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龙君血炼万源功

第一百二十八章 龙君血炼万源功

    碧云轩山门之外,魏子宏早知事情无法谈拢,对封成昌抬手一礼,就要准备撤后动手。

    封成昌却叫住他道:“真人且慢。”

    魏子宏侧身看来,道:“封真人还有何事?”

    封成昌道:“我与魏真人做个君子之约如何?”

    魏子宏道:“真人请讲。”

    封成昌沉吟片刻,就看向他道:“此战若是我输了,自然任凭真人处置,若侥幸赢得魏真人,就请贵方放了我那胡师弟出来,不知可否?”

    他明白,就是自己胜了魏子宏,也未必能擒下此人,更休说打破碧羽山门了,最后还是达不到目的,故这话需说在前面。

    魏子宏爽快点头道:“便就如此吧。”

    封成昌得了答复,打一个道揖,就往后退开,一直到了数里之外才停下。

    看着对面,脑海之中不禁在盘算对策。

    身为南华派中元婴三重境修士,他可身携一十八种奇兽出游。但负担奇兽越多,所耗法力也是越巨,而每一种奇兽,都要他安抚亲近,才可与自家合作默契。

    在他看来,通常用得顺手的,有个三五头已是不差,再多无有必要,反还无法发挥奇兽全数威能,若嫌手段欠缺,完全∠可以用精魄牌符替代。

    他曾反复提醒过几位后辈,不要贪多,只要求精便可,奈何少有人能听了进去的,从来都是一味追求数目。

    而放到战阵之上,亦要有的放矢,对付不同对手当要用不同奇兽应对。

    他知魏子宏身怀真宝,但任凭什么手段,只要提前知晓了。亦不是无有办法对付。

    他在成就法身之时,曾炼入一对世间仅见的阴阳双身蛇,由此等若有了两条性命,现下那蛇一身在此,一身在外,哪怕这具法身被斩破。亦可在另一处再生了出来。

    只是可惜,此法用过之后,今后再无可能驾驭蛇蟒之属的长虫,但与未来成就洞天的机会比起来,这点付出也极是值得。

    魏子宏神情一片肃然,东华洲上,能修至元婴三重境的,个个不是善茬,对方当已知晓他有真器在手。却仍敢来前来邀请战,定是有所倚仗,或许亦有真宝在身,也或许有后手应付,自家绝然不能大意,需得小心从事。

    他按捺下祭出抱阳钺的念头,决定按照同辈斗法路数,先做一番试探。

    只是他还未动手。封成昌已是拿了一个法诀,就见他身后跃出一只大蟆。哇哇一叫,张嘴就是喷出一大团漠漠黄沙来。

    魏子宏感应得沙中有腥味,疑有奇毒,把缰索一拉,身下墨蛟一声吼,仰头弓背。往云上纵行,轻易就甩开那团黄沙。

    封成昌也不追了上来,却是御使那大蟆左一口,右一口,很快方圆百里之内。皆是此等秽物。

    魏子宏看不出是何目的,暗忖自家只消遁至远处,那等布置岂不是完全落空?

    不想那黄沙之中噗噗有声,竟是自里跃出一只只头尖尾细,背生薄翼的小蟆,双腿一蹬,就纷纷跃上天来。

    魏子宏一看,道:“原来是蟆虫。”

    此物能吸食修士精气,虽然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数目一多,也是不小麻烦。

    脚下轻轻一踏,那墨蛟立时对着下方喷出一股黑烟,过来蟆虫不管不顾冲入其中,不一会儿,就见无数双翅焦烂的虫尸从天坠下。

    见还有大半未除。他自袖中取了一支长笛出来,往嘴边一横,轻轻一吹,便起一阵悠扬音调,那所有飞来虫豸,俱如醉酒一般,分落而下。

    封成昌暗忖道:“听闻这位瑶阴掌门掌一门之重器,身上法宝不知有多少,早在破魔穴阵图时,魔宗中人就被诸多法器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看来果是如此。下来却要小心为上,不能太过贪功,待慢慢使出其手段,再下杀招不迟。”

    他一拿法诀,那下方黄沙之中,仍有无数蟆虫窜飞出来,前赴后继,看去源源不断。

    魏子宏略略皱眉,要是自己不去理会,那么用不了多久,这被蟆虫必会蜂拥而来,虽未必伤得了他,却也是烦不胜烦,

    如此就逼得他不得不出手毁了那源头。只是此举,无形中却是失于被动了。这人名声不显,没想到一个照面,就隐隐占去上风。

    他一抖袖,抛去数十道罡雷,欲要将那黄沙击破。

    封成昌当不会叫他如此容易,起手一挥,也是数十罡雷上去,两者激撞一处,齐齐在半空化解。

    只是此刻,他却觉上空一黯,随后有狂风压来,抬眼看去,原来却是那墨蛟趁他出手之时往下杀来,此物身长十余丈,浑身满湿坚鳞,看去便好不对付。

    他乃南华派修士,一眼便能判断出来,此蛟与他带来的灵禽走兽相比,也是毫不逊色。不觉眼神一厉,想着是否此刻设法将之斩杀,先行断得对方一臂。

    可转了转念,还是决定退闪避让,故身子轻轻一摇,就化轻烟飞去。

    到了炼就法身后,修士哪怕不去刻意修行遁法,飞遁亦是极快,那墨蛟也有智慧,紧跟了一阵后,见无法追上,怕反被对方算计,便就掉头折回。

    魏子宏此刻已是用罡风将那黄沙蟆虫清扫一空,不过对面这人大不简单,胜过他以往所见对手,自忖就算是试探,也不能再给对方从容出手之机。

    他自袖中取出一只瓷瓶,把瓶塞取了,往半空之中一祭,此瓶轻轻一晃,就见其中冒出一缕浑黄烟雾,到了天顶之后,立时化聚成一只擎天大手,隆隆一翻掌,就带着无尽威压向下拍来。

    此物是他在风陵海时,清羽掌门陶真宏所赠,瓶中盛有戊土精气,用时只需法诀一引。就可聚出玄黄大手。

    封成昌见上方天穹几乎被这大手遮掩,不欲耗费法力抵挡,双袖一展,脚下踏云飘开。

    魏子宏伸手一点,那瓶口一斜,玄黄大手当即一转向。又是横扫过来。

    封成昌躲闪几次后,觉得若不接战,就只飞遁去了远处。可是这样并无用处,眼下是他上门求战,魏子宏便是立在原地不动,他也只能乖乖回来,

    那么剩下唯一选择,就是出招将那瓷瓶破去了。

    他一甩袖,将万兽圈扔了出来。红芒喷吐之中,一声鹰啸,就见一头弯钩金喙,大翼褐尾的鵟鸟跃出,把翅一个拍动,绕飞而上,朝着魏子宏所在之处飞去。

    而他则一捏法诀,轻吹一口气。就有一股狂风生出,旋转呼号。形如龙卷,与袭来玄黄大手一撞,顿时将其击散。

    魏子宏撇了那大鵟一眼,对身下墨蛟道:“你去对付他,小心一些,莫要被他收拾了。”

    墨蛟低嘶一声。迎着鵟鸟冲去。

    而他把手伸出,点向那瓷瓶,想要把玄黄再化聚出来,只是就在这时,身上护身宝光忽然光芒大放。只听闻啪得一声,竟是应声破散,而后就见一抹绿影杀来,其速迅快无比。

    他一眯眼,并不慌张,起指一弹,那绿光一声哀鸣,又远远飞了出去。

    此刻才瞧得清楚,原来竟是一只翠羽雀鸟,不过只有拇指大小,不过如此细小之物,居然能撞破他护身宝光,要是在他与对手缠斗之时冲出,可是防不胜防。

    他玄功一转,又把护身宝光祭出之后,再要去御使那瓷瓶时,却见

    那翠鸟啾啾一声,居然啄嘴一刁,将之衔走,又起一道绿影回至封成昌身侧,就化为一名娇俏可人的绿意少女,其揉着肩膀,噘着嘴将把瓷瓶送到前者手中,委屈道:“老爷,那人好生厉害,奴家险些被他法力伤了。”

    封成昌把那瓶拿起一晃,远远言道:“魏道友,此物在下便暂且收下了。”

    魏子宏笑了一笑,无所谓道:“无妨,就先放在道友处,待稍后魏某自行拿回便可。”

    此物便是落入对方手中,没有法诀也是一样无法运使,这回能令对方把那翠鸟逼得放了出来,哪怕失了这件法宝,也是值得。

    两人说话之时,旁处传来嘶吼阵阵,却是一蛟一鵟正争斗得无比激烈,只是那蛟龙却是有些处在下风。

    魏子宏只看一眼,便不去多做关注,此蛟是他自渡真殿中带出,力大体坚,韧性极强,就算不是那鵟鸟对手,也足以抵挡许多时候。

    他把身一晃,顶上升起一团玄云,内有一粒丹丸,金光耀目,不可直视,外有烟潮涌动,洋洋荡开数里。

    封成昌仔细看了片刻,并不识得这门玄丹照潮烟,暗道:“瑶阴派功法不现九洲已久,无法知他底细,只能稍候小心应付了。”

    他本想再做几次试探,然而魏子宏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其身后潮烟一涨,好似江河拍岸而来。

    封成昌似也有心一验他法力,这回不再躲避,拿动真诀,身上立时浮出一头玄龟巨影,翘首昂脖,身宽百丈,大如高丘,四足牢牢钉在原地,好如江心顽石,任凭烟潮冲刷挤荡,却是岿然不动。

    但这一层攻势还未结束,那玄丹一闪,一道金光照来,忽然一声霹雳响,玄龟巨影顿时发出无声哀嚎,不过片刻,接连数道金光,就打得其虚影黯淡。

    封成昌略觉意外,这本就是一头玄龟精魄,并非实躯,抵挡不住对方攻势也是意料中事,但未想到溃散之势如此之快,显然对方法力道术之强,还是自己先前预料之上。

    自觉不能坐以待毙,需得还击,就把袖一张,放了出来一头六臂白猿,咆哮一声,自云头之上一跃而起,同时一拿法诀,使了一个禁锁天地之术。

    魏子宏身躯一僵,然而他喝了一声,却并不解了此法,而是起手对着前方一拿,同样起了一个禁制锁天地,与此同时,顶上玄丹连转,向下连发数十道金光。

    封成昌不觉神情一僵,也是同样被定住。

    一时只见,两人虽法力犹可运转,但谁也无法离开远处。

    封成昌目光闪动了一下,以他们法力而言,只要二三呼吸之后,彼此就再也无法困束对方,不过最为最险恶之境,却也是最易造出机会,或许根本不用骗得对方祭出真宝,自己便就有机会战而胜之。

    他转念之下,便有了决断。

    低语一声,也不知说了什么,身后那碧羽女子忽然重化翠鸟之身,如箭一般射去,而所针对对象,并非魏子宏,而是那头墨蛟,她转眼杀到到近处,对着蛟颈狠狠一凿,竟是扎出一个深深血洞,还拼命往里钻去,此蛟发出一声痛苦龙吟,在云上翻滚起来。

    那大鵟摆脱了对手,一拍翅翼,朝着魏子宏冲去。

    天中一阵闪烁,却是一头腾蛇显出身影,带着尖啸之声扑下。

    这时那六臂白猿也是杀到!

    顷刻之间,三头奇兽,同时向他扑来!

    封成昌目光凝定前方,根本不去管身周玄龟虚影已被打得堪堪破散,这三兽虽各有弱处,但亦各有神通,相互配合之时,哪怕对方祭出法宝也是无用,只要撕开其身上那一层护身法力,此战便是他胜了!

    魏子宏冷眼看着,两人本在试探,未想到战局变化如此之快,只眨眼之间,就到了生死相分的时候。

    他身形立得笔直,连半件法宝也未祭出,只脚下忽然冒起一阵无形罡风,自远处看去,其背后腾起一条长长虚气,与云相合,影影绰绰,极似一条盘旋龙影。

    随后他向上一抬手,轰隆一声,那当先跃来的六臂猿猴好似被无形猛力击中,竟是整个翻滚了出去。

    此是万源化生功,当年瑶阴祖师易九阳所使玄功,可把合契外气化入法力之内,而他得张衍之助,炼入了龙君精血,方才一击,等若苍龙摆尾拍来,这大猿哪可能经受得住,只这一击,就已七窍流血,遭受重创。

    忽觉身上陡然一沉,他抬头一看,却是大鵟双爪抓来,可撞在那罡风上时,却有密密层层的坚鳞浮现,竟是无法撼动分毫。

    他面上一哂,又是一挥袖,罡风荡起,又是一声大响,大鵟一声哀鸣,被打的骨折筋裂,双翼尽折,自云上坠下。

    那腾蛇见势不好,只还未离去,那股罡风就已纠缠上来,魏子宏只是作势虚虚一抓,四面无形大力一挤,一声哀鸣,那腾蛇已是被生生捏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