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微观星经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微观星经

    封成昌既下决心,也不拖延,稍作收拾,便出了洞府。

    到外间后,他抛出一艘舟筏,唤了方心岸上来,渡空乘云,往碧羽轩而来。

    方心岸知他有一头褐尾大鵟,此刻不见他拿出,不觉好奇问道:“师兄,何不乘行坐骑?”

    封成昌横他一眼,道:“灵禽珍兽,可为我阵上争胜,奋身拼杀,乃死生之伴,当视之为友,驱于跨下,岂是君子所为?我劝师弟你好生珍惜自家灵种,平日随意驱使,令其为下役之事,非是正道。”

    方心岸到表面诺诺称是,心下却不以为然,暗道:“禽兽终归禽兽,拿来代步又算得什么?派中同门哪个不是这般做的?还视之为友,当真可笑!”

    封成昌见他神情,不难猜出他如何想,心道:“你以为我是什么古板之人么?这些灵禽珍兽经我南华调教,也重情信义,若能收得其心,斗阵之上可为你牺牲蹈险,至死不渝,若不是你这回也算帮了我,我哪来闲工夫指点与你?终归我话已说到,至于能否领会,却与我无关了。”

    两人行渡半日之后,碧羽轩山门已是遥遥在望,此处有碧山、羽山两座大山,在上空俯视望来山势平缓,又好似合在了一处,形如灵鸟眠卧,翼抱弯首。

    ≧▼封成昌冷嘲道:“当初碧羽轩主人言文经也是出色人物,可惜其师早去,没有进阙之望,这才出来开了一派山门,本来与我南华源出一家,有甚话不能好好说道,不想却是投在了溟沧门下。可见门中理事之人何等无用。”

    方心岸眼珠一转,故作叹气道:“谁言不是呢,也是大师兄管教不力啊。”

    在黄羽公身旁跟久了,他对门中大小事也是知道不少,南华派打理俗务之人通常是门中大弟子,不过黄颂泉一向只顾修行。是以这等事都是交给门下一些修道无望几名记名弟子去做。

    然而这些人既无上进之心,便就只有一味贪图安逸享乐,其中有一人甚至还要下宗进献女修供其淫乐。虽这等荒唐之事虽然很快被门中长老制止,但一些下宗对南华难免离心离德,碧羽轩当时也遭受过逼迫,想自那时起就有另寻靠山之念了。

    封成昌缓缓摆下舟筏,因见下方已是竖起许多法坛,广联禁制,便也不再接近。远远道:“南华派门下。封成昌来访,可否请魏真人出来一见。”

    他声发广大,碧羽轩内无不有闻,言惜月等人皆知外面又有人来,便齐聚堂上。

    魏子宏看了外间一眼,问道:“言掌门可知那封成昌是何来路?”

    言惜月回道:“封成昌是苍定洞天弟子,不过授他道法的却是另有其人,此人因与黄真人交情甚好。故去之前特意将封成昌转入了黄真人门下。算来也是一名炼就法身的大修士,只是很少出来走动。故名声不显于世。”

    汪采薇道:“能修至三重境中,绝非易于之辈。”

    魏子宏笑道:“既是指名叫我,这便出去与他一见,看他有何话要说。”

    汪采薇却道:“师弟慢来。”

    魏子宏停下脚步,道:“师姐可有什么要交代的?”

    汪采薇道:“这人敌意不彰,极可能是来谈和。师弟当心中有数。”

    魏子宏闻言沉吟一下,随后看向言惜月,道:“言掌门,你可信得过我?”

    言惜月道:“全凭魏真人作主。”

    魏子宏点点头,两袖摇摆。就外走步去。

    方才封成昌声音传来,被囚居在后山的胡三全等人也是听到,林姓修士喜道:“封真人到此,想来能将我救就了出去。”

    只是他一偏头,见胡三全脸上并无高兴之色,不觉奇道:“胡道兄,莫非你以为封真人不是那位瑶阴掌门对手么?也是,那魏真人手执真器。封真人怕是无有胜算,唉,这又该如何是好?”

    胡三全心下暗道:“若封师兄被捉了进来,那才是最好。”

    此刻他非但不想封成昌把自己救了出去,反还期盼其战败。

    此事因他而起,如今自己也是被擒,就算被同门救了回去,想也无法在宗门内抬起头来了,恐还难逃罪责,但若封成昌被捉,那矛头便不会对准自己了。

    封成昌在外等不多久,见有一俊朗修士乘蛟而出,往自家这处来,待其到得近处,他主动一个稽首,道:“可是魏真人么?”

    魏子宏还他一礼,道:“正是魏某,封真人请我出来,可是有所见教?”

    封成昌道:“请真人到此,是特意为化解两家之事而来,贵方若有所求,不妨说出。”

    魏子宏看了看他神色,确似有意和解,便将昨日汪采薇所提条件说了一遍,无非是赔礼,致歉、立誓这三事。

    封成昌听了,稍稍一思,却是摇头,既欲和言,那么赔礼是应有之意,他提出此议之前就有所准备,不过在他看来,这却不能明着来,只能是私下作为。

    至于致歉立誓,那更是不可了,这分明是告诉天下同道,此场争斗是南华这方败了,要是传扬出去,还平白坏了自家名声,他还想着如何入道洞天,有这污点,师门就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于是他缓声道:“不过误会一场,又非生死之战,贵方何必这般苛刻,不如放了胡三全出来,并以他之名,赠与诸位一些重礼,你我就当一场误会,就此和气收场,岂不是好?”

    以胡三全个人名义赔礼,既不会损得山门分毫名声。对方也是得了实惠好处,重要的是还不动斗死拼活,这是两全其美之事。

    魏子宏见他避开致歉立誓二事,就知道他用意何在了,无非是想先把胡三全救了出去,至于以后之事,想来也不会多管。今日过去,怕是两家争斗还要继续,既然如此,他也无需客气,呵呵笑了一声,道:“不知贵方可给出何物?”

    封成昌神色略振。道:“我门中灵禽珍兽不少,其中上品,对敌你我,也不落下风,我可做主赠与贵方两头,道友以为如何?”

    魏子宏沉声道:“此事起后,我昭幽天池虽无人有损,但碧羽轩中却十数弟子身故,道友莫非以为十数人性命。就值两只畜生么?”

    封成昌一耸眉,他心中确也未把这些低辈性命放在心上,认为魏子宏提出这事,无非是想所索要一些好处而已,但只要能谈得拢,倒是可以稍作让步,便道:“那真人还想要什么?”

    魏子宏淡声道:“只要拿丹玉来换即可。”

    封成昌望他一眼,不悦道:“魏真人莫非有意消遣我?”

    他虽也有些许丹玉。可那是门中供给他修行的,数目极是稀少。自己还嫌不够,拿来来换胡三全,这是万万无有可能的。

    魏子宏回望过来,肃容道:“我非是玩笑之语,要把胡三全等人赎了回去,那就需得拿丹玉来换。”

    封成昌盯着他道:“可还有得商量?”

    魏子宏缓缓摇头。

    封成昌吸了口气。随即轻轻一哂,道:“既是这般,那你我就只有手上论输赢了。”

    此刻东华洲另一地,当日与胡三全等人一道的红衣女子,已是请到了一名往日交好的玉霄弟子。正往约定之处赶来。

    只是方行半途,忽然前方有一道飞书过来,她素手轻抬,接了过来,可看过后,却是俏容一变,惊呼道:“怎会如此?”

    周道人诧异看了过来,问道:“杨道友,出了何事?”

    红衣女子一声叹,歉然道:“周道友,这书信上言,胡三全胡道友昨日失手被擒,看来这回道友怕要空走一回了。”

    说着,把书信递了过来。

    周道人接了过来一看,顿觉扫兴,正主不在,自己去了又有何用?何况对面有元婴三重境大修士坐镇,还是传闻中杀死周子尚的魏子宏,这岂是自己能抵敌的?

    他心下一转念,正要顺势说几句客套话,好就此退去,可就在这时,又有飞书到来,而这回,却是朝他而来。

    他不禁一怔,伸手一点,此信就落在身前,目光上下一扫,看完之后,却是神色一动,哈哈一笑,道:“我既是出来,岂有半途而废,之理?”

    红衣女子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道:“那魏真人可是炼就了元婴法身的,道友你……”那

    周道人言道:“在下还有几分自知之明,非是要与那位魏真人较量,而是另有去处。”

    他晃了晃手中书信,有眼线报我,那昭幽门下韩佐成正往碧羽轩去,我等不必去那处了,可在半道设伏,将此人擒下。

    他心下暗道:“我周氏与昭幽一脉向来不对付,先前屡屡吃亏,此回若能借机把韩佐成擒下,那心明殿主必是高兴。”

    红衣女子却是心头大惊,与碧羽轩作对是一回事,可与昭幽天池对上又是另一回事了,主动去截击韩佐成,怕是要惹怒其师张真人,玉霄派或是不惧,可她不过小宗出身,又怎敢搀和此事?

    想到这里,心下暗暗叫苦,早知如此,就不把这位找来了,咳了一声,目光躲闪道:“只是胡道友不在,去了想也无用,小妹还有事,便不与道友同行了。”

    说着,她一转身,就要遁走。

    只是才出去不远,却听后面一个戏谑声音响起,道:“道友要往哪里去?”

    她回首一看,就见周焕延把手一扬,顿时有数十团星光朝她落来,一时满眼皆是金屑灿芒。

    他以为对方时要对自己动手,不由大惊失色,急转过身,挥袖发了一条霓虹彩带出来,重重绕转,将身护住。

    可是那星光落下,却是将她连人带彩带一同裹住,随后愈来愈亮,愈来愈重,不多时,她就觉身上似被一座大山压住,感觉吃力无比,汗出如浆,胸闷欲呕。

    周焕延似笑非笑看来,他修习得是玉霄派四气二法之一的《大微观星经》,习此功法后,所发星光,轻重随心,大小如意,法起可盈山,法隐化微尘,修士一旦沾身,就极难摆脱,偏偏外表看去,与玉霄寻常玄功也无甚区别,若非是知晓底细之人,根本难以辨清。

    红衣女子感觉身上压力越来越重,很快就支持不住,挣扎道:“周焕延,你要做什么?”

    周焕延叹气道:“我只是一人路径不熟,需请道友与我同行,道友又何必急着走?”

    红衣女子勉强一笑,道:“原来是这般,只是小妹遁法不如道友,恐怕到了那里,早已是赶不及了。

    周焕延点头道:“这话有些道理。不过不妨事,我有‘惑心小筏’在手,可带道友一同去。”

    说着,他一挥袖,祭出一驾可站三四人的云筏,伸手虚虚一引,道了声:“请!”

    红衣女子觉得身上一轻,但见周围星光仍在,无奈之下,只得踏了上去,周焕延随后站了上来,心意一动,脚下星光,直往上走,霎时刺破天云,往北飞遁。

    韩佐成自出山之后,就冲去罡云之上,乘罡风疾赶,眼看快要到得地界时,忽见远空之中有一点星光飞来,他并不去多看,只顾着自家赶路,

    可那星光过来之后,却是往他面前一拦,阻它前行,却不得不缓住身形,怒道:“何方道友,怎来与韩某玩笑?”

    那光华一散,周焕延与红衣女子俱是现身出来,前者稽首一礼,道:“韩道友,你怕是去不成碧羽轩了。”

    韩佐成惊怒道:“尊驾这是何意?”随即神色一变,万分戒备道:“你是玉霄弟子?”

    周焕延笑道:“我那洞府风光独秀,就请韩道友与我回去小坐几日吧。”

    说话之间,他就把大微星光祭起上百道,呼啸落下,想要速战速决,把韩佐成一气压住。

    韩佐成少经战争,又知晓玉霄威名,自忖不是对手,一时心急,就把张衍所赐玉册拿了出来,哗啦一声拉开,就见一道滔滔水光自里迸现而出,到得天中,就化大浪冲起。

    周焕延察觉其中浩荡法力,不觉神情陡变,大喊一声,起来全身法力压下,然而与那大水一撞,却好如蜉蝣撼树,螳臂当车,发去星光霎时溃散,耳畔只闻轰隆一声,顿觉天旋地转,一头栽入了那水浪之中,而后水光一闪,尽归那玉册之中,此物当空一卷一合,就落了下来,

    韩佐成伸手一接,将其抓至手中,他又看了那红衣女子一眼,见其呆呆怔怔,似并无有动手之意,也不去管她,催动法力,就往地表行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