施为,我若去得他界,也不知能否看到这般景象。”

    沈梓辛听了这话。忍不住问道:“恩师,不知那界外虚天又是何等模样?”

    玉陵真人回过头来,笑着看她一眼,道:“我若说了,只会乱你道心,还是不听为好。”

    她仰望天穹。脚下这座宫阙名为定河宫,所谓“定河”。就是定压西河之意。

    她既是断了西河道统,便就无有符诏接引。飞升之后,却需自家寻觅去路,这很可能会迷失于虚天之内,不过她却并不后悔,能走至修炼,道心神意皆是远胜诸多同辈,自是不会为此而退缩。

    此刻下方局势已然呈现一边倒,这等正面冲撞,法力弱者,自然吃亏。

    庞芸襄、伍威毅二人节节败退,眼看就要被彻底压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整座山峦骤然摇晃一了下,一道无边玄气轰然自北方斗勺宫中冲出,隆隆一声,就将四道法相稳稳敌住,竟是令其寸进不得。

    “张衍?”

    周如英咬住牙关,愤愤看着上方,早料到不会坐视二人被逼退,但不想其竟以一人之力荡住他们四人。

    然更令她惊悸的一幕出现了,那道玄气似还不满足,竟在缓缓扩张,漫散天穹,他们合四人之力,非但未能占得便宜,反而被推得倒退了回来。

    庞、伍两人看得此景,不由精神大振,正想出手相助,扳回场面,张衍传音却在这时到了二人耳中,“两位且在后修炼便可,由得贫道与这几位道友稍作切磋。”

    两人听他如此说,又见局势占优,猜测他必有把握,也便停手下来,只是并未当真放松修持,而是在后戒备,准备一旦见得他有所不支,可立刻上去相助。

    在那滚滚而来,占得半天的混冥玄气侵略之下,周如英等四人不断往后退却,无有多久,竟然被逼回了自家所在宫阙之前。

    此与方才情形如出一辙,不过是彼此双方调转了一下。

    可就是到了这般境地,这四人却是死撑着不肯退下,仍在维系最后一丝颜面。

    张衍神情淡然看着前方,他乃是至法成道,天地即是灵穴,对方若是不怕法力耗损,他倒乐意奉陪下去。

    半刻之后,卜真人先是感觉抵受不住,苦笑道:“敝人法力不济,便先退了。”说着,便把法力收回。

    他这一撤,另三人哪还可能支撑,俱在法气未曾真正溃败之前就主动退了下去。

    此时骊山派山门上空,只见一道混冥玄气飘飘杳杳,独布天地,震压诸宫。

    沈梓心见得此景,有些不可思议,道:“不想却是张真人胜了?”

    玉陵真人看着前方道:“张真人之资质,数千载难得一见,能在法力上压过那四位道友,也非奇事,不过真正斗法,却非这般容易能分出胜负的。”

    她思量了片刻,关照沈梓心道:“去把等在外间得那位魏真人唤进来吧。”

    朱月宫中,周如英收了法相,脸上略带不悦,对着身旁一名道人言道:“吴真人,你为何方才只是作壁上观?”

    吴云璧气定神闲道:“周真人误会了,吴某本来也想相助,只是周真人莫非忘了庞芸襄、伍威毅二人尚在?我若出手,其必也上来相助,同样也是一般结局,那又何必再费这等工夫,况且此是在骊山地界之上,总也要给玉陵真人几分薄面,不可太过了。”

    周如英一转念,知是自家不在理,虽还有几分不满,却也发作不得,只能致歉道:“是小妹失言了,吴师兄莫怪。”

    吴云璧一挥袖,道:“无妨,不过在吴某看来,今朝这一试,也是好事。以往我等只知张真人法力强横,却不知到了何等境地,此回见识到了,却也是心中有数,来日黄道友要与张真人比斗,想也可有个提防了。”

    周如英略带一丝轻蔑,道:“黄羽公?他怎是那张衍对手。”

    吴云壁也道:“不错,如今看来,黄道友胜算却是不大,不过吴某却要问一句,如今张真人已是这般厉害,那要是数百年后呢?”

    周如英一转念,却是脸色一变。

    数百年后,如无意外,张衍必至象相二重境中,就可开辟自家洞天,恐比眼下还要厉害许多。

    想起那时景象,她也是心中紧凛。

    吴云壁沉声道:“我等与南华派终归是友盟,黄道友要与张真人斗法,那便让他斗,还可借他几件法宝防身,设法让其多多拖延战局,以此耗损张衍法力,如能延缓其功行修持,便是输了,在大局之上,却也是胜了一招。”

    周如英思索一会儿,轻轻点头,道:“师兄之言,正如戏局之上,以那小子兑大子,小妹明白了,明日便就邀得黄道友,与他好生商议一番。”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魏子宏回至斗勺宫中,他到了自家老师面前,俯身一礼,道:“恩师。”

    张衍睁开双目,道:“回来了,你是何选择?”

    玉陵真人若肯花费心力说服一个后辈弟子,倒也不是无有办法,甚至会少许施加一些压力。

    而他故意不说破,也有考验自家徒儿道心的用意在内。

    过得“莲心道”算不得什么,但在一派祖师,飞升真人面前丝毫不乱章法,能够坚持本心,才算是过了关。

    魏子宏认真道:“弟子并未答应,不过玉陵掌门赠给了弟子一物,弟子也是推拒不得。”

    他自袖囊之中取了一物出来,看去却是一滩清水,望去平静,只是能闻里间有潮崩水涌之音。

    张衍看了一眼,笑道:“未想竟给了你此物,虽以你眼下修为,尚还无法驾驭,但却是欠下一个不小人情,不过无妨,日后骊山若有难,为师可替你出手还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