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燕吞大灵气 八宝悬明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燕吞大灵气 八宝悬明珠

    尹道人见丁、吕两人跌在地上,好似失了神智,不觉大喜,手起罡雷,就要将二人打杀。

    茅道人却是一急,将他拦住,道:“道友这是做什么?”

    尹道人道:“自是了结这二人。”

    茅道人却是摇头,道:“不可不可,这两位道友修行到而今这般地步很是不易,且与我也算不上仇怨,怎可随意打杀?”

    他虽不懂世故,可并非蠢人,来此是听了尹道人之言来对付审峒的,可不愿意与不相干的人结下死仇。

    &nb% ;尹道人一想,不杀也好,有这二人在手,也能令对方投鼠忌器,便道:“好,就给道友一个脸面。”

    他自袖内拿出一只人袋,扯开系口,放出一道白光,就将两人装入进去。

    阵门之前,郭子良适才落后一步,方从阵中出来,恰好见到见吕、丁二人被捉走,自忖一个人上去吃亏,手指一弹,放了一只纸鹤暗中跟去,便立刻退了回来,将此事说与众人知晓。

    言氏姐弟闻得吕、丁两人失手被捉,俱是大吃一惊。

    姜峥道:“言掌门莫忧,来人既将两位道友擒去未动,显是想利用其威迫我等,如此两位性命无忧,我等需想个办法将两位道友救了出来。”

    言晓阳脸色一变,要是对方用这两人性命要挟,逼他出去赔礼,那又该如何是好?想到这里,顿时坐立不安,站起道:“我去将两位道友救了出来。”

    “言长老且慢!”

    姜峥将他喊住,郑重道:“来人路数未明,不可擅动。”

    他又对郭子良问道:“道友可曾见那人出往何处?”

    郭子良道:“郭某方才以秘术在后追摄,这二人去得未远,仍在外出巡转。似在找机会破我外间法坛,即便远遁他去,郭某也不难查到其落脚之处。”

    姜峥赞了声好,又问:“道友可曾看出那人来历?”

    郭子良就将茅道人身上衣物及相貌描述了一番。

    姜峥考虑一会儿,道:“听道友所言,那人衣袍倒似传闻中补天阁修士所着。其人又用奇宝致胜,极可能就是此派中人。”

    言晓阳道:“不如我等一起出去,将两位道友救了回来。”

    姜峥判断道:“此二人敢在贵派山门外逗留不去,一定自恃遁法高强,去得人多,未必有用,还易将人惊退。”

    审峒沉声道:“审某遁法也还尚可,不如由我前去,试试能否追了这二人回来。”

    姜峥认为他去也是合适。道:“那审师弟千万要小心。”

    审峒点了点头,找问郭子良问明了二人所在方位,就起了遁法行去。

    归灵派有数门遁法,最初所选已是弃之不用,而今所练名为“无广盘游术”,与剑遁之术比较,平日虽是不及。但只要不惜法力,却也可在短时内与之并驾齐驱。如今在他急催之下,不一会儿就找得二人所在。

    尹道人也是有所察觉。往身后瞧了几眼,指着言道:“茅道友,这便是先前我与你所言之人。”

    茅道人不妨这便要见正主,不由有些紧张,不过经过方才一战,却是有了少许信心。一招手,拿出一面铜锣,对着前方就是一敲,登时发出已一声响音。

    审峒喝了一声,把重气施开。顿时见一道似雾非雾,似烟非烟的乌黑凝重之气环绕十丈之地。

    他这鉴渊重气,一旦散扬发出,光气声灵皆可隔绝在外,自然不惧锣音。

    只是此气放出之后,唯一缺陷就时无法再自在挪动,但不碍收发法宝,于是对着前方打出一枚金符,直奔茅道人面目而来。

    茅道人本是瑟瑟缩缩,但一瞧他祭出法宝打来,却是神情一振,两目放光。

    比斗法器,他却是分毫不惧,甚至一眼就可把对方法宝成色,是何品留辨得清清楚楚,只伸手一召,那符竟就落入他手。

    审峒也是一凛,正要起法力再召,可是茅道人动作也快,一手抓住金符,另起一指往上一压,立时便断了他心神系结,这宝物便就乖乖不动,往袖中一丢,算是将之收了。

    审峒已能断定,此人必定就是补天阁修士,否则无有这等驭慑服法宝的手段,但他并不惧怕,有鉴渊重气护身,对方如无真器,也无法伤他。

    尹道人在旁一看,审峒不过只一人追来,哪还客气,抖手甩出数十罡雷。

    审峒这重气可克法器,可与人法力相拼却是下策,故吐出一道灵光,横溢玉秀,展若锦云,盘旋绕顶,间有妙乐之音。

    归灵派若只仗着一门功法,也无法成得上古时东胜大派,其门中最重稳攻正取,堂堂之势,他这一门神通名为“燕吞大灵气”,只要对方法力不及自己,任他攻来雷光电火,一触此气,皆可炼化无形。

    茅道人见宝锣无功,就收了起来,改换为把那大钉锤,将之祭起打落下来。

    只是一落在重气之上,居然如打在金石之上,发出一声闷响,而后那重气往里一陷,再闻咔咔几声,此锤顿时碎裂为无数粉末。

    茅道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慌忙又把先前那宝珠祭在半空,可是光照半晌,对审峒竟也无半分作用,不禁也是愣住。

    尹道人也是一口气换了数个手段,可却根本无法突破那团秀云白芒,更不要说撼动那鉴渊重气了,与下意识祭起法宝,手才一动,却又恨恨放下,催促道:“道友还不再拿些手段出来。”

    茅道人挠头不已,不用法器较量,却也不知该如何下手,苦思片刻,一拍脑袋,拿出一面小旗,往外一扔,却是化作一座旗门。再迎风一摇。一分十,十变百,百变千,变出无数一般模样的旗门分绕在四周。

    审峒吃不准这旗门有何作用,驭着重气上前一卷,却是轻易将之撕碎。只是放眼看去,余下还有上万之数,落在方圆数里之内,不是子自家法力可及,只能把三十丈内旗门扫荡卷碎。

    茅道人则一拿法诀,旗门之中弄射出无数箭矢,审峒连忙起重气把身裹主,但在万箭攒射之下,却也一时动弹不得。

    茅道人一见。面露喜色,“成了!”

    对方虽可破碎法宝,但却无法辨别真假虚实。

    这万箭旗门,只有一旗一门是真,其余皆伪,但是真假无论外间看去,还是击射碰磕,皆是一般无二。

    似这等一经发动。可化成千万数的法宝,其若次次以法力去消磨。但不用等多少时候,就要耗尽,到时可就无有反抗之力了。

    审峒此刻也知情势不对,任何功法神通,没有破之不去的道理,何况这重气他不过初成。许多配合此法的手段也还未曾练得,若无破去旗门之法,再坚持下去也会陷入困境之中,需得设法退走了。

    尹道人这时提醒一句,“尹道友。好手段!只切勿令他逃去,我等将之擒下,手中筹谋便又多了一个。”

    审峒暗自冷笑,以为当真留得下自己么?

    他一挥袖,就有一道飞书出去,直往碧羽轩飞去,要是这两人不走,那是最好,等姜峥、言惜月、郭子良等人到来,却不信拿不下这二人。

    尹道人瞧得清清楚楚,暗骂一声,知无机会,道:“茅道友,我等速走。”

    茅道人也是反应过来,祭了一面幡旗出来,往地下一插,再把旗门收回,再是一跃,就化遁光飞走。

    审峒本想试着拦阻,但那幡旗却是一摇,放出一股无形真力,阻他前行,这一耽搁,两人已是去得远了。他知是追不上,只得往回退走。

    行有数里,姜峥等人已是赶至,两方碰面之后,问道:“审师弟,可曾有碍?”

    审峒道:“小弟无事。”

    他说了说方才交手情形,又道:“我虽与那补天阁修道士虽只交手一二回合,但也能看出此人只是一个生手,要是只他一人在此,小弟却还有把握擒下。”

    郭子良道:“两位道友勿急,这两人还未看破我那追摄之术,不难找到其下落,不如回去再商议一下对策。”

    姜峥道:“也好,那两人既来寻我,就不会离开此地,三师姐稍候将至,待她到此,再议上一议。”

    众人一起回山门,等了不出一个时辰,就见云上有光霞涌来,一驾云筏飞至,汪采薇一身白衣,站于其上,她身后站有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却是袁燕回、翁知远二人。

    众人出山相迎,将三人请入座中,言惜月又是一番好谢。

    汪采薇客气几句之后,就问起现下情形,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此前之事说了个清楚。

    袁燕回曾与审峒私下交过手,是知晓其本事的,听闻他出马未曾拿下茅道人,还险些失手,不禁跃跃欲试,道:“汪真人,不如由我去与此人一会?”

    袁、翁二人在张衍主持昭幽天池之时招揽而来,汪采薇也不会驳她脸面,点首道:“那就劳烦袁真人了。”

    翁知远道:“我可去师妹同去。”

    袁燕回却道一撇嘴,道:“师兄遁法远不及我,等你到得那处,不定我已将那二人拿下了。”

    说着一跺脚,身上飞起一道剑光,将身形一裹,霎时一道剑虹飞去。

    众人不觉恍然,原来这位袁真人竟是一名少见剑修,难怪如此信心十足。

    茅、尹二人并未退远,准备再去坏彻得几处法坛,只是碧羽轩吃了一个亏后,也是有了防备,要想破开法坛,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时忽然飞来一道疾光,两人还未反应过来,茅道人就被正正斩中,其身上法袍自发护主,剑光被一层柔光挡住。

    尹道人顿时骇得面无人色,方才那一剑若是对他而来,恐怕已被一剑削首了,只是那剑主似也是执拗之人,见一击无功,便又是劈斩数下。

    茅道人此时终是反应过来,他慌张无比地将手中宝珠一祭,那剑主察觉不好,未待宝珠上空,就遁光飞去,眨眼就去到百十丈外,眼见就要脱去,却是忽然一颤,就从天中坠地,遁光散开后,露出一个身着紫红衣裳的少女,正半卧于地,支撑几次,都无法起身,看去已无战力。

    尹道人见状一喜,这女子是剑修,定是昭幽天池中数得上名号的人物,立时抛出人袋,将其装入其中。

    随即他怔怔出神片刻,一拍额头,哎呀一声。

    茅道人吓了一跳,道:“道友何事惊呼?”

    尹道人盯着他道:“早知道友那宝珠如此厉害,适才就不该退走,说不准就能将来人一网打尽了!”

    茅道人一怔,也觉有几分道理。

    他手中之宝名为“八宝悬明珠”,三十丈内,只要望见此珠一眼,洞天之下,立时迷迷糊糊,四肢无力,功行稍浅,立时便要晕阙过去,不明底细之人,还真是无法与他相抗。

    尹道人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如现以捉来三人为饵,前去门前叫阵。不怕其等不出来,到时就看道友手段了。”

    茅道人顿时也意动起来,道:“那……那便试上一试吧。”

    同一时刻,都广山一处青峰之中,胡三全在一名童子引道之下,踏入山中一洞府内,这里烟雾氤氲,满室生香,重烟之后,好似有一人盘坐。

    胡三全打个道揖,道:“封师兄有礼。”

    那人传出声音道:“胡师弟,你来找我作甚?”

    胡三全叹了一声,掐头去尾,说了路上遇袭一事,愤愤道:“师兄,那人实在无理,又不把我南华派弟子放在眼中,只是其与昭幽天池有几分关联,我等却是出不了这口气,只好来向师兄求助。”

    他可知道的,若论功行,自家这位封师兄与大师兄窦洪平比起来,也不过只是相隔一线,果真能求到他出手,那么要拿下碧羽轩此刻一干等人,却是不在话下,就是昭幽天池有三重境修士到来,也是不惧。

    烟雾之内却是传来不悦声音,道:“你等小辈之争,休来攀扯我。”

    胡三全见其似有送客之意,不禁一急,大声道:师兄,当真不顾及同门情谊么?若你出手,方师弟也定必感恩于心,如今他甚得恩师老人家喜爱,便有什么事,也是能说得上话的。”

    里间那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半天不出声,随后却是掷出一截树枝,道:“你当知用法,此物足以助你克敌制胜,拿去之后,休再来烦我!”

    胡三全一见那树枝,不禁瞪大双目,似有些不能相信,随后一个激灵,冲上前去一把抢在怀中,连声道:“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直至那洞中无了声音,他才转出洞府,遁光一道,就往碧羽轩山疾赶。

    ……

    ……(未完待续……)