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砂天洞中见阴灵

第一百三十一章 砂天洞中见阴灵

    渡真殿内,剑光跳跃闪动,无数剑气激振海波,压得界内诸灵畏怖不已。

    张衍端坐玉台,意动之间,就有剑气流光飞驰绕转,再有五色光波回转,晃动天穹。

    自祭炼成了这杀伐真剑以来,他每日除行功运法、蕴炼法宝之外,俱是在体悟其中变化,好在劫来之前,再提升几分威能。

    而他越是深研,越觉得剑中变化玄妙,不由感叹,少清弟子若得这等真剑再手,再配合剑中神通,展动威能之时,的确是威赫难挡,也难怪其等皆觉一剑在手,便已足够。

    不过少清掌门岳轩霄曾言,化剑之道,那每一人皆是不同,而他有自有神通道术,玄功,自然与少清弟子仅以一剑伴身不同,说到底,此只他诸多手段之一,便是一旦这真器消损,也无碍他一身功行。

    这时景游声音在外响起道:“老爷,上极殿来人,现在外求见。”

    张衍心意一动,那在外万千道剑光一闪,倏尔藏入身躯诸窍之内,言道:“唤他进来。”

    少时,外间进来一名童子,其双手托着一个盘盏,里间摆着一卷古朴玉册,见了张衍,双手托上,恭敬道:“见过渡真殿主,掌门真人命小童送来此物。”

    张衍目光一扫,已知此是何物,笑道:“代我谢过掌门真人。”

    那童子将玉卷送至案上,又打个躬,道:“是,那小童便就告退了。”

    张衍拿起玉册,打开翻看起来,此中记载的,却是万载以来各派展现人前的神通道术。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其后还有门中前辈所留的批注详见及破解之道。

    此等物事,其实三上殿皆有记述,但因书录之人有异,故彼此有所不同。渡真殿那册,他早已看过,至于昼空殿那卷,也曾问霍轩讨来一观,而这一册却是上极殿所持,乃历代掌门亲笔所书,以往只有掌门才可看过,不过大劫在前,每人实力能增一分是一分,显已不必在意这等规矩了。

    因太昊、南华、玉霄、补天四派已是明确与溟沧派划分界限,是以他当先关注的,便是这四派了。

    脚步声起,景游又是入得殿来,小声道:“老爷,魏真人来书,说他捉了南华一名炼就法身的弟子,现已将之囚入了瑶阴派中。”

    张衍目光稍稍闪动,放下玉册,问道:“南华,太昊两家可有动静?”

    景游俯身回道:“并未见有何动静。”

    张衍淡笑一下,南华门中一名三重境修士被人劫去,这可是事关名声之事,不会无有动作,现下越是安静,就越是说明有后招要出。不过除非攻打瑶阴山门,余下不外就是找他理论,此间有太昊、玉霄及补天弟子搀和在内,恐怕这三派也不会袖手。

    他考虑了一阵,起手一点,凝化出两封书信,对景游道:“你持我书信,到还真观、平都教一行,请伍真人与庞真人来我溟沧一会。”

    景游道声是,接了书信,躬身退下。

    平都教,白云台,慧正延逍洞天。

    伍威毅自天宫议事回之后,就闭关潜修,到得如今也未曾出过。

    正深坐之中,忽听外间有清音磬响,一阵一阵往洞府中来,不觉一耸眉。

    他闭关前曾有所关照,若无要事,不得敲响此钟,便对外言道:“速去看看,外间由何敲打磬钟?”

    门外有童子回应一声,就匆匆而去,过不片刻,有声传入道:“老爷,听闻是溟沧派有使者前来,欲求见真人,故响了那磬钟。”

    伍威毅一捋胡须,却不说见或不见,好一会儿,他问道:“近来洲中可有什么大事?”

    那童子道:“除半月之后,玉陵真人飞升之礼,便是南华弟子与昭幽天池门下起得争持,余下皆是琐碎之事。”

    伍威毅一听,来了兴趣,道:“昭幽天池与南华派?如今又如何了?”

    童子道:“此回是南华派吃了一个小亏。”

    他自袖中取出一枚竹简,道:“此是下宗弟子呈报,关于此事记述。”

    伍威毅目光一移,那竹简已是飞来,落入他手,灵机入内探过之后,两家之事,件件桩桩,皆是为他所知,不禁忖道:“南华丢了一个三重境弟子,不会善罢甘休,只是对上昭幽天池,等若对上溟沧派,凭其一家,怕是底气不足,那多半会去找玉霄、太昊两家求援,此时溟沧派来寻我,莫不是想是要我相商携手对敌?若是如此,那究竟是去还是不去?”

    他不禁有些犹豫起来,想了许久,却也拿不定主意,便道:“先把溟沧派来使好生请至馆阁招待。”

    那童子道:“弟子遵令。”

    伍威毅坐定下来,双目闭起,神意一沉,少时片刻,顶上就有一道灵光飞起,去往一虚虚渺渺之地。

    一个恍惚之后,他再睁眼时,已是身处一座高低落差不知多少深远殿塔之中。

    此间细细一数,有三百六十五座龛位分而列坐,每一位中皆有一座神像,面目各异,神气罩体,眼含精芒,跃跃而动,个个宛如生人。

    而在最上方,却并无神像,只得三座宝龛,以北、东、西三向品字而列,而他此刻,正端坐西位之上。

    此间乃是平都教镇派法宝藏相灵塔之内,每一名弟子要是得了门中正传,皆有资格请得一尊法灵上身,随其功行越深,则排座愈高,便如伍威毅自家,就是从最低层之处,经无数坎坷磨砺,才一路攀升至此。

    他对东面那龛座言道:“赵真人可在?”

    问过几声后,那龛座之上有金光闪烁,俄而,一名四旬上下的道人现出身来,他沉声道:“伍真人,不知何事唤我?”

    伍威毅道:“今有一为难之事,掌门闭关,就只好找赵真人来商量了。”

    本来这等事,平都教掌门一言而决,但为应对大劫,这位掌门正全力感应灵塔,以求再把功行提升一层,那么外间之事务,也就只好由他们二人共做决断了。

    赵真人容色一正,道:“伍真人请言。”

    伍威毅将因由道出,又说出自己顾虑,“这回要是应了溟沧派,若起争执,必难如眼前一般暂且置身事外了,可若不应,却有损我两家情谊,我一人实是难做定断。”

    平都教开派祖师与溟沧四代掌教交好,又是两代联姻,互为友盟也已有数千载,虽两家弟子之间虽也不是无有龃龉,但每遇大事,总是会站在一处。

    可他却觉得,平都教在南地与玉霄派最为挨近,上回在天宫之中,已是驳了其脸面,这回要是再附和出声,怕是要独自面对此派压力了。

    这也不怪他如此慎重,他虽身为洞天真人,由天地灵机及洲中局势来看,也知劫期将至,但却不知究竟到底会应在何时,只能被动等待劫发,甚怕一个选择出错,就葬送宗门。

    赵真人不由陷入沉思之中。许久之后,他沉声道:“赵某以为当去。”

    伍威毅道:“可说理由否?”

    赵真人道:“真人去过天宫之会,可还记得除我平都之外,还真观也被溟沧拉拢,这回如是要用我等壮势,必不只请我一家,还真观当也在此列之中,若其去了,我却不应,必亲其远我,对今后应劫颇为不利。”

    伍威毅深思一会儿,觉得有理。而平都教若要过劫,终究还是要攀附溟沧派的,以往只他平都一家友盟,还可拿捏一二,现下却是有所不同了。

    赵真人又道:“至于玉霄是否会迁怒于我,我却以为大可不必畏惧,玉陵真人飞升之期不远,待其走后,这西南之地,只我与还真观两家为大,我两派护为援结,旁人又能拿我如何?”

    伍威毅方才并未想到这一层,此刻稍作思量,不觉点头,道:“不错,不错,看来今后要多与还真观走动了。”

    就在两人商议之时,万里之外,元景清却是踏入了平都教辖界之内,他望着眼前山川泽地,忖道:“愿能在此寻得那凝丹所用最后一药。”

    自来东华后,他历经二十余载,遍走海内洲陆,如今内三药已是聚齐,但外三药之中,已是寻得了一气芝,至于涤灵穴,也是知晓一处佳地,只是那明日乳着实采集不易,因此物多在崖坑深洞之中,每回所得,也不过一二滴,还不是什么上品,故到得眼下,还缺损大半。

    不过些年行走之中,他也是结交了一些同道,半月前他得一人传书,言西南地域中有一砂天洞,内产上品石乳,故一路到此,想要入内寻探一番。

    他在四周找得一处平缓山丘,降下云来,抖手发出一道冲天符烟,便就坐下等候。

    过去有半日,远处飞来一道玄光,上方站有一个衣着光鲜,锦带缠腰的中年修士,他探头看了眼下方,就哈哈一笑,落了下来,连连拱手道:“元道友,王某方才有事缠身,故是来得迟了,恕罪恕罪。”

    元景清起身还了一礼,道:“王道友客气了,是元某来得唐突。”

    王姓修士道:“哪里哪里,不瞒道友,王某所言那处砂天洞前些时日被几个修士占去,其法力也着实不弱,我尚寻思再找几位同道前往,道友此来,却是正巧。”

    元景清微微点头,他也不说多于之话,直接问道:“那何时出发?”

    王姓修士一怔,随即笑道:“原来道友已是急了,好,我带道友先去与几位道友结识一下,要是那几位也无异议,那至多三日便可动身。”

    元景清道了声好,他尚未归派,溟沧派弟子的身份还用不上,而这里是他派地界,想要行事方便,多结识几人终归是用的。

    两人一同起得玄光,往东南一处地界飞去。行走半日,就在一处占地颇广的城寨之中落下。

    王姓修士在外唤了一声,不多时,里间就有有数人迎了出来,当先一个,身上却是穿着平都教服饰。

    王姓修士对元景清传音道:“这人乃是平度教弟子,姓尤名伯竞,只要此回采得外药,得以凝丹,他便有望请得一尊法灵上身,我等在此行走,也多是倚仗着这位,只是这位道友爱听人奉承,稍候不可得罪了。”

    言毕,他走了上去,与那尤青热络交言了一番,再把元景清引见诸人认识。

    客气寒暄一阵,元景清就随众入到城寨之中。

    随后他找了机会,向王姓修士私下问道:“这位尤道友既是平都弟子,为何还要外出找寻明石乳?”

    王姓修士道:“尤道友恩师被魔宗修士害死,而他同门又多,并未得了多少好处,故这凝丹外药,也需自家来寻了,道友也莫忧,这明石乳那砂天洞中多得是,不会少了你那一份。”

    元景清点点头,方才一见尤伯竞,他总觉此人身上有股说不出的古怪,便就是暗暗留了心。

    下来两日,这处又陆陆续续来得几人,尤伯竞每日都时摆下饮宴款待,有时还慷慨赠送丹药,由此颇得众人追捧。

    到了第五日,终是到了出发之时,元景清便与诸人驾起玄光,往砂天洞而去。

    行有数个时辰,就见下方出现一个巨大地坑,石壁之上爬满藤蔓,靠着西头一处,有一六丈来高的石洞,有赤红烟气自滚滚而出,而高处有一条河道流经,挂下一帘瀑布,下行之水,皆是灌入洞中,也不见有丝毫漫出,显见其内幽深无比。

    尤伯竞指着下方道:“这便是那天砂洞,我师兄就是在此采得明石乳,只是我上回来此时,这处却被几个蛮横无理修士的占据,非要说是此是他家之所,当是只我一人,只好退了出来。”

    王姓修士道:“尤道友,今次我等这许多道友在此,莫非还怕这二人么?若是不知好歹,赶了出去就是。”

    尤伯竞哈哈一笑,道:“正要仰仗诸位,等采得明石乳,定也少不得诸位的。”

    此言过后,下面纷纷大声应和,尤伯竞一摆手,众人就随他一同入内,只元景清刻意落后一步。

    此刻洞穴深处,却是坐有两名美貌女修,怀中各是捧着两枚剔透莹亮的圆卵,但细一观去,却能见内中有一小儿正抱膝而睡。

    其中一名女修忽一抬头,喜道:“师姐,那尤伯竞又引血食至此了。”

    另一名女修掐动法诀,感应片刻,满意道:“此人做得不差,待我姐妹二人把这十数人神魂吞了,想功行就能再进一步,到时就可去得灵穴之中修行了。”

    ……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